第四十九回 错意迷情终不醒翌日醒转浑不知
济水2018-03-21 08:173,425

  这时冷逸缓缓的上的楼来,在楼梯口听到房间里传来婉玫的喊声,赶紧跑了过去看到婉玫房间的门开着很奇怪,心道刚才走的时候看到这门是关着的怎么现在开了,二话没说冲进房间就看到婉玫一丝不挂的站在浴盆里,眼睛里闪现着神魂颠倒的诱人眼神。

  冷逸看到后大喊一声:“丫头,你怎么了啊?“说话的同时赶紧关上房门跑到床前拿起衣服披在了婉玫的身上。

  “丫头,出什么事了啊?告诉我……“冷逸扶着她的肩膀问道。

  婉玫看到他后,眼神里透出格外的惊喜抬起双臂紧紧的抱住冷逸,披在身上的衣服滑落到浴盆里。冷逸也只好抱着她,轻轻的拍拍婉玫的后背说道:“别怕丫头,出什么事情了啊!告诉哥!“从水里捞起湿答答的衣服又披在她身上系好衣带,抱住她离开了浴盆。而婉玫双臂揽着他的脖子,却凑上嘴去亲着冷逸。

  冷逸很奇怪怎么自己出去这么一会,她会变成这样。躲闪着却还是被婉玫的双唇吻住了,两个人就这样亲吻了好一会。

  婉玫抬头望着冷逸说道:“哥…。哥…,我要成为你真正的女人,我要今晚变成你真正的妻子!““丫头,你是不是偷喝酒了啊,是不是喝多了啊!“冷逸环视着房间也没找到酒壶和酒水。

  冷逸只好抱着她来到床前,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拽过被子盖在身上,然后伸进手在被子里将她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扔在地上,坐在床边望着她很是纳闷。

  婉玫躺在被窝里仍伸出双臂想要继续揽住他,却被冷逸躲开。婉玫就准备掀开被子想要做起来,冷逸眼看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抬起手掌用力砍在她的脖颈上,终于婉玫昏了过去。

  冷逸将她的双臂重新放回被子里,盯着她看了好久听到婉玫发出了平缓的呼吸声后也就彻底放心了,站起身带好房门回到了他们的房间。

  进到房间看到楚水寒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也只好脱去长衫准备先休息明早再问问婉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突然看到楚水寒挂在衣架上的衣服袖子湿漉漉的,不由得想到会不会是刚才他去过婉玫的房间,念头一闪而过瞬间就消失了,心道:“不可能,楚水寒不会是这样的人,再说就算是他,那为什么丫头会嘴里一直喊得是冷逸的名字,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想到这些也就躺在床上休息起来,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醒来,冷逸赶紧起床跑到婉玫门前敲了敲门问道:“丫头,起床了吗?““哦,哥,我也刚起床正准备洗脸呢!进来吧!“婉玫回应道。

  冷逸听完就推开房门走了进去,看到婉玫正坐在梳妆台前梳头。“丫头,昨晚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什么事也没发生啊!怎么了啊,哥!“婉玫疑惑的问道。

  冷逸很是不解到底做完发生过什么,会让昨晚和现在的丫头判若两人一般。“没有人进过你的房间吗?““谁这么晚会来我房间,我记得洗澡的时候可能睡着了,夜里也不知道怎么爬到床上去的!到底怎么了啊?“婉玫看着他。

  “没事就好,好了收拾下我们先下楼吃早饭就赶去京城!“冷逸真的也不好多问,只好叮嘱了一句后就会自己房间叫上楚水寒一起下楼准备吃早饭,看到楚水寒也想问他昨晚衣服是怎么湿的,觉得不妥也没追问。

  婉玫洗漱完毕后,从包裹里取出一身干净的衣服准备换上,脱下衣服后低头猛地发现自己的*上有几道清晰的手指印,她吓了一跳再想到冷逸这么早过来问自己莫名其妙的问题,也觉得有些费解。一边换衣服一边绞尽脑汁的去回忆昨晚的事情。

  渐渐的隐约想起,自己洗澡的时候不知道是梦还是真的,看到冷逸来到她的房间开始很是柔情的抚摸过她,后来竟然双手还用力的揉捏过自己,想到这些就脸红起来,这种事情如果实在从前她可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饶了他,但是现在不同了他们已经成亲迟早都是要真正成为他的女人的,所以这样想想也就不觉得生气了,甚至还偷偷的笑出声来。

  婉玫收拾妥当下的楼来,看到他们两人已经坐在饭桌前守着早饭在等她,坐下后三人很快吃完早饭,吃饭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三个人都默不作声,甚至彼此都不抬头看看对方。

  结完帐接过伙计牵过的马儿,跳上马只见许木悄悄来到冷逸近前说道:“少主,一路多加小心!“冷逸点了点头揽住马上的婉玫扬鞭离开了客栈,赶往京城。婉玫很纳闷为什么会知道他的身份就问道:“哥,怎么那个伙计也称呼你少主,他不会也是咱们破军门的人吧!““丫头,果真很聪明,对,他是我们破军门同战堂堂主许木,昨晚我出去就是他喊我的,而且告诉了我京城的分舵,所以此次到了京城我们要先去找这个舵主了解下京城和皇宫的情况再做打算!““哦!那我怎么没听到你昨晚你出去啊?“婉玫觉得自己睡觉不会那么沉的。

  冷逸听到后终于找到机会想仔细问问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道:“可是我回来的时候,却看到你的房门是敞开的啊!你怎么洗澡不记得关门,不怕有坏人啊?““你才洗澡不关门呢,我的门关的好好的啊!可是……。“婉玫也很奇怪昨晚洗澡的时候记得明明关好门的,不知道为什么早上起来后发现房门没关!”

  冷逸也觉得此时很是蹊跷,联想起昨晚婉玫异常的举动和看到楚水寒湿答答的衣袖,心中暗想假如说是楚水寒趁自己出去后偷偷进去的,那婉玫也应该可以看到,而且为什么他上楼后会听到婉玫房间呼喊他的名字,于是问道:“那昨晚我去过你的房间你还记得吗?”

  婉玫想了想始终没记起他去过房间,但是猛地想起早上看到自己胸部上那几道深深的手指印后,先是摇头后又点了点头,搞的冷逸更加摸不着头绪。

  婉玫开始真的以为昨晚只是个梦而已,但是冷逸这么问再加上胸部的手印让她彻底的误会昨晚的那人就是冷逸,于是害羞的钻到他怀里轻声的说道:“昨晚你干嘛那么用力!很疼的,你不知道吗!”

  “不会吧,昨晚是你……。。”冷逸更加奇怪她怎么会这么说。婉玫则反责道:“既然我们都已经成亲,我也不会怪你了啊!”

  冷逸越听越糊涂,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昨晚肯定还有另外一个人,而且是个男人进过婉玫的房间,可心里却一直都努力说服自己那个人绝对不是楚水寒。

  走在前面的楚水寒也担心婉玫记起昨晚的事情,而且更怕冷逸看到他的湿衣服怀疑到他,所以一路上也并未多说话,默不作声的一直朝前走着。

  终于来到京城,站在城门外停留了片刻后,冷逸驱马来到楚水寒近前说道:“兄弟,我们刚到京城对皇宫内的地形情况一无所知,我先带你们去找个人,或许她能为我们提供些消息。”

  “嗯,没问题,这样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还能够尽快找到金扇魔女,帮婉玫彻底解毒!”楚水寒开口说话但却仍旧不敢去正视他们两人。

  三人走进城门,笔直宽阔的官道两旁形形色色的小商小贩在叫卖,也有打把式卖艺的,各种叫卖声不断,果然京城就是繁华。可此时三人都没有闲情逸致去驻足停留,就一直慢慢的向前走着。

  “哥,我们这是要去那里?是不是要去我们的分舵?”婉玫问道。

  “许木给我说过,京城分舵舵主消息灵通,但是并未告诉我分舵所处位置,只是告诉我这位舵主的居所,所以我们现在就去那里找她。”冷逸猛地想起来昨晚许木虽然告诉他花蝴蝶的身份,但却没有说风月楼的位置,万般无奈之下只好示意他们下马沿途问下路人。

  “你好,麻烦打听下风月楼怎么走?”冷逸拦住一个大姐模样的女子。

  只见那女子听完后,再看看他们三人脸上露出鄙夷的神情,不屑一顾的回答道:“不知道!道貌岸然!”

  三人听了,也只有婉玫没听出其中的意思,还奇怪为什么这人态度如此蛮横,但是冷逸和楚水寒都明白风月楼是何等地方,也只好作罢,可婉玫见两人被骂却一言不发气的上前冲着那女子喊道:“不知道就不知道,干嘛这样子如果不是看你是各女流之辈我早就……。”

  冷逸知道她的火爆脾气,赶忙推着她走开准备找另外的人问问,可是沿途问的不是大妈就是少妇都是一种表情和回答,不知道。

  楚水寒看到婉玫老是找女人问路,肯定问不出来于是他拦下一个中年男子问道:“大哥,风月楼怎么走?”

  中年男子同样也是看了看他们,脸上不是鄙夷的神情反倒是很诡异,笑着说道:“兄弟,你们还真有雅兴,带着女人去风月楼啊!世风日下,好吧,风雨楼前面路口左转再过三个路口,一直往北走大大的牌子很醒目,一眼就能看到!”

  楚水寒抱拳拱手谢道:“谢谢大哥!”三个人按照中年男子的指引没多久就找到这家风月楼。

  婉玫看到风月楼门口站着两个浓妆艳抹搔首弄姿的女人在拉扯着过往的路人,眉头不由得紧锁起来扭头问道:“哥,你说的那个舵主就在这里,这里到底是客栈还是…。。怎么会有如此放荡的女人!”

  冷逸也觉得很尴尬而且一直还没告诉他们,这个舵主其实是个女的而且是这里的头牌花魁,但是既然已经到了就只好硬着头皮先进去再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