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回 一丝缠绵话不尽毒门未除辟新径
济水2018-03-21 08:193,464

  冷逸摸到池边后看到了池子里的婉玫,赶忙回过头背对着她说道:“丫头,你的毒肯定能解掉,到时候哥就带你游遍大好河山的每一个角落,等我们老了的时候就归隐深山做一对闲云野鹤侠侣。”说这番话的时候都不由得陷入了一番憧憬之中。

  坐在池子里的婉玫听后脑海里也浮现出与冷逸策马奔腾,一同海边赏月看日出的重重场景,无不感慨的说道:“真的有那么一天该多好!”说着伸出一只手搭在冷逸的腿上,冷逸心领神会的握住那个有些寒意的小手。

  低头看着那只手冷逸注意胳膊的颜色已经变成了黑色,高兴的恨不得蹦起来大喊道:“丫头,你的毒快没了,现在已经变成了第一种颜色!”

  婉玫听完缩回手臂看了看果真变成了最初中毒的颜色,开心的起到一半的身子马上又落了回去。“哥,你说我在池子里再呆一会是不是就可以彻底解毒了啊!”

  “当然了,真没想到白老头的这个池子救了丫头!一会他来了要好好谢谢谢他!好了,丫头天也亮了,我去给你弄点吃的,你再多呆一会!我很快就回来!”冷逸显得很激动。

  看了看池子里的婉玫,冷逸甚至在渴望等下回来后彻底的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于是站起身走出洞穴快步朝着白髯老叟住的地方跑去。

  来到院子里看到天苍派的众多弟子已然在习武,冷逸笑嘻嘻的看着他们认真的样子走进了厅堂。白髯老叟他们正吃早饭,见到冷逸进来尤其是已经自由了的馨月犹如猛虎下山一般准备扑向冷逸时,被楚水寒拦了下来,但嘴里仍叫嚷着:“你还刚回来,今天不把你大卸八块我就一头撞死在柱子上!”

  冷逸看到河东狮吼的样子吓得赶紧躲在白髯老叟身后问道:“白老头你怎么回事,不是叫你晚些时候再给他解穴的吗!你看现在她和疯老虎一样要吃人啊!”

  白髯老叟说道:“是她小师哥不忍心帮她解开的,关我什么事,好了月儿先不要闹了,我们有事要商量!”说完脸色也不再有丝毫调侃的意思,馨月其实还是很害怕他生气一本正经的样子,所以只好偃旗息鼓憋着火伺机发泄出来。

  楚水寒见馨月不再激动就松开手望着冷逸问道:“敢问师叔,婉玫可否安好,身上的毒是否有所缓解!”

  还没等冷逸开口说话就见馨月张大嘴巴吃惊的问道:“小师哥,你刚才叫这个怪物什么,师叔?那我们不是吃大亏了吗!”

  “月儿,但是少侠毕竟是师傅的忘年交,这个辈分是不能乱的!”楚水寒说道。

  馨月心里想这样的话,他岂不比我高一辈如果报仇的话免不了别人会说以下犯上目无尊长的话语,虽然她不是很在乎这些可毕竟有些别扭。

  冷逸见到这疯丫头消停了松了口气说道:“小师侄女,肚子饿了快去帮我们准备些饭菜一会我要带回去!”

  “那丫头的毒解的如何了啊,你快说就是吃饭要紧!”白髯老叟也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在池子里呆了一晚上,现在丫头的毒气已经回到刚开始的脸色,白老头是不是再多呆一会她的毒就彻底消除了啊!”

  白髯老叟也没有料到毒气会消除的如此快,但是也不敢很肯定是否能彻底解毒只是说道:“如果按照这个速度,再有一两个时辰就会彻底消除,但这个也不好说只能是看看再说!”

  这时见馨月从后面端来一食盒,里面摆着两碗稀粥和几个馒头,鸡蛋和两碟小菜,来到冷逸近前说道:“小师叔,您要的饭菜月儿给您准备好了啊!”说着将食盒递在他的面前。

  冷逸受宠若惊般的端起食盒惴惴不安的说道:“谢谢,疯丫头了啊!改天小师叔请你吃糖!”

  “改天是哪天啊,不如就今天吧!”其实馨月知道他不过是一句冠冕堂皇的客套话,但是听完后却咄咄逼人的问具体期限,说话的同时伸出小手狠狠的掐住冷逸的两个胳膊,苦于端着食盒总不能扔掉,只好任由她发泄。

  馨月见冷逸一声不吭的在接受惩罚顿时觉得没了兴趣,松开了他,冷逸心里纳闷怎么这些女人都喜欢掐人呢,是不是一个师傅教的。

  冷逸端着食盒说道:“白老头,我先端回去和丫头吃完早饭,你们再过来看看!”

  “嗯,去吧,我一会就过去!”白髯老叟也不想这个时候去当冷逸他们两人的绊脚石,很是看事。

  顺着山路一会就回到了洞穴,轻轻的将食盒放在池边看了看里面躺着的婉玫,好似又进入梦乡一般不忍叫醒她,就从怀里取出一块手帕走出洞穴,看到不远处一个山涧潺潺溪水流淌着,走过去在水里揉洗了一番手帕稍稍拧干,就又回到洞里。

  “丫头,天亮了该吃饭了啊!”冷逸轻声的背对着婉玫说道。

  婉玫听到后抬手揉揉睡意朦胧的双眼,睁开眼看了看冷逸和洞外的天,有些羞涩的说道:“怎么我觉得在这个池子里特别能睡!”

  冷逸将洗好的手帕递给了她说道:“丫头,先擦把脸我先把衣服给你,先吃早饭一会白老头他们就过来了啊!”

  婉玫接过手帕轻轻的擦拭了一番,冰冰凉的手帕擦在脸上,却又另一番暖意从心头涌出。穿好衣服站起来坐在了池边,抬起手看了看还是乌黑的颜色,心头不由得有些失望。

  冷逸其实也注意到只是很纳闷是呆的时间不够还是?也只好端起一碗粥,拿起汤匙舀了一些粥明知道已经不热了却还是放在嘴边吹了吹,缓缓的递到婉玫的嘴边,婉玫一下子愣住就摆着头想要接过碗,却见冷逸一直举着汤匙并没有放下的意思。

  只好羞涩的微微张开嘴唇含着汤匙,暖暖的稀粥滑入嘴里顺着嗓子滑下去,心头暖暖的。冷逸喂了几口稀粥后,放下碗磕开鸡蛋剥好后一掰两半,问道:“丫头,喜欢吃蛋清还是蛋黄!”

  “我喜欢吃蛋清!”婉玫有些羞涩的说道。

  冷逸取下蛋黄一口就塞到自己嘴里,然后将两半蛋清递给了婉玫,自己噎的难受赶忙端起碗稀里哗啦的的喝了几口,然后看着婉玫慢慢的咀嚼着蛋清,就夹起小菜用手轻轻托着递到婉玫嘴边。

  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两人刚刚吃罢早饭就听到洞外白髯老叟的叫嚷声:“小屁孩,缠绵完了没,我们可要进去了啊!”

  话音刚落就见白髯老叟和楚水寒走了进来,婉玫见到后赶忙起身说道:“老爷爷好,水寒哥好!”

  两人都微微点了点头,就目不转睛的望着婉玫,再看她此时的脸色已经不再是昨晚他们离开时的颜色了,已经变成了暗黑色。

  “小屁孩,她在池子里呆了几个时辰了啊?”白髯老叟皱着眉头问道。

  “应该有七八个时辰了!”冷逸回道。

  白髯老叟继续问道:“那她是什么时候变成的这种颜色?”

  冷逸想了想说道:“应该有两三个时辰了啊!怎么了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没猜错的话这个玉冰池即便她在呆也没有意义了,寒气始终无法冲破这道毒层!而且寒气积蓄在体内过多,反倒不是好事迟早能被化解掉,那时就会……”

  冷逸听完顿时紧张起来问道:“你的意思是丫头的毒还能复发?”

  “记得蓝凤凰曾经跟我说过七彩毒的毒性,如果一次彻底清毒永无复发,但是反反复复的话只能说毒气太重!”白髯老叟无奈的说道。

  这时楚水寒开口说道:“那师傅,毒婆婆既然这么了解那她会不会懂得如何解毒!”

  “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是毕竟七彩毒是在千毒经中有记载,但是照此看来应该是金扇魔女偷走后变换了配方所以才会导致这样!”

  冷逸听完赶忙问道:“白老头你的意思只能是去找金扇魔女才能彻底解毒了吗?”

  “眼下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这样,不过你们也可以先去找蓝凤凰让她帮小丫头看看再说,我是无能为力了,看来拜把子的事又无望了啊!”

  冷逸一直抓着婉玫的手始终没松开,也觉察到婉玫的手心冒汗不知道她是因为听到这个紧张还是害怕的原因,攥的更紧了。

  “这样吧,一会跟我回去,我给那疯婆子写封信让寒儿带你们去找她,看她能不能帮你们想办法!”

  冷逸听完觉得起码还有希望,就拉起婉玫推搡着白髯老叟赶回去写好书信,收拾下行李就准备找蓝凤凰去。

  这时,馨月窜了出来喊道:“我也要去,师傅…。”说着就腻歪在白髯老叟的身上撒娇的说道。

  “月儿,你师哥他们是要去办事不是去玩,你就留在山上陪师傅吧,我保证他们很快回来,回来后小屁孩任由你发落!”

  此刻,冷逸可不想带着这个疯丫头一起去,还不知道路上能给他惹出多大的麻烦和篓子也说道:“月儿,你放心我们的事情办完我绝对回来,是杀是剐任凭你!”

  “哼,事办完了你还能回来鬼才相信!”馨月才不会中计,死活都要跟着去,抓起收拾好的行李就背在了身上。

  白髯老叟看到这样只好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让她和你们一起去吧,两个大男人带一个女孩子也多有不便!”

  馨月听完抱着白髯老叟狠狠的亲了几口,转身要走的时候猛地被白髯老叟一掌拍在后背上晕了过去,说道:“还不快走,哎,也只有老头子我去替你接受这些折磨了啊!”

  冷逸看到后连忙抱手谢道:“白老头就是仗义,等我回来给你带坛子好酒!”说完就拉着婉玫,跟随楚水寒出来各自牵过马匹顺着山路去找蓝凤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