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回巫山寻觅蓝凤凰毒方潜变心惊叹
济水2018-03-21 08:153,881

  离开天苍山楚水寒头前带路,冷逸和婉玫依旧骑一匹马跟在后面。冷逸紧跟几步问道:“兄弟,蓝老前辈住在什么地方?”楚水寒回头说道:“师叔,万万不可如此称呼,折煞寒儿。毒婆婆其实离我们这里也不是很远,翻过这座山就在山后的树林里。”真是让白髯老叟搞的辈分乱套了。

  走了几个时辰后来到山前,一个矗立在路边的山界石上写着:“巫山”,原来自从白髯老叟的师傅隔离门派后各自占据一山,相隔不远却很少来往走动。再往前走了以后,看到另外一块石碑写着:“天苍派弟子和老白禁止入内,否则格杀勿论!”

  冷逸看了看后说道:“不用问,这肯定是蓝老前辈所为!”觉得这个未曾谋面的蓝凤凰真的与白髯老叟多少有相似之处。

  “呵呵,这石碑虽然写着禁止天苍派弟子入内,可我和月儿例外,不过我师傅吗却是万万不能进入!”

  楚水寒并未停下脚步,只是跳下马牵着马儿继续前行。

  冷逸看到已经来到山脚下也就跳下马,然后伸了伸双臂示意婉玫下马。婉玫看到这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哥,我就是中毒腿脚没事我自己下来就是了啊!”说着撩过一条腿准备跳下来,可看到冷逸依然没有放下手臂只好就跳在了他的怀里,两人稍事停顿后冷逸凑在她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无论走到那里,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半步,我要牵着你的手永远不松开!”

  说完就轻轻攥着婉玫的手,另外一只手牵过马缰绳,朝着山上走去。越爬越高,走在前面的楚水寒从怀里掏出两颗大大的黄色药丸,回身递给了冷逸一颗说道:“毒婆婆在山里养了很多的毒蛇虫鼠的,虽然被它们咬到不致命,但为了减少麻烦还是撒些雄黄在身上好些!”

  冷逸接过来看到楚水寒用力一捏药丸成了粉末,洒在了衣服上继续前行。冷逸也用力一攥分别在他和婉玫的身上撒了起来,再看地上刚才还时而跳过一些虫子和毒蛇,现在都离他们远远的躲着走。

  “兄弟,这不单单是雄黄吧,只有蛇才怕雄黄,为什么所有昆虫都怕这个?”冷逸问道。

  楚水寒微微一笑说道:“其实这个要从我师傅那里说起,我记得从前师傅曾信誓旦旦的非要硬闯巫山挑战毒婆婆,不料中了毒婆婆的巫香散,听说这种毒是从巫山的绿草里提炼,无色无毒唯一的就是中了这种毒的人一旦踏入这里半步,整座山上的毒蛇虫鼠都会闻香而来扑在中毒人的身上,咬噬其全身痛痒难忍。因为鬼婆婆知道我和月儿从小就长在师傅身边,身上也多少会染上那种香气。”

  这时冷逸才明白了为什么这几天总觉得自己身上有种说不出的味道,而且离得白髯老叟越近感觉气味更浓。恍然大悟的说道:“兄弟的言外之意,就是怕我们身上也被白老头传染上对不!”

  “嗯,所以刚才给你们的雄黄药丸里还有这种克制这种毒香的解药成分!不过每次离开这里鬼婆婆只给我两颗,用完再给而且千叮咛万嘱咐绝对不能给我师傅!”楚水寒继续说道。

  这时婉玫微微一笑说道:“老爷爷和这位蓝老前辈真的好似一对小冤家一样,真的童心未泯!”

  三个人没多久就翻过山岭来到了一片茂密的树林前,站在外面向里望去郁郁葱葱佳气浮,好似另一番人间仙境一般。

  “马儿就暂且拴在外面吧,免得毒婆婆听到马蹄声再藏起来暗地里给我们来个莫名的毒,就不好说了啊!”楚水寒牵过马将它们牢牢的栓子里树旁。

  走进树林后顿时觉得刚才还阳光四射的天空顿时间昏暗下来,楚水寒叮嘱道:“手不要碰到树身,就算这里的花再美也不要试图去摘,越美的花越有毒!”

  婉玫听到这番话后靠的冷逸更加的近了,冷逸也手扶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牢牢的攥着她的手寸步不离的更在楚水寒身后。

  “奇怪,鬼婆婆又搬到那棵树上去了!”楚水寒抬头望了望头顶上一个架在树梢间的木屋,没有发现有迎客花插在上面,就明白了蓝凤凰肯定没在里面。

  继续往前走,转了很久楚水寒终于在一个木屋的木板上发现了一朵大大的绿油油的花,他停下脚步说道:“到了啊!毒婆婆…毒婆婆,出来吧别藏了是我!寒儿来看您了啊!”

  迟疑了片刻后就听到从头顶上的木屋里传来一声轻柔的笑声,如果不是知道上面的人是蓝凤凰的话,单单听声音绝对不会想到这是一位有八十高龄的老年人嘴里发出的。

  “是寒儿啊,今天怎么想起来看婆婆了啊!还带了别的小朋友来!难道你不知道婆婆这里不喜欢陌生人吗?”语气之间多少流露出些许的不悦。

  楚水寒赶忙说道:“实在是迫不得已才来找婆婆的,这两位不是外人,他…。”

  “好了啊,别站在下面说话上来吧!”话刚说完就见从木屋里飞出三道丝线直冲他们过来。

  就在丝线即将来到他们眼前时,戛然而止。冷逸看到不由得心里暗暗佩服这个蓝凤凰内力的精湛,转头看了看楚水寒询问的眼神好似再说:“难道是要我们抓这细如发丝的线飞上去不成?”

  楚水寒微微点点头抓住一根丝线就见人好似被吸住一般,嗖的一声就飞向了木屋里。冷逸更为折服,递给婉玫一根也飞速的被带到了木屋里。

  三个人站在木屋门口,再看那三条丝线已然回到了摆在角落一旁的织布机上,再看织布机旁边坐着一位银丝双鬓,体态不胖不瘦恰到其份,纤纤十指分别握着梭子和织布机的推杆,咔嗒咔嗒的推拉之间仿佛不是在织布却犹如在作画一般的优雅。

  楚水寒赶忙跪在地上高声喊道:“毒婆婆,进来可好,想死寒儿了啊!”冷逸和婉玫也赶忙跪在地上行礼。

  “和你那糟老头师傅一个德行,我又不聋不哑干嘛那么大声音,想吓死我啊!”蓝凤凰微微转过身望着他们。

  冷逸说道:“晚辈拜见蓝老前辈!”

  蓝凤凰已然注意到婉玫的脸色,没等他们说明来意就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是不是要我帮这位小姑娘解毒,寒儿是不是又是那糟老头子给我找的这差事!你们到底是谁,再说我凭什么要帮你们!先起来说话”

  听完三人纷纷站起身来,“鬼婆婆,这位少侠正是破军门少主,冷逸,也是我师傅的忘年挚友!旁边这位…。”刚想介绍婉玫时,突然看到蓝凤凰的眼睛发射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光亮。

  站起身来到冷逸跟前,握住他的手说道:“十几年了过去,想想当时你还是个小孩子,我抱着你的时候还尿了我一身!”

  冷逸有些糊涂了她怎么说的好似早就认识一样,赶忙问道:“不知老前辈何出此言!”

  蓝凤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当时那么矮,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喊凤凰姨,凤凰姨!现在都长成大人了,你父亲可安好!”

  冷逸实在想不起这段往事,但听到蓝凤凰问及家父时说道:“我一直跟随师傅久居深山,这次下山还未来的及回家探望家父。不过家父很多年前就……。”

  “我知道,我知道!你父亲的事情我听说了啊 ,不过幸好你也能独当一面了,我随很少走动江湖不过对你的事情还是有所耳闻!”

  原来这位蓝凤凰和冷逸的父亲,还有白髯老叟及无极上人在天苍山有缘相识,彼此聊得甚是投机。而且冷逸满月酒时,他们都曾受邀参加。酒席间,抱出还在襁褓里的冷逸时,蓝凤凰甚是喜欢疼爱抱着冷逸一直到酒席散掉。

  那时白髯老叟还开玩笑的说道:“小师妹,你既然这么喜欢这娃,不如做他干娘算了。”

  蓝凤凰听到这个提议也觉得不错,点点头应允道:“好主意,大哥,不介意我做这孩子的干娘吧!”

  当时冷逸的父亲听到连连拍手称好,干亲酒席摆好后,没曾想白髯老叟的一句玩笑话羞跑了蓝凤凰,他在酒席上说道:“小师妹,既然你都做干娘了,那也该喂孩子吃奶了啊!”

  “师兄你胡说什么,我还未婚嫁怎么喂孩子,你可真够坏的啊!”说话同时抱起冷逸撩开包裹,一股水柱就射向了白髯老叟正哈哈大笑的嘴巴里,咕噜一声地道的童子尿就被白髯老叟咽了下去。被他一句玩笑搞的蓝凤凰实在抹不开面子再继续做冷逸的干娘了,等到冷逸长到两岁半的时候,蓝凤凰曾经在他家中住了两三个月,一直都陪着冷逸玩耍,而当时的冷逸也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一句一句蓝姨的喊着。

  不过自从各立门派后,蓝凤凰就很少与他们来往,但是一直很想念冷逸,今日再见到时已然成了仪表堂堂的俊俏小生。真是岁月催人老。

  “好了,估计那时你年纪小印象不是很深,但是你叫我蓝姨就好,别什么蓝老前辈蓝老前辈的喊,叫的我好像有多老似的!还有这个小丫头也这样喊我知道吗?”

  这下看来蓝凤凰也不是白髯老叟口中所说的什么铁面无情,冷冰冰的样子甚至感觉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冷逸也不想废话就直接说道:“蓝姨,这次找到您确实有求与您,还望您……。”

  “知道了啊,不就是为了这小姑娘身上的七彩毒吗!毒我要看看再说,到底能不能解,还有就是即便能解,你也要老实回答我这位姑娘到底是你什么人!”蓝凤凰看着冷逸问道。

  冷逸连忙回答道:“她叫婉玫,与我有金兰之交,也是我破军门一弟子,还望蓝姨出手搭救!”

  婉玫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中毒后被金扇魔女挟持到古凌塔后,自己独自在塔内呆了两天后变得没有了往日的欢快活泼的机灵劲,甚至时常会陷入一种迷茫,所以这种情形下也只是站在那里默不作声。

  “就是说你们的关系仅此而已!好的先把如何中毒,谁下的毒说来听听!”蓝凤凰轻轻带过婉玫的手腕搭在她的脉搏上,闭目沉思起来一边听着冷逸将中毒的始末说了一番。

  “哎,又是惠婷!当初真的是养虎为患!”摸着脉搏的手微微的颤了颤,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惠婷这丫头,真的是心性歹毒,怎么能将这七彩毒变得如此霸道!难道她参透了千毒经的内涵!如果真的是这样,事情真的有些棘手!”

  冷逸听完原本以为既然金扇魔女是蓝凤凰的弟子,那她的七彩毒蓝凤凰化解也会手到擒来,万万没想到她却陷入如此为难的境地。

  听完蓝凤凰这番话后,婉玫禁不住眼神中流露出些许失望可又怕冷逸看到就默默的转过头,冷逸又怎么会没看到可真的也不知道能说什么话来安慰她,只好抱着一丝的希望继续问道:“那蓝老前辈真的没其他办法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