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回 密室详谈罗布泊涉险初探大耳朵
济水2018-03-19 08:302,357

  门外马护法迫不及待的来到房间,果然是他们的少主二话不说单膝跪拜,说道:“不知是少主,还望多担待!”

  冷逸一看来人是马护法赶忙上前搀起,说道:“马护法言重了,我也是刚到没来得及通知你们!”

  两人彼此寒暄一番后,落座。马护法问道:“少主,怎么只有你和这位姑娘,那位小侠士呢?”

  冷逸听完后就将他们从竹林村分手后发生的前前后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马护法听完后用力一拍大腿, 狠狠的说道:“果然,我没看走眼。开始就觉得此人诡计多端,面带凶相,幸亏少主吉人自有天相,没有被他暗算!”

  当听到冷逸说道虎符的时候,马护法连忙起身跪在地上连声说道:“少主赎罪,爱女年少无知险些酿成大祸!”

  冷逸一下子懵了不知道为何,赶忙问道:“马护法何处此言,先起来说话!”

  “哎,如不是小女生性顽劣,自小没了娘亲,平日里我也疏于管教。就是刚才少主…。。”马护法就将刚才灵儿妙手空空偷到冷逸的掌门令和虎符之事说了出来。

  冷逸听完赶忙伸手在怀里摸索了半天,果然空无一物,笑了笑说道:“天意,如果这般物件重新回到那狗贼手里,势必要掀起一场轩然大波。”说着拍了拍马护法的肩膀以示安慰。

  马护法赶忙取出锦囊递还给冷逸,回身带进灵儿硬硬的将她按到在地上,给冷逸磕头赔罪。冷逸连忙扶起灵儿对马护法说道:“马护法,都是一场误会,不必了!”

  说完再看看站起身来的灵儿,此刻依然洗漱干净换上了干净衣服,冷逸定睛一看,灵儿十七八的年纪,个头略微矮一些,一身粉色素纱长裙,小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刚才被马护法的蛮劲吓到了,还是害羞,突然看到了灵儿右边脸颊上还隐约有几道红红的手印。

  “你爹,是不是打你了啊!马护法,这位姑娘就是贪玩,不要下手这么重吗?”有些怪责的看了看马护法。

  闻听此言马护法没想到少主非但没有怪罪,反倒为灵儿抱打不平,心里多少有些美滋滋的,连忙说道:“少主不用袒护爱女,教训她一下也是应该的。”

  说完就又想上前打灵儿被冷逸给当了下来,说道:“马护法,我们还是谈下膜拜大典的事吧!”

  马护法借坡下驴就说道:“灵儿,还不谢谢少主,你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灵儿抬起头眼含着泪轻声道谢,弄得冷逸连连摆手,没想到站在一旁的婉玫却是气鼓鼓的,看到他对灵儿如此关爱,心里多少还是酸溜溜的。

  “少主,这里不便说话,我们还是去密室谈吧!”马护法带着冷逸他们来到了刚才的密室了。

  进的里面,只见的密室所有人都呼啦跪在地上,齐声喊道:“恭迎少主!”

  “都是自家兄弟没有那么多礼数,快快起身!”冷逸有些不好意思的赶紧上前屈身示意大家起来,因为毕竟很多都是追随老帮主多年的部下,按常理冷逸应该称呼他们叔叔的。

  “少主请坐,我们路上未曾耽搁所以十天前就已经来到这里,并派出众兄弟已经将罗布泊的地形地势都勘查的一清二楚!”马护法说完示意一弟子从书橱架子取下一卷轴。

  解开后摊放在桌面之上,冷逸等众人都凑上前看着地图,罗布泊在同德镇东北方向,常年高温也使得曾经繁荣一时的楼兰国成为了一片废墟,而国储们四处流离,有一部分人甚至投靠在魏忠贤的门下,也正是这帮人熟知罗布泊的地势险要,时有稀奇古怪的事情。

  而魏忠贤选择这里也是鉴于唐代高僧玄奘西行取经在《大唐西域记》中曾写到“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者则死,无一全者……”。许多人竟渴死在距泉水不远的地方,不可思议的事时有发生。因此就想假借这是说法,玉玺到手后会说这是天意所为。

  此次膜拜大典的地点就是在罗布泊西尼雅古城废弃的一座古凌塔内,而有个星相大师曾经跟魏忠贤提到过罗布泊将会东西换位,时辰大概就是膜拜大典前后。魏忠贤听到后,想过如果真如他所说,那东变为西,西变为东,此时的古凌塔到时候不就变到阳关道上去了吗?这样一来,进可直插京城官道,退可到蒙古新疆偏远之地独居为王。

  其实这位大师只是机缘巧合参透了罗布泊的地形地貌,罗布泊远远看来真的好似一只大耳朵一般,而很多离奇的事情往往也都是发生在罗布泊的中心带,所有那个时候的人往往称其为“魔耳地”,而他的东西之说,其实按照现今的说法就是“游移湖”或者是“交替湖”,因为罗布泊由于一千五百年就会出现一次地势倒流,也就是所谓东西之变。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魏忠贤的如意算盘这次可以打错了,这个稍后就会知晓!

  “少主,你现在也就是在同德镇,如果离开这里真要去了罗布泊,只怕方圆百里都见不到人烟!”马护法指着地图上的同德镇,冷逸再看了看两地的距离,一个东北方,一个西南方。

  而且地图上也清楚的可以看出,只有西南这个方位绿意葱葱,望西北看去基本是荒漠戈壁,在低头看看,同德镇和古凌塔之间表明了一条清晰的路线,问道:“马护法,这是不是就是我们的行进路线!”

  “少主说的没错,这是我们的兄弟探明的最安全最近的一条!”

  冷逸想了想问道:“那现在离膜拜大典还有多少天?”

  “还有七天,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应该五天内就能赶到那里!”马护法也是从回来的兄弟口中得知的路程。

  冷逸嘴里嘟囔着:“五天,七天,七天,五天!这样,马护法,你我二人先赶往罗布泊,让兄弟们紧跟其后。”

  还没等马护法回答,只听得两个声音同时说出来:“我也要和你们一起先走!”

  冷逸听到声音就知道肯定是婉玫,但没想到另外一个人却是马灵儿,说道:“路途上吉凶未卜,你们还是随兄弟们稍后过来,我和马护法先去!”

  婉玫执拗的说道:“不,我就要跟你一起去!”

  而马灵儿则是对马护法说道:“爹,我担心你,就让我和你一起去吧!”

  马护法不敢妄自决定只好看着冷逸,冷逸眼见如此只好说:“只好如此了,不过路上一定要跟好!”

  两个小女孩听完喜上眉梢,马护法就吩咐密室破军门的下属赶紧去准备马匹干粮,准备即刻动身前往罗布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