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假意示好怀鬼胎 将计就计一路行
济水2018-03-19 08:313,700

  冷逸也纳闷他为何只捂住自己,不去理会婉玫和灵儿。马护法只好凑上去说明了原委,冷逸略微点了点头,继续注视着他们的争执。

  这时,金扇魔女微微的扫视了四周,人群中突然发现了只有马护法和冷逸在捂着鼻子,眉头一皱心道:这两人不简单,但看这年长之人太阳穴鼓起内力了得肯定是练家子,再看冷逸眉清目秀一脸稚气未消。从两人的举止来看,年少之人肯定身份不简单。

  妩媚的眼神盯着冷逸看了许久,这时的婉玫也注意到金扇魔女的目光在冷逸身上,再回头看冷逸也在目不转睛的盯着金扇魔女。气的松开拉着灵儿的手,来到冷逸身边,狠狠的掐住冷逸腰间死死的不松手,嘴里还嘟囔着:“我叫你看,眼睛都快拔不出来了,看到美女都傻了!”

  冷逸没注意到她过来,等到被掐了忍着疼痛呲牙咧嘴的看着婉玫低声问道:“小祖宗,姑奶奶,我哪里又招惹你了,先松手,有话好好说!”说着用力的想扯开婉玫的手。

  婉玫偏不松开,还笑嘻嘻的大声说道:“哥,怎么你看到那美女姐姐,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啊!”

  圈子里的金扇魔女也听到了婉玫的大声谈话,微微的朝着冷逸点了点头。然后不去理会突兀骨的叫嚷,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默默的计算着时辰。

  一炷香功夫,突兀骨他们看这帮女子丝毫没了反映以为怕了他们,就准备上前财色兼收,刚迈出一步就觉得双腿打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再看周围的男人都陆陆续续的瘫倒在地上。

  这时,站立着的也只有冷逸他们和金扇魔女这帮人,金扇魔女也不再奇怪冷逸和马护法为何没倒下,只是缓缓的走到突兀骨跟前蹲下身子说道:“想跟老娘斗,你还不够火候,早痛快的一两银子一匹卖给我,哪有这些麻烦!”说完从怀里取出一锭十两纹银丢在了他面前。

  示意她的几名手下将村子里剩下的那十匹骆驼牵了过来,其实如果按照金扇魔女的本意,一分钱不但不出,反而会要了突兀骨他们的性命,但此刻看到冷逸他们依然还在不便下手是其一,其二就是她觉得冷逸非同一般,来头不小不想惹是生非,再有就是……。

  婉玫灵儿她们看到所有的男人都倒在了地上很是诧异,再看魔女正带着她的手下和骆驼朝着她们走了过来,两人不由自主的都一左一右的靠在冷逸身旁。

  “这位小哥不知道怎么称呼啊!”金扇魔女说话之间就想继续打开折扇,想近距离迷倒冷逸。

  冷逸迅速抬手挡住拿着折扇的手,用力一压扇子始终未能打开。金扇魔女只觉得那力道仿佛千斤顶一般重重的压在她的手腕上,丝毫动弹不得。

  冷逸微笑着说道:“这位朋友,我从小不习惯闻扇子香,何况天也快黑了,不算太热还请你别开扇了!”

  金扇魔女眼见周围地上的人虽是中了迷香,但一个时辰内会很快复原,不能再次耽搁太久继续说道:“既然如此,那小女子先行走人!”说完分身跳上一匹骆驼。

  正准备离开时,突然想起一件事回身对着冷逸说道:“小哥你这是要去哪?不会也是来这里买骆驼的吧?”

  还没等冷逸说话,婉玫已然窜出来怒气冲冲的说道:“你管我们要去哪,是不是买骆驼!”

  “小妹妹,干嘛这么大火气,我是好心问问吗,如果是长途没有骆驼那成,不过呢这个村子剩下的骆驼我都全部买下了啊!”

  冷逸他们这才注意到村子里的商贩都吓得跑掉了,而正如金扇魔女所说,村子的骆驼都被她买了下来,低声和马护法商量怎么办。

  “小哥,别商量了,反正我也用不了这么多,正好多余的就送给你得了!”金扇魔女看了看自己所有人,一共七人,还多余三匹骆驼就示意手下给冷逸他们牵了过去。

  冷逸没想到她会如此“好心”,马护法也觉得有些蹊跷示意冷逸莫理会这般魔女。婉玫眼见这个魔女纠缠不休,气的叫嚷着:“白送我们也不要,你快走吧,不然别怪本姑娘不客气!”说着还目不转睛的望着冷逸,冷逸一看吓得赶忙把目光从魔女身上移向别处。

  马护法也觉得这个魔女肯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拱手说道:“谢谢这位侠女的美意,我们就君子不夺人所爱了啊!你们自便。”

  没想到金扇魔女看到冷逸默不作声,其他人却把矛头都指向了她不由得心中怒火起,仍不肯罢休的示意她的手下牵过骆驼,就缓缓的离开了。

  冷逸眼见如此,赶忙从怀里取出一百五十两银子,因为刚才突兀骨就曾以每匹五十两价格欲卖给金扇魔女,心里也在想村里已经没有骆驼可买,也不顾马护法拦阻,跟上前对她说道:“这位姑娘,盛情难却,但我等无功不受禄,权当我们买你的骆驼吧!”

  说完将银子扔给了她,金扇魔女也未推诿笑着说道:“小哥,行走江湖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有人喊我姑娘!呵呵,那咱们就后会有期了啊!”

  其实,金扇魔女观察许久后,也觉察到冷逸他们非等闲之辈,何况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肯定与膜拜大典有关,是敌是友尚不知,姑且笼络下人心,再说看的冷逸俊俏模样多少心中为之所动。

  等金扇魔女众人渐渐走远,冷逸他们看了看突兀骨他们也要渐渐苏醒过来,为不惹事端牵过骆驼准备离开。再看一共有三匹骆驼,他们四人肯定其中要有两人合乘一匹。

  冷逸刚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就是婉玫、灵儿各一匹,他与马护法合乘一匹。只听得婉玫说道:“哥,我要和你骑一匹!”说完就跳上一匹骆驼,稳稳的坐在了两个驼峰之间,冷逸也不便多说什么只得由得她的性子来。

  这时的灵儿也只好悻悻的跳上了另一匹骆驼,冷逸也飞身上去牵过缰绳,双臂环抱着婉玫,几人也离开了村子前往古凌塔方向而去。

  趁着夜色赶路,况且马护法担心金色魔女使诈所以路上不做停歇,夜深了,可依旧往前行。坐在驼背上的婉玫有些困了,慢慢的靠在了冷逸的怀里,冷逸从行囊里取出一件长衫盖在了她的身上,回头突然看到灵儿在盯着他看,不好意思的说道:“灵儿,委屈你了,打起精神等天亮了我们再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下!”

  “没事,哥,我不累,你照顾好姐姐吧!”灵儿笑着说道。

  此时的婉玫其实并未睡熟,听到他们谈话后依偎的更近了,灵儿一拍骆驼对冷逸说:“哥,我和爹爹先走,你慢慢跟上来吧!”

  就这样走了几个时辰后,天也蒙蒙亮了,婉玫睁开双眼看着慢慢升起的朝阳,依旧躺在冷逸怀里不愿起身。

  几人见天也亮了,就算金扇魔女她们回来也不能光天化日使什么损招暗算他们。于是找了一棵树暂且休息填饱肚子再赶路。

  原来那些贩卖骆驼的商贩考虑的很周详,每匹骆驼都会配备水干粮衣服等行囊,冷逸从行囊里取出水袋和干粮等递给他们。

  突然看到一骆驼队伍缓缓的朝他们走来,仔细一看原来是金扇魔女他们又原路返回来了。只见金扇魔女远远的朝他挥手示意。

  走到近前,金扇魔女先开口说道:“小哥,帮个忙吧,我们的水袋都不小心洒了,口渴的难受,能不能给我们点水喝!”

  还未等马护法说话,冷逸不自觉的就将手里的水袋莫名其妙的递给了她,只见金色魔女想也没想,拔下水塞,在壶口处用手帕擦了擦,举起水壶离嘴唇有点距离,就灌了几口喝下去后大喊真爽。

  喝完后又递还给冷逸说道:“小哥果然是热心肠,不知道你们这要是去哪里啊?”

  冷逸自从得知她的底细后也加了小心,但是他另有打算就是想从金扇魔女口中打探些消息,所以也并未像婉玫他们冷眼冷语,甚至直言不讳的告诉她:“我们要去古凌塔!”

  马护法他们闻听此言都很诧异冷逸怎么会如此坦率的说出行踪,金扇魔女笑了笑说道:“真是太巧了,我们也正是去那里,不知我们能否结伴同行?”

  “不行,鬼才懒得和你们一起呢!”婉玫唯恐冷逸又被美色冲昏头,贸然的答应下来赶紧的拒绝了。

  冷逸没有去理会婉玫的反映,只是示意马护法过来两人耳语一番,冷逸将欲与魔女结伴同行的初衷告诉了马护法。

  马护法觉得此事大为不妥甚至暗藏危机,摇摇头说道:“少。。少东家,我们是去古凌塔附近也不是和这位女侠同路,我看就算了吧!”

  “戈壁荒漠谁也无法预料会出现什么危险,人多也好有个照应,就这么定了!”说完一勒缰绳对着金扇魔女说道:“那时候也不早了,姑娘我们赶路吧!”

  金扇魔女听到他欣然同意也觉得有些意外,但还是心里暗自笑道:“小屁孩涉世未深,终于还是架不住老娘的妩媚上钩了不是,哼哼!”想到这里与冷逸并肩走在一起。

  婉玫看到冷逸好似中邪一般的被这个魔女迷惑一般,气的小脸鼓鼓的,而且灵儿也很生气但并未表露出来,只是在心底也暗暗生气。

  “别碰我,离我远点!被个狐狸精勾掉魂了是吧!”婉玫气的拨开冷逸双手,想要跳下骆驼和灵儿骑一匹去,冷逸知道她的刁蛮脾气但是越是这样,就越让金扇魔女的警惕性减少,于是顺水推舟的和婉玫嬉闹着。

  松开了双臂扔下缰绳任由骆驼自己往前走,婉玫见他这般听话还以为他真的盼着自己下去单独和那魔女一起走,想到这里杏眼圆睁怒气冲冲的回身看着冷逸:“怎么着,还真盼着我给你机会让你们幽会不成,想得美打死我也不离开你半步!不许和她说话,不许偷看她,听到没!”

  冷逸嬉皮笑脸的回答道:“知道了,有您这位俏佳人陪着,我那还有心思看别人!”

  “少跟我油腔滑调的,如果敢背着我偷看,小心……。。”说完就狠狠的掐住冷逸大腿的肌肉,用力的旋转了几下。

  疼得冷逸眼泪都快掉下来,只好说:“给我熊心豹子胆我也不敢!”

  金扇魔女则一直扭头看着他们卿卿我我的嬉闹,脸上一直荡漾着春意,但眼神之中却时常闪现出恶毒的目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