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勇闯大牢无所惧再度重回御医院
济水2018-03-19 08:275,456

  冷逸和冥泷两人在御医院迟迟不见她们回来,商量一番后准备去打探下消息时,听到院外人声嘈杂,隐约间听的:“把御医院前后门包围起来,让里面的人插翅难逃!用不了多久就让他们都在大牢相会!”

  听完后冷逸明白了婉玫语涵她们肯定出事了,不由分说来开房门冲到院落当中,只见里三层外三层站满了锦衣卫,那名立龙统领则端坐在一高头大马之上,端着一杆长矛对着冷逸嚷道:“乱党还不速速缴械投降,也好让你有个全尸!”

  冷逸冷静的环视了四周一番,发现这帮人中并未有弓箭手而且看到立龙的那匹马之后,心中暗想:“蛮力突围恐怕不行,相反不但救不出婉玫他们,反而也会深陷囹圄!”望了望冥泷,一个微微的转头眼神,冥泷也明白了其中。

  冷逸大笑一声喊道:“就凭你们这般,也想取小爷性命!”说完未能立龙回过神,脚用力点地分身扑向立龙,而冥泷则用尽全力拨动琴弦大喝一声:“天波无音!”只听的一阵刺耳的轻声在空气中咆哮着,如一头头猛兽一般冲向众人。

  立龙听到后大声喊道:“都将耳朵捂住,小心!”可为时已晚很多锦衣卫已经给震破耳膜,疼得倒在地上。而冷逸已经抽出钢枪刺向马上的立龙,立龙只觉得眼前一道亮光闪过抬起长矛想要挡下,未料力道如此之大不但长矛脱手,自己也被震到马下。

  冷逸看到马儿失主一个翻身落在马背上,对着冥泷喊道:“二弟,上马!”冥泷仍未停下拨动琴弦的手,飞步跑向冷逸,冷逸顺手一抄将冥泷带上马。

  冷逸用力一扯缰绳马头被硬生生的掉转过来,夹紧马镫在院落之中四处跑窜起来,众多锦衣卫无暇顾及都被马蹄踢翻在地上,时机已到冷逸用力夹起马镫狠狠的刺向马肚子,然后狠狠的扯住缰绳将马前身硬生生拽起来,马的后腿吃力的撑住。冥泷左掌用尽七成掌力猛拍向马屁股,马儿疼得连叫几声,飞速朝着院墙冲去,眼见就要撞到墙时冷逸再次拉紧缰绳用力的扯起马前蹄搭在不是很高的院墙墙头之上,而冷逸两人共同用力双腿夹起马儿跃过了院墙,在院子里的立龙和锦衣卫都愣住了,回过神就一窝蜂的涌出院子,这时,冷逸和冥泷已经扬尘而去。

  立龙迅速喊来一锦衣卫叮嘱他速速着急铁骑兵前来援助,而他则朝着冷逸离去的方向奋力追去。

  冷逸和冥泷跑出几里地后,回头望望远处的锦衣卫追兵,眼见快进入一片树林时,冷逸从靴子里掏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在马肚子上扎了几刀,鲜血滴滴答的流出来,然后冷逸对着冥泷说道:“二弟,一会我们一起飞到树林边上那个最高的树上,让他们追这匹马!我们再原路返回想办法营救婉玫语涵她们!”

  冥泷点点头,眼见树林就在眼前。冷逸夹起马镫用力的将马镫扎进了马肚子上,两人快速分身窜到密密麻麻的枝叶只见躲了起来。而马儿多处被伤,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淌着,乱闯乱撞的窜进了树林。

  尾随其后的立龙他们眼见冷逸他们消失在树林之中,顿时找不到方向,停下来看了看,立龙突然注意到地上的血迹,蹲下身用手指蘸了蘸凑在鼻子上闻了闻说道:“他们的马受伤了,这是马血,快跟上,顺着血迹追,估计马儿受伤也不会跑出多远了!”说完就呼啦啦的顺着血迹钻进了树林里。

  冥泷眼见锦衣卫都走了就准备跳下去时,猛地被冷逸拉住。冷逸说道:“等等,还有追兵未到,现在不能下去!”说话之间,只见远处尘土飞扬一队骑兵赶来。

  骑兵队也在树林外稍作停留后,也顺着马儿滴下的血迹穿过树林飞速的追了出去。

  此时冷逸才长舒一口气说道:“二弟,我们抓紧赶回去!”说完两人轻巧的飞落到地上。

  冥泷问道:“少主,我们此刻回去不是很危险?”

  冷逸听完不由得眉头一皱,有些生气的说道:“难道要我们丢下婉玫和语涵不管不顾,任由那狗贼宰割吗!”

  冥泷眼见冷逸有了不高兴,急忙说道:“少主,你误会了,我是说我们此刻回去,要去那里搭救她们!”

  冷逸一边跑一边说道:“你没听到刚才那人说,婉玫她们被关在大牢吗,你可知道大牢所在!”

  “大牢,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位置?”冥泷确实不知道大牢所在。

  冷逸也犯愁起来如何能找到大牢所在,突然想到一个地方应该能带他们去大牢,急忙问道:“那你可知道东胜卫的厨房在那?”

  “嗯?厨房,少主不会是饿了吧,那里我知道,怎么了啊?”冥泷不解的问道。

  冷逸此时也不便给他多解释,催促冥泷抓紧带他赶往厨房。眼见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冷逸他们已经悄悄的赶到了厨房。

  轻轻的推开房门,只见很多位厨师和小伙计不停的穿梭忙活着东胜卫所有的晚饭,幸亏冷逸两人现在都身着锦衣卫服饰,所以他们进来后大多数人只是抬眼看了下后就又低头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冷逸也无法辨别出那个厨师是自己想要找的人,于是站在那里大声喊道:“主公吩咐,牢房的饭菜今晚有变化!”

  话音刚落见不远处一胖胖的厨师一溜烟喘着粗气跑过来问道:“不知主公有何吩咐?”

  “做事怎么这么慢慢腾腾的,抓紧准备几道上好酒菜送到大牢去!”冷逸不屑的说道。

  胖厨子连连应声道:“是,是,是!官爷莫不是今晚又要送人上路了啊?”

  “打听那么多干什么,干好你自己的事。知道越多对你没好处!”冷逸说完示意冥泷一下,两人就转身离开。

  一会功夫,只见胖厨子拎着三层食盒缓缓的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冷逸他们就悄悄的跟在他身后。走了一炷香功夫,不远处就看到一高墙上写:“牢狱重地 闲人勿近”

  冷逸迅速跑上前拍了拍胖厨子的肩膀,胖厨子很纳闷的问道:“官爷您这是?”

  “行了,那么多酒菜死鬼也吃不完,先让我们哥俩尝尝!”说着从胖厨子手里接过食盒挥挥手示意他可以回去了。

  胖厨子心领神会的说道:“官爷,小的早在食盒里为您二位备好了,那就不打扰您慢用!”说完就离开了。

  冷逸拎着食盒与冥泷一起来到了大牢门前,眼见门前站立着四名带刀侍卫,冷逸很自然的打了声招呼:说道:“兄弟们受累了,当班呢!”

  其中一位看似领头的侍卫问道:“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送饭,不是今天上午抓的那两个人吗,主公今晚要送他们上路,主公宅心仁厚不想让他们做个饿死鬼,让我们兄弟两个给送些上路酒菜给他们!”

  侍卫听完不由得笑了笑说道:“怪不得呢,平日都是厨子他们送饭,今个看来这两位来头不小啊!可怎么都是小娘们呢!”

  冷逸听完很确定婉玫和语涵就关在里面,于是放下食盒打开盖子抽出一层,里面摆着一坛酒和四盘肉菜。然后说道:“兄弟们也受累了,这是主公吩咐厨子特意为哥几个准备的!趁热吃吧!”

  “谢谢主公还惦记小的们!兄弟不忙,一起坐下喝点!”

  冷逸推手婉拒的说道:“不了,我们还要赶回去,送完就走!那兄弟先开下门吧!”

  “得嘞!狗子,开给这两位兄弟开门去!”说完这名叫狗子的侍卫就掏出一串钥匙,示意冷逸两人随他过去。打开牢门冷逸冥泷进去后,那名叫狗子的侍卫正待跟着一起进去时,冷逸说道:“兄弟,主公给你们带来的那坛子可是好酒,你别管我们了,快些回去免得晚了酒菜都没了!”

  那叫狗子的侍卫听到是好酒,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说道:“那帮孙子吃喝就支开我,那我就不陪你们进去了,今天那两人关在19号,进去右转最里头就是!”说完就一溜烟的跑回去了。

  冷逸和冥泷两人按照狗子所说的位置很快找到了关押婉玫他们的牢房所在,此时,昏暗恶臭牢房的婉玫倚靠在墙角,怀里抱着呼吸微弱的语涵,无助的轻轻用衣袖擦拭着语涵额头深处的汗水,嘴里不停的啜泣说道:“语涵姐,不要睡觉睁开眼,你不会有事的啊!哥一定会来救我们的啊!”

  婉玫也注意到有两人走到牢房前,注意到外面两人穿的是官靴料定又是那帮锦衣卫也就懒得抬头看,可没想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丫头,你们怎么了,哥来救你们了啊!”冷逸望着牢里的婉玫,很是憔悴的样子让冷逸看来犹如心割刀绞一般。

  婉玫迅速的抬起头望着牢外,真的是冷逸他们,自己又用力的揉了揉眼睛以为是在做梦,然后轻轻的将语涵轻轻的放在地上,起身跑到牢门前紧紧的抓住冷逸的哭着说道:“哥,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吗!哥,我害怕,这里好黑啊,而且语涵姐也中毒了,只怕………”说完眼泪簌簌的掉了下来。

  冷逸赶忙伸出手给婉玫擦着泪水说道:“别哭,丫头,放心无论到什么时候,哥都不会丢下你的!别哭了啊,丫头,都是哥不好,让丫头吃了这么多苦!我该打!”说完抓起婉玫的手在自己脸上打了起来。

  而此时站在外面的冥泷觉得自个好似一个透明人不存在一般,眼见的冷逸婉玫这般柔情心头怒火熊熊燃起,可又无法泄愤只好轻声说道:“少主,丫头,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们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吧!”

  婉玫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是啊,哥,抓紧想办法救我们出去,不然时间久了,我真的担心语涵姐她………”说完望着地上躺着的语涵。

  冥泷拔出腰间的佩刀就想砍向牢门的锁具,被冷逸紧紧的抓在手里,只听得冷逸低声喊道:“你这样蛮力砍锁,势必会让外面的侍卫有所警觉,那样还怎么救出婉玫他们!”

  说完回身对婉玫说道:“丫头,这样你先躺下暂时摒住呼吸,我有办法轻松带你们离开这里!”婉玫也没过问太多,乖顺的躺在地上一点呼吸声都没了。

  眼见婉玫躺下冷逸飞速的跑向牢门外冲着外面的几名侍卫喊道:“怎么回事,里面的人怎么都死了,主公还要让他们吃饱喝足带过去审讯一番的,你们是怎么做事的啊!”

  闻听此言吓得几人赶忙跑进去,打开牢门就冲了进去,那叫狗子的侍卫蹲下来在婉玫鼻翼间探手试了试,站起来喊道:“大哥,真没气了啊!”

  四个人都凑了过来心话坏事了,正待仔细端详一番时,只觉得脖颈之间生疼然后被用力一拍都待地身亡。原来冷逸和冥泷眼见四人凑过去后,两人悄悄站在他们身后,各自伸手将他们瞬间解决掉。

  婉玫睁眼一看,冷逸他们已经轻松的解决掉四个侍卫后,迅速起身扑到冷逸的怀里,紧紧的抱着冷逸,一刻都不想松开,冷逸就将婉玫的头轻轻的抬起说道:“丫头,别怕,有哥和二弟呢,什么都不能把我们分开!”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婉玫的脊背,示意她先离开这里。

  然后回身对冥泷说道:“二弟,你抱着语涵,我们速速撤离!”冥泷应声道就火速抄起地上奄奄一息的语涵,抱在怀里随同冷逸他们准备离开牢房。

  “此刻我们还不能离开东胜卫,一来语涵现在中毒危在旦夕,二则她的娘亲还未搭救出来。这样,我想那狗贼用不了多久就会知道了,肯定会全力追捕我们。”冷逸一边搀着婉玫一边说道。

  冥泷跟在后面问道:“可如果我们继续留在东胜卫,也没有栖身之所啊!”

  “御医院,那里目前对我们而言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或许回到那里我们还能想办法给语涵姑娘疗伤解毒,事不宜迟抓紧回御医院!”

  而婉玫不论此刻冷逸带她去那,只要能够和冷逸在一起,就算再危险的地方她也会寸步不离。

  趁着夜色他们又再次回到了御医院,来到了语涵的寝室。冥泷轻轻的将语涵放在床上,此时语涵的衣服已经染满了黑黑的血迹,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滴下。

  冷逸来到床前查看了伤势一番后,却毫无解救之法,然后就询问婉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得知语涵是为了救婉玫才自己被毒针射中时,不由得对眼前这位柔弱女人肃然起敬。

  低身托起语涵坐在床上,然后双掌一用力打在语涵的任督二脉,只见得语涵头顶缓缓的冒出几缕轻烟过后,脸色多少不再那么苍白,而且呼吸也平缓起来。

  不一会,语涵就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了看四下才发现自己正坐在自己的床上,很吃力的问道:“我怎么在这里?婉玫,你还好吗?”

  “语涵姐,你醒了啊,谢天谢地还是哥有本事,你没事就好了啊!”婉玫手抚胸口如释重负一般的说了一句。

  突然,语涵一口鲜血喷在床边纱帐之上,再次的瘫倒在床上,吓得婉玫连忙扑到床上喊道:“语涵姐,你怎么了啊?”

  “刚才我只是尽力暂时封住语涵的任督二脉罢了,为的就是不让毒药进入她的脊骨,以免伤及她的脑颅!哎………”冷逸虚脱一般吃力的回答道。

  婉玫万般焦急的追问着:“那哥,你真的没办法解毒吗?”

  “语涵中的是索命针,十二个时辰如无解药就会…………”冷逸也不无遗憾的说道。

  “哥,求你了,再想想办法,语涵姐是为了我才受伤中毒的,她不能死!”婉玫用力的拉着冷逸叫嚷着。

  语涵再度缓缓的醒转过来,侧着头看了看婉玫,再望了望冷逸,吃力的说着:“哥,婉玫,如果我不在了,一定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语涵姐,你绝对不会有事的,你说,你有什么要求,我们一定办到!”婉玫哭的像个泪人一般。

  “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娘亲,还请哥帮我救出我娘亲,照顾好她老人家!”语涵也已泪眼朦胧。

  冷逸此时也真的无法想出如何安危她的话语,只好说道:“语涵,放心伯母我们肯定会就出来,而且你也不会有事。能告诉我,为什么那个锁会有毒针,先前我们开启怎么无事!”

  语涵听完就将张老头的那番话说了出来,并且说出了为何当晚要再次回去把机关重新关上,为的就是魏忠贤如果再次开锁就会中此毒针,没想到事情变成如此这样。冷逸他们听完后恍然大悟,婉玫更加哭的厉害起来。

  语涵说完后,摸了摸毒针所在的位置,耳听得冷逸他们已经答应了自己最后的要求,也就缓缓的说:“婉玫,姐好疼啊,帮我把毒针取出来吧!”

  婉玫听完拼命的摇着头说道:“姐不会有事的,我不拔!”其实他们都明白此时语涵真的很痛苦,因此才会让他们将毒针拔出来,这样自己就会很快结束这种痛苦了。

  语涵眼见婉玫不答应,只好转头看着冷逸说道:“哥,如果有来世,我希望能和你再做兄妹。哥,我真的好痛,帮我把针取出来好吗?”

  此时的冷逸也左右为难,不拔不忍心看着语涵遭受如此的痛楚,拔出来可能语涵马上会香消玉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