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回 解毒解心两相宜再入虎穴殊不知
济水2018-03-22 08:123,652

  蓝凤凰走到金扇魔女近前说道:“惠婷,以后恢复你的本来身份不要再为虎作伥为害武林,协助冷逸他们诛杀狗贼魏忠贤替父报仇!”

  金扇魔女点点头应允道:“师傅,从今往后我就是丁惠婷!婉玫姑娘的毒还望师傅搭手!”

  “我?惠婷你不是私下已经改过配方了吗,我试过用原来七彩毒的解药没有用的啊!毒性比原来的要强很多了,惠婷你是怎么做到的啊!”蓝凤凰问道。

  而冷逸和婉玫自从看到金扇魔女彻底悔悟并主动愿意交出解药的时候,也不再那么迫切纷纷坐下来听着她们师傅的对话。

  “师傅,配方其实我也没动,不过我就是发现偷走师傅的那本千毒经有蹊跷!”丁惠婷看了看冷逸,他马上心领神会赶紧上前掏出那本书递给了蓝凤凰。

  蓝凤凰看着失而复得的书不由得感慨万千说道:“惠婷,如果我能早点告诉你这一切,也不至于让你毒害很多人,更不会让你助纣为虐!”

  “师傅,惠婷知道错了,只要让我手刃仇人后,惠婷会以死谢罪!”再次回身给冷逸和婉玫赔礼。

  蓝凤凰抬起头望着丁惠婷说道:“看来还是让你发现了这本书的玄机奥秘所在!”

  “是的,师傅不瞒您说,自从偷走这本书后我潜心研究。不过书里也只是一些普通毒药的配制而已,无意见发现从书的中缝撕开后两半书对调,将里面的毒药配方合二为一就是另外奇毒的配制方法!”

  蓝凤凰点点头:“是啊,这是师祖一直传训的,除非掌门人接任我才会说出,一代代相传!可是你又是怎么变换了七彩毒的配方的?”

  丁惠婷拿过书找到一页指给蓝凤凰看了看说道:“师傅您也知道,当时我曾经问过你很多次七彩毒的配制方法,您都没告诉我。就是从这里我发现了七彩毒的配方,然后我又加入了幻毒。”

  “你是说这位姑娘身上还有幻毒?”蓝凤凰望着站在一旁的冷逸问道。

  “嗯,师傅您也知道幻毒变幻无常,单单只有幻毒的话可能毒性不大。但是我发现如果幻毒和任何一种毒结合,那只能是增大毒性而且还能更好的隐藏幻毒的存在,所以我想当初师傅您也误以为婉玫只是中了七彩毒,但是用过解药之后还是不奏效。”

  蓝凤凰笑了笑说道:“难怪,就是说现在她所表现的七彩毒症状只是幻毒给我的一个假象,实质上她的七彩毒已经解掉。”

  “那要看师傅您给她服用过解药没有。不过据我看来,好像婉玫并未服用解药可为什么她的脸色会恢复到七彩毒的首彩毒症状的啊!”

  冷逸听完想了想说:“不是蓝老前辈给丫头服过解药,是白老头给过她七彩毒的解药!”

  “哦,这就对了,但是也不对。即便她的七彩毒没了,可身上的幻毒还是会发作,症状会和七彩毒一样,为什么这么长时间姑娘的脸色却没有变化!”

  婉玫想起在天苍山的那天,于是说道:“是老前辈给我解药同时,又用内力封住我的命门,而且还让我在玄冰池里浸泡了一天一夜。”

  丁惠婷听完会意的点了点头:“这就对了,要不姑娘恐怕早就……”

  “好了,不说了既然惠婷你已经说出了原委,那姑娘的毒我们现在就彻底解掉吧,也好让大家都安心!”

  “是,师傅!”丁惠婷回道,然后对冷逸说道:“少主,那还请你为婉玫姑娘解毒吧!”

  “我,开玩笑啊!我那会解毒啊!”冷逸有些迷糊。

  丁惠婷笑了笑说道:“少主虽然不会解毒,但解药却在你手里啊!”扭头看了看冷逸手中昨晚从自己身上搜出的解药瓷瓶腰带。

  “哦。你是说解药就在这里面!”冷逸拿起腰带看着那些瓷瓶。

  “是啊,因为开始我也不知道婉玫姑娘已经服下七彩毒的解药,所以即便你抢到了这些解药,就算全部试验一遍也没用!因为幻毒的魅力就在于,解毒先后顺序就是先解主毒,再解幻毒。”

  蓝凤凰很诧异的看着丁惠婷说道:“惠婷,幸亏你及时浪子回头,不然还真不知道你会掀起多大的风波。更没想到千毒经的真正玄机被你参透”

  “师傅,我现在真的知道错了啊!少主,你找下那些瓶子里有个瓶口刻画了两个圆环的,那就是幻毒解药!”丁惠婷说道。

  听完冷逸赶忙逐个翻找着,而此时的婉玫也异常激动也走上前。终于找到了那瓶解药,“取三粒即可,水溶口服半个时辰后,婉玫姑娘身上的幻毒自会消除!”

  灵儿在房间里找了一个茶杯倒满水,走过来递给冷逸。冷逸倒出三粒解药在手心里,却没有立刻扔进茶杯里,却是抬起头看着婉玫,两人的眼神之中闪烁着泪光,彼此心里都在默默感慨到:“生死一悬念,情义终可续!”

  晃动着茶杯里的解药,冷逸端起茶杯递给婉玫,本来婉玫想接过来自己喝下,可见冷逸并未有松手的意思,只见他缓缓的将茶杯递到婉玫嘴边说道:“丫头,快喝吧!”

  “哥,让我自己来吧!”婉玫觉得众目睽睽下让他喂药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冷逸此时却完全没有去顾及他们怎么看待,只是真心的举着茶杯。婉玫见执拗不过只好微微张启朱唇,含住茶杯缓缓的将解药喝了下去。

  其他人看着两人卿卿我我,柔情蜜意的幸福时刻,都不免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但是楚水寒虽是脸上挂着笑,可心里却是说不出的难受。

  大家都纷纷坐下,蓝凤凰和丁惠婷双手紧握坐在床边谈着这些日子以来的经历。而灵儿则是一蹦一跳的,在冷逸和婉玫身边欢喜雀跃着。楚水寒却是一脸努力挤出的苦笑的看着他们在说笑,冷逸无意间的一瞥都让他赶忙低下头。

  过了半个时辰后,婉玫的脸色彻底的恢复了红润,胳膊上也光白了。冷逸激动的站起来紧紧的抱起婉玫,兴奋的喊道:“丫头,你好了,你的毒没有了啊!”

  婉玫被他这一惊一乍搞的有些不好意思,站起身想推开他却抗拒不了这份感觉瞬间就能失之交臂的拥抱,甚至有些迷恋也害羞的低着头说道:“哥,这么多天来我都不敢照镜子!是不是变得很丑了啊!”

  “哪有,我们家丫头永远都是最漂亮的,是吧,灵儿!”

  灵儿听到后故意生气的撅起嘴说道:“哼,大哥眼里只有二姐这一个美女了,我们全天下的女人在你眼中都奇丑无比。”

  婉玫笑着说道:“灵儿,他就是个傻木头根本不会说话!更不会讨女孩子欢心,我们灵儿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他竟然看不到,灵儿,我替你打他!”说完佯装抬起手高高抬起轻轻落在冷逸的后背上。

  冷逸却声嘶力竭的痛苦的喊道:“疼啊,谋杀亲夫了啊!”

  不说这话还好,话已说完婉玫脸顿时好似红苹果一般。而灵儿惊诧的看着他们问道:“二姐,刚才你听到大哥说什么了吗,谋杀亲夫,他这不是占你便宜吗!”

  “灵儿姑娘是吧,我是楚水寒,是少主的小师侄!一路上你……。”

  “哦,我还一直以为你是我们破军门的兄弟,也没和你聊太多,怎么了有事吗?”

  楚水寒尴尬的干咳了一声,说道:“少主和婉玫姑娘前几日已在毒婆婆这里拜过天地结为连理了啊!”

  “啊!真的吗,真的是这样吗?二姐,不会是大哥用了什么诡计逼你就范的吧!”灵儿握紧拳头俨然一番想要抱打不平的架势。

  “小丫头,难道我蓝凤凰给他们主婚也能有假吗?!”蓝凤凰故意板着脸说道。

  灵儿一看阵势不对赶忙满脸堆笑的挽住蓝凤凰的胳膊说道:“哪有了,我就是不信大哥,婆婆既然这么说了,我当然信了啊!不过可惜他们的婚礼我却没能参加!”

  “傻丫头,在我这老婆子这里也就是举行个仪式罢了,真正婚庆大典还是要在你们破军门的!好了,不说笑了啊!婉玫姑娘也无恙了,你们有什么打算,何去何从啊!”

  冷逸这才松开婉玫,也有些不好意思故作镇定的说道:“既然丫头的毒已解,我也放心了啊。不过眼下还有件至关重要的事要去办!未免狗贼奸计得逞,为保江山社稷安危,我还要……。”

  还没等冷逸说完就听丁惠婷说道:“少主,您是想再闯皇宫打乱那狗贼的上天祈福是不是?”

  “嗯,看来你也知道此事,也由此看来你很得那狗贼的信任和器重!”冷逸说这番话没有丝毫取笑丁惠婷的意思。

  但是丁惠婷听后不由得脸红了,说道:“少主,我也知道以前自己犯下的那些滔天罪行罄竹难书。不过这次您放心,我一定会助您达成此事!一来可以有机会手刃自己的杀父仇人,二也希望能建功赎罪!”

  冷逸点点头说道:“你能这样想就好啊!楚兄你也陪我们出来多日,我想那白老头在家还指不定骂我多少遍,说我拐走他的爱徒!这样,我们先回风月楼和马护法他们会合,你呢先回天苍山给那老头报个平安!”

  “不用,小师叔,再回皇宫危机重重,多一个人也多个帮手!我还是陪你们一起去吧!”楚水寒万万没想到冷逸会让自己离开,他也舍不得和婉玫分开。

  冷逸说道:“我们也不会先去皇宫,你回天苍山后报平安后可以再去风月楼找我们!离大典还有几天呢,时间绝对充足!”

  楚水寒听完也只好答应。蓝凤凰见冷逸他们准备离开于是说道:“少主,既然惠婷已然悔悟,我想你就给她个机会让她暂且追随你左右,帮你们完成这件事,她的内心多少也会愧疚少些!”

  “那就谢谢蓝老前辈了,有惠婷帮我们可以说真的能事半功倍,毕竟她对那狗贼和皇宫的事情很了解!”冷逸也没有推诿拒绝蓝凤凰的建议。

  于是五人纷纷和蓝凤凰道别后,跳到地面上。各自牵过马匹,冷逸坐在马上双手抱拳说道:“那,楚兄我们就此别过,风月楼再见!”

  楚水寒还礼后扬鞭飞奔赶往天苍山,而冷逸带着三位美女也风尘仆仆的赶往风雨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