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回 恶人亲信为己用道破玄机保平安
济水2018-03-22 08:123,354

  一路之上丁惠婷一再给婉玫和灵儿道歉,搞的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三个女人都彻底屏蔽前嫌,而丁惠婷也一改往日装束不再是妖艳的样子,几个人一路上开心的聊着完全不顾坐在马上的冷逸,好像他是马夫一样。

  走了一天终于回到了风月楼,下的马来走上楼。马护法和花蝴蝶已经众弟子看到冷逸后,连忙单膝跪拜。站起来后突然都发现了丁惠婷,马护法快速抽出方天戟大喝一声:“魔女!”

  冷逸赶忙上前拦下他说道:“马护法息怒,以前都是误会现在她不是什么金扇魔女,她的本名叫丁惠婷,其实………”还没等他说完灵儿就跑上前口若悬河的说出了原委。

  马护法听完后虽然没觉得是假,却还是对丁惠婷有些戒备。因为在他眼中,无论冷逸还是婉玫,还有灵儿都涉世未深,江湖险恶人心叵测怕他们被花言巧语蒙蔽,但有众人在也不好说太多,只好放下方天戟平定下怒气。

  “少主,如此看来婉玫姑娘的毒也定是解了,我看姑娘的脸色白里透红煞是好看,与走之前简直是判若两人!”花蝴蝶目不转睛的望着婉玫。

  此话一出引得房间内的众人都将眼神盯着婉玫,一时间让婉玫手足无措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一切误会都解除了,所以惠婷姑娘也已经给丫头解毒了,大家就放心吧!”

  马护法好似有话要说却又碍于丁惠婷在,欲言又止。冷逸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示意众人纷纷落座,花蝴蝶和灵儿分别斟满茶水端到他们近前。

  “马护法,玉玺可否带在身上?”冷逸品了口香茶后说道。

  马护法听后转身从花蝴蝶床下取出一锦盒放在桌子上,打开后取出玉玺说道:“少主,接到花舵主的飞鸽传书,我们就赶来了玉玺安然无恙!”

  “那好,我们就商量下再闯皇宫,这一次一定要给那狗贼重重一击,甚至要直取狗命还黎民苍生的安定!”冷逸说道。

  马护法听到冷逸谈及下一步计划时,扭头看了看丁惠婷说道:“少主,这……。。在这里谈合适吗?”

  冷逸知道马护法还对丁惠婷有成见,他也觉得人性突变真的是让人一时间无法接受,可为了不让她尴尬难堪,毕竟这次入宫还要她的援手,于是说道:“马护法多虑了啊!惠婷虽之前效命狗贼,但现在已然弃暗投明再说她也身负血海深仇,我想丁姑娘总不会再助纣为虐认贼作父是吧?!”

  丁惠婷听完缓缓的走上前,来到冷逸身边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房间里的众人一看顿时剑拔弩张蓄势待发,马护法迅速跳起来想要挡在二人中间,被面不改色的冷逸微微的挡了下来。

  只见丁惠婷赶忙说道:“马老前辈您误会了!”说完握着匕首一手提起裙摆,用力的撕下一角匕首划破自己的手腕,用手沾着血在布上写下了:“血仇不报誓不为人”八个字。这一番举动让众人紧张的气氛顿时化解。

  马护法万万没想到之前阴险狡诈的魔女会如是如此刚烈的女人,更为冷逸的沉稳冷静暗暗叫好,看来自己真的年纪大了看人也有偏误。

  灵儿跑上前用布赶紧给丁惠婷包扎起伤口,还连连问道:“惠婷姐,疼不疼!”丁惠婷笑着摸了摸灵儿的头顶说道:“不碍事,灵儿妹妹不用害怕!此刻就算流尽我全身的血,也无法抵偿我犯下的错!不过真的谢谢你们,能宽恕我!”

  冷逸也相信自己的眼光,因为现在的丁惠婷的眼中完全没了以前那种妩媚妖冶狠毒的眼神,换作了另一种仇视。“马护法,此次入宫惠婷会一同前往,毕竟她在那狗贼身边深得他的信任和器重,而且我想宫内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秘密惠婷也会告诉我们!”

  花蝴蝶听完也点点头说道:“是啊,毕竟我给少主画的那些路线图,不是道听途说,就是走马观花的得到的,就怕那狗贼心机所致调换或者暗藏机关我们也可能不知道!”

  “嗯,惠婷手腕不要紧吧!你能帮我们看看这张图与你所知道的到底有多少出入?”冷逸从怀里取出了先前花蝴蝶画的地图摊在桌上。

  丁惠婷手捂着伤口走上前,仔细的端详着地图看了半天后问道:“花姑娘你在宫里呆过多长时间?”

  “哦,我也是被经常来风月楼喝花酒的锦衣卫悄悄带进宫中几次,有些地方也没去过!有些也是他们喝酒的时候问出来的,怎么,丁姑娘是不是出入很大?”花蝴蝶也知道这份地图也只是给冷逸他们一个指引,如果完全依赖它可能中了埋伏也说不定。

  “大的方位和守卫点倒是没错,不过这起码是两个月前,现在宫里流动哨、暗哨很多。而且尤其是天坛周边机关很多,我看花姑娘却未有标注可想而知,那狗贼这两个月原来将天坛把守的很严!”丁惠婷说道。

  听完这番话不由得庆幸没有盲目闯宫,不然可能真的成了狗贼的瓮中之鳖。“那惠婷,你能记得这些吗,帮我们改下地图可以吗?”冷逸问道。

  “嗯!我想想!”其实惠婷真的不想此刻说太多,因为她知道天坛四周地砖是按照品字形分别用她配制的钻足蚀骨毒浸泡过,如果不知道走步的话很容易中毒,中毒后两个时辰后腿骨会如同虫蚁啃噬一般,双腿失去力道行动都会变得困难。

  可是不说清楚只怕冷逸他们贸然过去后会中道,只好拿起毛笔取来一张纸,在上面飞快的写了几味药递给花蝴蝶说道:“花姑娘麻烦你先照此方去抓药,然后熬成汤药让大家将脚浸泡在里面半个时辰!”

  花蝴蝶并未问什么只是将药方递给她身后的一个破军门弟子,稍微盯住一番后就见那人拿着药方跑出了房间。

  大家都觉得很奇怪,怎么会在如此紧迫的时候她还会叫人抓药洗脚,但当听完丁惠婷的一番解释后才都恍然大悟。就算轻功如何了得,也没有人做到不落地借力。

  冷逸听完继续问道:“那惠婷,宫内是否还有别的机关!”

  “有的,等我们入宫后切记不要翻墙尽量走正门,因为每个墙头上都串有细线和铜铃,无论是跳越还是攀爬都难免碰响,铜铃一响藏在暗处的守卫就会开启响声的机关。”

  冷逸暗自庆幸上次入宫没有翻墙,不然真的麻烦了。

  丁惠婷继续说道:“入宫后,还要记得不要贴墙边,尤其是不要身体碰触到墙壁,墙壁上都重新粉刷了带有混香,这种香一旦被狗贼圈养的藏獒闻到就会寻着气味很快找到人坐在的位置,而且会直奔此人的心脏咬下去,因为这些藏獒是那狗贼划开活人心脏填上混香,让它们直接生吃的。”

  听完这番话后,房间里所有的人顿时都暗骂狗贼的恶毒毫无人性的行径,越是这般丁惠婷看了更加觉得内疚,因为这些毒药全部出自她的手。

  冷逸有些不明白,自己上次去宫内也贴过墙根走过为什么没有发现藏獒于是问着丁惠婷,她听完之后于是说道:“这种混香配制很繁琐,如果整个皇宫的墙壁都粉刷的话,恐怕很难所以只有天坛四周的墙壁才有,其他的墙壁没事!”

  “原来如此,惠婷如果叫你再配制这种毒药时间还来的吗?”

  丁惠婷不知道冷逸为什么会如此问:“离祈福还有好几天,如果剂量不是要求很多的话,应该可以。不知道少主您需要配制多少?““你的意思就是,一点点的混香就可以让藏獒闻到是吗?““嗯,不过混香是膏状毒药,而且只有粘在身上见到空气融掉后才会起效!“冷逸想了想笑着说道:“那就好,这样你从明天开始配制这些毒药!我要让狗贼的藏獒咬死他们。“丁惠婷有些搞不懂问道:“少主,你知道这些毒药只有涂抹或粘在人身上才会有作用,我们总不会再去皇宫刷墙吧!”

  婉玫明白冷逸的想法微微笑道:“惠婷,就他鬼点子多,哥我如果没猜错的话你是想要撒到他们身上对吧!”

  “你猜对一半,那么多的锦衣卫不可能眼睁睁让我们近身的,不过我突然想到了花舵主那次喝花酒的场景,我们就再来一次飘雨飞花。”冷逸也知道了花蝴蝶的飞袖功力。

  “可是,少主你知道祈福那天戒备肯定很严,花姑娘如何能够混进去,毕竟飞袖远距离也不行?”丁惠婷担心这个办法可能不行。

  花蝴蝶也跟着说道:“是啊,少主我的飞袖顶多也就两丈距离,再远恐怕就不行了啊!”冷逸也明白这些于是对着丁惠婷说道:“所以,我想让你提前回宫!去努力说服那狗贼在祈福前能够有歌舞表演,然后再帮花舵主混到舞姬的队伍里!这些就拜托惠婷你了啊!”

  丁惠婷听完后想了想,这个主意确实不错点点头。冷逸回头叮嘱花蝴蝶道:“花舵主,这样你在我们入宫前的一天去准备花瓣,然后每片在涂好混毒!早了我怕花瓣蔫了啊,飞的距离也有影响!”

  “遵命,我会提前通知花匠给我们备好花瓣!”花蝴蝶回道。

  冷逸看了看众人,说道:“时候也不早了,时间还来得及明天我们再从长计议,都各自回房休息吧!”

  众人听后都纷纷起身告退,房间里就剩下冷逸他们这帮人后还是又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