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回冷宫之内巧借力魔女乍现宁寿宫
济水2018-03-22 08:103,859

  两人进到院里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声响,好似摔坏茶杯的声音,赶忙快步委身在窗户下面,仔细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姨娘,你别生气!小心你的头疼病又犯了啊!紫兰抓紧打扫下”一个柔弱的声音轻轻啜泣着。

  “他就是玩物丧志,听信宦官谗言,怎么得民心大明的江山社稷岌岌可危!”另外一个近似歇斯底里的声音咆哮着。

  冷逸悄悄站起身从窗户的缝隙里向里望去,之间床上坐着一位披头散发的中年女人,怒目圆睁的吼叫着,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位妙龄少女衣着华丽。由于是背对着冷逸,所以容貌看不清,那个叫紫兰的宫女正蹲在地上收拾着摔碎的茶杯。

  “如果他当年能听我和你娘亲的话,不整日沉迷那些刀锯斧凿之中,专心打理朝政,何来现在被宦官为所欲为。难道他就看不出那狗贼的狼子野心,如果上天真的庇佑何来天降祥福,真如那狗贼所说的话,天降祥福能佑我儿身体康健起来的话,何必等到今时今日!荒谬!”中年妇女义愤填膺,越说越激动。

  “姨娘,您莫动肝火,其实父皇也是为了我好,所以才会如此这般!你消消气,先躺下休息会!”只见年轻女子上前扶着中年妇女躺下,小手在她胸前轻轻的抚着,中年妇女心情多少平静了许多,但是眉头紧锁。

  “姨娘,是不是头疼了,媺娖给您揉揉!”说完就轻轻的给中年女人按摩起头来。

  中年女人渐渐眉头舒展开来,语气也不再如先前那般急躁,闭着双眼轻声的说道:“媺娖,我也知道你父皇也是为你好所以才会这么做,只怕好事会被那狗贼给利用,快去给你父皇说下,没必要非要去天坛做什么祈福,有心的话虔诚的去太祖庙拜拜列祖列宗,乞求他们在天之灵庇佑大明江山稳如磬石,保佑我们媺娖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健康平安才是最大的福气!”

  “姨娘,您放心我想父皇可能也会明白这些,您也不必为媺娖过于操心!”

  “媺娖,如不是你娘亲临逝之前嘱咐我要照管好你,我也不会被招进宫中,也更不会被封为宜妃,原本以为进得宫里能够好好劝说下你父皇,没想到他会听信那狗贼的谗言将姨娘我贬入冷宫之内!”原来这中年女人是宜妃,也就是顺妃的亲妹妹。

  躲在窗下的冷逸和楚水寒多少听明白了许多,那房间里的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坤兴公主朱媺娖,她娘亲也就是顺妃在产下她不久就因雪崩病逝,顺妃的妹妹为了照顾朱媺娖,不久被宣召进宫封为宜妃,因经常服侍在熹宗朱由校身边,因看不惯魏忠贤飞扬跋扈忤逆朝纲的行径,多次给熹宗谏言未果,反倒被狗贼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一番谗言后熹宗不明事理的就将宜妃打入冷宫之内。

  当听到坤兴公主说到,熹宗要在天坛为她上天祈福时心中大喜,但听到这是狗贼的建议之后,顿时大发雷霆只怕那狗贼又有什么奸计,就怕危及熹宗和坤兴公主性命不说,江山社稷也难保。

  坤兴公主见姨娘渐渐平息下来,嘴里念叨着就昏昏入睡之后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本来只是多日未见来给姨娘请安,没想到会如此。

  见姨娘已经熟睡,坤兴公主站起身也准备离开,宫女赶忙搀扶着她走到门前,只听得她说道:“紫兰,一会回去给姨娘熬点安神茶端过来,还有叫人把父皇赐我的那个清心木床抬过来,床是高丽国进贡的据说能够让人扔下烦恼,轻松入眠。”

  紫兰宫女听后连连点头应允到:“是,公主,一会奴婢就叫人给宜妃送过来!”两人就走出了房门。

  此时,冷逸和楚水寒实在没有藏身之处,只好站起身分立两旁。坤兴公主出来后,猛地发现门外站着两人吓了一跳,未曾开口说话紫兰先嗔怪道:“你们怎么站在这里?”

  冷逸连忙回道:“小的,奉主公之名前来保护公主!”

  “哦?怎么以前没见到你们主子这般上心啊?”坤兴公主疑惑的问道。

  “还有几日就为公主祈福,主公怕有人对您不利,所以要小的时刻保护!”

  坤兴公主也懒得理会他们,回头给紫兰再次说道:“既然这样,就让他们过去把那床给姨娘抬过来吧!”

  紫兰点点头看着冷逸和楚水寒说道:“你们跟我回去,给宜妃抬床过来!”

  说完两人就走了出去,此时冷逸还在想如何能够安全潜行搜寻金扇魔女,机会来了于是和楚水寒紧跟在她们身后。

  不一会,坤兴公主的寝宫-宁寿宫到了,虽然后宫除太监之外不得入内,但是此刻是跟随公主一起来的,所以一路之上遇到守卫甚多,但却无一人敢过问冷逸和楚水寒的身份。

  坤兴公主走进寝宫后,吩咐侍女将床上的被褥拿来后,紫兰就示意冷逸两人过去将空床抬了出去,本以为抬床过去后就无事的冷逸两人刚走到门口,就听得坤兴公主说道:“你们将床放下后,安顿好后回来复命,我要知道姨娘可否安好!”

  “是!小的速去速回!”就是到现在冷逸也未曾看到坤兴公主的真实面容,刚才在冷宫出来后,坤兴公主就以薄纱罩面,隐约之间只能看到她面色苍白,毫无血色。在宁寿宫也并未抬眼观瞧。

  冷逸和楚水寒吃力的抬着床奔向冷宫,一路之上竟然无人查明他们的身份,也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将床送到后,楚水寒就悄声问道:“小师叔,时辰也不早了啊,天也黑了,不如我们现在就去打探金扇魔女的下落吧!”

  “也好,幸亏刚才有这个公主作为我们的挡箭牌,不然还真不好藏身!走!”

  说完两人按照地图索引,自东向西逐个打探起来,每到一处必会蹲守在房外探听一番。找寻了三个时辰后始终没有找到金扇魔女。

  再看地图,又到了宁寿宫的位置,楚水寒问道:“小师叔,我们先前刚从这里离开,我看这里就不用再打探了吧!”

  冷逸也觉得这里是公主寝宫,而且狗贼再嚣张也万万不会将金扇魔女藏匿在此处,点点头正准备赶往下一个地点时,突然见不远处两个拎着灯笼的太监带着几个人缓缓的朝着这边走过来,再想藏身已经来不及了,灵机一动冷逸示意楚水寒站到宫门两侧,两人再次充当起门卫来。

  果然,这帮人是奔着宁寿宫而来,走近后冷逸微微抬起头用眼角余光偷偷看了下,心中大喜来人正是金扇魔女,身后跟着四个女弟子。

  太监来到门前看了看冷逸两人问道:“公主可在?”

  冷逸低下身子收手抱拳压低嗓子回道:“公主在,公公您这是要?……。”

  “主公知道公主身体不好,这不特意找了一位神医过来给公主瞧瞧病!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禀报!”

  “是,是,公公稍等,小的这就去通禀!”冷逸说完依旧低着头转身走进了宁寿宫。

  金扇魔女压根就没想到会是冷逸,所以也就并未抬眼注意到他,这帮锦衣卫也不可能支起她的眼皮,毕竟现在她可是狗贼眼中的红人。

  冷逸来到坤兴公主房门前,抱拳喊道:“公主,外面有公公求见!”

  半天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公主,正要沐浴,如无他事要他们明日再来!”

  冷逸一听如果这样打发走他们的话,恐怕想要抓到金扇魔女有些困难,只好继续说道:“是主公特意派来给公主看病的良医,公主还是见下为好!”

  没一会,紫兰走了出来生气的说道:“你耳朵聋了,没听到公主累了一天要沐浴休息了!有什么大事明天再说!”说完就准备回房。

  冷逸赶忙拉住她,正要说话没想到紫兰大惊失色的喊道:“你要干什么?”

  冷逸赶紧松开手诚惶诚恐的说道:“妹妹,莫着急我们也是当差身不由己,还望妹妹通融下,别让小的们难堪!”

  紫兰抬起手摸了摸被冷逸捏疼的胳膊说道:“你们这帮野蛮人,简直不可理喻!好吧,等着,我给公主再说说看!”

  走进房间悄声给坤兴公主耳语了一番,坤兴公主本来就很厌恶魏忠贤,可碍于父皇的面子也不好驳面,只好答应下来。

  紫兰再次回来说道:“行了,叫他们进来赶紧瞧病,看完马上走,公主还要休息!”

  “谢谢妹妹,小的这就带他们过来!”说完赶忙跑到宫门前示意太监和金扇魔女他们进来。

  楚水寒还在纳闷为什么冷逸不再继续前行反倒帮起太监的忙来,悄声跟在冷逸身后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冷逸小声说道:“那女的就是我们要找的金扇魔女!一会伺机而动!”

  来到门前,太监娘娘腔的说道:“小张子求见坤兴公主!”

  “进来吧!”

  太监和金扇魔女走了进去,转身看到冷逸和楚水寒也跟了进来,疑惑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进来干什么,出去!”

  “小的也是奉命保护公主的安危,主公吩咐的要寸步不离!”冷逸说道。

  “哦,那就这样吧,别乱说话看着就可以!”

  坤兴公主此刻正躺在纱帐之内准备沐浴更衣的,听到他们进来并未起身只是坐在床上问道:“公公,不知道你们主公又为我找来什么良医啊!”

  “回公主,这位便是中原神医金扇医尊,她可谓是华佗在世,扁鹊再生,手到病除……。”

  站在一旁的紫兰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别吹破大天了啊!那么多太医医道高明,都未能给公主治好,就凭你们主子随随便便找来的这些江湖郎中就成…”

  “紫兰,怎么说话呢,这也是公公的一片苦心,且让他们先看了再说!”

  金扇魔女恶狠狠的望着紫兰,却脸上笑嘻嘻的说道:“小妹妹,没看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能医治,不要一杆子打翻一船人!”

  这时只见纱帐里探出一只纤纤玉手,毫无血色,甚至手上的条条青筋都能看的很通透,紫兰看到坤兴公主已经伸出手来准备要金扇魔女搭脉,赶紧说道:“那你还愣着干嘛,快给公主摸摸脉,不会连起码的望闻问切都不知道吧!”

  金扇魔女不再和紫兰争辩什么,一心只想完成好主公的命令,于是缓缓的朝着坤兴公主床前走去,发现了一旁正热气腾腾的枣木圆浴盆,顿时心生一计不经意间抬起衣袖从浴盆上拂过。

  其他人都一门心思的盯着坤兴公主,没人过多注意到金扇魔女的这一细微举动,不过却没有逃过冷逸的眼睛,因为他一直默默的盯着金扇魔女,当看到她抬起衣袖的时候发现从衣袖里迅速的飞洒出一些粉末,落入到浴盆内迅速被热水融掉。

  不好,这个魔女又要下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