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回 情意绵绵长久时昔日魔女善入宫
济水2018-03-23 08:214,147

  躺在床上的婉玫此刻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这么些天来笼罩在自己心头的乌云终于挥去,此时才真的可以用心去体会另一番幸福。侧着耳朵仔细听着躺在地上的冷逸,平缓的呼吸声让她有些失望,这个傻子还真睡着了不甘心的轻声说道:“哥,你睡着了吗?”

  “嗯?嗯!我睡着了,别说话了啊!”冷逸其实也只是闭着眼睛发,丝毫没有倦意。

  婉玫转过身看着他说道:“睡着了,还能说话!哥…。。”

  “都是你了,不是你喊这一声,我兴许就已经梦里洞房完了!”冷逸笑着说道。

  “你又皮痒痒了是吧,三句不离本行!哥,我睡不着,能陪我聊会吗?”

  冷逸听完一下子坐起来说道:“丫头的话比圣旨还灵验,当老公的岂敢不从!”

  婉玫双手合十将头枕在上面说道:“真的没想到,自从认识了哥之后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尤其是还经历过生死离别。”

  “是啊,不过最终老天还是垂爱你我,让丫头继续留在我身边,我也会好好珍惜老天赐予我的这个幸运,永远不再让丫头你从我身边离开!”

  婉玫说道:“其实我也真的怕这种幸福来的太突然,消失的更快!”

  “你又乱想了啊,现在不是挺好吗!毒也解了,过几天把那狗贼解决了,天下太平了我们就可以功成名退,归隐于市!”

  “可是,我怕…。。”婉玫现在担心会有更大的磨难要考验甚至折磨他们。

  “别杞人忧天了啊,老是这么伤感的话人会老的,我可不想娶个媳妇是个老太婆!”

  这次婉玫却没在反驳他,只是说道:“那如果哥,我这次如果毒发救治不了的话,或者脸永远是漆黑的,你还会喜欢我,还能让我做你妻子吗?”

  “傻丫头,昏头了吧!我说过无论丫头变成什么样子,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美的啊!”说完冷逸站起身来到床前,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

  婉玫很是受用的说道:“其实,哥你知道吗!我真的害怕晚上睡着后,第二天想睁开眼睛都不可能了,就怕再也见不到你!”

  “别说傻话了,你我现在不都是好好的吗!等办完这件事情后,我就带你去见我爹爹然后我们在风风光光大办婚礼!”

  “啊,我害怕见到老帮主,更怕他不会同意我们的婚事!”

  冷逸抬起手在她额头来了一记爆栗,笑着说道:“还叫老帮主,你我现在都拜过堂了,我爹还不就是你公爹了,还老帮主!”

  “那老帮主…。。哦…。咱爹是不是特威严啊!”婉玫还真的怕见到老帮主,更怕他会不同意这桩婚事。

  冷逸说道:“我爹好些年前就瘫在床上了,想发威也没气力了,再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不是!”

  “讨厌了啊,你的意思说我是丑媳妇了啊!”婉玫佯装要抬手掐他的时候,冷逸早有防备的跳开说道:“你误会了啊,丫头可不是丑媳妇,能娶到你是我八辈祖坟冒青烟才对!”

  “算你识相!你……你又要干嘛?”

  只见冷逸面带坏笑的又凑了过来说道:“我家祖坟的列祖列宗托梦给我,要我今晚就…。”

  “就你个头,回你地板睡觉去!”说完故作声势的抬起手要掐他一般。

  冷逸见她已然恢复了心情,也就唉声叹气的嘟囔着:“这是娶媳妇还是娶了花瓶,就算是花瓶还能抱着亲两口呢!”

  终于两人在爱意绵绵你情我浓的夜里渐渐的都渐入梦乡。

  清晨醒来,丁惠婷早已将混毒的配方写好,见到冷逸起床过来后就递给了他说道:“少主,你吩咐人去按照这个配方先将药材备好,如果用量不大的话我想一下午的时间我就会全部配好!”

  冷逸看了看也不懂于是喊过花舵主让她找个精干的人抓紧去办,最好是生面孔的一面大量购置这种药材以免引起别人注意,而且要分散开去买药。

  花蝴蝶点点头环顾下四周的破军门弟子,喊过一人过来后又是嘱咐了一番。然后众人都纷纷下楼吃早饭。

  还未到晌午时分,出去采买药材的人就回来了,大包小包拎着递给了丁惠婷。接过药就去后院架火生灶,一股难闻的气味很快就弥漫在风月楼内,快到傍晚的时候丁惠婷就抱着一个大大的瓷坛来到了花蝴蝶房间。

  正好冷逸马护法他们正商议其他事情,见到丁惠婷后问道:“毒药配好了吗?”

  “嗯,开始我想和给那狗贼一样也配制膏状的,但我怕那样会让花瓣的重量加大,飞的不远所以就稍微调了下,这样呢等花舵主在出发前的头一天晚上将花瓣在这个坛子里浸泡三个时辰以上就可以,那样毒性也不会少很多,而且花香还能和毒药的气味很好的融合在一起,不宜被他人察觉。”丁惠婷说道。

  冷逸听后不由得佩服她的心思缜密,幸亏这是她已弃暗投明否则还真是个不大不小的威胁,说道:“谢谢,惠婷了啊!既然毒药已经弄好,你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能否尽快赶回宫里,想办法说服那狗贼让舞妓助兴!”

  丁惠婷其实昨晚也一直在想用什么计谋能够让魏忠贤同意在天坛祈福的时候,让舞妓名正言顺的登场,始终找不到合适理由。

  “少主,你也知道那狗贼心机很重,他只要决定的事情很难有人能去改变他的初衷。况且在马上临近的短短几天里,我怕贸然说出来反而会让他起疑!”丁惠婷无奈的说道。

  听完后大家也觉得此事要好好斟酌一下,免得前功尽弃。冷逸拍着桌子说道:“堂堂一国之君却被一个阉贼玩弄于股掌之间!”

  马护法看到冷逸愤愤的样子,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说道:“少主,那昏庸皇帝听说平日里喜欢木匠雕刻这些手艺活,你看能不能从这里想些办法?”

  “爹,你这是什么主意啊,难不成让花姐姐她们抱着凿子斧子上台跳舞啊!”灵儿说道。

  丁惠婷立马说道:“绝对不行,虽说狗贼明着说是为了皇帝的安慰着想,除了锦衣卫可以佩戴兵器之外任何人都不得私藏,其实也是他怕有刺客伤及他!”

  众人又再度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站在冷逸身边的婉玫开口说道:“既然铁器不行,那何不让舞姬每人手捧一个精雕细琢的玲珑木器,再取个好听的舞名这样投其所好,既能让狗贼讨得皇帝欢心,我们还能顺理成章的进宫!”

  话音刚落,冷逸站起来无视他人的抱住婉玫,惊喜的说道:“还是我家丫头聪明,这倒是个好主意。惠婷,你回宫后就以这个理由努力说服下狗贼看如何?”

  其实冷逸也并未想太多只是过于激动而已,当看到众人异样的眼神后也顿时觉得有些尴尬,马上松开双臂不好意思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旁人倒是没有太大反应,也只有婉玫和灵儿,一个是害羞,另一个却好似翻到五味瓶一般。

  丁惠婷笑了笑说道:“婉玫姑娘的主意确实不错,我想那狗贼会同意。只不过我会对他说,一来这样可以讨得皇上欢心,二呢一旦祈福柱的玉玺出来后,也可说是天意所为不满皇帝荒于嬉玩物丧志的行为,易主也就顺理成章。”

  “嗯,不错都是这般聪明!真的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啊!那就拜托你们把这场戏唱好了啊!”冷逸兴奋的说道,婉玫看着他激动的神情生气的低声说道:“怎么着,还想过去抱抱惠婷是吧!”

  “啊!啊?丫头说什么呢!”借冷逸十个胆也不敢。

  “既然如此,那就按这个办法惠婷你先回宫去说服下狗贼,花舵主呢你就安排下舞姬的事情,排舞还有道具什么的你看着张罗吧!”

  花蝴蝶听后微微笑到:“呵呵,少主也不是没看过属下的舞技,这个还请少主放心!”

  灵儿听完张大嘴巴说道:“什么,什么!花姐姐你是说哥见过你跳舞?”

  花蝴蝶这几天与冷逸打交道多了,也觉得他平易近人也就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点点头说道:“是啊,前几天少主特意来风月楼就是喝花酒,看我跳舞的啊!”

  “不是吧!二姐,大哥竟然背着你偷偷来这里喝花酒,你可要好好管教管教他!”灵儿煽风点火的想要挑起“战事”。

  婉玫不急不躁的面不改色的只是笑着看着灵儿,“二姐,你还能笑!”

  “怎么了啊,不就是喝花酒吗,是我陪他一起过来的啊!”婉玫看着灵儿生气的样子觉得很开心。

  “啊!没天理啊,这都是什么事啊!”灵儿还想继续的时候,被马护法一声叱喝道:“灵儿,别胡闹了啊,哪有跟少主这般没大没小的啊!”

  灵儿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瞪大眼睛看着冷逸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冷逸看了看后也伸出拇指抵在鼻子上,学着灵儿的样子吐吐舌头说道:“奸计失败,挑拨离间没用,我和你二姐还是经的住考验的啊!”

  说说笑笑过后,丁惠婷说道:“如无他事,少主我想即可动身回宫,怕在外耽搁的时间越多那狗贼起疑!”

  “嗯,惠婷一切要小心行事,一旦发觉苗头不对赶紧抽身!”冷逸叮嘱道。

  丁惠婷就此拜过众人就赶回皇宫了,等她走后马护法赶忙上前担忧的说道:“少主,毕竟这女人之前是那狗贼的人,你这样轻信她不怕放虎归山,她与那狗贼串通一气给我们设个圈套吗?”

  “她不会是这样坏到极致的女人,除非她连自己的血海深仇都可以置之不顾!既然马护法你这么说呢也并无道理,还是要做好另一番打算!”冷逸其实也是在与天赌,赌的是人性。

  “花舵主,你就先去安排舞姬的事情吧,马护法你呢抓紧与各分舵舵主商议下如何宫内宫外的攻防兵力部署,有了结果及时通知我!”

  花蝴蝶和马护法接令后纷纷抱拳应允后,各自出门安排。马护法临出门前说道:“灵儿,跟爹爹我一起去!”

  “我不,听你们那帮人谈事很闷的啊,我要留在这里和大哥二姐一起!”灵儿躲在了冷逸身后。

  冷逸看了看挥挥手示意马护法,说道:“无妨,灵儿就留在这里,你去忙把!”

  房间里就剩下他们三人后,灵儿一会看看冷逸,一会望望婉玫,一脸诡笑。

  两人被她看的莫名其妙,纷纷问道:“怎么了,灵儿,那里不对吗?”

  “没有了啊,就是…。。”本来灵儿想问问他们同居一室的感受时,又觉得自己毕竟是个女孩子,贸然这么问自己都觉得脸红。

  冷逸很是纳闷:“就是什么,吞吞吐吐肯定没好事!”

  “切,我没好事,是你们没做好事吧!”话说出去后,灵儿才后悔赶忙手捂嘴巴跑开了啊。

  婉玫听后顿时脸红了,追着灵儿一边打一边喊:“臭丫头,说什么呢,我们怎么没干好事了啊!”

  灵儿被追到床边,婉玫一下子把她推到在床上哈痒,笑的灵儿眼泪都流出来了说道:“二姐,我错了,我也不是故意偷听的,是不小心听到啊!”

  “你听到什么啊?”婉玫纳闷昨晚他们也没做什么,这小丫头能听到什么,不会是她使诈吧!

  “我啥也没听到,二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啊!这是谁啊,痒死我了啊 !”

  原来灵儿被婉玫压倒在床上动弹不得,冷逸恶作剧般的上前竟然脱掉了灵儿的鞋袜,在那里挠她的脚心,冷逸也只是一时好玩心无杂念的,可万万没想到被婉玫和灵儿看到后,都纷纷一起追打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