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回 勾心斗角面装合误解好心被痛骂
济水2018-03-23 08:233,175

  两人甚是亲密的神情手牵着手走进厅堂后,分别落座。信王朱由检开口问道:“九千岁您可是稀客,不知今日造访本王有何贵干!”

  “信王说笑了啊!奴才哪有什么贵干,也就是整日里忙着皇上吩咐的祈福大典,累的焦头烂额。”魏忠贤端起盖碗品了一口香茶说道。

  朱由检微微一笑道:“九千岁那可是皇上的红人,每日里服侍皇上很是操劳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小心身子也累坏了,有事您就直说吧!”

  “呵呵,信王果然是口直心快,那奴才可就直说了!”放下盖碗清清嗓子说道。

  朱由检看着的心道:“你个老狐狸,还不就是为了那小舞姬,看你耍什么花招?”抬抬手说道:“但说无妨!”

  “还不是因为祈福大典的事情,皇上安排奴才准备大典之时准备歌舞助兴,你也知道民间舞姬众多,但找个比较逞心如意的却是很难。好容易让奴才找了一个风华绝代舞姿绝佳的舞姬,听说今天被信王请回来先一睹为快了啊!”魏忠贤狡黠的眼神让人觉得很恶心。

  朱由检听完心想你个老狐狸果真是为此事而来,看来小小舞姬与你脱不了干系,如果不是你的党羽会如此大动干戈。“哦!九千岁原来为此事而来,本王只是一时性起所以就没问过九千岁就把人给带回来了,多有得罪还望海涵!来人!”

  董生上前听命,“速速将今日本王带回来的舞姬,交还给九千岁!”

  “信王这是何必,如果您真喜欢等大典之后就让那小女子留在府上,让信王您随时都能赏到舞姿!”魏忠贤的这番话里也能听出他今日是必须要带走灵儿。

  朱由检连忙摆手道:“九千岁的盛情本王心领了,俗话说君子不夺人所爱。此事本王做的也却是让九千岁有些为难!”

  “还是信王胸襟了得,岂能能我等下人所能相比的啊!”

  董生将灵儿带了上来,“九千岁,人我完璧归赵。免得耽误皇上的大典喜庆之气,本王可吃罪不起!”朱由检端起盖碗说道。

  魏忠贤岂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逐客令。反正只要朱由检手里没有舞姬这个筹码的话,无论在皇上说什么狗贼都不会害怕。

  “信王,那奴才就不打扰了啊!带她回去!”说完起身就离开,丁惠婷走上前扶起灵儿跟了出去。

  见众人离开后董生忿忿不平的说道:“主公,这个阉贼也太不把您放在眼里了啊,而且卑职不知道主公您为何会让他把人带走,这样还怎么揭穿他的阴谋!”

  “罢了,那个舞姬我想也就是个小角色,问不出什么的。而且我倒是盼着这个狗贼上门要人的,不来反而找不到他的什么破绽!”朱由检说道。

  “主公的意思,舞姬可能只不过是他故意放出的烟雾弹,上门无非就是挑衅。看来这次大典真的不一般的啊!”董生说道。

  朱由检点点头继续说道:“董生,你切记大典那日一定要密切关注好大典,要确保皇上安全的同时,还要多留意下那狗贼带入所有人的动向!”

  董生抱拳应允一声,看来几天后的大典将是一场恶斗。

  魏忠贤离开信王府后走在路上,不时的回头看着灵儿问道:“小丫头你是那个戏班的啊?模样倒还挺俊,一会回去给洒家舞一段看看!”

  灵儿听后偷偷看了看丁惠婷,只见丁惠婷悄悄的给了她眼色,心有灵犀的只是低头一言不发。

  丁惠婷赶忙说道:“主公,这般民间的小女子没见过大世面。兴许被刚才那般阵势给吓傻了!”

  “呵呵,甭害怕那人有洒家在,小丫头这般可怜兮兮的模样真是疼煞洒家了!”站住回身双手握住灵儿的手抚摸起来。

  丁惠婷看到灵儿脸色骤变担心会激怒她,赶紧说道:“主公,这小女子是刘家班的,舞跳的很棒的啊!一会回去就让她给主公您跳一会。让属下搀您回宫吧!”说完自然的拉开灵儿的手,胳膊架在魏忠贤腋下搀扶着他朝前走去。

  回到住处后,魏忠贤坐下端起茶水喝了几口后说道:“那就快点给洒家跳一段吧!”

  不但灵儿担心,就连丁惠婷都觉得这样真的会穿帮,可一时间真的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搪塞过去。

  见到灵儿好似一桩木头一般,站在那里纹丝不动。魏忠贤鼻子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嗯?”,丁惠婷站在灵儿身后悄悄的踢了她的小退一下,灵儿顿时心领神会的跪了下去。

  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原来是魏忠贤大怒将茶杯摔在地上,“就你这样也配给皇上跳舞,从哪找的这种窝囊废。给我脱出去喂狗!”要不说灵儿天资聪颖,立马扑簌的掉起泪来。

  丁惠婷见狗贼真的生气了,她深知这狗贼真的是杀人不眨眼的。赶紧转到灵儿身前,轮圆了巴掌狠狠的在灵儿的脸颊上闪了两记耳光。

  顿时红红的手指印出现在灵儿娇嫩的脸蛋之上,这耳光打的灵儿有些措手不及,瞪大眼睛惊恐的望着丁惠婷,看到她拼命的使着眼色,那眼泪连成串的滴落在地板上。

  “不识抬举,有多少人抢破头想给我们主公跳舞都没机会。”丁惠婷赶紧跑回魏忠贤身边,用手给他按摩着后背说道:“主公,您且消消气为了这等小女人生气犯不上!还不赶紧给主公道歉!”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灵儿诚惶诚恐的喊道。

  丁惠婷说道:“主公,依属下看暂且先留着她的小命,别看这女人是扶不起的阿斗,但她确实戏班的领舞人,只怕主公现在要了她的命,大典舞蹈会逊色很多,等大典结束后才要了她的狗命也不迟!”

  魏忠贤气的一甩袖子站起来,恶狠狠的说道:“要是大典你再坏了洒家的大事,不但你的小命不保,株连你九族也解不了洒家心头之恨!快滚下去,洒家看着你就烦!”

  丁惠婷走上前拎起跪在地上的灵儿,说道:“主公,属下这就带她下去好好调教调教!”推搡着她出去示意众侍卫退下。刚才那茶杯摔碎的声音让守护在门外的侍卫机警的围拢在门口。

  回头看看身后没有侍卫跟过来后,丁惠婷才悄声说道:“对不起,灵儿妹妹我真的不是故意打你的,是不是打的很疼!”

  灵儿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惠婷姐!我知道你是迫不得已,如果不这样真的很难想到脱险的办法!”

  丁惠婷扶着她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推开房门走进来后,冷逸一看丁惠婷是搀着灵儿进来的,赶忙站起身走上前。

  看到灵儿脸颊通红,红肿的手指印格外醒目顿时气的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声问道:“灵儿,是不是那帮人打你了,告诉哥我让他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没事,哥,不是他们!”灵儿坐在椅子上,婉玫心疼的赶忙拿了一块毛巾在铜盆里揉洗了一番后,冰冰凉的毛巾敷在灵儿的脸上说道:“灵儿,先冷敷一下!告诉我们到底他们怎么折磨你了,放心二姐和大哥都不会绕了他们!”

  灵儿手里拿着毛巾,眼泪再一次流了出来还是摇着头说道:“不碍事的,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丁惠婷知道灵儿怕说出是她打的会让她很难堪,说道:“少主,婉玫姑娘别问了!灵儿妹妹的脸是我打的啊!”

  “是你,为什么,惠婷为什么要打灵儿,她那里得罪你了啊!难道你现在还觉得自己还是原来的那个魔女吗?没人性!”冷逸听后觉得太不可思议盯着她问道。

  灵儿看到冷逸很气赶紧说道:“哥,你别着急,惠婷姐也是为了救我迫不得已才这样做的!”

  于是灵儿才将刚才的那一幕详细的说了一番,听完后冷逸才知道自己误会了丁惠婷,也觉得自己刚才的口气太重,有些很不好意思赶忙道歉说道:“是这样啊!对不起,惠婷,我错了!刚才太激动口无遮拦,别跟我一般见识!”

  婉玫也觉得冷逸刚才太鲁莽,说的话太伤人上前踢了冷逸一下说道:“趴到床边上去!”

  冷逸不明白但也只好走了过去。

  丁惠婷心里也确实有些很难受,毕竟被人误会的滋味会让人的眼泪无法控制,但想想自己之前所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这又算得了什么。勉强的挤出一丝笑意含着眼泪说道:“没事,如果这样能让无辜死在我手里的那些人能够活过来的话,我也甘愿去接受这一切。泪永远无法让血回流!”

  婉玫只好拿起桌上的一本书,恶狠狠的跑到床边狠狠的打起冷逸的屁股,一声高过一声。而冷逸则很是夸张的大喊着:“疼死了啊,女侠饶命,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再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啊!”

  三个女孩子都被冷逸滑稽的喊声给逗乐了,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顿时将那份不愉快湮灭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