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回 稍安勿躁献良计信王府邸挑事端
济水2018-03-23 08:223,187

  丁惠婷猛地拉住冷逸说道:“少主,我倒是想到一个办法,而且是一举两得您看不知道可行不?”

  冷逸现在很担心灵儿的安全,怕耽搁时间太久说道:“有什么注意快说,免得夜长梦多!”

  “既然信王带走灵儿,我想看来他是有所怀疑,甚至误以为这是狗贼的一个计谋,带回灵儿也只是想从她嘴里打探到点消息,我想灵儿妹妹也不会说出这个计策是我们的,甚至是一句话都不会说,信王得不到他想知道的肯定也断然不会伤害灵儿。”丁惠婷继续安慰着冷逸,只是想让他能够静下心来听她慢慢道来。

  “可万一惠婷你的猜测除了偏差,灵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该如何跟马护法交代!”

  “就算信王恼羞成怒顶多会让灵儿受些皮肉之苦,但凡有城府的人还是会懂得诱饵的作用!”丁惠婷说道。

  婉玫听完说道:“哦!惠婷的意思是,信王在无法得到肯定答案的情况下,会拿灵儿作为诱饵,也肯定知道我们会去营救她。”她也点了点头很赞同丁惠婷的说法。

  冷逸听完也觉得很有道理,信王毕竟是将相王侯还不至于和市井鲁莽小人那般无远见的,心里多少也不是那么焦急。

  婉玫看着冷逸焦急的神情,也看的出他对三人之间的这份兄妹情谊的真挚。如果这件事放在从前,她难免又会争风吃醋给冷逸使性子。但是自从她中毒之后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后,尤其是看到冷逸为了帮自己解毒,不惜铤而走险的那份情谊与眼下对灵儿的虽说不同,但心都是真的。

  走上前紧紧的握住冷逸的手说道:“哥,不要太着急,先静下心来慢慢商量,心急反倒会弄巧成拙!”

  冷逸拍了拍她的手背说道:“嗯!丫头,放心,既然我们和灵儿义结金兰,我断不会让她受到伤害!你也不想看到灵儿受伤害吧!”

  婉玫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虽然和灵儿妹妹在一起时间不是很长,但一直都觉得她真的就像我的亲妹妹一样!谁要敢伤害她我绝不饶他!”

  冷逸抬头望着丁惠婷问道:“那惠婷你赶紧说说你有什么打算?”

  丁惠婷说道:“狗贼和信王一向彼此都看不顺眼,尤其是那狗贼阴奉阳违,根本不把信王放在眼中!信王越是反对的事情,狗贼偏要执意如此。所以呢,一会我去狗贼那里,给他煽风点火就说我找的舞姬被信王抓走了。”

  “可那狗贼也不会为了一个舞姬,和信王闹翻脸吧?”冷逸有些不明白。

  丁惠婷继续说道:“如果舞姬放在以前我想也很难说服狗贼,但是如果我说信王抓走舞姬想揭穿狗贼的奸计,想要谋害皇上。我想狗贼知道后也怕信王会将此事告诉皇上,无论事情真假那狗贼也怕皇上起疑,所以肯定会主动救出灵儿!”

  冷逸听完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说道:“虽然有些道理,可是狗贼为了区区一个小舞姬大动干戈,未免有些欲盖弥彰吧!”

  “他们也就是面和心不合,虽然说信王极为厌恶憎恨狗贼,但是也担心他在皇上面前谗言将自己赶出皇宫!那样的话,岂不是让那狗贼为所欲为啊!”

  婉玫说道:“也就是说他们再怎么看不顺眼,现在还不会撕破脸!嗯,我觉得惠婷的主意不错!”

  丁惠婷继续说道:“一会我去狗贼那里,给他夸张一下激起他的火,这样狗贼会立刻赶往信王府救出灵儿!”

  “嗯,不过惠婷记得想好退路。就是狗贼真的能救出灵儿后,一定不要让狗贼盘问灵儿免得他会有所怀疑!”冷逸叮嘱道。

  丁惠婷点点头说道:“嗯。我会的啊!那少主,婉玫姑娘我先去了啊!”说完只身迅速赶往魏忠贤住地。

  等到丁惠婷走后,婉玫给冷逸倒满一杯茶递给他说道:“哥,你也不要太着急了啊!相信惠婷会办好这件事,灵儿妹妹也定能逢凶化吉!”

  “希望吧,如果惠婷这里失败,我们必须勇闯信王府动武也要救出灵儿!”冷逸喝了后茶水。

  婉玫坐在他对面看着他说道:“那只能是最后的办法,但是哥你也要想周全。如果说因为营救灵儿而破坏了我们静心准备的一切,那样对不起的将是黎民众生,而且今后哥你在江湖中的威信也会大打折扣!”

  “其实丫头你说的,我也考虑过。但是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灵儿受苦吧!”

  婉玫也明白他的心情,说道:“哥的心情我明白,看到你如此担忧灵儿的神情,不由得让我也想起当日哥为了我也是如此!”

  “任何时候,我都不会让丫头有丝毫损伤。”冷逸郑重其事的说道。

  婉玫只想引开话题分散下他的注意力说道:“那哥,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你说就可以,丫头!”冷逸回道。

  “就是那日在古凌塔内,我站在那火药之上时你真的不怕抱起我的时候,下面的火药会爆炸,甚至把我们两人都炸的粉碎吗?”

  冷逸想都没想说道:“那个时候我脑子里想的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救出你来,其余的什么都不去想!”

  婉玫听后直觉的眼睛控制不住眼泪,顿时滴落下来。“怎么了,丫头!别哭啊,我那里又说错了啊!”赶紧走过去给她擦着眼泪。

  “没事,哥!想想这段时间我们经历的风风雨雨太多了,尤其是当听到解药没有希望的时候,我的心彻底的冷了啊!真的好怕再也见不到你,不能和你在一起啊!”婉玫紧紧抱住冷逸,哭的更加厉害。

  “傻丫头,我说过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别哭了,再哭就变丑了啊!”冷逸逗她开心的说道。

  婉玫听完破涕为笑说道:“怎么,是不是我变成丑八怪了就不要我了啊!还是再想纳妾了啊!”

  冷逸吓得赶忙摆手说道:“绝对没有,就算丫头变成丑八怪在我心中永远都美不胜收!那还有纳妾的心思!”

  婉玫撅起嘴愠怒道:“哼,你们臭男人都一个德行!我就不相信你不想纳妾!”

  “绝对没有,给我十个胆也不敢!好了,丫头不说笑了啊!不知道惠婷那里处理的如何了啊!”冷逸望着门口。

  丁惠婷来到魏忠贤住所后,请过安后对狗贼说道:“主公,出现点纰漏!”

  “怎么了啊?”狗贼听完顿时坐了起来。

  “主公吩咐我去找些舞姬的事情,我办妥带她们回宫时遇到了信王,不知道他为何带走了其中一名舞姬。”

  魏忠贤听完又躺了下去说道:“嗨,洒家还以为多大的事情,不就是一个舞姬吗,兴许朱由检垂涎美色所以带回去。”

  “不是,舞姬被带走后我接着跟着来到信王府,偷听到他正在审问舞姬,虽然那舞姬什么也不知道。从他的问话里听得出他确定这个舞姬是主公安排祈福大典刺杀皇上的刺客!”

  “什么,这个朱由检还真有想象力啊!洒家想做的话也不会这么笨!怎么会用刺杀这么低级的手段!随他去吧!”魏忠贤对自己在皇上心中的地位还是很有信心的。

  丁惠婷也知道想要挑唆两人之间的矛盾不是简单的事,于是说道:“可属下怕这信王审不出什么,会假借这个舞姬到皇上那里进谗言,只怕那样会让皇上起疑!”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洒家倒不是怕那小子,只是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成败在此一举,来不得半点差池!依你的意思要怎样?”

  “属下觉得还是劳烦主公去信王府亲自带回那个舞姬,一来让他见识下主公在皇上面请的威信,二呢借此让他不要自不量力以卵击石,震慑他一番省的他给主公您节外生枝!”丁惠婷听的他已经有所动摇,赶忙乘胜追击。

  “嗯,敲山震虎!妙计,摆驾信王府!洒家要去会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朱由检!”

  八抬大轿缓缓的朝着信王府走去,丁惠婷跟在后面一同前往。

  站在门外的侍卫远远的就看到了他们,也认出了是魏忠贤的轿子赶紧进去禀报。信王听到禀报后,有些意外心道:“这个狗贼怎么回来,看来这个舞姬真的是他的人,可怎么也不会为了这么一个舞姬跑来吧?走,出去看看!”

  魏忠贤也正好来到门前,朱由检爽朗的笑着迎了出去:“九千岁,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啊,本王还纳闷早上起来喜鹊叫不停,原来畜生早就知道了会有贵客啊!”

  “信王,您这可是折煞奴才了啊!”魏忠贤走上前,两人携手双双走进了厅堂。一场唇枪舌战待机触发,眼神之间都透着谁都不服气。

  信王看到跟在狗贼身后的丁惠婷也就明白了,肯定是她回去给狗贼报信的,可始终搞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如此看重这么一个小小的舞姬。看来说什么都不能轻易放走这个舞姬,从她身上或许真的会找到狗贼的一些证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