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换位思考
诗迷2018-03-27 19:182,380

  众人附和声下那李老头原本弯曲的背脊微微挺直了起来,一边那听了许久的宋氏开口道:“你们说得轻巧,我们李家又没法子在城中开酒馆,在这穷乡僻野之中谁会愿意坐马车过来喝这一口酒?”

  “若不价格降低一些,就连村子的人都不肯买的。”

  张启等人听完这话面面相觑,他们哪知晓李家的事情,一时间热闹的气氛又冷了下来。李老头有些生气的瞪了一眼那宋氏,骂道:“要你多嘴作甚,还不去看看阿平醒了没?”

  宋氏这才闭了嘴,掀起帘子往后头走了去。

  张启等人一时间干抱着酒碗静坐着,孟小冬见气氛不对便又道:“要不大家再喝一些?”

  孟谭生跟着道:“既是好喝便多喝几碗好了,这酒不喝个尽兴哪里能痛快?”

  听着这话张启等人也开始动心了,倒是孟小冬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因着孟谭生那后半句话可是出自孟老爹的口。

  李老头放下手中的算盘,搓着手道:“那我去给你们热,你们稍等会。”

  孟小冬跟着也起身,李老头已经上了年纪,岁数也比较大了,瞧着颤颤巍巍的样子孟小冬心中不放心。

  “李伯伯我来帮你。”

  李老头倒也没拒绝,对孟小冬这个小丫头的印象很好,便点头让她跟着一起去拿酒往厨房那去了。

  厨房已有两坛开了的酒,只须倒在酒壶之中便可。

  “孟丫头你过来帮我倒一下酒,我年纪大了,这手容易抖。”

  孟小冬倒好了酒,另一边李老头锅中也弄好了。

  等酒上了锅子,李老头这才慢悠悠的坐在一边候着,另一边的孟小冬见此将心里想说的事情讲了出来。

  “原先和伯伯您说的那郑老板的事情,我还没有和你说完。”

  李老头又抬眼望去,浑浊的双眼盯着孟小冬,等着她的下文。

  见李老头并没有反感这个话题,孟小冬这才也跟着坐在一边,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我想郑老板肯定是想买断你们家的酒,亦或者将您拉拢到他们的产业之中,为他们的酒楼效劳。”

  李老头手一抖,眉头也跟着蹙了起来,嘴嘟囔着还未出声孟小冬就接着道,“我先前也是知道李伯伯的组训的,所以我想李伯伯应该不会愿意。”

  她用了“应该”是因为连她都不确定李伯伯会不会遵循祖训。

  “我也和那郑老板说了,虽他说不强人所难,可我想他们这样行商的人定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来试一试的。”她也换位思考,若唤作以前身为销售白领的自己,看到李伯伯这酒这么大一块肥肉。

  且还是没有人去碰过的,那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拿下。

  她相信即使是那个看似温和友善的郑老板也是这样。

  没有人会愿意错失赚一笔大钱的机会,更何况郑老板是一个商人。

  李伯伯那张暗黄消瘦的脸上并看不出任何情绪,浑浊的双眼似是沉浸在这句话中,在思考着什么。

  “我不会违背组训的。”许久他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孟小冬点了点头,扬起笑,指了指帘子外面坐着的那些人道:“我带他们来,一来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李伯伯你的酒,这样那郑老板若是动了什么歪脑筋倒也不成了”

  “二来也想给你们增加点生意,至于第三嘛……”孟小冬收起笑,十分郑重的对李伯伯道:“第三我是希望李伯伯要对自己的酒有信心!”

  “就像酒一样,越好的酒越需要时间的沉淀。我相信你们李家的酒也会像这秘制酒一样,只等着那热气翻腾而上,便散发出最醇厚的香气让世人为之赞叹不已。”

  李伯伯似是被这一番热血的话点燃了一般,一下子背都挺直了许多。

  目光闪闪,似是有泪水在其中发亮。

  “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没你一个小姑娘活得明白。”

  孟小冬抿嘴一笑,心中暗道别说你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了,你是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这个孟小冬身体里居住着的可是一个活过一辈子的人。

  “对了,孟丫头你先前说的用我的酒做的腊肉是怎么一回事?”

  孟小冬一拍脑门,若不是这李老头提醒自己,自己恐怕都要把肉给忘记了,连忙掀帘子出去把外面的篮子拿了进来。

  是两大块腊肉,一块是那秘制酒所做的,另外一块则是桂花酒所做。

  “这腊肉做得和酒一样,这一蒸那肉,味道可香极了。”孟小冬眨巴着明亮的眼睛,指着那些肉和李老头介绍着。

  李老头瞧着舔了舔嘴唇,竟有些嘴馋想要尝一尝。

  “用我家这酒做肉,我还是头一回见。”

  “这肉还是软着的,先前我蒸过一次,等一会不必蒸多久便可以吃了。”

  李老头心一动,随后应允将那蒸肉拿去蒸一番,等着蒸的功夫,那酒就已经好了。

  酒端上去的时候,屋子里气氛也不似先前那般了。

  第二碗酒因着大家知道价格的缘故,都喝得不似先前那般拘谨了,也有些开始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那直爽的大块头率先放下碗,他几乎是烫着嘴巴猛地喝了一大口,随后发出悠长的满足声,“太爽了!”

  “只恨我自己没生在这个村子里,否则我定然天天来这里喝一碗!”

  这声落下,其他几人也跟着附和了起来。

  李老头不似先前那般面上带着惆怅,跟着几个年轻小伙一起眯起了眼来,孟小冬看着他那模样,心中也稍稍安定下来了。

  虽这李家的酒到底该何去何从,她无权干涉,可毕竟这酒也是由着她传出去的。

  她更希望这酒是以李家的招牌拿出去的,而并非作为某家酒楼的一道酒。

  她舍不得更不希望看到这种下场。

  他们喝着酒的功夫,李老头轻轻拍了拍孟小冬的肩膀,低声问道:“那肉应该好了吧?”

  孟小冬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二人便又进了厨房,这一开锅外面喝酒的人鼻子都是灵的很,一下子问了起来。

  “我好像闻到了一股肉味,好像是那个腊肉味!”

  “没错没错,我也闻见了,先前我就闻到一些,我还以为是喝这个酒所以自己又想起那个腊肉味了呢!”

  张启一把拉住孟谭生,眯起眼努了努嘴道:“老实说,你家妹子先前说已经没腊肉了,是不是糊弄我们呢?”

  孟谭生摇了摇头道:“拿出去卖的肉确实已经没了,剩下的也就是自家过冬吃的了。”

  张启一脸不信,又道:“那肉味是怎么一回事啊!”

  “先前来的时候小妹确实拿了一些腊肉过来。”

继续阅读:第27章 不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娘子会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