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品酒
诗迷2018-03-27 19:172,434

  出了酒楼,孟小冬开始为了李家的事情犯愁了,余光一扫倒是瞧见了先前给他们蒸肉的那个张启。

  张启是个性子活泼热情的,和孟谭生也聊的来,他们一来二去也熟的很。

  见他们要走了,张启也跟上来准备送送他们,孟小冬眼睛一亮对着那张启道:“你还想吃那个秘制腊肉吗?”

  张启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道:“这可不,那一日馋的我我现在吃红烧肉都吃不下了。”

  “其实我那肉最重要的是那酒。”

  “说到这个,我一直想问很久了,那是什么酒怎会这么香!”

  孟谭生见此连忙说道:“你要喝,改天去我们那里,我领你去喝。”

  “别改天了,就今日吧。”孟小冬补了一句,正是劲头上,张启连忙应下了。

  张启的几个朋友听见了也吵着要跟去,也因着如此便又喊了一辆马车,一同跟着回去了。

  一回家,孟小冬放下东西就直奔李家去了,去时还带了一些用李家的酒做的腌肉。

  又把之前腌肉和郑老板的事情全部和李老头说了一下,听完那年轻妇人倒是来气了,竖着眉道:“你拿着我们家的酒去卖银子?”

  “我先前问过并非不可以。”孟小冬答道,她对李家这个媳妇宋氏并不喜欢。

  宋氏冷哼一声,却抬眼瞧见门外来了许多人,眼眉染上喜色,直接上前问道:“这是来喝酒的?”

  孟小冬回头望去,正是张启等人,对着他们招了招手道:“快些进来吧。”

  转而对着李老头道:“李爷爷,我当初答应过你,若是成功了会帮你卖出少说三十缸的酒。”

  “不光是腌肉,我更想的是把你的酒推销出去。”

  “推销?”李老头目光之中闪着疑惑之色。

  孟小冬指着一脸兴奋往这过来的张启道:“那些就是因为想喝一喝那做腊肉的酒,所以才过来的。”

  李老头一下子明白过来,连忙起身招待起了张启等人。

  来人总共六个再加上了孟家两个兄弟,总共七个人都一一入了座,难得李家酒馆能够坐满了人,李老头还一时间眼眶湿了。

  又听他们皆说要喝那李家秘制的酒,那宋氏也颇有些意外,也连忙前去热起了酒来。

  趁着等酒的功夫,张启等人也开始观察起这个藏在小村子深处的酒馆。

  屋子不大只四张小方桌子,材质也是寻常的木料桌椅,不比城中酒楼,城中酒楼再次也是漆木桌椅。

  对于张启他们这些自幼都在城中长大的年轻人来说,这里确实简陋了些。若不是这酒馆里那无法隐藏的酒香味,他们都要怀疑孟小冬他们是不是糊弄自己呢。

  “李家酒馆年代悠久,所以家具陈旧了些。”孟小冬盯着张启等人脸上的神色,明白他们心中疑虑的事情,便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李老头听着这话才开始打量起张启等人,衣着打扮虽不说是富贵人家,但也不似他们那样粗衣加身。

  想来应当都是城中之人。

  “也怪我经营不当,这酒馆每月进的也只够我支撑一家生活和那地窖的一堆酒。”他叹了一口气,将那胸口一直堵着的烦闷郁气悉数吐了出来。

  “这家具啊也没法子换了。”

  那张启一听这话,面上露出惊讶,但并未将心中的话说出来。

  只等着那宋氏将几壶热酒呈上来的时候,那酒香一下子让众人打消了所有的疑虑,再等酒倒入碗中,他们各自都喝了几口,皆是纷纷赞叹这酒香之醇,这酒之美妙!

  “好酒啊!”

  “这可比城中最大的金玉楼的琼酿好喝上几百倍啊!”

  “是了是了,入口并无酒的苦涩,只独有那醇厚香气。”

  赞叹声此起彼伏,原本静默着的酒馆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听着众人的赞叹声,李老头心中情绪不断翻滚,干枯的手指捏紧了手中的算盘,道:“你们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他说着一低头,抹了一下那眼角的泪水,再抬头正好撞见看向自己的孟小冬,顿时也有些不好意思道:“让孟丫头见笑了。”

  孟小冬摇了摇头道:“若我是你,恐怕现在眼泪都要掉一地了。”

  无论是美食还是美酒,自己亲手制作而成的东西都倾注了心血,那些品尝者的赞叹正是他们辛勤劳苦的认定。

  而对于李伯伯而言,这些酒客们的赞叹声真是久违了。

  几人在城中都是大口喝酒食肉之人,如今倒是小心翼翼的一口一口的喝着,似是生怕大口一些会错过那酒中美味。

  更重要的是张启他们也不知这酒多少钱,虽说先前孟小冬说这是她请他们喝的酒,可让姑娘家付钱他们也是过意不去的。

  若是喝了太多怕是不好。

  等他们喝完了一碗,那孟小冬便询问道:“这酒劲并不大,若是你们等会没什么事,就再喝几碗吧。”

  张启等人心痒痒又想喝,又怕这酒贵了。

  孟小冬倒是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这李老头可是看明白了,他连忙道:“这酒不贵,这一壶啊也才二十文。”

  “二十文?”张启惊得直接站了起来,原本细小的眼睛愣是被他瞪大了。

  “这一壶酒二十文?”

  李老头被这反应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哆嗦道:“难道贵了?”

  坐在张启对面的一个大块头手往桌子上一拍,那力气打的孟小冬生怕那桌子要散架了,就听那大块头道:“您这也太便宜了点吧。”

  李老头这才松了一口气,道:“我这酒馆里就这酒最便宜,因着这酒冷了苦涩难喝,大多行路的都不愿意带上我这酒,我也只能降价卖了。”

  孟小冬听到这里,连忙摇头道:“李伯伯你这样是不对的,你这酒再怎么便宜也不应该贱卖出去。”

  一边的张启认同的点了点头道:“你可知我之前说的那金玉楼中的琼酿吗?那也是上档好酒,是京中权贵也喝的酒,您这一壶酒还不够买那一碗呢!”

  李老头搓着手,一时间有些窘迫,面上被说的有些红了起来。

  这因着自己价格低被人说,这还是头一回呢……

  “那是名贵酒,哪能和我家的比。”

  还没说完那孟小冬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李伯伯我虽未喝过那劳什子琼酿,但您决不能妄自菲薄,这也是你们李家曾引以为荣的秘制酒方啊。”

  李老头被孟小冬那一双杏眼中散发出的光芒所微微震到,是啊,他幼时便听自己父亲一脸自豪的说,这酒天下独他们一家有。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自己的酒不再自信了,甚至连曾经的那一点骄傲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小冬姑娘说得对,我们可都是喝过那琼酿的人,您这酒绝对能和它有得一拼。”

继续阅读:第26章 换位思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娘子会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