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酒糟糕
诗迷2018-03-26 16:362,371

  赵秉南这才停下动作,转头盯在孟小冬那张小巧的脸上:“已经好些了,你今日生意做得如何?”

  转而低头看了一眼她手中捧着的料子道:“这锦不错,看来生意做成功了。”

  孟小冬点了点头,想起莫离说是给赵秉南的礼物,于是将底下那素青锦压了压,不想让赵秉南看到。

  不曾想这个小动作被赵秉南一下子抓住,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夹在布料中间的素青锦。

  这颜色,莫不是她挑来给自己的……

  赵秉南抿了抿嘴,说实话,他并不喜素色淡色衣裳。

  再瞧见那一双明亮的眸子,他默默吞下了自己的话,对着孟小冬说道:“我先回屋子了,如今我腿好的差不多了,如果你需要帮忙随时可以找我。”

  孟小冬点了点头,瞧着赵秉南准备走了,又喊住了他。

  “你何时生辰?”

  赵秉南一愣,随后想起先前莫离在孟小冬这里扯得谎,于是打着圆场扯着嘴角来了一句道:“快到了。”

  孟小冬眨了一下眼睛,这算什么回答……

  赵秉南答完生怕孟小冬再追问,连忙补了一句道:“再过几日我便准备回去了。”

  孟小冬心咯噔一下,不知为何听到他这句话,心中竟涌上不舍之情。她轻轻点了点头,扯出一个笑来道:“那我这几天帮你问下车夫。”

  赵秉南深深的望了一眼孟小冬,这才回了屋子。

  孟小冬抱了抱怀中的布料,看着布料中夹着的那个素青色锦料,心中情绪万分。

  也是,她这小破屋子也不可能一直留着他们的。

  许是这几日相处出感情了,所以自己这才不舍。

  本就是萍水相逢,倒是自己想得太多。

  他先前没说具体日子,心许也是不愿在这里过生日,所以才那么回答自己。孟小冬抱着布料回到屋子。

  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那些复杂奇怪的感觉全部悉数吐了出来。

  既然如此那就先做赵秉南的衣服吧。

  依着先前莫离拿过来的尺寸,进行裁剪,她倒也做不出什么特别的花样,先前跟着隔壁的婶子们学了几种。

  平日做给大哥们穿倒是不心慌,如今对方是赵秉南。

  孟小冬每剪下一道口子都尤为仔细注意,一针一线皆是尤为认真仔细,以至于除了弄一下腌肉,做一下饭,其余时间都用来做这一身衣服了。

  孟小冬倒是怕自己还没有做好,赵秉南就要离开了。

  她有时候也会想,自己不过是答应莫离的事情而已,可如今这衣服倒花费的心思已经成为自己想送给他的东西了。

  另一边的莫离很是无奈,自家公子时不时让自己去趴一下屋顶,就为了看一下自己那一条衣服做的进展如何了。

  看不懂啊看不懂。

  每隔两天去一趟集市,第一天卖出天价一斤五两银子的价格。

  第二天因着商家买回腊肉发现确实味美的缘故,硬是又炒到了十两天价。

  而后几天价格就降了下来,直到降到一斤为一两的时候孟小冬准备收手了,起码自己赚的那么多钱已经引得许多人注意了。

  适可而止的收手,才能保证那腊肉的增值。

  收摊的最后一天,第一天花一斤五两银子高价买下自己腊肉的那位商人喊住孟小冬,她现下也知晓这位商人姓郑。

  生意做得很大,就是在京中也开了一家生意火爆的酒楼。

  “郑老板,我这肉真的卖完了。”孟小冬原以为他是来问自己肉货源的事情,先前就已有好几个老板和她谈合作的事情,她都一一回绝了。

  一来那秘制酒的关系,二来腊肉这条路并不长久,她的秘方她更想作为自己的品牌销售出去。

  而不是给别人打下手。

  “在下是有事想问你。”郑老板身材圆润,因而眉目神情较为亲和。

  郑老板将孟小冬等人约去了他的茶楼雅间一坐,上了最好的香茶,又上了两盘看起来味道不错的糕点。

  等差不多了郑老板这才开口问了事:“姑娘腌制腊肉的酒在下想要讨要一二。”

  “酒?”孟小冬一愣,又问了一句,“是说那桂花酿吗?”

  郑老板摇了摇头道:“那秘制腊肉的酒。”

  孟小冬一时间也不知如何说,若是这郑老板看上了那酒,可李家组训之上是不允许和客家合作的。

  若是自己贸贸然透露了那事情给郑老板倒也不好。

  孟小冬忍不住看向窗户,只见底下是自己请来的车夫和一名身穿深褐色衣裳的男子在说话。

  “实不相瞒,在下年少之时曾喝过这酒,一直念念不忘。”郑老板见孟小冬似是不肯松口回答,便又补了一句。

  孟谭生心中明白孟小冬的苦衷,也知晓李家组训的事情,他倒是毫不委婉的开口回了他:“这酒并不做客家出售,若是要喝倒是可以去买。”

  郑老板一愣,一阵深思后又问了一句:“为何如此,这么好的酒若是放在酒楼,定然大卖。”

  “那是祖上的规矩,破不得。”

  郑老板点了点头,正欲开口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进来的是郑老板身边的下人。

  在郑老板耳边轻语了一声,便又下去了。

  “郑老板是打听了我家在何处?”

  郑老板还未开口,那孟小冬就直接开门见山说了这一句,郑老板一愣,有些意外的看向孟小冬,随后笑道:“姑娘比我想象中更为聪明。”

  “既是如此,我想着以郑老板的性子定是不找到那酒不会罢休的,那我不如直接告诉郑老板了。”

  “只是那酒家的规矩破不得,还望郑老板珍重。”

  郑老板点了点头道:“这事我明白,虽说我是生意人,不过还不至于为了赚钱而去做逾越之事。”

  话毕孟小冬便准备起身离去,那郑老板却喊住她道:“姑娘不尝尝这点心?”

  “这是酒糟糕,姑娘喜欢用酒腌肉,是否想过用酒做糕点呢?”

  郑老板的话引起了孟小冬的好奇,她轻捏起一块酒糟糕尝了尝,味道比想象中要好。没有寻常糕点那般干,带着酒香的湿润和糕点糯。

  她一时间也有些好奇这是怎么做的了。

  “姑娘喜欢?”

  郑老板瞧出了孟小冬的好奇,便道:“那我让小二给你们带包一些带回去吃。”

  孟小冬倒也欣然接受了,她确实也想研究一下这酒糟糕的做法。

  因着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那糕点文化许多都在历史的长流中淹没了,留下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若是有机会她倒是要把这些菜和糕点都一一品尝个遍。

继续阅读:第25章 品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娘子会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