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俘虏
王昕凝2018-03-16 17:063,290

  眼角,还有泪珠无声无息的滑下,昏迷的前一刻,她似乎听到自己的心灵深处发出一声呐喊“罪不可赦的人是我,作恶多端的人是我,该死的人也是我,苍天啊,就让我形神俱灭吧……”

  时间飞速流转,几日后……

  无尽的屈辱似乎都已趋步成习以为常,亡国郡主白凌雪终于不再以泪洗面,只是,她经常会在噩梦中惊醒,醒来便会时而哭泣时而笑的阴森恐怖,待闹腾完之后,她又会在侍女们苦口婆心的劝慰下,拥着被子发着呆。

  而此时,白凌雪正跟个傻子般失魂落魄的坐在床上,任三五个侍女将她给打扮的花枝招展——长长卷卷的睫毛更加浓密,明眸转珠的美目更加传神,樱桃小口紧抿着,她却还是如同一副不动不摇的画卷般死气沉沉。

  双鬓斜插云水步摇,繁枝缀珠的孔雀琉璃钗煞是好看,红玉的耳环长长的坠着,映得施过胭脂香粉的玉腮上霞气氤氲,堪称美轮美奂。

  “真是一个可人儿……”话说,三王爷金颖海本是无意间走了进来,乍一看到即将属于自己的新娘子的白凌雪妆容已经扮好,那惊艳绝伦的感觉,直令他整个人都呆滞了下来。

  “王爷,凌妃一切还未准备就绪,王爷还是请先出去吧。”一个自小服侍在金颖海身边的小太监小东子也是不由自主的随着金颖海走进来的,待看到白凌雪的红盖头还在旁边放着,小东子立马反应了过来,伸手就要拉着金颖海走出去。

  “看一看又能怎样?”金颖海却推开了小东子的手臂,没有半分正经的走到白凌雪身边,伸出右手扣住白凌雪的下颏,逼迫白凌雪的视线与他相对,他的目光贪婪而又猥琐,“又不是什么金枝玉叶了,何在乎这些繁文缛节?都怪我的皇兄,竟然会对一个俘虏谈什么尊重,还要赐给我当什么侧妃,可知本王并不稀罕!”

  白凌雪自是恨的咬牙切齿,她“啪”的打开了金颖海的手,倔强的扭开头,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忍了又忍,而后才愤愤的道,“金颖海,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不要用一个幼儿和骏城无辜百姓的性命威胁我,还有,如果你并不稀罕,就不要恬不知耻的来碰我……”

  “好,真好,白凌雪,看来本王还是没有教会你怎么样做一个合格的俘虏……”金颖海气的肺腑都快爆裂,他一挥手,对还在为白凌雪挑选衣服的婢女们命令道,“你们都出去,我先教给凌妃礼仪,如果待会儿仪式晚了,就说凌妃耍小姐脾气故意拖延了时间。”

  “是……”婢女们都是极有眼色的,有哪个敢违背主子的命令呢,所以,她们一个个自是意会了金颖海的话,点头哈腰的退了出去。

  “你也出去。”金颖海又瞥一眼小东子。

  “王爷,这不好吧?吉时是圣上亲自挑选的,王爷想要教训凌妃,只待今晚洞房时再教训也不迟啊,万不可让凌妃从此无法抬头做人……”

  “小东子,你越来越啰嗦了,我是王爷,还是你是王爷……嗯?”金颖海极不耐烦,他那张俊脸顿时拉的老长,怒意也在眉宇间紧紧锁住,仿佛下一刻,就会天崩地裂的迸发出来。

  “奴才该死……”小东子很少看到金颖海这副怒气冲冲的模样,自是吓得两腿发/软,他赶忙三步并作两步的退了出去,并关紧了房门。

  “你……你究竟又想要做什么?”白凌雪见房间里只剩下她和金颖海两个人,蓦然间,四周竟如同变化出了千年寒冰,直向她劈头盖脸的砸下来,把她给砸醒,她这才吓得面色惨白,声音发颤。

  面前,这个年轻气盛的三王爷金颖海的无耻嘴脸,她白凌雪是早就领教了的,但是她偏偏就是学不会在他面前低声下气,于是,她只有被折磨到体无完肤的份儿。

  “你终于知道害怕了?可是已经晚了!”金颖海这人看起来吊儿郎当邪魅痞气的,待真的生起气来,杀伤力也是不容小觑的,他伸手摸摸白凌雪的脸颊,啧啧叹道,“长的这么美,实在让人妒忌,而且,就连我的皇兄都被你魅惑的神魂颠倒,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若不是我抢先夺了你的清白,我皇兄非把你宣进皇宫不可,哼!你知道吗,我真想毁了你这张脸,让这世上的人除了我,谁都不屑于多看你一眼。可惜,我的皇兄护你护得紧,我还是在你身上某个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留个属于我的记号吧……”

  金颖海本来还是温温的絮叨着,说到最后,他的眼前,又浮现了自家皇兄也就是天皇陛下召见白凌雪时那欲痴欲醉的模样,怒火便在他的心头猛烈窜起,他饿虎扑食般的扑向了白凌雪。

  天皇陛下金若帆一向是个兄友弟恭的大善人,虽说,他惊讶于白凌雪这倾国倾城的容颜,却因安灼国律法有史以来一直规定,不论哪位上将攻下异国都城,此一上将都可以挑选其中一位亡国的公主或者郡主收在身边为妻,以此来激励武将的斗志。故而在金殿之上,金颖海强烈的表示出他与凌雪郡主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圣上也没有降罪与他。

  今天是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也是天皇陛下亲选的日子,他要亲自为自己的兄弟金颖海举办婚礼,将骏城的郡主凌雪许配给金颖海为侧妃。

  谁知此刻,王爷府内,金颖海正在气急败坏的修理着白凌雪,说是修理,还不如说是……

  金颖海的花样片刻都不曾间断,白凌雪几次都想撞墙或是咬舌自尽却未能如愿。

  而房门外,侍女们和小东子则都在万分焦急的守着。

  “白凌雪,如果你承受不住,那我就把宝儿找来好好玩给你看,定会让你一饱眼福,好不好?”金颖海不曾尽兴,全是因为白凌雪死都不肯配合他不肯迎合他,故而,他只能再次搬出宝儿做要挟。

  “不要……”

  惨叫声和撕心裂肺的哭泣声再次从房间里传来,门外的侍女们和小东子都吓得腿肚子转筋,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自己主子如此折磨过谁,也不知道,屋里那个风吹即倒娇美无双的小郡主会不会被折磨的一命呜呼,倘若她真的一命呜呼了,自家王爷该怎么向圣上交代呢?

  虽说骏城已经落入安灼国的囊中,但是骏城百姓以及守城的官兵们都对白凌雪忠心耿耿,圣上可不止一次的说过,想要收降民心,就必须善待郡主啊……

  小东子为了不让房间里的声音被外侍们听到,只得派出两个侍女出去守在了外间大门边上,凡前来请新娘子上花轿的三媒六证和喜婆一律被挡驾在外,于是迎着秋风,迎亲队伍一个个满腹怨言的等待着新娘子从里边出来。

  外间守门的两个侍女都被三媒六婆的抱怨声给搞得不知所措,抬眸四顾间,却看到一个珠光宝气的身影带着很多丫鬟婆子,穿过大院向这边而来。

  “坏了,王妃来了,”其中一个侍女赶忙对另一个侍女说道,“你在这里看着,见机行事,我赶紧进去跟王爷知会一声。”说完,她提起罗裙小跑着向里间屋而去。

  屋中,金颖海此刻已经收了手,他是在没完没了惩罚他的新娘子白凌雪,怎奈待把白凌雪给逗弄到半昏迷状态,他自己也已累到不行。

  白凌雪已经放弃了反抗,整个人软ruan的像是一条死鱼,只是眼泪就像是决堤的河水,一刻不停的流。

  金颖海就倒在白凌雪的身旁,疲惫感让他沾榻即想睡去,但他还是忍住了。

  “只要你以后好好听话,我会让宝儿有一个快乐的童年的……”金颖海的语气突然变得温柔起来,他极力克制着自己告诫自己不能这样毫无节zhi,虽说面前这丫头顾忌着宝儿和骏城百姓们的性命不敢真的自寻短见,可是就她这自虐加上被虐并心灰意冷一心求死的状态,也让她的体质一天一天衰竭下去,真担心她哪天一昏迷,就再也无法醒来。

  于是,金颖海摸摸白凌雪的脸颊,半哄半威胁的说着,而偏在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接着,侍女焦急的声音传来:“王爷不好了,王妃带着人赶过来了,怕是翠儿一个人在外面拦不住,所以奴婢就赶紧来跟您说一声。”

  “知道了。”金颖海懒散的爬起,整整衣衫“滚下”榻去,只是他的“滚”,有些技巧化,潇洒麻利、并在离开床榻时迅速让脚着地。

  玉树临风的站在梳妆台前,他很是讲究的再整理一下领口处的褶皱和歪斜的发巾,这才不紧不慢的走出去。

  金颖海看看站在门口等的一脸无奈的侍女们和小东子,转对侍女们吩咐道:“进去好好服侍凌妃梳妆,谁要是毛手毛脚的惹怒了凌妃,小心你们的脑袋!”这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三王爷金颖海自个儿无论是怎样折磨白凌雪,却绝对不让侍女们对待白凌雪有半点不敬之意。

  “是……”

  应答声刚刚落地,就见一行随从拥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快步向这边而来,金颖海瞥目看去,又见侍女翠儿慌慌张张的跑到金颖海面前跪下,小声道:“翠儿该死,翠儿刚才拦不住王妃,所以,只得放王妃进来……”

继续阅读:第6章 目空一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