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为什么你是这样的
王昕凝2018-03-16 17:063,198

  “凌雪……”白云呈的身体猛烈震动一下,多年来,保护妹妹的习惯让他无法眼睁睁看着妹妹前去冒险,但是,痛恨妹妹杀害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的仇视感也同时在心头燃起。任白云呈再怎么傻怎么信任自己的妹妹,面对那二位帮凶的陈述,面对妹妹所表示出来的默认的态度,也早已经对妹妹害死海棠的事了然于心。

  心口,蓦地涌上了阵阵剧痛,他一个挣扎,差点摔倒却被身旁的楚君平及时扶住了。

  “郡王,郡主再有错,也罪不至死啊,况且,郡主与郡王可是从小一起长大,难道,还比不过……”比不过一个外人百里海棠吗?楚君平痛心疾首,他重重咽下最后一句话,因为他知道,他这句话说出来,只会适得其反,只会令白云呈更加愤怒。

  白云呈爱海棠,自从四年前海棠来到了骏城,白云呈的所有视线都停留在海棠身上。

  楚君平是白凌雪在痛苦中一天天煎熬一天天忍耐的最佳见证人,每次看到白凌雪痛哭失声,他就想要一刀结果了百里海棠。但是,白凌雪的理智总会在关键时刻恢复,她会苦苦拽住楚君平的衣袖,告诫他不要鲁莽行事,因为白凌雪知道,白云呈不会容忍任何人伤害到他的百里海棠。

  后来,百里海棠身故,楚君平查出百里海棠死因可疑,却只想告诉白云呈,百里海棠是因病而逝的。却是白凌雪在这个时候拉住了楚君平的手,眸光楚楚动人的看着楚君平,示意楚君平陪她一起查找真凶,于是,楚君平便一切听从了白凌雪的安排。

  而此刻,楚君平的心里,却只剩下后悔,早知道事情都是白凌雪在幕后操纵的,他就该助凌雪一臂之力,早早杀了周伯仁和百里霓儿,才不至于令他们有了逃跑的时间。

  可是当初,为什么白凌雪没有跟他说实话呢?为什么?难道白凌雪就没有看出来,只要是凌雪的事,哪怕是让楚君平上刀山下火海,他都愿意去做。

  说时迟那时快,楚君平对着白云呈几句肺腑之言的劝说,之后根本等不及白云呈的军令,而是越过白云呈直接对着众将士下达了命令:“众将士听令!打开城门,杀出血路救回郡主,违令者斩!”

  话说,骏城的指挥权自从老郡王过世后,一直都掌握在新郡王白云呈手里。

  所以刚才,众将士也是眼看着郡主寡不敌众而忧心,一个个同仇敌忾的做好了冲出城门的准备,只等白云呈一声令下,便会蜂拥而出。

  可是,没有想到白云呈并不下令,而真正下达命令者,却是楚君平将军,军令可非儿戏,将士们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是行动还是继续观战。

  楚君平却已心急如焚,他见将士们迟疑,便再也按捺不住,他也一个腾龙跃海,飞身纵下城墙,赶在白凌雪身前拦下了金颖海的宝剑。

  而城墙上,白云呈的心,还在冰与火中苦苦纠缠、在悔与恨中连连迂回。他悔,悔的是若能料知今日之事,他早就该带着海棠退隐山林,离开骏城;他恨,恨的是自己打小对待妹妹呵护有加,视妹妹为今生最亲的亲人,妹妹却怎么狠的下心,暗地里杀害了他最爱的海棠!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他想不明白!

  可是,就在白云呈踌躇满志之时,金颖海那边,已经从观战的军兵中风风火火的蹿出了一匹枣红马,而枣红马上坐的,是一位女扮男装的将军,将军趁着楚君平袭击金颖海,而白凌雪大意间一个愣神喘息待定的当口,迅速的一扬手,一支暗器便直奔白凌雪打了过去。

  “郡主小心!”楚君平惊呼一声,奋不顾身的扑向白凌雪,却被金颖海手中的宝剑在身上划下了一道口子,与此同时,他也已经奔到了白凌雪近前,用身体替白凌雪挡住了那枚暗器。

  “楚将军……”白凌雪错愕,整个人目瞪口呆的立在了当场,哪里还管什么战事。

  可是,等到白凌雪锥心的欲扶起倒地的楚君平之时,她的身体,早已不受她的控制,而是直接被人点了穴位。

  “罗怡莉,谁让你私自动手了?!”金颖海声如炸雷,是他顺手点下了白凌雪的穴位,将白凌雪推给一个将军做人质,而他,已经快步来到刚才乱发暗器的女扮男装的将军身边,反手覆手,便是两个耳光打了过去,直接把这个名叫罗怡莉的人给打倒在地。

  发簪被打落,长长的头发披散了开来,露出罗怡莉原本的女儿姿态,罗怡莉一个鲤鱼打挺起了身,目光凶狠的看向金颖海。唇角处已有血痕一缕一缕滑下,每滑下一次,便被罗怡莉用袖子狠狠的擦去。

  “三王爷,你别不知好歹!如若不是我发出暗器,你会在白云呈赶下来之前抓住白凌雪吗?”罗怡莉嘶吼着,并抬手指向城门的位置。

  金颖海顺着罗怡莉的手指望去,却见城门已经大开,骏城的一支军兵们一个个瞠目结舌的愣在当场,应该是刚才想要冲上前来救下白凌雪,却因晚了一步而再也不敢贸然行事。

  白云呈这才从城墙上跳了下来,他倒是无所畏惧,而是一步一步逼向正挟持着白凌雪的一个将军。

  金颖海赶紧上前,以自己的宝剑拦住了白云呈。

  “白云呈,是白凌雪杀了海棠,难道你不想为海棠报仇吗?”金颖海挑挑眉,举剑怒斥道。

  “我愿意替凌雪担下所有罪过,求你放了凌雪。”白云呈眼中,已有荧光在闪动。认真看去,原来那荧光,就只是晶莹剔透的泪,在士兵们燃起的火把的映照下,自是显得绚丽多彩,更何况,泪花是在白云呈那独有的忧郁俊美的双眸里打转,就越发显得凄美绝伦。而这种凄美绝伦,竟令众将士不由自主的放下了手中的兵刃,陪着白云呈一起伤怀落寞起来。

  白云呈真的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美男子,他摘下头盔丢在地上,任夜风吹起他的发巾和发梢,飘逸如仙。而后,他竟然屈下黄金之膝,单膝跪地,声音极度疲惫极度苍凉:“从一开始,安灼国就与骏城互不侵犯,都是云呈带走了海棠,才引起多年战火,令兄弟们沙场埋骨,有去无回。白云呈愿以自己项上人头向王爷请罪,只求王爷看在我们之前的情份上,放过凌雪,放过骏城所有百姓,也放过我与海棠的幼子宝儿……”

  说到最后,白云呈的声音越发的哽咽起来,再抬起头时,两行热泪滑下他清冷玉洁的脸颊,让人看来,只觉得无限怜惜。

  “白云呈,白凌雪又不是你的亲生妹妹,虽说她的父亲救过你的性命,可是你已经整整守护了她和骏城十几载,已是对得起她了,现在,倒是她恩将仇报对你不仁在先,你又何苦,非要为了她,而让你自己不好过!”金颖海的心蓦地一颤,本来,在白云呈携了海棠逃离安灼国时,他曾立下誓言,要将海棠活捉回去狠狠折磨,然后,将白云呈碎尸万段,可是,此刻的他,早把那些誓言抛在了脑后。

  金颖海的心蓦地一颤,因为,金颖海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只秉承跪天跪地跪父母的傲骨临风的白云呈,有一天会为了一个与他并无血缘关系并毒手残害了他爱人的女孩子而向自己低头下跪,这究竟算是怎么回事!

  “说的没错,呵呵,呵呵……”白云呈突然仰天长笑起来,笑声在已经垂下的夜幕里显得是那么的凄惨冷清,“这么久以来,我一直心无旁骛的保护凌雪照顾着凌雪,也算是对得起凌雪了。如今,我既不能替海棠报仇,便也不想苟活,只把自己这条命还给老郡王罢了,也算是向他老人家请罪……”

  白云呈本来是以他的宝剑柱地单膝跪倒在地上,而此刻,他悲戚失望的说完,蓦地一反手拔出宝剑,然后将剑刃横在自己颈项处狠狠划过……

  “扑……”鲜血如注,恍若一道以明亮刺眼的艳红为主打特色的七彩弧湾穿过火把的光亮处,又在黑暗处黯然消失。

  “啊……”这声惊呼,并非白云呈发出的,白云呈自我了断,必然用尽毕生力气,还是不会让自己有机会惨叫出声的。这,是观望的士兵们和金颖海无意间发出的声音,声音没有响亮到惊天动地,却显得凄厉无比。

  瞬间,金颖海竟有了种天崩地裂的感觉,紧接着,又如同进入了销声匿迹的密林,压迫的窒息感频频袭来,就连心脏,也似乎停止了跳动。

  “扑……”又来一记微不可见的声音,好事者遁着声音望去,竟还是一抹以艳红为主打特色的七彩喷雾亮在火把阑珊处,又消失在暗影中。而这,是已被点了穴的白凌雪口中喷出的,撕心裂肺的痛从她的心口传来,惨痛的挣扎竟让她生生冲破了穴位,于是,才有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这时,她突然发觉自己能够出声了,凄美锥心的惨叫从她的口中发出,而后,她捂住心口,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