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不讲这些大道理
王昕凝2018-03-16 17:063,228

  犹记得,当初安灼国同骏城友好往来,双方互赠礼物,金颖海时常邀白云呈一起骑马捕猎,两人甚是相得。

  白云呈和金颖海都倾心于安灼国那个人见人怕的辣椒美人百里海棠,可是金颖海,却远不及白云呈这般自由自在,他的婚姻,只能与政事挂钩,于是,当初的他,在他父皇弥留之际苦苦相逼下,无奈的娶了他的表妹罗怡莉。

  不过,金颖海也并不觉得如此便对不起海棠,以海棠的身份,原本就做不得尊贵无上的王妃,所以许她一个侧妃身份,也并不委屈与她。

  可是金颖海没有想到,海棠永远不会为谁而改掉那般烈性的脾气,竟然在某一日,她同白云呈设下了周密的计划,携了她的亲妹妹百里霓儿一起逃离了安灼国,从而嫁给了白云呈为正妻,过上了相夫教子的幸福生活!

  没错,金颖海当初是承诺过白云呈,两个人公平竞争的。可是后来,他反悔了,就是反悔了,那又如何?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只要他打下了骏城,俘虏了白云呈和海棠,海棠还不得乖乖的俯首听命于他吗?

  “白云呈,我懒得同你讲这些大道理,我今天前来的目的,其实不是发动战争,只要你把凌雪郡主交给我,我可以保证,日后绝不侵犯骏城!”金颖海还是理亏的,所以他不再兜圈子,而是单刀直入的说出他此行的目的。

  白云呈却是仰天长笑一番,而后,百般嘲弄的回了话:“金颖海,你这人好幼稚!凌雪才是我们骏城唯一的主人,没有她,我还守护谁?况且,与安灼国反目成仇,都是我惹下来的祸端,是我愧对凌雪,愧对我的父亲老郡王,你还不如让我随你去安灼国领罪!”

  “哥哥……”凌雪的身体震了一下,她凝眸看向白云呈,这个从小就对自己百般呵护百般溺爱的男子。别人都说白云呈不近人情,都说白云呈狠绝无双,可是,在凌雪眼里,白云呈就是世界上最温暖的男子。

  “凌雪郡主,瞧你哥哥,被你欺骗的这样惨……”金颖海装腔作势的叹息一声,再次说道,“我来之前,还以为白云呈已经知道了真相,只是舍不得处置你而已,现在看来,他是被你给蒙在了鼓里……”

  废话再说下去只会云生雾罩,金颖海魄力十足的一声令下:“把百里霓儿带上来,让凌雪郡主好好叙叙旧!”

  “啊……”凌雪闻听此言,本就心虚的她,怎不如遭五雷轰顶,她难以置信的望向金颖海。

  明明……明明百里霓儿已经跳崖自尽了,她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在这里……

  远远的,一个秀丽的身影娉婷走近,带着朦胧的笑,笑意充满了魅惑……

  “百里霓儿?你还没有死?”白云呈同样震惊着,而后,他忽的提高了音量,恨恨的咬字砸音,“百里霓儿,我今天要违背海棠的遗言,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替海棠报仇!”

  “白云呈,你这人总是如此天真!索性我已经被白凌雪这个贱人害的这样惨,也不在乎再多一层罪过,我姐姐海棠,是白凌雪跟我联手毒死的!”百里霓儿满脸怒气,声音颤抖着,嘶哑着,她用手指向白凌雪,发出最震惊人心的指控。

  百里霓儿天生就是一副妖媚的姿态,艳红艳红的唇;碧波荡漾的眸子,眸子在灵活转动间,万种风情汩汩流露。纵观这个世上,很少有人会在百里霓儿的妩媚之下依旧心智坚定。

  本来,百里霓儿特别在乎她留给白云呈的印象,虽然,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可是,如果白云呈能够属于她,她宁愿从此收了性子,只做白云呈背后的小女人。

  她以为她会梦想成真,她以为白凌雪夸她的话全是真的,她此生唯一轻信并信错的人就是白凌雪,只是因为,她以为白凌雪是白云呈的亲妹妹。

  谁知道,白云呈只是一个冒牌的郡王,他原本的姓氏是“路”字,路云呈,他只是被老郡王给捡回来的孩子,他与白凌雪这个贱人,竟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

  “百里霓儿,你不要血口喷人,明明是你毒害了你自己的亲姐姐,还做的滴水不漏,若不是神医楚君平的指认,我们都会被你给骗了过去!”白凌雪只吓得出了一头冷汗,但是事已至此,她只得学会镇定。她不会承认,绝不承认,反正百里霓儿又没有什么证据来证明,自己和她合作毒害了海棠。也怪海棠那人武艺超群实在不好对付,白凌雪与百里霓儿两个人捆绑起来,都不是百里海棠的对手。无奈之下,白凌雪才出主意让百里霓儿打出亲情牌,骗百里海棠喝下药粥。

  当然了,百里霓儿也真够心狠手辣,只消白凌雪对她信誓旦旦的许下承诺,毒死百里海棠,白凌雪就会想办法让白云呈娶了百里霓儿为正妻,她百里霓儿便利欲熏心的害死了自己的亲姐姐!

  白凌雪还跟百里霓儿做出保证,只要百里霓儿骗百里海棠喝下两次药粥,百里海棠就会一命呜呼,但是,永远不会有人查出,百里海棠是因中毒而身亡的!

  而那几日,白凌雪故意装病卧在榻上,纠缠着哥哥白云呈寸步不离的照顾自己,于是,白凌雪便聪明的提供了自己不在场的证据。

  后来,白凌雪违背了自己的诺言,又找来自己哥哥身边最得力的助手楚君平来为海棠验尸,然后还没等白云呈反应过来,白凌雪已经和楚君平一起将百里霓儿追出骏城,追到她无路可走,而后逼得她跳下了悬崖。

  白凌雪矢口否认自己所犯下的罪过,她的心口正堵的厉害也跳动的厉害,但是她不得不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白凌雪,我就知道你这个贱人喜欢出尔反尔,哈哈……”百里霓儿挑挑眉,她蓦地发出一阵不雅的笑声,紧接着,怒目圆睁,“你知道我还带谁来了吗?”

  百里霓儿回头看一眼三王爷金颖海,金颖海会意,冲他的手下做个手势,便有几个士兵气势汹汹的押上来一个灰头土脸的男人。

  百里霓儿又怪腔怪调对白凌雪说道:“白凌雪,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他是谁?!”

  结果,还没等白凌雪看清楚,那个衣衫褴褛的男子就已愤愤的瞪着城墙上的白凌雪,大声嘶吼道:“白凌雪,你利用完了我,就让百里霓儿杀我灭口,你好狠的心肠!幸好百里霓儿并没有听从你的命令,”说着话,男子又把目光转向白云呈的方向,“郡王,毒死郡王妃的毒药是属下配置的,是郡主苦苦哀求属下把药给她的,结果,郡主害死了郡王妃,又来杀属下灭口!”

  “啊……”白凌雪一下子便陷入了绝望,她连连后退好几步,然后双腿一软,瘫/软/在了地上。

  ——周伯仁说的没错,那些毒药,的确是他亲手配置的,而且,周伯仁当时并不知道,药粥是用来对付百里海棠。

  等到百里海棠惨死,周伯仁才恍然大悟,但是白凌雪苦苦哀求他,让他不要说出,药粥他周伯仁研制的,不要说出,是白凌雪拿走了药粥。

  周伯仁上将,原本是老郡王认定的最佳女婿人选,所以,凌雪与周伯仁,其实是指腹为婚的。可是,凌雪却从未正眼看过周伯仁一眼,这事,周伯仁始终都怀恨在心。

  也是周伯仁自寻死路,他竟然会以此做要挟,逼迫白凌雪下嫁给他。

  于是,白凌雪又一不做二不休,让百里霓儿杀害了周伯仁,并焚尸灭迹。

  可是,白凌雪做梦都不会想到,百里霓儿竟然没有杀周伯仁,她当时,竟然同自己耍了心眼!

  空气突然间凝滞了起来,接下来,周遭竟是死一般的沉寂。

  谁都不再说话,也不再有所动作。

  好久好久之后,是金颖海那处变不惊的声音打破了僵局:“白云呈,你总是口口声声说你爱海棠,现在,该是你做决定的时候了。”

  白凌雪本就心虚,此刻,一切又都出乎了她的预料之外,她自是已经无话可说无言可辩,只是任无尽的后悔与自责将自己重重包围。

  而金颖海此次前来,早就做好了袖手旁观的准备,观看白云呈与白凌雪接下来该如何解决他们兄妹之间的这场恩怨。

  不过,金颖海也不是个愿意闲着的人,他也在想,关于他这边的事,是不是也该在此刻有个交代。

  于是,金颖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身下马,而后身体凌空旋转几圈,宝剑竟是在潜移默化中出了手。

  随着两声惨叫如晴天霹雳般响彻在耳畔,再看,百里霓儿和周伯仁已经双双横尸街头。

  “金颖海,你此次前来,就是利用他们两个挑拨我们兄妹之间的关系的!你真是该死!”白凌雪本来已经心如死灰,可是,她竟是在刹那间觉醒,她蓦地凌空跃起,飞身纵下城墙,就要跟金颖海一决生死。

  白凌雪知道,日后的她,终将一无所有了,而害得她一无所有的罪魁祸首,便是这金颖海!故而,她就算拼了性命,也要同金颖海同归于尽!

继续阅读:第4章 为什么你是这样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