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挑拨离间
王昕凝2018-03-16 17:063,242

  男子悠悠的说道:“素来听闻骏城郡王白云呈武艺高强,兵法娴熟。不过谁都知道,白凌雪才是真正的郡主,而你白云呈,只是老郡王收留的义子罢了。白、云、呈,我今天才知道,你空有那沽名钓誉的手段,实际上,却是一只缩头乌龟。你更名换姓攀附荣华也便罢了,可是如今,你居然还能眼睁睁看着最爱的人死在你的怀里,却放纵真凶逍遥法外,我猜是海棠瞎了眼,才会看上你。”

  顺着话音落地的方向望去,却见浩浩荡荡的大军已经摆开阵法,将城门和官道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而这番挑唆生事的言语,这番唇枪舌剑的激将法,便是出自于大军之首领,一位年轻将军的口中。

  这位将军,赫然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而后趋前一步,被步兵们众星捧月般的凸显出来。年轻将军其实并非普通的将军,他是安灼国最小的御弟——三王爷金颖海。

  金颖海,今年二十四岁,他虽说不及郡王白云呈那般风流倜傥,却也是威武霸气又英俊。今天,他并没有着铠甲,只是一身华贵公子哥的打扮。宝蓝色的罗衫飘逸轻柔,随着晚风舞动如盈花淡雾,再加上男子的身形矫健修长,竟是如一副画卷般让人移不开视线。

  金颖海骑的是一匹健壮的白马,马儿就跟一个忠实英勇的将士般,它不停的用白蹄凿着厚实的泥土,偶尔还要昂首挺胸的嘶吼几声,以便为自己的主人更添上几分威风。

  再把视线转向城墙上的白云呈,白云呈原本就没有什么好性子,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冷漠孤傲不近人情。只不过这种冷漠孤傲,会在自己的亲人面前收敛许多。

  而认识他的人也知道,这么多年以来,白云呈最亲最疼爱的人,莫过于他的妹妹也就是骏城最尊贵无上的郡主白凌雪了。

  只是在四年前,白云呈还遇到了这世上唯一一个能让他一见钟情二见倾心的女子海棠。

  ——于是,今非昔比,后来的他,除了最亲的白凌雪,他又有了一个最爱的人百里海棠。

  如今,白云呈的身影凄徨落寞的伫立在城墙之上,任唯美的火烧云映红了他憔悴的俊颜。

  他依稀记得,每次他出征前,都会先到这城墙之上眺望一会儿,而每次的这个时候,带着恋恋不舍目光相送他的人,除了妹妹白凌雪,还有爱人百里海棠。

  可是现在,城墙如故,爱人却已不在,美丽的海棠,早已经化作了天边流云,让他每次想起,都会如万箭穿心般痛不欲生。

  如若不是为了保护妹妹凌雪,白云呈真的很想离开这个给了他无限悲痛的地方,从此风餐露宿,从此浪迹天涯。

  他不止一次的捧着海棠的骨灰盒,让泪水肆无忌惮的流,流干了,便哽咽的念叨道:“海棠,原谅我不能带你离开这里,不能带你退隐江湖,我欠我义父两条命,我娘的,还有我的。我答应过我的义父,要保护凌雪一辈子,要把凌雪当做我的亲妹妹,如今,安灼国三皇子对我们骏城虎视眈眈,只要我带着宝儿离开,凌雪郡主和骏城百姓都会成为安灼国的奴隶……”

  伤心的人儿最怕伤口上撒盐,而此刻,安灼国的三王爷金颖海,他攻打骏城又不是一日两日了,之前,他是不由分说的挑起战争,可是今日,他到底是哪根神经错了位,非要把海棠的惨死提及出来,而且,口口声声指责白凌雪,非要说是白凌雪杀害了海棠!

  “金颖海,我承认海棠是你们安灼国的人,我也为我违背道义带走了海棠而向你们安灼国表示深深的歉意。可是,不论海棠是生是死,我对她的情义自有天地为鉴,又何须向你多做解释……”

  思虑良久,白云呈那瞬间动荡不安的心情终于理顺开来,他抿一下淡淡粉粉的唇,冰雕玉琢的脸上现出刚毅倔强的神色,

  “至于杀害海棠的人,我已经调查出来,凶手乃是海棠的胞妹百里霓儿,我之所以没有手刃与她,全是因为海棠的临终遗言。不过百里霓儿已经跳崖自尽,所以一切已经结束了,三王爷又何来这些说法,难道只是为了挑拨我和我妹妹的关系?如果这样,恐怕三王爷要失望了!”

  白云呈是真的细细调查过海棠的死因,可是罪魁祸首……唉,谁会想到,查来查去,毒死海棠的罪魁祸首居然会是海棠的亲生妹妹百里霓儿!

  海棠比白云呈大一岁,今年二十有四,海棠的父母都死在安灼国与蒙古国战争的沙场之上,那一年,海棠才十岁,她的妹妹五岁。安灼国王追封海棠的父亲以爵位,并把海棠和霓儿养在宫里陪伴公主读书。

  四年前,海棠为了和白云呈在一起,背叛了她的国家,带着她那个十五岁的妹妹霓儿,住到了骏城。

  这么多年,白云呈不是不知道,海棠爱宝儿,爱白云呈,也爱她自己的胞妹。

  海棠临终前拉着白云呈的手,告诉白云呈,她唯一放心不下的,不是儿子宝儿,因为宝儿有云呈照料,也不是云呈,因为云呈的武功盖世无双。所以,其实最令她揪心令她放心不下的人,是妹妹霓儿,霓儿打小命苦,如若不是她百里海棠违背安灼国的律法与异域族人私奔,妹妹霓儿此刻应该还是在宫里享受着荣华富贵。

  而且,百里霓儿如今,已经是十九岁的大姑娘了,而海棠却只顾自己的幸福,忽略了妹妹的终身大事。她直到生命即将终结,才想起她欠了妹妹好多好多。所以,她抓住白云呈的手逼迫白云呈以宝儿的性命为誓,要好好保护妹妹霓儿,好好照顾她,哪怕霓儿将来犯下天大的错事,白云呈都要留她活命。

  白云呈据理力争的说出,杀害海棠的人乃是海棠的亲生妹妹百里霓儿,可是,三王爷金颖海却并不以为意,他冷笑一声。

  “哈哈,杀人的,是百里霓儿?”金颖海已经被马儿驮着转了一个圈儿,他依旧坐的稳稳当当,他仰起头来,目光玩味无穷的转向脸色苍白的白凌雪,悠悠的问道,“凌雪郡主,是你亲眼看到百里霓儿跳崖的吧?”

  白凌雪不肯说话,她的嘴巴闭得死紧,因为她不知道这个三王爷金颖海到底想要做些什么,也不知道金颖海到底觉察到了什么。

  无尽的惊恐忐忑将白凌雪整个儿包围起来,束缚的她密不透风的。

  白云呈扭头看一眼白凌雪那副病态的模样,习惯性的生出一丝丝疼惜之情,他用少有的温柔的语气道:“妹妹,不必惧怕金颖海,任是他们调来了全皇族的军兵,也绝不会撼动我们骏城半点。看你应该是受了风寒,你下去静静调养,不要留在这里观战了。”

  “哦……”白凌雪闷闷的,半天才闷出了这一个字。

  可是,待白凌雪抬步欲走之际,却没料到金颖海突然又搭了腔,语气铿锵有力霸气十足,全然不像金颖海平日里说话时那种慵惫懒散的模样:“凌雪郡主,你真的放心离开吗?就像多日前,百里霓儿坠崖之时,你不是犹豫了很久才离开的吗?”

  “金颖海,你到底想要说什么?”犹如一阵狂风暴雨突然袭击而来一般,白凌雪一个踉跄,差点跌下城头。

  “妹妹,你不要在这里逞能了,”白云呈箭步奔到白凌雪近前,一把扶住了白凌雪,他的眼神中,透出百般无奈与凄徨的神色,“听哥哥的话,下去休息一会儿。”

  说完,白云呈冲身旁的一个侍女招招手,“婉月,带郡主回城里去。”

  “是。”婉月把右手横搭身前,很是婉约的躬躬身,恭敬作答。可是,待她伸手前来搀扶白凌雪之时,白凌雪却倔强的不肯离开。

  “哥哥,我不能走,我想知道金颖海到底想玩什么把戏!”白凌雪强自镇定,目光中,却还是闪出盈盈欲滴的泪花。

  “好久不见,我突然发现,凌雪郡主越来越美貌了,特别是这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实在是令人想入非非……”金颖海把城墙之上的人儿看的真切,那么美丽娇柔的一位郡主,有谁会想到,她居然就是杀人的真凶,而且杀的人,还是她白凌雪名义上的嫂子!哼,如若不是金颖海与百里海棠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彼此有着难以割舍的情义,此刻,他担负着为海棠报仇的责任、如若不是这种仇恨劈天盖地的将他卷入,怕是金颖海真的会被白凌雪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给打动,从而原谅了她的恶行!

  “金颖海,你这样执着,究竟有什么意义……”白云呈放开白凌雪,换作侍女婉月来搀扶着白凌雪,但是白云呈的目光却如利刃般的投向城墙下的金颖海,他煞是感慨万千,脱口质问道,“如若你当初真的爱慕海棠,就不该娶了别人做你的王妃!你也答应过我,愿赌服输,不管海棠最终选择谁,我们都会祝她幸福快乐。可是后来,又是谁出尔反尔,频频发动战火令生灵涂炭?”

  白云呈忍不住咄咄逼人的质问,他的目光,锐利狠绝,仿佛下一刻,就要将金颖海碎尸万段。

继续阅读:第3章 我不讲这些大道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