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不想死
王昕凝2018-03-16 17:063,265

  “王爷您消消气,别这样……”翠儿手疾眼快,她赶忙奔向前把白凌雪从金颖海手中解救出来,并抱住白凌雪,帮她理一理胸口憋闷的气息。

  白凌雪无力的倒在了翠儿的怀里,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她的眼睛,还是不死心的看着金颖海,喃喃的重复着:“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不想死……”

  翠儿也并不等金颖海发出命令,她直接扶着白凌雪走了出去,而后为白凌雪沐浴并换下脏衣服。

  …………

  “翠儿,我还要见王爷,你帮帮我……”白凌雪有气无力的躺在榻上,看着坐在那里冷着脸沉默的翠儿。

  “嗯……”翠儿天生心软,想来,这年关已到,天皇陛下为图吉利,都已下旨大赦天下,可是天皇陛下却并不知道,他曾经亲自封赏过的异国郡主如今已经落魄成了秽俗的乞丐。

  脚步声从外间屋子响起,金颖海挑帘走进来,而后站下脚步,跟一尊石像似的杵在了那里。

  “王爷,你可怜可怜我吧……”曾经不懂何为低头的骏城郡主白凌雪,此刻,只不过就是一介任人攀折的快要腐朽的草木,还有什么傲人的姿态,还有多少自尊自爱可以留给自己……

  白凌雪从榻上连滚带爬的下了地,又一次跪地苦苦的抓住了金颖海的双腿。

  “跟我走吧。”金颖海终是放软了心肠,他拖起白凌雪,将她拖进自己的寝殿扔到榻上。

  “什么时候学会取悦我,我什么时候恢复你的侧妃身份……”金颖海的手指伸向白凌雪,滑过她的脸颊,滑过她的颈项。

  突然,白凌雪领口松散的地方,一条长长的疤痕落入了金颖海眼底。

  蜿蜒错落的“蜈蚣”一条条的盘旋在白凌雪身上,入目间令人惊悚万分,昔日雪白如玉的肌肤,此刻,竟变得丑陋不堪,再也找不到一处好的地方……

  “贱人!”金颖海一巴掌扇在了白凌雪脸上,他咆哮如雷,“把自己弄成了这样,还来找我做什么?看来,厨房里你也别呆了,你就去睡马棚吧!滚出去……”

  白凌雪颤抖着爬起身,她擦擦唇角的血迹,倔强的盯上金颖海的双眼,惜字如金的解释道:“这不是我自己弄的,除非我是疯了,才会如此自残……”

  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唇齿间迸发出来,白凌雪爬下床榻,毅然从把墙上悬挂着的金颖海的宝剑扯了下来,举起宝剑,就要刺进自己的心口。

  “你干什么?”金颖海吓坏了,他箭步抢上前,奋不顾身的夺下白凌雪手中的宝剑,待惊心动魄的画面消失之后,金颖海手上,已经多了一条血口,他稍作喘息,才一鞭一条痕的忿然道:“白凌雪,我答应放了宝儿和骏城所有百姓,放了楚君平,你也自动从我的眼前消失,我见到你就恶心……”

  金颖海的胸口剧烈起伏着,男子汉的硬朗让他无暇顾及他手上伤口的痛,因为他的心,更是伤到了支离破碎。他恨,恨的翻天覆地,恨的想要把乾坤砍成碎末。

  “我不走……”如果是在之前,金颖海的话无疑就是一道特赦令,会让白凌雪欢天喜地的接受,她会安顿好了宝儿,然后自我了断以追随自己哥哥而去。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全部变了。

  白凌雪一定要亲手杀了金颖海,亲手杀了罗怡莉……

  “是你废了我的武功,你的王妃罗怡莉才能将我弄成这样,所以,准确的讲,我身上的伤,都是拜你所赐,你还有什么资格嫌弃我?你有什么资格?”白凌雪一把抓住金颖海的领口,歇斯底里的发出质问。

  可是,待看到金颖海眼中,依然是决绝痛恨的表情,白凌雪又疯笑着松开金颖海,喃喃重复道,“好,我走,我走,我消失……”一个转身,踉踉跄跄的向外走去,白凌雪边走,边继续跟个疯子般的不知是哭还是笑着。

  “回来……”金颖海总算反应了过来,是罗怡莉,是罗怡莉把白凌雪给划的遍体鳞伤的!

  白凌雪说的不会有假,因为,如若是白凌雪自己持剑,不会把伤痕分布成那么密不透风,也不会弄的这样有规则,况且,人都是肉长的,划个三下两下,恐怕就痛的丢了兵刃,哪里还会接着一剑又一剑的凌迟下去!

  而全王府里的人谁都知道,白凌雪是他三王爷金颖海的侧妃,虽说已经失了宠被等同于下人一般看待,可是也绝不会有人敢如此暴虐与她!所以,这凶狠残暴之人,除了罗怡莉,还会有谁!

  金颖海倏地纵身上前,拦住了白凌雪的去路,而后,一把将白凌雪扯进怀里抱紧,双唇,覆上了白凌雪的chun……

  …………

  白雪皑皑,北国的冬天好冷。

  年味浓郁,王府里的孩童们相互追逐嬉戏,更有调皮一些的,还燃起了烟花爆竹。

  白凌雪身着天山雪蚕的蚕丝罗裙,外罩瘦身的淡粉色小褂,肩披貂皮大衣,领口那漂亮的绒毛绕在细皮嫩/肉/的颈项处,萌俏的帽子被掀下,让散落的碎发遮盖了几分,煞是妖娆迷人。再看她,绛紫色的云水步摇斜插在云鬓之上,红玉的耳环映在两腮旁,映出她那绝美的笑容,沧桑冷漠。

  将养了一个月,脸上,总算有了一些圆润,只是苍白之色还未除尽,活脱脱一个病美人的姿态。

  “凌妃,外面太冷,别受了风寒,还是回去吧。”翠儿好不容易找到了此处,她瑟索的哈着气,上前拉住白凌雪的衣袖。

  白凌雪平素少言寡语冷冷清清的,但是为人低调从不多有计较,故而,翠儿在白凌雪面前言语随意也没有什么忌讳的。

  “哟,这不是那个卑贱的俘虏吗?看起来,很有点飞上枝头成了凤凰的意味呢!”耳边突然煞风景的传来尖酸刻薄的一声咋叫,把白凌雪和翠儿双双吓了一跳。

  蓦然回头,入眼的是罗怡莉那气愤到扭曲的脸。

  罗怡莉斜着双目,快步走到白凌雪近前,上上下下审视着白凌雪。

  “贱妾见过王妃。”白凌雪扬了扬眉,欠身礼了一礼,态度不卑不亢,不温不火。

  “翠儿,你说……这世上还有比白凌雪更贱的人吗?”罗怡莉身边也有一大摞侍女随侍,她却不和别人问话,专把眼睛投向翠儿,皮笑肉不笑的拉起了闲话,“你平日里为她沐浴时,有没有看到她那满身丑陋不堪的疤痕?我就是不明白,这样的女人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

  接着,不雅的笑声如狮吼,罗怡莉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白凌雪的心理承受能力早已不似从前那般孱弱,她杵在原地,眼睛一眨一眨的瞅着罗怡莉,就像是在看一件玩偶般。

  看够了,白凌雪也不同翠儿打招呼,独个儿悠悠荡荡的离开,步履蹒跚。

  “凌妃……”翠儿也不敢得罪罗怡莉,见白凌雪理智的选择三十六计之上策,她就也赶忙溜出罗怡莉的视线。

  宿城河已经结冰,冰层上面铺了厚厚的积雪,皓然晶莹,犹如银龙迤逦延伸。

  白凌雪趋步上前,蹲身捧一叵白雪,任一滴一滴的热泪夺眶而出,融化着手心里的雪。

  正落寞伤感间,竟觉得背后被人轻拍了一下,白凌雪的身子忽的一颤,碎雪被她给扔出了掌心。

  “凌雪,对不起……”熟悉的男声响起,温柔好听,婉转悠扬,“我决定和你冰释前嫌,再也不计较你害死海棠的事了。”

  语毕,凌雪被揽着靠进了一个人的怀抱,怀抱温暖舒适。男子的呼吸掠过发际,再掠过耳畔,脸庞和脸庞贴近,滑滑的、软软的。

  “都是我的错,我活该落得如此下场,活该……”泪水更加肆虐,白凌雪抱紧这个男人,这个令她痛恨至深的王爷金颖海,失声痛哭起来。

  光阴荏苒间,又是数月时光。

  好似金颖海真的并未嫌弃白凌雪那浑身的伤,但是也未对白凌雪放弃防备。

  白凌雪想要找机会见到天皇陛下,却全被金颖海给悄无声息的阻止了。

  “金颖海,你这个无耻小人……”四下无人,白凌雪拿一个布偶,纵横交错的扎满了银针,意念里,只把这小人当成金颖海,一针一针直扎到手指麻木,才慌乱的拔出银针,再把小人藏在枕头底下。

  日子这样拖延一天,白凌雪的心,就如同在油锅里苦苦煎熬一天,如若再无法得手,她怕她自己是真的要崩溃了。

  金颖海病了,病的昏昏沉沉卧床不起。

  罗怡莉想要亲自服侍金颖海,命人乱棍把白凌雪打出了金颖海的寝殿。

  白凌雪心头突然又掠过一丝危机感,她在想,如果先害死金颖海,怕是自己也逃脱不了罗怡莉的毒手。于是,她要杀人的目标倏地改变,又转移到了罗怡莉那里。

  幸亏翠儿赶来的及时,拦住了罗怡莉的那些丫鬟婆子,从乱棍之下将凌雪给拖了出来,带凌雪来到她的卧房。

  翠儿是金颖海身边的一等丫鬟,身份地位不怎么显眼,却因得金颖海宠幸赋予了翠儿很多无形的权利,故而,罗怡莉也并不想把翠儿得罪彻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