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你先别走
王昕凝2018-03-16 17:063,289

  “贱女人你够了!”罗怡莉都快气炸了肺腑,她蓦地吼道。

  “哎……”白凌雪最懂见好就收的道理,她赶忙一把扯过翠儿手中的红盖头,倏地盖到了自己头顶,然后整个人都趴到了翠儿肩膀上,驱使翠儿搀扶着她向外走去。

  “贱女人,你先别走……”罗怡莉怎肯罢休,她一步窜上前,就要扯白凌雪。

  可是,一旁看热闹的金颖海岂能允许罗怡莉欺负白凌雪,他挡在了罗怡莉面前,好声好气的说道:“爱妃,有道是得饶人处且饶人,爱妃一向是宽容待人,就不要去跟她那种亡国奴一般见识了吧!况且,皇兄已经给了她封赏,如若爱妃不能容她,传出去,只会让人以为爱妃歧视他乡之人。”

  金颖海这话说的有些多,再加上他是故意拖腔拉调的说的,那就显得更加繁琐冗长,等到他说完话,翠儿早已经拉着白凌雪给溜的无影无踪了。某王妃哪里还有机会前去抓人……

  ……………………

  别开生面的婚礼,热热闹闹,白凌雪和金颖海配合的也算是默契。

  等到洞房花烛夜,白凌雪也不顾翠儿的阻拦,自个儿把红盖头丢到一边,然后爬到榻上昏天暗地的睡了起来。

  丫头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却并不敢打扰白凌雪,只是合计着,等金颖海回来时,再想想办法。

  于是,等到金颖海喝的东倒西歪的回来,丫头们抢先在金颖海进屋前把白凌雪扶起坐在那里倚着床头,而后给她盖上红盖头。

  金颖海开门进来,一步步踉跄着走近白凌雪,扯下她的红盖头,却看她睡的酣然,算是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想想她已是多日未眠,此刻定然困到不行,金颖海也不忍心多有打扰,他轻轻的将白凌雪放倒在榻上,为她除去凤冠霞帔,为她宽衣解带,而后给她盖好棉被。

  时下有些冷,金颖海也翻身卧到榻上,再把粉色的帐子拉下。

  屋子里摆放着一颗夜明珠,所以侍女们便把所有烛火吹灭,然后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关好房门。

  金颖海刚才在侍女的服侍下喝过醒酒汤,此刻,又是单独和这样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在一起,醉意早就已经无影无踪,他伸出手,细细摩挲着白凌雪的眉眼。

  待到欣赏到疲倦,已是午夜子时。金颖海是在不知不觉中倒在白凌雪身边的,也是在不知不觉中进入熟睡状态的。

  清晨,窗外的鸟儿似乎不知冬天将至,还在叽叽喳喳的各自鸣叫着。

  惨败的桂花仍不减满树清香,随着风儿徐徐传送,送进人的鼻腔。

  窗台上摆着千姿百态的菊花,花的颜色以及形状都分外撩人,妖娆的让人生出此花定会永开不败的错觉来。

  金颖海已经醒了,扭头看一眼身旁的美人,美人还是睡的人事不醒。

  满脸的疲惫,眉宇间愁绪紧锁,这让金颖海心底生出许多嗟叹许多感慨,除非面前这小郡主饮下孟婆汤忘记前尘,不然怕是她此生再也摆脱不了这种锥心的痛楚了。

  突然就不那么恨这个末路郡主了,都是用情至深的人,都是费尽心机劳而无获的人,都是这世上心碎了无痕的人,金颖海懂这种失去的痛,也懂白凌雪在设计杀害海棠时那纠结踌躇的心事。就像是金颖海为了报复白云呈和海棠,整整引起三年多的战乱,故而令沙场埋葬多少忠骨,令百姓流离失所。

  金颖海犹豫着伸出手,理了理白凌雪额前的碎发,英俊的脸庞一点一点靠近,他应该是想在白凌雪额头留下一记吻印吧?

  “金颖海,我会亲手杀了你,我会将你碎尸万段……”榻上的美人突然间梦呓连连,没有惊人心魄的嘶吼,只是从美人眼角落下两行清泪,接着,美人蓦然惊醒蓦然起身,于是,脑袋毫无预期的碰上了金颖海的脑袋。

  “唔……”两人同时怒目相向。

  “你要亲手杀我?你要将我碎尸万段?嗯?”原本的好心情刹那之间崩裂,金颖海面露凶光,一把扣住了白凌雪的下颏。

  这个心狠手辣的丫头,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居然会在梦中,也喊着要杀他金颖海!

  悲恨交加的美人用力的咬着嘴唇,晶莹的泪一圈一圈在眼中打转,红唇上渐渐渗出血迹来。被金颖海这一动手,美人下意识的松开了咬着的嘴唇,鲜血将已经抹去妆容显得苍白的唇瓣重新上了色,只是极不均匀。

  无语的对视。

  美人的泪终于像断了线的珍珠般一滴一滴滑落。

  千头万绪纠结在心头,白凌雪本来打算的挺好,要取悦金颖海,要一步一步打消他的防备之心,要挑拨他和他的皇兄的关系,最后,一定要亲手杀死他。

  可是现实好难,面对着自己恨入骨髓的人露出笑颜好难,一切都好难!

  她做不来,真的做不来……

  “贱人,你只适合同那些粗鄙的烧火丫头住在一起……”金颖海气急了,他反手一巴掌打过去,白凌雪应声倒下,他居然还不肯解气,又伸手一缕一缕撕碎白凌雪的绫罗锦裳……

  阴暗潮湿的柴房,成了白凌雪的卧室。

  这还不算,金颖海居然还让白凌雪同那些粗丫头一起做事,害的白凌雪把双手都弄的伤痕累累。

  曾经骄傲不食人间烟火的郡主,笨手笨脚的哪里会做那些繁杂的工作,于是,白凌雪身上,也被管教婆子给打的皮开肉绽。

  正忙碌着,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侍女的声音低低惊恐的道:“王妃,您不能来膳食间的,这是下人们呆的地方……”

  “我来看看那个贱人过的舒不舒服……”门开了,罗怡莉边回应着侍女的问话,边拖曳着长裙走了进来。

  白凌雪正在学着刷碗,见到罗怡莉的身影,自是惊慌,于是,一摞精致的碗碟全被她给不小心推到了地上。

  脆响声伴着罗怡莉冰冷的声音同时响起:“小贱人,你找死……”

  白凌雪站起身来,无助的看着地上摔坏的瓷片,连连后退几步。

  “这张妖孽的脸,还不知道勾引过多少男人,哼!”罗怡莉看着白凌雪就算是落魄褴褛的模样居然都掩饰不住那天生的秀美,于是,她妒忌的发疯,“听说天皇陛下极力护着你,那么,你的脸我还给你留着做招牌,只是,为了不让你继续魅惑男人,我要毁了你的身体!”

  罗怡莉说完,迅速的拔出佩剑,剑尖卷起千道流星,“倏倏倏”地围着白凌雪上下左右翻飞起来。

  “啊……”白凌雪手无寸铁,功力也早被废除,哪里能够躲过这一剑快似一剑的凌迟,她的身体被带动着转了一圈,而后痛苦的抽搐着,缱绻着,倒在了血泊之中。

  “把她拖下去擦伤,不要让她死掉。”罗怡莉嘴角笑得歪斜,她本想把宝剑在白凌雪身上蹭蹭擦去血迹,却见白凌雪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好的皮肤,全都皮开肉绽了。于是,她把宝剑顺手在一个吓呆了的侍女身上反复一蹭,蹭完,宝剑随即入了鞘。

  “啊……”这刚才还是目光呆滞的侍女,蓦然间惨叫一声,眼睛瞪成了铜铃,而后直僵僵的摔倒在了地上。

  罗怡莉的贴身丫鬟青桐赶忙趋前,用手试探一下侍女的鼻息,而后不无惋惜的道了声:“奇怪,死了……”

  “真窝囊……”罗怡莉自然知道这侍女是被活活吓死的,她从鼻腔里不屑的哼出一声,而后扬长而去。

  “快快快,救人……”管事老婆子也从来都没见到过这种场面,虽说她也厌恶白凌雪,却极端害怕白凌雪断了气,于是赶忙慌慌张张的命令丫头们去把医女找来……

  痛不欲生疗伤的日子,白凌雪咬着牙一天一天熬过。

  罗怡莉封锁了白凌雪的所有消息,而且把白凌雪软禁在一处柴房,因为怕她接触到三王爷金颖海。

  偏偏白凌雪此时想起的第一人便是金颖海,她发誓,只要熬过这段灰暗不见天日的时光,她一定要想办法见到金颖海,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三个月后。

  也是金颖海过的太过无聊,他突然又想起留白凌雪在身边肆意羞辱的那几天,似乎才是他此生最惬意的时光。

  于是,他还是下令,让翠儿去把白凌雪给找了回来。

  白凌雪的伤已经痊愈,但是在身体的每一处,都留下了密密麻麻的蜈蚣印迹,那是剑伤所弥留的疤痕。

  白凌雪已经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脸色暗黄,仿佛下一刻,她就会病逝在这异国他乡。

  “王爷,王爷,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白凌雪被翠儿带进金颖海的寝殿,抢在金颖海下令让人为白凌雪好好梳洗一番之前闯进珠帘,跪倒在金颖海脚边,哭的撕心裂肺。

  “凌雪……”金颖海没有想到白凌雪会被折磨成这样,之前的一个绝美少女,此刻,却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他一把拖起白凌雪,也并不管白凌雪身上脏污不堪,他愤恨无比激动无比的掐住了白凌雪的颈项,全无半分理智的嘶吼着叫道,“你也会知道错吗?你不是很会过河拆桥吗?你不是一个永远养不熟的白眼狼吗?啊?你来求我做什么?”

继续阅读:第8章 不想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