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为什么会这样
王昕凝2018-03-16 17:073,259

  “不就是误了十天没来葵水吗?只要大夫不能确定我姐姐就是有了身孕,我就不会相信的。”百里霓儿的目光倏地变得凶狠起来,“为什么上天这么不公平,要让三王爷和郡王两个那么优秀的男人都爱上我姐姐?为什么?”

  “霓儿?”这炎炎夏日,白凌雪却感到如同寒霜欺近,更如芒刺在背,她不知道,以百里霓儿这越来越强烈的妒意,会不会对百里海棠肚里的宝宝下手,不过再想想,这些事好像还轮不到她来担心,于是,她转动一下双眸,小声问道,“霓儿,你是喜欢上了金颖海还是喜欢我哥哥?”

  “我……”百里霓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未免表现的太昭然若揭了,于是,她的脸腾地就红到了脖子根儿,她嗫嚅着解释道,“我……是很喜欢郡王,但是只不过就是亲人之间的情义罢了,我是不会伤害到我的姐姐的……”

  “嗯,我信你……”白凌雪一边腹诽着,却又一边装作郑重其事的相信百里霓儿的为人,“那么,为了能让金颖海退兵,能让我哥哥从此安定下来,你肯不肯陪我冒这个险?”

  “行,不管是生是死,只要是为了郡王,上刀山下油锅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百里霓儿爽快地道,甚至,她还信誓旦旦的举手对苍天,满脸凝重的表情。

  的确,现在可是她在白凌雪面前表现自己的最佳时机,她要慢慢的让白凌雪知道,她才是最爱白云呈的,她会比她的姐姐百里海棠更加爱惜白云呈,才不会像海棠那样,只会给白云呈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好,够义气。”白凌雪的神色也被带动的庄重起来,她跟个热血男儿一般的重重握住了百里霓儿的手。

  想一想,白凌雪和百里霓儿倒是有些共同语言共同的悲哀,只不过白凌雪经历过痛彻心扉的失去的过程,经历过重生。她才真正明白,自欺欺人的短暂幸福过后都是撕心裂肺的痛苦。

  有那么一种爱,终究无法用厮守来成全,唯有铭刻心底。

  ——深思熟虑之后得出心里的最终意念,凌雪的世界不允许云呈消失,哪怕结局并不完美。只要能让哥哥平安的度过一生,凌雪愿意倾尽她的所有、所有。

  有道是夜长梦多,说行动即行动,白凌雪让百里霓儿先回去找出当年她陪百里海棠从安灼国逃出来时穿的那两身安灼国将军的服装,而后在她自己房间里等待白凌雪。

  百里霓儿一口答应,便迅速的离开了。

  白凌雪则鬼鬼祟祟的来到哥哥白云呈的卧室,推开门,却见百里海棠正在床上打坐,并闭目养神。

  “郡主?你怎么没敲门就进来了?”百里海棠被白凌雪给吓了一跳,她不解地问道。

  “嘘……我哥哥去小河边练武去了,一时半会还不会回来……”白凌雪把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了禁声的动作,示意嫂子不要大惊小怪的,而后,她继续说道,“你不敢跟我合伙偷东西,就权当什么都没看到,我不会拿走我哥哥的封印,只在这里按上印玺就好。”

  “郡主?你真的要这么做吗?保不定你日后是要后悔的!”百里海棠虽说不喜欢白凌雪,但是不管怎么说,白凌雪也是白云呈心尖尖上的一块肉,况且,女子都以三从四德为重,如若她不拦着白凌雪做傻事,还会让人以为她妒忌白凌雪和她夫君白云呈之间的情义呢!

  百里海棠的确为人泼辣直爽,却也是极通情理的,故而,这妒妇之名,百里海棠可是万万担不得的……

  “你也是,干嘛有事没事整天守在房间里……”白凌雪心情不好,脾气自然也不会好,她下意识的责备了一句。

  盖上玺印,把书信揣进怀里,刚要出去,想了想又回头道,“天气这么热,我平日里都会在房间里呆到傍晚,所以只要你别告诉我哥,两个时辰内他不会发觉,而超过了两个时辰,我已经到了安灼国。”

  “郡主,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我没有办法交代……”百里海棠恍若蓦然间惊醒,她赶忙扯住了白凌雪。

  “那我还是点了你的睡穴吧。”白凌雪烦了,她一抬手,却被百里海棠下意识的挡开。

  “嫂子?”白凌雪用疑问的目光看向百里海棠。

  百里海棠想了又想,终于还是放下了胳膊。

  白凌雪猝不及防的一反手,“啪……”百里海棠应声倒下。

  白凌雪也并不委屈百里海棠,她把她弄到床上安安稳稳的放下,摆出安然睡熟的姿态。

  白凌雪也不耽搁,回屋找到百里霓儿,换上安灼国将军的服装,用发簪挽了发,扮成两个俊美倜傥的男子,一同出了骏城。

  “站住,”本是躲开了安灼国的守卫兵,不料还是被发现了,三两个巡逻在官道上的军兵果断的拦截在白凌雪和百里霓儿面前,“你们是不是骏城出来的?”

  白凌雪左右看看,却没看到金颖海的大部队,故而胆子也放大了,她猝不及防的抬腿,一脚踢开了其中一人,而百里霓儿也同时动手,打翻了另一个军兵。

  待白凌雪再想放倒最后一个时,那人却先将手中的烟雾弹打向空中,而后才跟白凌雪对起招来。

  百里霓儿见这个将军有着一身好功夫,也不敢怠慢,赶忙同白凌雪双剑合璧,一起对付起这位长相英武的将军。

  双方竟然打的难解难分,直到一支骑兵出现在面前。

  “都别打了……”骑兵的将领朗声喝道。

  白凌雪这才觉出危机感迫近,她虚晃一招跳出了比武圈。

  蓦然抬头,却发现那个骑兵将领好生面善……

  一身宝蓝色的轻纱罗裳,戴的,是文生公子的巾帽。如若不是他手提宝剑,不会有人想到,他乃是一员武将。只见他,利剑眉、碧波流转的眼睛、不薄不厚的嘴唇、面如冠玉、神情邪魅、好一个英姿飒爽的人儿!

  可是,白凌雪却不顾欣赏将军的长相,她的心里猛烈颤动起来,一个不留神,她竟惊慌失措的跌坐在了地上。

  虽然出来时已经有了完全的思想准备,但是,白凌雪还不想这么早就见到他,他,那个令人窒息的三王爷金颖海!果然是冤家路窄,冤家路宰!

  “你们……是骏城的使者?”金颖海看一眼百里霓儿,微皱一下眉头,终于想起,于是,又换了一种说话态度,“霓儿,为什么扮成男装离开骏城?你不是一直同你姐姐在一起吗?”

  金颖海说完,又把目光投向白凌雪,心里立刻有了底儿,敢情这位也是女扮男装的。

  虽说两国相争,但是看一下骏城的方向几千米之外无人走动,金颖海的防备心顿时放下,他下了马,走近百里霓儿。

  “金颖海,我们的确是骏城的使者,请让我见一见你们的国君。”白凌雪则迅速从地上爬起,她拍拍身上的尘土,主动趋前一步,来到金颖海面前,神情冷漠傲然。

  “哦……我看出来了,你是骏城那个第一美人白凌雪郡主……”金颖海端详了白凌雪好久,才恍然大悟。

  白凌雪尴尬的咳嗽一声,其实前世的她在十六岁之前虽说同金颖海打过三两个照面,但是从未有过交谈的啊!哪曾想金颖海这人记性好到这般程度。

  “为什么你会猜的这样准确?”白凌雪终究是好奇心打败了恐惧心,她随口问道。

  “第一,你们骏城的女子只要稍稍有些名气的,都是温柔贤淑的性子,所以除了骄傲的郡主,没有人会直呼我的名字,第二,你扮成男子,也掩不住这倾国倾城芳华绝代的美。”金颖海似笑非笑,他侃侃道来。

  “哦?你是在夸我?”白凌雪转动一下双眸,心情总算不那么紧张了。

  前世,她白凌雪都与金颖海有过肌肤之亲(当然,这是白凌雪至今想起仍然恶寒的事),金颖海都没有用倾国倾城芳华绝代这样极尽赞美的语言来夸过白凌雪,而今天,果然是不同的环境就会营造出不同的气氛来。

  白凌雪心里正感叹着,而一旁的百里霓儿却不高兴了,凭什么帅哥只夸白凌雪长的美,明明她百里霓儿比白凌雪更美艳好不好?白凌雪之所以被誉为骏城第一美女,只是因为白凌雪地位悬殊高高在上,而且也是因为骏城美女少之又少!

  “王爷,快两年未见了,您一向可好?”百里霓儿喜欢同美男搭讪,这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她抢前一步,目光灼灼的望向金颖海。

  “不好,对于海棠,我志在必得。”金颖海回答的倒是干脆利落。

  “王爷……”白凌雪想起自己急于见国君金若帆的事,只得敛一敛自己的傲气,转而温雅的对着金颖海略微一揖,“有道是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请王爷通融一下,容我前去拜见你们的天皇陛下。”

  “白凌雪,我不知道你是太有胆量还是太相信我的为人了,你这样贸然前来,我真的很想拿下你,然后以你做人质威胁白云呈。”金颖海面露微笑,但是在他的笑容里,隐隐藏了一把利剑,而这利剑,仿佛随时都会出鞘!

继续阅读:第18章 不被威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