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不被威胁
王昕凝2018-03-16 17:073,217

  “哦?是吗?久闻三王爷重情重义,是不可多得的君子,今日一见,竟与传言有些误差。”白凌雪自顾自的冷笑一声,她顺手扯一下头巾,扯散了头发,而后,除去自己那身男装,露出里边的修身襦衫和长裙。

  白凌雪穿的衣服,自然都是款式新颖质量上乘的,人长相本来就就赏心悦目的,再配上清新脱俗的装扮,更是赚足了人的视线。

  白凌雪微笑着,整个人显得淡定从容。也是,经历过一无所有,而后,又经历过九死一生,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事可以难得住白凌雪,还有什么人可以威胁得了白凌雪?

  之所以刚才对金颖海面露惧色,也是因为一切出乎了白凌雪的意料之外,让她来不及调整自己的状态罢了。

  而金颖海看到白凌雪这副美丽的容颜,再看到她自信温婉的笑意,整个人都呆了下来。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明明知道自己的胜算与失误都牵动了整个骏城的兴亡,她居然还能笑得这样美这样灿烂!

  “王爷,郡主手里有一封信要呈交给天皇陛下,而这封信,是关于我姐姐百里海棠的秘密。郡主说了,见到天皇陛下,她才愿意把信交出去,否则,她会将信吞进她的腹中。”百里霓儿还真的怕金颖海把白凌雪抓去当做要挟白云呈的人质,她不是担心白凌雪,她是担心白云呈,以白云呈的死心眼,定是愿意拿自己的性命来交换白凌雪的。

  百里霓儿也不是笨丫头,她激灵得很,此时的她,急中生智的想出这样一招制约金颖海的策略,她还是蛮有把握的,毕竟金颖海很是关心百里海棠。有关于百里海棠的秘密,他打心眼里都想要知道。

  “百里霓儿,你威胁我?”金颖海蓦然吸了一口气,他想要大发雷霆却生生忍住了,火气卡在喉咙里,让他难受得紧,他再把目光投向白凌雪,“白凌雪,你倒是把信吞下试试,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可以,既然王爷不信,那我们试试。”白凌雪风轻云淡的说着,但是动作起来却迅雷不及掩耳,什么动作呢,原来,她已经用自己的佩剑横在了她的颈项,“霓儿是在说笑,我不喜欢吃信纸的,如若王爷想要硬抢我的信件,可以踏着我的尸体走过来。”

  “好,我试试。”金颖海那张邪邪带着痞痞笑容的脸难得的板了起来,他试探着靠近一步。

  金颖海对白凌雪的威胁还是不屑一顾的,他一个堂堂的王爷,还怕一个女孩子搞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不成?

  可是,在他刚刚落脚之时,他的眉头突然就攒了起来,而且他的身体也猛烈颤动了一下。为什么呢?因为他眼睁睁的看到,白凌雪的佩剑自己划进了她自己那雪白的颈项,鲜血顿时渗了出来。

  “不要……”金颖海本能的伸出手,他想要拦下白凌雪却不敢靠前,他只得下意识的出声制止。

  若说,这丫头是死是活他金颖海才不会关心,但是,问题是这个小郡主现在是在金颖海的大兵包围之下。这方圆十六国,谁人不知安灼国三王爷虽说为人毒辣狠绝,却从不屑于跟女人决斗。而今天,万一这郡主在他的逼迫下自尽了,说不定明天就会有谣言传出,说是三王爷金颖海竟然带重兵围攻一个弱女子,害的人家女孩子一死了之,这话,实在是好说不好听。

  这天下好事之人何其多,再者,如果有人还要编排出另一个版本来,说是金颖海和他的士兵们群辱人家一个美丽的小郡主,那么,金颖海这个王爷就不要做了,不羞得他从此丢盔卸甲无地自容算是幸运的了。

  “凌雪郡主,如果连你自己都如此轻贱自己的性命,你还需要别人的尊重吗?”感觉出自己的失态,金颖海又生生压下心头的颤栗,沉下声来说道。

  “我没有轻贱我自己,是王爷您咄咄逼人。凌雪今日前来,是代表骏城向你们天皇陛下见礼的,可是王爷却瞒过天皇陛下,自作主张的对凌雪加以阻拦,不知道王爷是在怕什么……”

  “小小年纪,却有着一张利嘴……”金颖海吸了一口气,看来,他真该重新审视一下面前这刁蛮的小郡主了。

  “骏城一心求和,怕是王爷在担心着什么吧?”白凌雪有些得寸进尺了,她继续呛道。

  “你放下佩剑,我答应带你去见我们天皇陛下。”金颖海实在有些没面子,他什么时候被人逼得改变过自己的决定呢?!况且,现在步步紧逼逼他就范的人,竟然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

  白凌雪也不继续较真儿,她知道,以金颖海的身份,当众说出来的话就是铁板上订下去的钉子,绝不会再出尔反尔。

  “郡主,你怎么样?”百里霓儿见白凌雪缓缓的放下了佩剑,赶忙趋前一步扶住白凌雪。

  “百里霓儿,放开她,你过来。”金颖海唇角带着微痞的笑,他冲百里霓儿招了招手。

  “霓儿见过王爷……”看着金颖海那迷醉的笑意,百里霓儿的灵魂就如同出了窍,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她鬼使神差的应声走了过去。

  白凌雪也并不害怕金颖海拿百里霓儿威胁自己,因为百里霓儿的生死,对白凌雪来说,无足轻重。不是白凌雪无情,是她一旦真正厌恶了一个人,就再也生不出一丝好感来。

  “霓儿,越长越像你姐姐了……”金颖海挑挑眉,语气慵懒xing感,他以痴迷的眼神望向已经靠近他身边的百里霓儿。

  “王爷,霓儿时刻都在惦记着我们安灼国,只是我姐姐得罪了王爷,霓儿不敢回国。”百里霓儿顺势表现出小鸟依人又低眉顺目的模样来,声音也带了几分娇嗔。

  而一旁的白凌雪,只能呕心的翻了个白眼,却并不去打扰这一对狼豺女猫的“壁人”。

  金颖海还在目不转睛的看着百里霓儿,他伸出手,迷醉的摸摸百里霓儿的脸颊,不再做出任何言语回应。

  而百里霓儿则晕出一脸的红潮,很是享受的靠紧了金颖海。

  “王爷,如若看上了我们霓儿,凌雪愿意保媒,让霓儿做王爷的侧妃,如何?”白凌雪牵扯一下嘴角,很是煞风景的以言语打断了面前二人的暧昧。

  “霓儿和凌雪郡主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如若你们不反对,本王可以将你们二人同时收留下来。”金颖海恼了白凌雪的淡定从容,更恼了白凌雪说话的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和怪腔怪调的语气,于是他推开百里霓儿,又一步一步逼近白凌雪。

  “凌雪还背负着维护和平的大任,不敢贪图享乐,怕是要违了王爷的好意了。”白凌雪淡淡薄薄的施了一礼,而后温婉的道来,“只希望王爷可以早些带凌雪前去参见天皇陛下。”

  “白凌雪,真有你的……”金颖海恨得咬牙切齿,但是答应的话他刚才既已说出,便是覆水难收,他只得打掉牙齿往肚里吞了。

  “你这样血淋淋的,如若现在前去参见天皇陛下,会让人误以为是本王虐待了你,所以,你理应先跟本王去一下本王的营帐,养好伤才行。”金颖海目光一转,又想出一缓兵之计来。

  白凌雪虽说心里惦记着白云呈,也是干着急却又无计可施,只得闷闷不乐的点了点头。

  金颖海倏地上前抱住白凌雪,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白凌雪的身体向后一按,成了半仰卧的姿势。

  “呃……”白凌雪颈项处的伤口猛地撕裂了一下,她痛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金颖海毫不迟疑,他迅速的拿出一瓶药粉,再次麻利的行动,给白凌雪的伤口撒满了药粉并包扎起来。

  这一连串的动作,都是一气呵成的。之后,还没等白凌雪反应过来,她又觉得身体悬了空。原来,金颖海已经抱起她走向马前,而后轻盈的蹿上了马,陪她同乘一匹坐骑,既温柔又霸道的抱着她,打马疾驰而去。

  “金颖海,你应该和百里霓儿同乘一匹马。”白凌雪是在行至千米之外时才反应过来的,那是因为她的颈项终于消失了疼痛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暖暖的热流从缠在颈项不松不紧的绷带处传来。但是,她的疲惫感愈加明显,故而,她是用疲惫沙哑的声音提出了抗议。

  “白凌雪,你是第一个挑战本王的忍耐极限的人。”金颖海顾左右而言他。

  “你放我下去,男女有别,我不愿意和你同乘一匹马。”白凌雪开始做出反抗。

  “如果想见天皇陛下,就给我放乖一点。”金颖海怕白凌雪掉下马去,他只得加重了臂力,紧紧的抱住凌雪,心里,却已经很是郁闷的骂起了人。

  白凌雪果然做出了让步,不再闹腾……

  困乏的感觉频频袭来,白凌雪却不敢睡去,她强撑着自己,因为她又在惦记哥哥白云呈了,不知道他此时发觉到自己失踪了没有,他会不会正急得团团转,会不会慌了心神从而做出了什么冲动无理智的行动来。

继续阅读:第19章 白费口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