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白费口舌
王昕凝2018-03-16 17:073,238

  “王爷,既然霓儿和海棠的相貌有些相似,而且,霓儿年轻貌美,王爷为什么不能收了霓儿,放弃海棠呢?毕竟海棠已是他人之妻,甚至也已经有了身孕。”白凌雪待金颖海放慢了马速之时,犹豫着劝解出口。

  “吁……”金颖海神色一震,他拉住了缰绳,让马儿停了下来。

  面前,已出现了一座帐篷,帐篷搭的很是细致结实,雪白雪白的布匹坐落在一片杂草丛生的地带,很是惹眼。

  金颖海先是下了马,而后小心翼翼的搀扶着白凌雪下马。

  “凌雪,我同你哥哥的恩怨永远不会摆平,你不必白费唇舌了。”金颖海的慵懒与邪气皆已消失不见,满脸的冷静与严肃让他似乎换了一个人,“而且,我不会让海棠为你哥哥生下孩子的。”

  “金颖海,你真的那么爱海棠吗?我严重怀疑,明明你就是太爱自己的尊严与面子了!”白凌雪被扶下了马,正与金颖海面对面的站在一起,她蓦然间提高了音量。

  白凌雪这一叫嚷,自是扯痛了颈部的伤,她不自觉的把头扭向一边咳嗽一通,右手不自觉的覆上颈项。

  “我更怀疑,”金颖海是真的忍无可忍了,他眼中喷出凶光,双手紧紧抓住白凌雪的双肩,气势汹汹的咆哮起来,“你跟白云呈不是亲兄妹,骏城是你一个人的,为什么你不肯把百里海棠和白云呈交出,而是冒险的只身前来谈判?我既然可以违背诺言追杀你哥哥,就可以违背刚才对你的承诺,我可以做个言而无信的人,我要先辱了你的清白,再拿你要挟白云呈!”

  “疯子……”白凌雪气急,她本想拔剑同金颖海决战一番,怎奈她浑身酸痛无力。为今之计,她突然身子一软,装作昏迷过去,就要倒在地上。

  金颖海自然不会让白凌雪倒下,他赶忙扶住了白凌雪。

  白凌雪后悔了,她怎么就忘记了,金颖海这种人渣,果真是会做出那种禽兽之举来的……

  心里七上八下的开始紧张起来,可是已经离了弦的箭再也收不回,白凌雪也不会无聊的让自己沉入到无尽的自责之中。

  心里盘算着,自己颈项有伤,又失了很多血,此时自己的脸色定然憔悴不堪,现在的她,又装作昏厥,以金颖海素有洁癖又骄傲的性格,还是不会屑于在一个女人病恹恹时行禽兽之举的,所以白凌雪只有拖延一时是一时了……

  白凌雪也算是了解金颖海的性情了,果然,金颖海看是多看了白凌雪几眼,却没有什么心情和yu望行不义之举。不过,偏偏有些出入的是,金颖海却并不是嫌弃白凌雪的脸色,而是正担心着这个看起来风吹即倒的黄毛丫头到底伤的重不重。

  长这么大,金颖海就没见过这样奇怪的女孩子,明明名正言顺的一个郡主,身份何等尊贵,为什么会做出这样勇敢的决定,只身探入敌国军营来与虎谋皮了呢?

  突然想起白凌雪身上还带着信件,金颖海仔细观察一下白凌雪的袖口,没发觉出什么异样,他又伸手摸向了白凌雪的怀中。

  “啪……”白凌雪竟出其不意的挥出拳头,一拳头打在了金颖海的鼻子上。

  “啊……”这一招,可算是狠到了极致,不仅把金颖海打的摔倒在地,还把金颖海那挺翘笔直的鼻子给直接打歪了,鲜血瞬间喷涌出来。

  别看金颖海体格健壮武功高强,他还真承受不来这种待遇,整个人倒在地上半天都没爬起来,脑袋里还一个劲的嗡嗡作响。

  白凌雪看到金颖海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自是心下得意,不过,她也不敢在此滞留了,她赶紧一个飞身跃上了马,乘着快马朝安灼国的国都方向疾驰而去。

  “白凌雪,我会将你碎尸万段……”倒在血窝里的金颖海费了半天劲儿才从地上爬起来,一个大男人再怎么疼也不能流眼泪不是吗?可是他又何曾受过这种屈辱这种痛楚,而且年纪轻轻的他,有多在意自己的形象问题……

  “王爷,哎呀这是怎么了?来人,快来人……”幸亏百里霓儿刚才为了追上金颖海和白凌雪,随后也骑了快马赶过来,待她看到金颖海这副惨败的模样,自是吓了个不轻,她下马上前,紧紧拥着金颖海,而后大声喊起了人。

  “王爷,王爷……”有步兵闻声赶来,七手八脚的把金颖海给抬到帐篷里,而后找来了随军医师为金颖海疗伤。

  “来人,传令下去,把周围百里之内的地段全部封锁,要把白凌雪毫发无损的给我带回来!”金颖海被医师给做过伤口紧急护理,却还是觉得脑袋里空空荡荡的难受得紧,于是,他便对着他的手下咆哮开来。

  “王爷,让你受苦了……”百里霓儿在一旁作势的擦擦眼泪,就像是她有多心疼金颖海似的。

  “霓儿,你比你姐姐更会疼人……”金颖海明眸一转,突然感觉出来,百里霓儿定是一个很好拉拢的女子,于是,他换成足足可以融化万年冰雪的温柔的语气对百里霓儿说道。

  “王爷,我猜郡主前来,定是想要和王爷讲条件,她交出我姐姐,而王爷退出骏城边界。”百里霓儿就连说个话都不忘记搔首弄姿,她贴近金颖海,呼吸着金颖海身上特有的男子浑厚的气息。

  “霓儿……”金颖海蓦然欺近,将百里霓儿推倒在了榻上……

  话说,白凌雪也不是傻瓜,她自然知道金颖海会设下关卡拦阻她,于是,她出了金颖海的视线,便下了马,并牵着马鬼鬼祟祟的前行。

  到了重兵防卫的地段,白凌雪偷袭了一个长的瘦弱的小兵,把他打晕,剥了他的铠甲,而后用揽绳把他绑在马上,又用自己的佩剑在马pp上狠狠扎了一剑,马儿受了伤疼痛难忍,自是受惊异常,它就跟下山的猛虎般冲向了敌军的防护区。

  突遭快马侵袭而来,卫兵们还没反应过来状况便蜂拥而上,散乱了秩序只为能够追上马儿的步伐,因为,三王爷刚刚下令,活捉刺客者,赏银三百两。

  名利双收的任务最能吸引人挤破了头往前闯,于是,将领们和官兵们都争先恐后的朝马儿奔驰的方向追去。

  白凌雪已经换上安灼国士兵的铠甲,而后趁乱溜了出去。

  安灼国的皇宫大的很,白凌雪摸进去后才发觉,自己就跟那无头苍蝇似的,乱打乱撞也撞不出正确路线。

  一个人耽误着时辰,饿了就去偷些吃的,累了就躲起来睡一觉,反正天气这么热,白凌雪又穿着铠甲,睡在树枝上也不会觉得冷。

  心里又想起哥哥,不知道哥哥会不会寻找自己,会不会担心自己,毕竟在哥哥的印象里,总以为白凌雪一直都未离开过他的身边。

  一切都重新来过的感觉真好,虽说目前什么重要问题都没有解决,但是好歹白凌雪对自己有着足够的信心。

  而在白凌雪拖延的时间里,她并不知晓,金颖海已经同百里霓儿暗暗的打通了某种协议,故而,金颖海把百里霓儿放回了骏城。

  “霓儿,凌雪究竟去了哪里?”白云呈正在屋中冲着军兵们摆脸色,气愤难平的他,把屋里的东西都砸了个粉碎。但是突然听到军兵来报。说是看到霓儿小姐回来,白云呈便赶忙吩咐一声。让人把百里霓儿给请过来由他亲自审问。

  百里海棠一声不吭的守在一边看着,她死活都不会告诉白云呈,白凌雪是单枪匹马的跑去金颖海的部队里求和去了……

  而百里霓儿也跟百里海棠一样担心着白云呈会为了白凌雪而一怒失荆州,故而,她也是只字都不会提及白凌雪的事。

  “郡王,我也没有看到郡主,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百里霓儿装出一副乖乖女的模样,文静的可以,“不过倒是听她说我姐姐最近逼她嫁给周伯仁逼得紧,她要躲出去几日。”

  百里霓儿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她有一次去姐姐的房间,却在门口听到姐姐百里海棠同周伯仁做条件交换,要设法让郡主白凌雪早些嫁给周伯仁,而且听那些话中意思,白凌雪似乎还格外排斥嫁给那个指腹为婚的周伯仁上将。

  百里霓儿无疑就是在播种软钉子,她要慢慢的把百里海棠和白云呈之间的情感纽带扎的千疮百孔,而后,她也好乘虚而入。

  虽说,百里霓儿已经跟金颖海有了暧昧不清的关系,但那一切的一切,单纯只是为了和金颖海结下良好的交易纽带罢了。而且金颖海虽说人长的很是帅气,气质也好,但是为人未免有些轻佻,很不适合作为终身依附的良人呢。

  “霓儿,你怎么可以乱说呢?你知道什么?!”百里海棠没想到妹妹百里霓儿会冒出这样陷自己于不义的话来,妹妹的快人快语虽说她早已习惯,却还是被惹怒了,因而,她蓦地提高了声音。

  “我去找人。”白云呈瞥了两姐妹一眼,懒得再跟她们耗费唇舌,白凌雪是他白云呈的妹妹,除了他,还有谁会真心心疼呢?充其量,别人的担心都是装装样子罢了。

继续阅读:第20章 妹妹跟他对着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