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妹妹跟他对着干
王昕凝2018-03-16 17:073,295

  白云呈对妹妹的行为越来越头疼了,还记得小时候,妹妹是把他当做大英雄一样崇拜的,他说一,妹妹就绝对不会说二。

  是从什么时候起,妹妹这样喜欢跟他对着干了呢?

  他自认他对妹妹的情义从来都没有变过,从来都没有减少过,哪怕是他两年前出于怜悯之心和对朋友的道义之心外加一点爱慕之心收留了从安灼国狼狈逃出的百里海棠,直到现在和百里海棠完了婚,他都没有忽略过妹妹白凌雪。

  他曾经告诉过海棠,他可以娶百里海棠做正妻,而后绝不再娶,但是,他也会把妹妹当做他的生命,疼爱妹妹一辈子。

  都已经两年了,百里海棠也已习惯同白凌雪明里暗里的互相排斥,但是,白云呈相信,百里海棠是可以容忍白凌雪的小脾气的,不然,她不会在一个月前答应嫁给自己为妻。

  不管百里霓儿怎么说,白云呈始终相信百里海棠,因为他自信,自信百里海棠是爱他的,那么既然爱他,就不会忍心看着他难过,不会把他的妹妹给逼得离家出走。

  按下白云呈一边焦灼一边发动军兵发了疯的寻找白凌雪则不提,单说白凌雪,她已经在安灼国皇宫里猫了整整两天而且观察了两天了。

  最后,听说国君金若帆这几天晚上一直都是翻苏昭仪的牌子,而苏昭仪,乃是刚刚入宫的一个新妃子,年纪只在十七岁。

  金若帆为了讨苏昭仪欢心,召集了一些新入宫的秀女,供苏昭仪亲选几名侍女。

  ……

  小桥流水叮咚,香风莲步娉婷。

  淡淡的荷花馥郁温馨,绽放在才子佳人眼中,汇成了一阙一阙的词句,煞是风雅。

  “奴婢叩见天皇陛下……”

  “参见苏昭仪……”

  一群妙龄少女款款移步前行,来到身着便装的国君金若帆和苏昭仪面前,儒雅的施礼问安。

  不过,其中一个小秀女却没有下跪,只是愣愣的杵在那里,如此,一群下跪的莺莺燕燕中容下一个立体的影子,便显得极其不搭。

  “你是哪个姑姑调教出来的?因何如此不懂礼仪?”苏昭仪瞥目之间,却发现这个秀女长的很是清秀,而且,从骨子里透出一种冷漠与傲然,仿佛根本就没把尊贵无上的天皇陛下和她这个小小的昭仪放在眼里,故而,她怒了,她伸出兰指,指向鹤立鸡群的秀女。

  “见过天皇陛下。”秀女懒得搭苏昭仪的腔,而是淡淡薄薄欠一欠身,冲着金若帆施得半礼,表情里,满是戏谑。

  “你叫什么名字?”久闻金若帆是个兄友弟恭的大善人,果然不假,他微笑着看向秀女,竟然没有一丝怒意。

  “天皇陛下,这女子全然不懂规矩,按照宫廷律法,理应乱棍打死。”苏昭仪顿觉自己失了颜面,她娇哝着推推坐在她旁边的金若帆,带着委屈的腔调控诉道。

  “看她举止怪异,又极其泰然,不是刺客便是大户人家的千金。”金若帆笑出了声,他再次看着秀女追问:“你的名字,还有你父亲的名字,统统报上来。”

  “小女子白凌雪,乃是骏城的郡主,也是骏城派来的使者,凌雪祝安灼国举国安定,也祝天皇陛下愉悦安康。”白凌雪迎上金若帆的笑脸再次一揖,她记得,前世的金若帆,就是这样一副慈祥随和的模样。

  白凌雪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了众人包括金若帆的大惊失色。

  “凌雪……郡主?”金若帆再也坐不住了,他腾的从龙椅上起身,而后快步走到白凌雪面前。

  “陛下,不能靠近此一女子!”金若帆身边的一个年轻护卫倒是大胆又身手敏捷,他倏地蹿到金若帆和白凌雪中间,拦阻开金若帆的贸然靠近。

  “哈哈,你怕这黄毛丫头会伤了朕?”金若帆年纪大概在三十岁左右,外貌看起来年轻得很,但是表情却不是一般的老成持重。

  “陛下威武,骁勇善战,可是,听说骏城的白凌雪为人刁蛮任性,很是难以驯服,况且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陛下乃是堂堂君子,不得不防备小人的暗算。”年轻护卫倒是伶牙俐齿,几句话,既为金若帆保全了脸面,又为自己的防备心找到了足够的借口。

  “你先退到一边,我和这位姑娘好好说回话。”金若帆抬手示意护卫后退几步,留出他和白凌雪可以一览无遗对望的空间。

  “陛下,凌雪带来了一封信,上面盖有我们骏城的印玺,请陛下过目。”白凌雪说着话,不慌不忙的从怀中把信封掏了出来,心下长长舒了一口气,千难万难,总算是见到国君金若帆了,这一路,差点就赔了夫人又被挟持。

  “陛下……”年轻护卫的心一直悬着,此刻,竟见天皇陛下要亲手接过白凌雪奉上的书信,他就更是诚惶诚恐了,怎么说,保护天皇陛下的安全,乃是他此生最重要的事。

  然而,金若帆却并不领情,他再次抬手禁止了护卫的继续提醒,而是伸手接过了白凌雪递过来的信件。

  迅速的拆开,一目十行的读完,之后,即陷入了沉思。

  白凌雪也不催促,她用那双慧黠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金若帆,从金若帆双眸中,白凌雪似乎看到了一点点哥哥白云呈的影子,淡定、认真、豁达、不骄不躁,也许肩负大任的男子,都有着如此极好的修养。

  “果然是骏城的凌雪郡主,怪不得如此秀美。”金若帆终于开了口,笑容悠悠涓涓,目光里仿若透出一道并不刺眼的温暖,直直的盯着白凌雪的脸,“只是郡主为何弄的这般狼狈不堪,这跟本国的丐帮倒是有的一拼呢……啧啧,郡主的颈项和脸上,怎么还负了伤?”金若帆看得仔细,而他的关心背后,似乎还掩藏着某种幸灾乐祸的意味。

  白凌雪又不是傻瓜,怎能看不出金若帆的戏谑之意,但是既然前来,她自是准备好了忍下所有羞辱,迎接一切不敬的言语。

  “说来话长,贵国的三王爷设下了重重关卡,对凌雪百般刁难,凌雪是死里逃生才得以见到陛下龙颜的。”白凌雪缓缓的说着,语气温婉淡雅。

  “哦?这个颖海……”金若帆原本只是想要笑话白凌雪一通,他以为,是白凌雪惧怕安灼国的军兵,故而不敢正大光明的来,还偏要把自己给打扮成这副狼狈模样。但是他却没有想到,人家小郡主的落魄,竟与自己的御弟金颖海有关,听凌雪郡主的意思,都是金颖海处处追杀人家,才害的人家受苦连连。

  这事,要是传到其他国家,怕是安灼国的颜面是要尽失了,一个称霸十六国的大国,却对小小一城的柔/弱郡主大开杀戒,岂不是有点草木皆兵的意味了吗?

  “来人,带郡主下去好好梳洗一番,再把蒙古国进贡的玲珑珍珠衫赐给郡主。”金若帆沉默良久,终是一槌定音,他吩咐道。

  “等一下,”白凌雪赶忙趋前一步,用煞是真诚又无辜的眼神望向金若帆,在她看来,凡是比她年长又慈祥的男子都有些像她的哥哥,“陛下请先答应退兵,从此,我们两国友好往来,不再令生灵涂炭。”

  “你们骏城与我们安灼国兵力相差悬殊,我们想要攻破你们,不会费吹灰之力,故而,郡主未免太会捡便宜了……”金若帆摇摇头,他故作一番为难的叹息。

  “我们的确兵力相差悬殊,但是陛下不要忘记了,十六国之中,还有一个蒙古国与贵国势均力敌,并长年做出挑衅之举。而且,蒙古国国君对凌雪一向有意,若是凌雪愿意以自己做代价,轻而易举便会换得蒙古国同安灼国背水一战。”白凌雪温柔的笑笑,面色犹如池中荷花,粉嫩粉嫩,而她的双眸更是水波流转,粼粼的犹如黑玛瑙一般诱人。

  “郡主果然精明能干又有着爱民如子的胸襟气度,这是朕都感到望尘莫及的……”金若帆走上前,携起白凌雪的手,带白凌雪走出御池畔,而后徐徐向正殿的方向而行。

  白凌雪也不想表现的太过抗拒,毕竟乱世天下,凡是各国的公主以及郡主,都已久经沙场,女孩子也早已磨练的不再是拘谨的性子。

  “陛下,凌雪虽然不及千军万马,可也是千金之躯,如若陛下愿同骏城友好往来,凌雪日后便是安灼国的郡主,他日婚配,安灼国就是凌雪的娘家,况且,我们骏城也可以俯首称臣年年进贡,那样难道不比打打杀杀来的顺利一些吗?”白凌雪瞥目之间,金若帆正在笑眯眯的看她,于是,她又想好了一番说辞。

  “好,伶牙俐齿,我们安灼国就没有郡主这样的女中豪杰,实在令人钦佩,”金若帆配合着白凌雪那缓缓的步伐,“朕听说,你们骏城真正的主人是凌雪郡主,那么,为什么凌雪甘于放弃自己的权利而屈从于白云呈的指挥呢?如若凌雪不敢招惹白云呈,朕倒是愿意帮你把骏城讨回来,如何?”

  ——金若帆,他真的有这么好吗?白凌雪在心底里频频暗笑人与人之间的那份虚伪与利用。但是,她心内还是有些庆幸的,庆幸她与哥哥白云呈,虽说他们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他们的兄妹情义中却从没有参杂进一丝或利用或虚伪的杂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