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你怎么了
王昕凝2018-03-16 17:063,329

  “哥哥,你的胳膊怎么了?”白凌雪将自己的手抽回,一不小心就触到了白云呈胳膊上包扎的那处伤口,待白云呈疼的吸了一口气,白凌雪才若有所悟的问道。

  白云呈直接就被白凌雪给问愣了,他眨眨眼睛看着白凌雪,看着这个满脸迷茫神色无辜的白凌雪,他不知道是白凌雪真的给忘记了白天发生的事还是以为那些事也是在梦中发生的。

  “凌雪,你还是快些休息吧,等到明天早晨醒来,一切就都恢复正常了。”白云呈抚额嗟叹,看来,他已经没有办法跟这个犯糊涂的妹妹继续交流下去了。

  白云呈直接就把白凌雪推倒在了床上,为她盖好薄被,虽说时值夏天,可是夜风还是清爽得很,白凌雪是寒性体质,手足长年冰冷,总是受不得寒气。

  “不,我不要睡,我睡着了,你就会不见了,哥哥,我不要你走……”白凌雪蓦地又紧张惊恐起来,她死死的抓住白云呈的手,本就哭红的眼睛里再次氤氲出泪水来,在烛光下映的晶莹闪亮。

  “凌雪乖,别闹,容我去跟你嫂子说一声,然后再回来陪你,这样可以吗?”白云呈又想起,老郡王过世那一年,凌雪十二岁,还是个孩子,她就是这样哭红了眼睛不肯休息,害的白云呈日日夜夜守在凌雪榻前,整整守了好几个月,凌雪才从悲观失落中逐渐走了出来。

  可是如今,白云呈的心分成了两瓣,一半系在凌雪这里,一半还牵挂着海棠。

  刚才,海棠极力反对他过来安慰凌雪,可他最终还是输给了自己多年养成的习惯,推开了海棠的阻拦,他夺门而出的奔向凌雪寝室,于是,他竟不小心在凌雪门外听到了红菱丫头那番趾高气昂的诋毁海棠的话。

  “嫂子……海棠?”凌雪依然是云里雾里的,忽然,她问道,“宝儿呢?宝儿在哪里?”

  宝儿,刚满一周岁,就跟白云呈当年第一眼看到白凌雪时白凌雪的年龄相同,一周岁的孩子特别可爱……

  “什么宝儿?宝儿是谁?”白云呈更加疑惑了,他伸手探探白凌雪的额头,感觉热度真的是有些高了。

  “你和我嫂子的儿子啊……”白凌雪说到最后几个字突然就有些底气不足了,一种奇怪的意念从她心底窜起,她一扬右手,运动功力,却发现,自己的功力犹存!

  用什么样的语言可以解释得通她此时的心情?错乱、愕然、彷徨,还有些半信半疑!

  “你嫂子才刚有一个月的身孕,她自己感觉出来了,可是神医楚君平都没办法为她诊断出来,你是怎么知道的?”白云呈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来,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笑容里到底隐藏了几分欢喜,几分戏谑。

  按理说,海棠还未确定她已经怀孕的消息,她谁都不会说的,甚至就连服侍她的侍女都全不知晓,海棠的妹妹百里霓儿也不知晓,可是白凌雪怎么就会知道了呢?

  “哥哥,我头痛……”是头痛欲裂了。

  白凌雪一头扎进白云呈怀里,她需要好好梳理一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让婉月去找君平来……”白云呈是个行动派的人,做起事来从不喜欢拖泥带水,所以等他说完,他已经推开了白凌雪,走到门口喊道,“婉月……”

  “哥哥你回来,别喊……”白凌雪急了,她不要找楚君平来,看到他,白凌雪心里就更是七上八下找不到航线了好吧?

  白凌雪一着急,就从床上给摔了下来,然后她发现自己虽说还有功力,但是浑身酸痛乏力,似是生了一场大病的感觉。

  婉月此刻正和红菱呆在隔壁,听到了白云呈叫她,她刚要开口应答却被红菱给捂住了她的嘴巴,红菱伸出手指“嘘”了一声,贴近她耳边小声道:“我们不过去,让郡王自己服侍郡主即可,这两年,郡王生生把郡主给忽略了,如今,也该让他好好补偿一些。”

  婉月眨眨眼睛想了一下,觉得红菱的话也不无道理,于是,她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而后拉着红菱偷偷摸摸的溜出隔壁,来到白凌雪的门口,两个人鬼鬼祟祟的听起了墙根。

  “凌雪,生病了就得找郎中看看,讳疾忌医只会把病给拖的严重了呢。”白云呈只得回头扶起了白凌雪,而后耐着性子把她抱回床上,再次探探她的额头,竟然悲哀的发现,温度又升了。

  白凌雪不要找什么郎中,她最想做的事,就是紧紧的靠在白云呈的怀里,虽然她知道,她不能永远靠下去。

  很久很久没有感受到哥哥如此的关怀之情了,隐约记得,好像是在两年前,哥哥总喜欢有意无意的躲开她,不再抱她不再轻柔细语的哄她,也不再陪她看小溪流水不再陪她赏风花雪月。

  对了,两年前,她和嫂子百里海棠打了一架,哥哥白云呈跑上去拉架,她竟一不小心就用佩剑把哥哥给划伤了,就是从那时候起,哥哥才逐渐疏离她的。

  两年前?

  那么现在,怎么就是有种回到两年前的错觉了呢?

  白凌雪不想睡去,特别不想,虽然现在的她困的不行。

  她努力睁着眼睛,又因为上下眼皮总是打架,她只好又眯缝起眼睛。

  “凌雪,你睡吧,明天我去给你找大夫,今晚上我陪着你,不离开。”白云呈轻轻放下凌雪,再次为她扯过薄被。

  “你不要走……”凌雪恐惧的拽着白云呈,她就怕她睡了,白云呈就会离开,那么明天,万一一切又灰飞烟灭,她再也看不到白云呈了该怎么办呢?

  白云呈喜欢海棠就由他去喜欢好了,她再也不从中作梗了,再也不犯糊涂了,她只要看着白云呈好好的活着就行。

  黎明的曙光逐渐拉开了夜的黑纱,帐子的粉色系已是若隐若现。

  徐徐的凉风从窗口处无声无息的进来,闲闲的游走在人的脸上。

  是白云呈先醒来的,蓦然间醒来,发现自己是坐着睡着的。

  瞥目之间,白凌雪正睡得疲惫,脸上泪痕干涸的地方,透着晶莹的亮泽。

  白凌雪的那双小巧的手搭在白云呈手上,这孩子倒是安静,竟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

  白云呈慢慢的抽出手来,刚想探一下白凌雪的额头,手却冷不防被白凌雪给抓住了。

  “啊……”白凌雪一声惊叫,声音凄徨恐怖。

  “凌雪……”白云呈猛地一拉白凌雪,而后迅速的将她抱起,“怎么了?凌雪……”

  白凌雪还没从惊悚中反应过来,就听耳边突然传来白云呈焦急的问候声,感觉到握住自己的手就是哥哥白云呈的手,而且,就连那股子气息都令她万分熟悉,她赶忙一头扎进了白云呈的怀里。

  瑟缩的小人儿像个小动物般的黏在怀里,温暖、柔/若无骨。

  “又做噩梦了?真是奇怪,”白云呈恰似自言自语的说着,见白凌雪已经睁开了大大的眼睛看着他,那种神情似曾相识,嗯,像极了她一岁时那懵懂的模样,“凌雪……”

  “哥哥,你还在这里?”白凌雪像是瞬间跟谁去借足了力气回来,灿烂惊喜的色泽涌上她的双眸,她抱着白云呈的胳膊连连叫道,“哥哥你不会离开我了,对吗?对吗?对吗?”

  “哥哥什么时候离开过你……”白云呈叹息一声,他要被这个一阵风一阵雨的妹妹给弄傻了好吧?

  “咚咚咚……”白凌雪还没来得及说出她心底堆积的很多很多的思念与愧疚,就被敲门声给打断了,唉,谁这样没眼力见呢?

  正腹诽着,婉转如莺啼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郡王,你昨夜一夜没回去,害得我一夜没合眼,你总是不懂得照顾自己,我真担心你会不会着凉呢!”

  ——百里海棠的声音。

  真是虚伪的女人,明明是很抗拒白云呈同白凌雪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的过了一个晚上,很担心白凌雪化身成为那违背伦常的文姜(百里海棠尚不知道,白凌雪同白云呈并非亲兄妹),但是顾及到白云呈的脸面,百里海棠也不能明显的表现出来她心中所想,故而把话语说的婉转隐晦。

  白凌雪在心里诅咒着百里海棠,但是想想自己曾经犯下的罪孽,便又赶紧打消自己的恶念。

  “嫂子?进来吧。”白凌雪决定不去管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只消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前行即好,不管能够陪伴哥哥几天,这都是上天赐予她的造化,她要努力再努力的珍惜。

  百里海棠果然爽朗的推门走进来,虽说,她昨日跟白凌雪闹了个不愉快,但是礼仪与人情世故不允许她对着自己的小姑子使脸色,所以,她大度的微笑着,走到白凌雪床沿上坐下。

  “怎么了?生病了吗?”百里海棠伸手握住白凌雪的手,白凌雪昨晚是把右手放在被窝外面的,所以冻的有些凉,如此,嫂子百里海棠的手就显得特别暖。

  百里海棠瞥一眼旁边坐着的容颜有些憔悴的白云呈,看到白云呈衣冠楚楚,就连脚上的鞋子都没脱,看样子,他就是这样端坐着,倚在墙上休息了一夜。

  百里海棠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语气越发的温柔起来:“郡王,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妹妹这里,有我照应着。万一金颖海今天再来骂战,怕是你又要忍不住出兵了。”

继续阅读:第13章 为什么要重新开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