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老气横秋
王昕凝2018-03-16 17:063,284

  百里海棠转身凌波微步的来到房门前拉开门,目光炯炯的看向正在问外急得团团转的红菱,带着微愠的冷清,吩咐道:“日后到了掌灯时分,都不得因郡主房里的事来打搅郡王,不管什么事,都让郡主自己去处理。而且,你们这些奴才也要多尽力一些,不要让人觉得,你们都是一群吃白饭的……”

  百里海棠不愧是百里海棠,做起事来雷厉风行从不拖沓,有时,下人们都会在背后议论,郡王白云呈和王妃百里海棠不愧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那不苟言笑的表情,那冷清古板的性子,那傲骨临风的姿态,简直像极了。

  “是,是,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退下……”红菱忙不迭的后退几步,她连连躬身施礼,就怕再逃的慢了,郡王妃会一鞭子打过来,打的自己皮肉开花。

  这骏城的人,有谁不知道,郡王妃百里海棠使的一手神鞭,鞭法迅捷独到,可谓神出鬼没,就连白云呈,在她面前都无法取胜。那么,谁还敢来惹这个女阎罗呢?这年头,容貌都是骗人的,不要觉得看到了一个九天仙女就要真的把她当做九天仙女,要时刻当心,仙女也有可能是妖精幻化而来的。

  ——

  红菱是跑着回到白凌雪的寝殿的,在门外徘徊了好一会儿觉得没脸进去,万一郡主问到自己,自己该怎么说呢?难道要说自己非但没请来白云呈反而还被郡王妃狗血喷头的给骂了一顿?

  踌躇良久,突然,隐隐听到白凌雪在屋中跟着了魔似的低声念叨着:“原来阴曹地府和人间一般无二,原来死去了和活着的状态毫无差别……”

  如此,坐在床沿上的婉月算是被吓到了,她“哇”的惨叫一声,而后慌慌张张的跪倒在了地上,带着哭腔央求道:“郡主,什么生啊死啊的,你别这样胡言乱语,奴才要被你给吓死了……”

  红菱哪里还顾得胡思乱想,她赶忙推开门走进来,也带着哭腔唯恐天下不乱的嚷上了:“郡主,你可不要想不开啊,虽然那个郡王妃很是狗仗人势很是猖獗,可是郡主你才是骏城真正的主人呢,只要你强硬起来,说让她滚蛋她立马就得滚出去,所以,郡主何须想不开,要死,也该……也该是那个……”红菱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听说隔墙有耳,怪自己嘴没把门的,万一这话给传到了郡王妃耳朵里,郡王妃还不得撕烂了她这张嘴才怪!

  虽说红菱是白凌雪身边的“老人”了,伺候了白凌雪十年,而那个鸠占鹊巢的郡王妃才该自卑的领略到寄人篱下的难堪才对,可是人家郡王妃就是脸皮厚实,不但要反客为主,还要对她们这些奴才发号施令,就如同她才是骏城第一女主人似的。这算她奶奶的什么事呢?果然是人善被人欺,都是郡主白凌雪没有主心骨,担不起这整个家,还要听那个冒牌郡王白云呈的摆布。

  但是,有些话在心里想想也便罢了,万万不可说出来的……

  “三更半夜的,你们都好吵……”房门突然毫无预期的发出“咚咚”的敲击声,伴着敲击声同步响起的,是一个男子冷冰冰的声音,“都越来越不像话了……”

  只这一声,一下子镇住了屋里的三个人,三个人不约而同的销声匿迹。

  “开门……”男子再次重重的敲击几声,屋外的他,很是纠结的皱了皱眉头。

  什么时候郡主房里的人都这样闹腾了?一个个半点淑女的文静都不具备,大晚上的都跟麻雀似的声音嘈杂,真该把那两个误导郡主的丫头统统赶出郡主府去,只是还得经过郡主点头同意才行。

  白云呈感觉自己这个哥哥当的委实太累,在外,受理着骏城大大小小的折文,在内,还要一边担心着妹妹一边顾及着自己的新娘子百里海棠。

  他知道妹妹一直都和百里海棠不和睦,但他还是希望妹妹身边的贴心丫鬟可以开明一些,经常帮忙劝导一些,可是直到今天他才晓得,原来妹妹房里全是一群爱搬弄是非的。

  白云呈那英俊的脸庞犹如冰雕玉琢,站在月夜下,栀子花疏影横斜的映着他雪白修长的身影,好看是好看了,但是比月光还要清冷。

  “完蛋了……”红菱吓得捂住了嘴巴,她不知道她刚才的话究竟有没有被门外那个用天使容颜包裹着恶魔心灵的白云呈给听到。

  “哥哥……”白凌雪也惊了,但她绝对是惊喜而不是惊慌,她连滚带爬的下了榻,然后踉踉跄跄的奔到门前打开门,果然看到哥哥白云呈这熟悉的不能再熟的身影站在门外。

  “哥哥我错了,我该死,你打我骂我吧,我不是人……”白凌雪张开双臂攀上白云呈的颈项,自顾自的痛哭失声。

  “凌雪,怎么了这是?”白云呈茫然不知所措,在他的印象里,好像妹妹凌雪从没有这样大声的哭过。

  犹记得,白云呈带百里海棠刚刚来到骏城时,白凌雪也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说是哥哥不疼妹妹了,要去疼别人。白云呈当时费了很大的精气神才把这个打不得骂不得的小冤家妹妹给搞定,可是,妹妹那时的哭泣只是边哭便埋怨白云呈捶打着白云呈,还真没有声声自责过呢,因为妹妹压根就不是个会低头会认错的人……

  “凌雪,别哭,别哭,哪里是你的错,是哥哥太粗心没有照顾好你的情绪。”白云呈拥着白凌雪进屋,而后将白凌雪推到榻上坐下,他从红菱手中扯过一块罗帕小心翼翼的帮白凌雪擦拭着眼泪,只是在他扯罗帕的同时,他还不动声色的扫了红菱一眼,于是这一眼,就像是一把利刃般的插/进了红菱的心口,让红菱倒退一步,而后跌坐在了地上。

  婉月不知道红菱遭遇了什么样的“恐怖袭击”,她在一边搭把手扶起红菱,窃笑着在她耳边绘声绘色的道:“这就是所谓的倾倒吗?”

  “走,我们出去吧……”红菱被扶起来仍是两腿发颤,她紧挨着婉月站稳,而后慌不择路的拽住婉月的罗袖生拖硬拽的拖着她向外走去。

  于是,屋里就只剩下了白云呈和白凌雪兄妹两个。

  白云呈仔细的看着白凌雪的脸,发现她的眼睛哭的肿肿的,便有一抹心痛的感觉掠过他的神经枢纽站,他伸手揉揉白凌雪的脑袋,弄乱了她的头发,而后嗔怪道:“瞧你,都十六岁了,还跟五六岁时一样,我怀疑你那个小厨房里的食谱是不是有问题,怎么让你光吃饭却总也长不大……”

  (好冷的笑话……)

  “哥哥,我是在做梦吧?是做梦吗?”看着哥哥白云呈活生生的靠在自己面前,白凌雪又一次泪如雨下,她想目不转睛的看着哥哥,就这样用力看着,把哥哥的音容笑貌都刻进自己心里,永远都不要消失。

  “都是哥哥不好,害的你做噩梦了,现在没事了,没事了……”白云呈很是无奈,他不明白妹妹到底做了什么样的梦,会惊恐到如此程度,是和他有关的梦吗?

  还以为最近妹妹变得讨厌他烦他了才会整天有事没事找他吵架,每次不吵到翻天覆地誓不罢休的。也以为妹妹不满意让行政大权全部掌握在他这个冒牌哥哥的手上了,妹妹想要独自掌权。可是,他这个做哥哥的也不是非要抓住权利不放的呢,实在是事关重大,贪玩的妹妹一旦掌权,怕是骏城百姓只会遭殃了。

  就拿这郡主专用的小厨房来说吧,妹妹竟是把全城三百里有名的厨子都给高薪聘请来了,整日里光浪费的粮食都够好几户中等人家食用了,虽说骏城地大物博富甲天下,可是将近两年的战事耗费的人力物力已经超出了白云呈的意料之外,白云呈第一次有了一种即将落魄江湖载酒行的危机感了。

  可是妹妹又天生身份尊贵不识人间疾苦,他这个做哥哥的,总不能表现的那么吝啬,连妹妹的衣食住行都要干涉吧?

  “不对,哥哥我都已经十八岁了,怎么会是十六岁。你还说不是做梦,分明就是做梦了……”白凌雪突然回味出哥哥话中与事实不符的意味来,她率性的将手指放进/嘴/里狠狠的咬下去。

  哎呀痛死了……

  不是做梦……

  不过,不是听说鬼魂都没有身体不知道痛的吗?

  白凌雪眼中的泪水直接僵在眼眶,此时的她,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令她茫然不知所措起来。

  “凌雪……”白云呈没想到白凌雪会把手指咬的这样狠,他心疼的夺过白凌雪的手,看着鲜红的血迹先是从小虎牙处斑驳的渗了出来,而后在细皮嫩肉的手背上顺着转成一个圈圈。

  白凌雪的皮肤特别白,白的透明,白的很有亮泽。手背上隐约有青色细细的血管显露出来,就更是增加了她的皮肤的透明度和吹弹可破的薄度。

  “凌雪,我知道你不喜欢海棠,而且,你也在责怪哥哥惹怒了金颖海,害的我们骏城失去了往日的安宁。可是我真的很爱海棠,只要你愿意和她冰释前嫌,不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尽全力去做,好不好?”白云呈发觉,他的勇往直前只能用在战场上,而一旦让他面对妹妹的小脾气,他就有了很大的挫败感。

继续阅读:第12章 你怎么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