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重生
王昕凝2018-03-16 17:063,244

  “郡主,婉月会一直守在你的床边,所以你别害怕,别害怕……”婉月温柔的拍拍白凌雪的脊背,像是哄一个孩童般的哄着白凌雪。

  “我哥哥去哪里了?他是不是恨透我了……”白凌雪抱住婉月嚎啕大哭起来。

  “不会的,郡王不会恨你,你又不是故意伤他的,他不会那么小心眼……”婉月继续苦口婆心的劝慰着。

  “那他在哪里?他在哪里?”白凌雪忍不住自己那犹如涌泉般的泪,她更是哭的稀里哗啦。

  “你是要见郡王吗?我这就让人去把郡王请过来就是。可别再哭了,这样哭,会伤了身体的。”婉月不厌其烦的哄着,脸上,尽是担心之色。而后,她又对着外面高声吩咐道,“红菱,估摸着郡王现在不会睡下,你去跟郡王说一声,郡主梦靥着了,一直在哭,让他过来瞧瞧。”

  “是。”屋外有人答应了一声,而后,又有脚步声渐渐远去。

  “我怎么又回到骏城了?怎么你和红菱都在这里?”白凌雪有些疑惑,她一抬头,看到的居然是似曾相识的场景,她惊诧道。

  “郡主,你刚才是做梦了,做梦离开骏城了是不是?梦中的情景都是假的,你好好想想,你这十六年不是一直守在骏城的吗?”婉月轻叹一声。自从郡王白云呈把百里海棠接到了这骏城来,到现在已是两年时光,这小郡主竟是一天比一天心事重重,一天比一天焦虑易怒,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

  想着想着,婉月不由自主的叹息了一声。

  “那金颖海呢?他去了哪里?”白凌雪被搞得糊里糊涂,她记得她是和金颖海同归于尽的,临终前,金颖海还抱住了她的。既然自己的魂魄现在回到了久违的骏城,那么,金颖海会去了哪里?

  “三王爷?他……唉,他不是暂时退兵了吗……”婉月的心情也瞬间变得低落起来,她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另一个房间。

  白云呈那张俊颜映在窗棂前,他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右胳膊,那里,缠着一块纱布。因他穿的是白色的衣服,纱布的颜色也是白色的,故而,也并不显眼。

  用左手举杯,杯中酒被他一饮而尽,他双眉紧锁,神情落寞恍惚。

  “郡王,该歇息了,晚上不要饮酒。”一个有着成熟气质的女子款款走近,不由分说的没收了白云呈手中的酒杯。

  “海棠,凌雪自小就是这般任性,让你受委屈了……”白云呈抬头看着面前的爱人百里海棠,悠悠的叹息一声,瞬间百感交集。

  百里海棠放在白云呈胳膊上的手一滞,有些失神,她愣愣的盯紧了白云呈的眼睛。

  白云呈的眼睛长的极其好看,只是经年留影的蒙上了一层忧郁伤感而又冷漠的雾霾,让人忍不住就要生出许多怜惜之情。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的不是时候,蓦然惊醒了屋中正含情脉脉注视的这两位俊男靓女。

  “郡王,您……睡下了么?”怯怯的女声响起,是红菱站在了屋外。

  “什么事?”白云呈问得冷冷清清。他听得出红菱这丫头的声音,这是妹妹凌雪房里的二等丫鬟。

  “郡主梦靥着了,一直不停的哭,郡王要不要过去劝劝?”红菱早就习惯了白云呈的冷漠,便也不作细想,她脱口问道。

  “哦……”白云呈赶忙站起,不过,却被百里海棠给不动声色的按回了椅子上坐下。

  “郡王,郡主如今已经是一个十六岁的大姑娘了,郡王不能再这样宠她,不然,待她同周伯仁上将完婚之后,怕是周家人要说她娇纵无礼,目无尊长了。”百里海棠吐气若兰,声声柔转。

  (号外:十六岁?对,是十六岁,重生的时间——两年前……)

  “说的极是……”白云呈做出一番苦笑,“父王临终前,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凌雪,可是谁知她越长大越任性固执,我到底该怎样教导她,才不负父王的重托呢……”

  这真的是一件很让人为难的事,最近,白云呈只稍稍训斥白凌雪几句,白凌雪就要摆出一副飞扬跋扈娇纵无礼的模样。

  甚至今天,白凌雪还举着佩剑追杀百里海棠,如若不是白云呈这个做哥哥的上前去拦,怕是白凌雪都会闹出人命来。

  刀剑无眼,对白云呈来说,百里海棠是他最爱的爱人,而白凌雪又是他最亲的妹妹,这两个人不管是谁伤了谁,都如同割了他心上的肉一般,让他坐卧不宁,让他寝食难安。

  而当时,白云呈奋不顾身的上前拦阻,妹妹白凌雪竟来不及收手,佩剑生生划伤了白云呈的胳膊。

  “凌雪,如若你容不下我和你嫂子,我们俩可以离开骏城,日后绝不回来打扰你!”白云呈自顾自的气上心头,他毅然决然的铿锵道。

  “都是你们俩害的骏城无一天宁日,终日被金颖海重兵包围着,如今,你又要跟百里海棠周游列国去,你们倒是快活了,我呢?我一个人收拾这些烂摊子吗?我又不会领兵打仗,那干脆跟金颖海投了降,我们骏城百姓都去给他当奴隶得了!”白凌雪哪里想过要让白云呈卷铺盖走人,可也磨不开脸面说上几句软话,便鸡蛋里挑骨头理直气壮的驳回了白云呈的“痴心妄想。”

  白云呈的胳膊滴着血,他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伤口,紧皱眉头满目沧桑的看着白凌雪,说实话,他仿佛越来越不认识自己这个从小放在手心里捧到大疼到大的妹妹白凌雪了。

  “我给你敷上药……”吵归吵闹归闹,眼睁睁看着白云呈胳膊上滴下的刺眼的红,白凌雪眼中还算是没让人失望的露出几丝心疼,她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拧开盖子,趋前一步拉过白云呈受伤的那条胳膊,迅速的撕开袖子让伤口完全暴露出来,而后将药粉撒上。

  药粉止血性能强得很,这是白云呈身边那个神乎其神的神医楚君平研制出来的金创药。

  “妹妹这样说,是不是想让我和海棠去向金颖海负荆请罪?!如果是这样,妹妹只消把话说清楚,为兄岂有不遵从之理!”白云呈被妹妹这挑刺的话给呛了个措手不及,他任妹妹忙着给他又上药又包扎的忙活了半天,也还是没顺下他心头的火气。天知道,如果这个对他指手画脚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人不是妹妹白凌雪,白云呈早就一剑挥过去结果了对方的性命,以求耳根子清净了。

  “要去负荆请罪,也该是百里海棠一个人,如若不是她见异思迁抛弃了金颖海,金颖海会发动战争吗?现在倒好,惹得百姓生灵涂炭,都是为的她一己私欲!以她的身份,嫁给金颖海做侧妃到底有什么委屈的?要我说,不要讲什么侧妃,让她做侍妾都是给她脸上贴金了!”白凌雪瞥一眼正在一旁低头不语的百里海棠,不无挑衅的叫嚣道。

  “妹妹!我跟海棠已经立下誓言,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们都会在一起!”白云呈更是火大,话音刚落,他已经把自己受伤的胳膊硬生生抽回,拒绝了白凌雪的细心包扎。

  而后,白云呈闹脾气的拽上他最爱的百里海棠拂袖而去……

  “唉……”白天所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令白云呈一经忆起,便头痛欲裂,他长长的叹息一声。

  再仔细想想,似乎妹妹白凌雪也从没有做过什么噩梦的,怕是这会子刚刚睡下就想起了白天发生的不愉快,才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梦靥着了吧?

  不过百里海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自己这个做哥哥的,能宠着妹妹到什么时候呢?妹妹虽说死活都不肯与周伯仁完婚,可这桩婚事,乃是老郡王在世之时亲口许下的啊!

  白云呈原本名叫路云呈,他懒得探究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他是随了母亲路紫鹃的姓氏。他只知道,在他六岁时,和他的母亲四处逃难,却遇到歹人追杀,幸被老郡王也就是白凌雪的父王救下,从那以后,路云呈就认下老郡王做了自己的父亲,而且,他也多了一个小妹妹白凌雪。

  他刚来的时候,白凌雪才刚满一岁,那双懵懂的大眼睛整天都喜欢东张西望的,却还没学会开口叫一声哥哥。白云呈喜欢妹妹喜欢的没话说,从见到妹妹第一面时,他就立誓这一辈子都会心疼妹妹照顾妹妹,不会让妹妹受一点点委屈。

  多年前,老郡王因病而逝,弥留之际,他抓住白云呈的手,问白云呈愿不愿意改姓“白”,把他当作亲生父亲,把白凌雪当作亲妹妹,白云呈哭泣着一一答应了。

  想到这里,白云呈再也不敢继续想下去,他蓦地站起身,从衣架上扯下自己的外套。

  而此刻,百里海棠仍是柔情似水的拦在他的身旁,玉手则有意无意的搭在他的肩膀上。

  “郡王不必忧心,只是一个噩梦罢了,如若这么点事你都狠不下心,那么将来郡主嫁到别人家,你总不能天天跑去看她吧?依我说,长痛不如短痛,你不能再糊涂下去了。”百里海棠含笑说着,说完,娇嗔着将白云呈手里的衣服夺下,重新挂回衣架上。

继续阅读:第11章 老气横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