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突然就长大了
王昕凝2019-01-30 17:113,233

  “看你们聊的热闹,我若是突然走进来,会吓到你们。”百里海棠倚着门,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随意一些。

  “好了,该吃饭了。”白云呈整理一下书籍,起身,而后拖着白凌雪起身。

  “哥哥,我要把我那个小厨房里的厨子都解散了,以后和你一起吃饭。”白凌雪终于懂得了前世哥哥嘴里唠叨的人间疾苦为何物,她既然要做好人了,就需要先从勤俭持家做起。

  白云呈惊了一惊,脸上随之露出难得的笑颜,他重新审视一下白凌雪,又拍拍白凌雪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了声:“妹妹突然就长大了,让人来不及有所准备……”

  一旁的百里海棠被冷落了,心里就更是不舒服,她学不来白凌雪的撒娇,也学不来白凌雪的黏人,她只能沉下脸来,一转身先去了客厅等着午餐上桌。

  白云呈当然看到百里海棠生气了,但是他没弄明白,百里海棠为什么要生气,他只得暗自叹息,女人这群动物,实在是让人无法猜的透。

  待到三个人围在桌旁吃饭,百里海棠又来气了,因为白凌雪总是多此一举的为白云呈夹菜,而白云呈秉承着来而不往非礼也的礼貌,自然也要多事的为白凌雪添一添茶夹一夹菜的,更令百里海棠郁闷的是,白云呈居然都清楚的记得白凌雪喜欢吃什么。

  “郡王,今天……”百里海棠瞥一眼白凌雪,兀自开口说话了,“周伯仁上将又来提亲了,咱们郡主年华正好,也该选一个如意郎君了。”

  白凌雪自然知道自己嫂子心里在打什么小九九,想想如若换成自己是嫂子,怕是只会比嫂子更加霸道了,所以,果然如古人所说,将人心比自心,心里自然也就疏导开来。

  其实真没办法单以对错来衡量,人都是自私的……

  “嫂子,你不必为我的终身大事操心了,我不想嫁。”白凌雪挑挑眉,她冷静的一槌定音。

  “怎么能不嫁呢?”百里海棠明显不淡定了,言语便不自觉的犀利了起来,“谁家的女儿长大了,还不得嫁出去?你不会是担心出了嫁,就丢了自己的半壁江山了吧?你说你一个女孩子,不好好想想自己的终身大事,却非要去觊觎那些没用的权利做什么?更重要是,周伯仁那可是老郡王认定的人选,你要背弃他老人家的遗言吗?”

  之前,百里海棠还在想,如若白凌雪看上的是楚君平,她会尽力帮白凌雪争取一番。可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以楚君平的忠厚老实忠心耿耿实在是担不起什么大任。而逼迫白凌雪嫁给周伯仁,起码白云呈不会反对,周伯仁也翘首以盼,那么,以周伯仁的权势再加上白云呈的逼婚,就不信这个白凌雪能反抗得过去。有句话叫做一不做二不休,百里海棠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她一直秉承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策略,可是一旦有人不识好歹犯了她,她必会十倍奉还。

  “嫂子,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吗?别说半壁江山,我就算让我哥哥把整个骏城交给我做嫁妆,我哥哥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白凌雪皱了皱眉,自己这是又惹得嫂子不高兴了吧?是因为哥哥?

  可是嫂子可知道吗?她白凌雪重生后的最大愿望就是可以退出哥哥的视线,还哥哥幸福快乐的一生,而后,想办法阻止金颖海再次攻打骏城,也还两国百姓平安祥和的曾经。

  还记得,前世的嫂子也这样咄咄逼人的逼婚了,有句话叫做一个巴掌拍不响,之所以白凌雪犯下不可饶恕的错,毒害了嫂子,其中也不乏痛恨嫂子逼婚之因。

  今世,白凌雪不会再重蹈覆辙,不过,她也不会愿意在口头上输了气势,她要委婉的告诉百里海棠,不要总是话里话外的讽刺她这个未出嫁的闺女赖在家里吃白饭,因为这里,本来就该属于她,话说回来,吃白饭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如若百里海棠不是靠着白云呈的宠爱,这诺大的骏城,哪里容得下百里海棠在这里撒野?有那么一种人,就是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

  于是,白凌雪有义务把百里海棠的美梦敲醒。

  “郡主,虽说咱们白家的天下,只有你和郡王两个人来继承,但是女孩子终究是别家的人,况且长兄如父,郡主何必总是如此争执如此不通情理呢?”百里海棠听出来了,敢情小姑子还理所当然的认为,祖辈的家业还有属于她的一半继承权,不,听她的口气,只要她争取,全部的继承权她都能握进手里?她把白云呈当成软柿子了吗?

  真没看到谁家有这样争权夺利的女儿,古往今来,谁不知道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女儿是给别人养的,这个时代有谁会把家业留给女儿?充其量,多给几分嫁妆也是施舍了。

  百里海棠只顾解气的排斥白凌雪,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白云呈竟然伸手拽了她一下,白云呈脸上还带了些愠怒,硬是忍下了脾气耐着性子跟她解释道:“海棠,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整个骏城都是妹妹的,我才是外姓人,我是老郡王收养的义子,而妹妹,是与生俱来的郡主。倘若妹妹成了家有了子嗣,想要收回骏城的兵权,我会毫无保留的交给妹妹。”

  百里海棠,你这回该收收性子了吧?白凌雪翻个白眼,心情好好,她继续吃饭,对了,还得奖励哥哥一下,哥哥真好,知道站在公平立场评断谁是谁非,而不是像之前那样只把重心偏到百里海棠那里。而且,前世的哥哥,都没有机会告诉百里海棠,他们兄妹俩并非亲兄妹的事实。

  “哥哥,我日后嫁了夫君,也不会收回骏城的兵权的,因为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配同你争。”白凌雪淡淡的说着,心里,突然有些哀伤,是啊,自己未来的夫君……

  因为不会再爱了,只消糊里糊涂摸一个男子把自己嫁了也就好了,而自己不爱的男人,有什么资格争夺自己最爱的哥哥手中的权利呢?

  为哥哥夹一块糖醋鱼,细心的剔去鱼骨鱼刺,放进哥哥面前的盘子里。哼!百里海棠虽说又会做饭又会做女红,可是哪里比得上自己贴心呢?虽然不会再去跟她争什么,但是心下被惹起的不舒服之感一点一点蔓延开来,让白凌雪还是下意识的做出挑衅的举动来。

  百里海棠仿佛听到自己脑中蓦地出现了天崩地裂的声音……

  白云呈和白凌雪居然不是亲兄妹!

  那么,白凌雪对白云呈的纠缠,就是另有深意了?

  而且,白凌雪居然才真正是骏城的第一主人?

  女人最能解开女人心里的情感密码,白凌雪每次落在白云呈身上的那炽热的目光,无一不在宣誓着她对白云呈超出兄妹之情的那种暧昧不清的情愫!

  “郡王,那我们可不可以不要继续留在这里了……”百里海棠生平第一次感到恐惧,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前些日子真正同白云呈完了婚,她的曾经的那些烈性那些雄心壮志竟然会在一天一天耳鬓厮磨中磨的消失殆尽了。

  也许,她刚开始对白云呈并不是爱,只是为了报复金颖海罢了,而且,在她跟着白云呈来到骏城之后,她在安灼国也留下了属于她的眼线,她要时刻掌握金颖海的一切动态,也要掌握安灼国国君金若帆的一切动态……

  可是后来,她却变了,她突然变得恐惧,做梦都恐惧,她怕失去白云呈,失去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一切。于是如今,她在毫不迟疑的迎合着白云呈的爱,她知道,白云呈才是这个世上真正爱她的男人。

  此时,百里海棠的目光哀怨的投向白云呈,手也不自觉的搭在了白云呈手上,“郡王,骏城的指挥权都留给郡主吧,我们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了。我们找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此时,如若再和白凌雪争执下去,只会让白云呈以为,她百里海棠看重的是白云呈手里的权利,不,她不能这样毫无理智,她要欲擒故纵,她要挽回自己刚才给白云呈留下的坏印象,于是,她垂下眼睑,做出一番伤心欲绝的模样。

  不出所料,看到海棠悠悠怨怨的眼神,听到海棠如泣如诉的恳求,白云呈的心果然软了下来,万种豪情全部化作了绕指柔,他再用另一只手也搭上海棠的手,无奈的道:“海棠,容我先把金颖海那边的事摆平,不然我们走了,金颖海还照样会来攻打骏城,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凌雪一个人卷进战乱之中啊!”

  “要不……我去跟金颖海说几句软话,跪下来求他放过我们……”百里海棠一脸黯然,就仿佛她和白云呈明天就会被无情的命运给拆散一般。

  “好了啦,你们俩别这样跟生离死别似的……”白凌雪终于受不了了,不是受不了百里海棠的可怜相,她才不会同情百里海棠,可是,她心疼白云呈不是吗,那么,她先低头好了,“嫂子,我没有想要针对你的,是你动不动就影射我游手好闲五体不勤的吃闲饭。”

继续阅读:第16章 我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