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我们很熟
王昕凝2018-03-16 17:063,244

  “郡主,属下该死……”楚君平吓得脸色惨白,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叠起放在齐眉处,低下头不敢再去看白凌雪的脸。

  “怎么着就说自己该死了呢?楚将军,你起来回话。”白凌雪伸出手,隔空作扶持的姿势,示意楚君平起身。

  “是。”楚君平难得看到郡主白凌雪有这样态度温和的时间,之前见到的郡主,都是脾气古怪说不到三句话就发火的。于是,他也不再心存恐惧,而是起了身,中规中矩的低头立在了一边。

  “楚将军,之前,我总是不服我哥哥提拔你为参将,还同你找茬来着,你不要放在心上。”白凌雪微笑着,这会子,她算是让自己彻底反应过来了,不管现在遇到的一切是梦还是真实的,她都要好好珍惜,好好把握,让这个世上真正对她好的人都得好报,她不要再做不识好人心的人。

  不过,她也要让曾经羞辱过她的那个安灼国的王妃罗怡莉血债血还!然,至于某邪门歪气的王爷金颖海,白凌雪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的,她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已经不敢再同他较量了呢?那个男人,实在是太有心计太可怕了……

  而此时,楚君平突然听到郡主白凌雪这番言语,就更是受宠若惊了,他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会心的笑,趋前一步,他再次小心翼翼的为白凌雪把起了脉。边诊断,边回应道:“郡主严重了,不论郡主如何看待属下,属下都是心甘如怡,只要郡主开心就好。”

  如若换作往常,白凌雪定会觉得楚君平虚伪做作只会卖弄嘴皮儿,可是如今,真正体验过楚君平的忠心之后,白凌雪发誓自己再也不像以前那样蔑视这个出身贫寒的将军了。

  之后,楚君平毫无悬念的为白凌雪扎了针配了药方,又在海棠礼貌的相送下离开。

  这本是一段很小的小插曲,小的不值得提起,关于那些下意识的行为下意识流露出来的喜悦之情,对白凌雪这个获得重生机会的人来说,再正常不过了,可是,白凌雪却没有想到,嫂子海棠还会把这事大而化之的告诉给哥哥白云呈,并一口咬定妹妹凌雪是看上了楚君平。

  于是,白云呈不高兴了,他要全力遵循老郡王的遗言,他必须得让妹妹凌雪嫁给上将周伯仁,因为骏城已经延续三百年的族规,郡主都必须嫁给与她身份旗鼓相当的都督的。

  周伯仁家事显赫,祖祖辈辈都是骏城的忠臣,从无二心的守护着骏城守护着每一代郡王,而且,周伯仁手里还掌握了骏城一半的兵权,他的位置,无人可以替代。

  ——白云呈的书房。

  白凌雪的病情才刚刚好转,就跑到白云呈书房门口发呆来了。

  因是夏日,白云呈是把门窗都敞开着的。

  白凌雪鬼鬼祟祟的落下脚步,在门口目不转睛的盯上白云呈的脸——这张脸,俊美而不妖冶,白净而不娇嫩,轮廓分明却并不犀利。冷漠中透出刚毅,孤傲中略显恬静。

  白云呈静静的坐在那里,边品茶边看书,一眉一眼都如同吸力甚佳的磁石,让人一经注目,便再也移不开视线。

  这般好看的人儿,这般文武全才气质无人能敌的人儿,让白凌雪如何收回自己的情感,如何才能阻止自己这死去活来疯狂无比的爱意?

  真的好想,把这个冤家哥哥永远栓在身旁……

  好想,将他捧在手心,揣进怀里抱着,用尽全力的爱着……

  好想,一口将他吞下,让他从此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凌雪?进来吧。”白云呈终于发现了白凌雪的偷窥,他抬起头,疑惑的看向门外的白凌雪。他面无表情,“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本来嘛,白云呈那张英俊的脸总是面瘫的时候居多,正是因为如此,若是某时某刻能得他会心一笑,竟会令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不过,不论白云呈是何种表情,白凌雪都喜欢,喜欢的如痴如狂。

  白凌雪心中揣着忐忑,她知道,在她十八岁之前,她就从来没有怕过哥哥,哪怕哥哥气急了眼中露出嗜血的凶光,她也不会怕,充其量,只是担心气坏了哥哥的身体,才不得已收敛自己的。

  可是现在,一切都改变了,她开始惧怕这个帅哥哥了,怕的浑身颤栗。

  亦步亦趋的来到白云呈身边坐下,白凌雪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低着头,专等哥哥训话。

  “妹妹……”刚刚升到心头的火气又被妹妹这可怜兮兮的模样给泼了冷水,令白云呈揪心,令他再也舍不得多有责难,他蓦地抓住了白凌雪的手,用他暖暖的大手传递出他心口的温度,“是不是哪里还不舒服?若是有什么事就告诉我,别一个人扛着……”

  这话——说完又后悔了,万一妹妹真的看上了楚君平,要嫁给楚君平该怎么办呢?这事……唯独这事,是万万行不通的……

  结果,某人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但是少了那味甜。

  白云呈期待着妹妹开口却又害怕妹妹开口。

  而白凌雪心里更是纠结,她暗恨苍天怎么单单让她回到了十六岁的时光,为什么不让她回到十四岁,如果回到那时候,自己会奋不顾身的告诉哥哥自己爱他,爱到天崩地裂,爱到冬雷震震夏雨雪都不言悔!

  可是现在不可以了,哥哥已经把心全部给了百里海棠,还与百里海棠都快拥有子嗣了,如若自己现在说出来,怕是哥哥日后会拒自己于千里之外,再也不敢接近自己不会抱自己了……

  “哥哥,我不希望战争持续下去了,让我们的子民终日人心惶惶的,实在是我们的罪过……”白凌雪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明眸清澈如波的看向白云呈。

  “可是没有什么办法……”白云呈有些心虚了,他又开始害怕妹妹逼迫他把海棠交出去,他那么爱海棠,爱的比他的性命还要重要,他怎么舍得弃开。

  “有办法……”白凌雪欲言又止,她是故意只说一半的,她又在同白云呈呕气,她不知道那个百里海棠到底哪里好,整天板着一张脸,不会同人谈笑风生,不会开玩笑,不会哄人开心。

  “妹妹,只要除了赶走海棠,别的什么事我都可以答应你,哪怕你要哥哥的性命,哥哥都会毫不犹豫的给你,你通融一下好吗?”白云呈果然被吓到了,握着白凌雪的手下意识的收紧,他的语气中带着恳求,带着无助,带着伤心落寞。

  白云呈的这种我见犹怜的模样,怕是这辈子除了妹妹白凌雪,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见到了。只有凌雪,让他彷徨失措,让他满心无奈。

  “不是赶走海棠,我还有其他的办法。”受不得哥哥的可怜模样,白凌雪只得缴械投降,“我可以去安灼国做人质,换取安灼国和我们骏城的和睦相处。”

  “不行!”白云呈突然火冒三丈,他腾的站起身,气呼呼的叫嚣道,“那你还不如让我去做人质呢!”

  妹妹虽说也会武功,但是只身一人去了异国他乡,双手难抵众拳,万一受了欺负怎么办?万一有人垂涎妹妹的美色,对她图谋不轨怎么办?如若那样,还不如一刀结果了他白云呈的性命,让他去阴曹地府跟老郡王跪地赔罪呢!

  “哥哥,你听我慢慢说……”白凌雪也急了,她一把将白云呈拽回椅子上坐下,温言细语的分析开来,“我们可以同安灼国君约法三章,第一,必须让我每个月回来一次,反正我们两国只是一城相隔。第二,必须保证我的人身安全和自由,与他们国家的郡主等同对待。然后,我想带楚君平一起过去,他的武功和医术,都是上上之选。”

  这,就是最佳解决之道,忘不了哥哥,白凌雪可以离开哥哥,不要整日里守着哥哥胡思乱想,整日里看到海棠就想要起谋害之意。

  得前世的前车之鉴,凌雪可不想再惹祸了,她要做好人,做一个巾帼英雄,她要以自己为人质换得金颖海退兵不再攻打骏城,让两国百姓和睦相处永不再发生战火!

  “不行,你不要再说了……”白云呈不容争辩的拒绝,“没有你,我还留在骏城做什么?”

  白凌雪无奈,从她的唇边牵扯出一抹苦笑,她用力的抓住哥哥白云呈的手,前身尽最大可能的探近,四目相对之时,白凌雪贪/婪的望着哥哥的脸,突然觉得不够解闷,又伸出手揉揉哥哥的面颊,而后,另一只手也伸过去揉揉,视觉和触感都一同满足了,白凌雪如花的脸上绽开笑容:“哥哥,你先消消气,消消气嘛,你这样点火就着,会影响了你的判断能力……”

  “咚咚咚……”身后传来类似敲门的声音,但是白凌雪记得自己进来时没关房门的啊。

  松开白云呈,白凌雪费力的扭头向外看去,却见百里海棠正站在门口,以女人看女人的目光,白凌雪发现百里海棠眼神不善。

  突然生出几分逗弄之心,白凌雪嬉皮笑脸的开玩笑道:“嫂子,你进哥哥的房间还用得着敲门吗?果然是良人后代,礼仪周全的哦……”

继续阅读:第15章 突然就长大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综穿之宅深弃女有归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