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修士
辉煌大神2018-04-14 10:452,132

  清晨,天光还未显之际,暮生托着酸累的身体,从哪酒楼的偏侧走了出来,带着未去的困倦,系着身上衣袍的扣子。

  直到那有些清凉的水拍在脸上,他这才清醒了些,睡意扫去。

  屋外,还在下雨,怕是下了一夜,仍旧那副迷迷蒙蒙的样子,明明是春雨,可,因为这烟山城位置的特殊,因那临靠的雪峰,却格外的有些凉,倒像是入秋了。

  几近一年的时间,在这里,他已见过一年之中,差不多有六成的天气是这般,还有三成是大雪封天,唯有一成是有太阳的日子。

  去年冬,那雪之大,几乎遮天掩日,视线所及之处不过寥寥半丈,冻死了很多人,也饿死了很多人。

  他也看明白了,这烟山城虽说是赵国之城,可是他却没怎么见过赵国士卒,不过,当街杀人,却是在暗处,看来,其中也有某种因由,让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放肆。

  而他,则是被困在了这里,为何被困?只因他能穿过那骨海荒漠,穿过那一线天的雪峰走到这里,却没有信心再走出去。

  还有那家酒楼,他之所以能在城里活到今天,只因为他是那里面的伙计,倘若他一离开,恐怕不需一日,便会尸骨无存,这城里,有很多开包子铺的,卤肉铺的,他们都很缺肉。

  这烟山城,说到底,在那表面光鲜之下却满是鲜血,白日祥和繁荣,晚上则是殷红无比。

  而很多人,就像是不见天日的孤魂,只能行走于夜里,也许,他就是你白天所见满目慈祥的老人,一个嬉戏玩闹的稚童。

  至于他,不过是一只比之蝼蚁稍微多那么几斤肉的人。

  但是,他想要活下去。

  刚擦着脸,便见掌柜的早已坐在柜台前拨弄着算盘,笑眯眯的说着。“没鱼了。”

  “知道了,我这就去弄。”

  暮生闻言点头,他看了看已露出一丝天明的天空,便急步抄起后面挂着的蓑衣,提着角落里的竹篓还有鱼竿没入细细密密的雨中。

  “唔,这股心性,倒也是一个勉强可以培养的胚子。”

  背后,他却是没有听到,那掌柜说了一句若有所指的话,只是,刚出门,便已湮于雨中,了无踪迹。

  一路之上,青石街道之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相互攀谈的笑声,还有雨水滴落泥瓦,泥珠滴落水洼的声音混成了一片。

  当然,还有暮生的脚步声。

  他走到淮河边上,解下一艘木舟,便坐在上面,泊到了河的中央。

  一切声音,似乎都尽去了,这片刻的宁静,让他的心也跟着静了下来。

  孤独的人,孤独的船,任由那无处不在的雨沫拍在身上和脸上。

  这世间,每个人都有着自己必须活下去的理由,即便是阴沟里肮脏的老鼠,有的人是为了自己而活,有的人为了名利而活,有的人则是为了别人而活。

  还有一部分,一小部分的人,是为了别的而活。

  画面恍若只在昨日,忘得掉吗?忘不掉,暮生如何能忘掉,即便是他现在听到酒楼里有人在谈论到那件事时能做到无波无澜,但,他永远都忘不掉。

  “啵!”

  轻微声响之下,他一收鱼竿,顿时一条硕大的鱼被他熟练的拉出水面,一条鲤鱼。

  取下放进竹篓中,他又挂上了鱼饵,将鱼钩沉入水中。

  只是,他出神的眼睛忽然猛的一凝。

  像是一瞬间看到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只见远处,从那淮河的尽头,忽然走来了一个人,他就那么静静地踏在水面上,融于雨中,纯净的不染纤尘。

  可等他再看,却见那还有什么人,一个鬼影都没有,之前一幕好似眼花。

  只是暮生不会这么想,他相信自己,更相信自己的眼睛,之前那里确实有一个人。

  他见过很多人,但那样的人他却第一次见,并不是因为那一袭胜雪的白衣,而是一种气质,一种感觉,他很特别,特别到让人一见便再难忘却。

  带着一种异样的孤独还有落寞。

  暮生收回了眼睛,并不是他不想去看,而是很多东西他不能看,不能随便看。

  直到那竹篓里的鱼又多了三条,他这才起身,将木舟泊往岸边,停好舟便提着竹篓还有鱼竿走进一条古旧的青石老街,石上斑斑点点,坑坑洼洼,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的风吹雨打才成这般,不丑,反而增添了一股韵味。

  “踏……踏……”

  街道上,他的脚步很清晰,踩在水中,踩在石上,发出声响。

  雨如烟,又如纱,迷蒙一片。

  直到走到石街的尽头,他脚步停下,看了眼身旁亭苑的名字,古苑。

  他曾从这里走出来,如今却不敢再进去。

  “哐哐哐……”

  拍打不过几声,便见门开了,没有脚步声,门后已多出了一个人,那个救他的女孩。

  “今天的。”

  柳白衣习惯性的将手里竹篓递给了她,然后接过另一个空的竹篓,便转身往回走。

  不需要过多的语言,这已是某种习惯。

  “铮!”

  然而,今天却与往常不一样,非常的不一样,只因雨停了,而且天空一下亮到了极点。

  暮生下意识的抬头去看,无数人下意识的抬头去看,因那一声响彻天际的清越之声。

  然后,都怔住了。

  目光呆滞之下,他们都不可置信的看着那道光,那道剑光,璀璨到了极致,划破了浩瀚长空,惊散了风雨。

  那剑光直刺于天边雪峰绝顶,足足持续了三息。

  相传,那上面乃仙灵所居之地,有没有仙灵暮生不知道,但他此刻可以肯定的是,那上面有人,亦或是某种恐怖存在,不然,为何会有那惊天动地的剑光斩去。

  果然。

  上面果然有着不可知的存在,只见一双眼眸豁然睁开,即便是相隔好似千里,暮生仍觉得有些刺痛,那,亦是剑光。

  这是修士,强大的修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世执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