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还人情的代价有点大
尔吾2018-03-21 20:492,634

  支爱去教室晚自习时的路上,手机收到一条信息。

  信息上写着,“是不是不想欠我人情?”

  发信息的号码从未见过。

  看完这个无署名的信息之后,支爱的第一反应就觉得是条垃圾短信,删除短信时却犹豫了,脑子里快速的闪过两个字,反应过来时回复的短信已经发了出去。

  “你怎么有我号码?”支爱心有抵触的觉得给她发信息的人一定是左严。

  左严靠着墙,一边看着不远处的支爱一边回复信息。

  “只要我想,没有什么是我得不到的。”

  晚自习后支爱去足球场找左严还衣服,到了之后她四周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后,快速的从包里拿出一个袋子塞给左严,外加一句响亮到刺耳的“谢谢”。

  说完转身就要走,左严像是早已料到了似的,平心静气的拉住她衣领,不让她走。

  他从袋子里拿出支爱还他的衣服,放在鼻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说:“我喜欢这味道,你洗的。”

  “洗衣机。”她一边往下扯衣领,一边回答。

  这个人是变态吗?为什么看到他闻衣服会有一种看变态杀人狂的感觉,难道是因为最近恐怖电影看多了,所以产生了幻觉。

  支爱每次想事情的时候,眼睛就会一眨不眨的看着同一个地方,说的好听叫专注,说的难听点就是发傻。

  左严看到面前傻呆呆的支爱,觉得她像极了他小时候在路边捡到的流浪猫,手指轻轻一碰就会东倒西歪。忍不住的想伸手碰碰她,看看她东倒西歪的样子,所以他故意伸手在她脑门上敲了一下。

  支爱捂着脑门,刚想说你有病啊,他就说:“我的病没药可救。”

  支爱不得不承认,左严的反应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可那又怎么样,长这么大她怕过什么。

  支爱本不想示弱,但转念一想,就这么一直和他,你一句我一句的也不是个事,双方实力都不弱,搞不好到明天天亮也分不出个胜负,浪费时间和精力不说,要是被某些小女孩看到,可就麻烦了,她可不想再看到谁哭哭啼啼的跑到她面前来展示委屈。

  所以支爱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压下不满,并且相当配合的点头陪笑,就差哈着腰来赞同他的观念。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支爱,你也喜欢我,对吧!”

  支爱本来还准备认同左严的观点来着,可是忽然听出话中的不对劲,差点被带到坑里去了。

  还好她反应快,急忙说:“我只是来还衣服的,一个打酱油的,我这就要走了,再见啊!”一边说一边加大手上的力气去扯衣领,却发现他没有丝毫松懈的样子,她的衣领在他手中纹丝不动。

  “你怕我。”支爱抬起头,直视着左严,刚张嘴准备说话,就被左严接下来的话堵住,“怕会越来越喜欢我。”

  支爱听完后嘴角控制不住的抽动了一下,然后冷冷的笑了一下,“你要是喜欢我这件衣服,我可以脱下来给你,如果不喜欢,请你现在放手。”

  左严看着气鼓鼓的支爱,松开了手,然后说他最近对一个女孩有好感,但是那个女孩对他不是很热情,他不知道怎么办,想让支爱帮忙,说帮完这个忙,他就不会再缠着支爱还人情。

  支爱听后想了想,然后答应了。

  为什么会答应左严,一来是出于好奇心,能让左严花心思的女孩,说实话还真挺少见,二来就是左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证明,证明支爱不喜欢他,只要她做到了,他就不会再来烦她。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以左严“少女杀手”的名号,还拿不下那个姑娘,支爱忍不住在心里暗暗窃喜,看来在这个学校里和她一路的人还是有的,她想见见那个女孩的想法愈发的强烈。

  于是,支爱干脆的回答了左严,“行,我帮。”说完还故意挖苦他,“呦,你这被铜墙铁壁包裹的心,也会有青春的躁动一天啊。”

  “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支爱。”

  就这样,支爱的课间活动多出了那么一项,就是去学校的图书室。

  支爱用无比温暖的声音加上微笑对着身旁的蓝依说:“不好意思,这本书你看完了吗?”不用怀疑支爱忽然作做的表演是不是生病了,她很好,之所以作做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姑娘就是那个让左严愿意花心思的主了。

  “没有,正准备看。”那姑娘礼貌的回答中中夹带着浓浓的冷漠和疏离。

  “这样啊,那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看。”支爱乖巧的耸了一下肩。

  “你先看吧。”蓝依把书递给支爱。

  支爱没有接,而是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她告诉蓝依自己是学理科的,因为文综要会考,所以临时来抱佛脚,可是对于历史真的是无计可施,蓝依安静的听着,最后还真的就和支爱坐在一起看那本书,期间时不时还互相探讨一些关于和历史有关的野史。

  蓝依平时话很少,每次都是支爱说,她在一旁安静的听,偶尔说几句,声音也是轻轻的,仿佛春风吹过树枝,很舒服的感觉。

  果然,能让左严留心的人就是不一样。她和蓝依慢慢的熟络了起来,有时蓝依走在路上看到支爱,还会主动的和她打招呼。虽说耗费了些时间,但好在结果是好的,支爱光荣的完成了任务,成功的替左严约到了蓝依。

  本想着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可左严又好死不死的来了句,你也来吧,不然又是什么喜欢他之类的话。

  去就去,谁怕谁。

  再说能够看到左严放下姿态讨好别人的样子,一定会非常爽,重点是这样的把柄落在她的手里,量他以后也不敢再随随便便的找她麻烦。

  支爱到了约定的地方之后才发现,她一路上的想法多么白痴。

  原来,要表白,要放低姿态的那个人不是左严。

  那个人居然是陈然,那个本应陷入文静细水长流纯爱里的陈然。

  趁着陈然点餐,蓝依去洗手间的空隙,支爱把左严拉到一边,用力的将左严给推到墙上,他的背重重的撞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

  支爱生气的质问左严,“为什么要骗她,为什么当时不把话说清楚。”

  左严直起身,拍了拍背后沾上的灰尘,看着支爱不急不缓的说:“我只是想看到你在乎我的样子。”

  “你知道你开了个多大的玩笑吗?你现在看到了,我根本不在乎你,你满意了吗?”

  “支爱,我喜欢你,难道你感觉不到吗?”原来左严也会挫败,他的眼神也会失落,原来他也会有难过的时候。

  支爱定神看着面前的左严,这样的他,完全不是之前那个会嚣张的不可一世,会霸道的对它说“你也喜欢我”,“你怕我”,“怕会越来越喜欢我”的左严。

  “陈然和蓝依到底是怎么回事?”

  左严还是一样受伤的看着支爱,她知道他已经听见了她说的话,可就是不回答。她急了,伸手想推他,他一把抓住她的手,问她,“喜欢我,很难吗?”

  “左严,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这些,你回答我的问题,陈然和蓝依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算不喜欢我,可不可以不要讨厌我。”他停了停,又继续说,“你答应我,你能做到,我就告诉你他俩是怎么回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挚爱青春全是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挚爱青春全是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