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事
燕归不知遥2018-03-25 15:359,905

  即使是周一加班能完成的业务也只是冰山一角罢了,接下来的日子永远都是忙个不停,一个接一个的任务像是从流水线上不忙不慌地传过来,,怎么也望不到个头。

  在设计组的人都在抓紧着时间工作的时候,身为负责人的李哲却坐在自己座位上呆呆地盯着已经暗了的电脑屏幕,很明显他在想着其他的事情,他甚至无意识地在不停扣着转椅坐垫上的皮。

  时间到了下午六点,是正常下班的时间了,已经有些累了的同事们都向李哲这边望了过来,却看见他在发着呆。

  “哲哥,哲哥!”不知道旁边的人推了他几次李哲才如恍然梦醒--“嗯?下班了啊?嗯,那个,那个好吧,走吧,走吧···”像是没睡醒的状态,迷迷糊糊地拿起电脑包就往外走。

  “哲哥!哲哥!手机,手机没拿!”

  “哦--”李哲又折返拿过手机往外走,走到门外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再次折返打开抽屉拿出钱包,站在桌前一遍遍扫视着桌上的物件,又摸摸口袋里的钥匙,确定再没有什么东西落下后才犹犹豫豫地走了出去,还不时回回头,皱着眉看看办公室。

  “哲哥今天这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管那么多干嘛,好不容易不用加班还不赶紧回去睡觉?快走,快走--”

  李哲把车停在夏沐寒公司楼下,给她打了通电话后就继续等着了。打完电话后李哲的手里都全是汗,连手机屏幕上都是汗了,匆匆在衣服上擦了擦,抓着方向盘不时往公司门口看去,正值下班的时候,周围实在是吵闹得很,人们的谈笑声,路上汽车的喇叭声,让他烦心地很。

  他不断回想着昨晚文天成说的那些话,几乎要尘封的记忆全部挤了上来,明明这件事按逻辑说不该是自己的责任,但莫名的内疚感像是黏在了他的心上怎么也抹不净,还不时地发痒,这种抓不到的痒实在是难受极了。姚逸的脸一下映入脑海,高中时的一头长发变成现在的齐耳短发,虽然眉眼之中的那股凌傲之气依旧,但也是难以忽略的改变,若不是当年发生的那场“意外“,她是不是还会长发飘飘,但就文天成的话说,经历了那种事没被下厨阴影还能好好吃着饭站在人面前,已经就是奇迹了。

  他很想坦白这件事--当年的那件事发生之后,被姚逸毁掉奖学金的李哲刚开始还有些幸灾乐祸,但当文天成告诉他的时候,他真的后悔过。他曾想到过去道歉,但没想到的是直到毕业他也再没见过这位可怜的学生会主席,以为永远失去机会的李哲也不会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形下重新见面,更关键的是,姚逸跟夏沐寒的关系。

  为一件早该随时间湮没的事道歉本就是件难事。能否获得原谅都不是他现在想要去考虑的事情,反正姚逸要针对的是文天成,他最关心的是夏沐寒知道了会怎么想,会不会认为他会是帮凶,说不定,姚逸已经这样说了,他还没有开始的爱情连芽都没长出来就被生生掐掉;或者是如文天成所说姚逸还不知道当年与他有关的事情,只要他自己不说,那他与夏沐寒的感情就能不受影响,继续安稳地发展下去,这也是他想要的。但只要一想到姚逸和夏沐寒的关系,一想到以后几乎是要天天碰面,他的心脏上就一阵阵得难受发痒,难以忍耐。

  “李哲!”夏沐寒的声音穿过人群的杂音透进李哲的耳中,他下意识地往公司门口望去,人流中那一身纯白T恤格外亮眼,引人注目。

  今天早上有点风,一贯小心的夏沐寒还是没敢继续穿喜欢的裙子,而是穿了条紧身牛仔裤,倒也是把长长细细的腿型给秀了出来。但是在中午出门吃饭的时候,明城愈发闷热的天气让她在马路上简直是难受极了,稍微渗了点汗就觉得迈不动腿了。好不容易熬完周一的繁杂工作后,本就累得不行的她实在是不愿意冒着热浪去挤地铁,尤其还是在下班高峰期,虽然已经快六点了,出了门还是一阵阵的热浪扑上来,压得人肺难受,连呼吸都被抑制。李哲的电话无异于沙漠里突然出现的一片绿洲了。

  李哲一看到她就自然笑了起来,心里刚才想起的烦恼全都烟消云散,兴奋地连连招手。

  夏沐寒两手都提着个包,像只燕子样小跑了过来,凑到李哲这边,喘了口气,眼睛笑得弯成了月牙,阵阵的热浪将她刘海轻轻撩起撩落。

  “今天不用加班啊,这么早?”刘海垂到她眼睑上,她眯起眼,抿起上唇往上猛地吹了口气,把头发吹了上去。

  “今天组里没什么事,就早点来了,快上来!”

  “真是太谢谢啦,今天真的都快要累散架了!”夏沐寒开心地提着包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手里的两个沉沉的包都快要压得她提不上腿了,李哲见状连忙帮忙拿过包,牵住夏沐寒的手把她拉了上来。

  “哇!”累得不行的夏沐寒上个车几乎都已经用光她最后的力气了,一坐下来就往后躺了下去,紧张了一整天的身体都瘫软下来,再也起不来了。

  “好舒服啊——”她嘟着嘴,有气无力地哼哼着,一副难得享受的模样。

  “系好安全带,我们先去吃饭吧。”李哲提议着,发动车子,往后视镜看了看。

  “不了,我要直接回小区。”觉得没说明白的夏沐寒转过头看着有些失落的李哲,连忙解释起来,“不是那个意思啦!我跟逸姐的邻居,人超好的老太太,经常让我们去她家吃饭,今天已经答应要回去了的,就不能一起吃饭了,不好意思啊。”

  听到这个解释的李哲一下就释然一些了,不过心中多少还是有点不愿意,但他又能如何呢?

  车开出拥挤的主道之后还是堵在环路上,一盏盏红绿灯仿佛在刻意为难着急着回小窝休息的人们,长长的喇叭声一阵接着一阵,实在是惹人心烦,满头大汗的交警们有条不紊地疏通着道路,仿佛都不受天气和周围因素的影响。

  不过也有人因为堵车而窃喜着。

  夏沐寒趁着这个时候从包里拿出本厚厚的书就开始低着头啃了起来,上面密密麻麻的数和字简直让人头皮发麻,她拂起垂落到书纸上的发,缠在耳廓之上,轻皱着眉,一行一行地点着读。旁边的李哲看着这可爱皱眉模样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但看她今天确实也是累得够呛。但在这个节奏紧凑的城市,远不只是周一,每个上班的日子,甚至不上班的日子,都得跟工作扯上关系,这已经成为了生活,并且,它也在吞噬着生活。

  李哲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按了个按钮,副驾驶座位就慢慢地往后倒去,正靠着椅背舒服着的夏沐寒讶异地看着他,也不动作,只被动跟着躺了下去。

  “躺着舒服吧!”李哲得意地看了眼后视镜,已经开始享受的夏沐寒一脸惬意。

  “哇!跟躺床上一样舒服,嗯——”展了展身子后,夏沐寒突然觉得想起什么来了,拿过小一些的包,从里边掏出一本书来,“还是把座位升上来吧,这样拿着书手一会就酸了。”

  “不用,你看上面的那个架子,用那个把书固定,旁边有夹子夹住书页,”李哲飞快地看了一眼,信号灯已经转绿,后面聒噪的喇叭声响个不停。

  “会弄吧?”他把车开出环路,车流量明显少了很多。

  夏沐寒虽然没用过这个精巧的小工具,但是简单的几个构件还是让人一目了然,很快就把书固定好了,一边翻着书,还不由地赞叹道:”这是你装的吗?好好用!”

  李哲哈哈笑了一声,调侃似得解释起来:“我一天天忙得半死半活的,那有空想这些啊,都是大成那懒家伙,为了舒服什么都能想得到,这个小玩意本来是我们大学一个科技社团的兄弟做的,后来被他给买下专利了——一个女生的电话号码。”说到这里李哲又想起什么,突然嘿嘿笑了起来,“那女生是他前女友,后来那哥们知道后给气得呀,不行不行的。”

  “哦,还有!”他边说着边转着座位下的一个转轴,结果副驾驶下又抬起一个软软的枕头,把腿也枕了起来,从未见过这些的夏沐寒觉得新奇极了,身体里积累了一天的疲累慢慢退去,舒适的感觉像一股暖暖的水流缓缓淌遍全身,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你要考注册会计师?”李哲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很快就认出来了。

  “对啊,没办法,现在都要考这个才能拿到好工作啊,但真——真好难的!”李哲却听不出什么抱怨的意思,她还在强撑着眼皮一页一页仔仔细细地点着字读着,反复地搭着两条腿,这样躺久了小腿还是不太舒服。

  “额,对了,昨天我们走了以后发生什么了,你知道吗?”她慢慢地翻过刚读过的页,好似无意地问着。

  她这一问倒是惊了李哲倒吸了口凉气,脸色像乌云一样变得阴郁沉闷,眼神惶惶——她会不会已经从姚逸那知道些什么了,但大成又没告诉姚逸是自己出的主意!不不不,大成和自己关系这么好,谁都能猜到自己也多少有点份···

  完了完了,这怎么回答啊?

  算了,都到这份上了,说不定人问这个就是想给自己一个坦白的机会,后面的事情到底能怎样也管不了了。背着一个谎言去交往,那不是李哲想要的。

  “沐寒,对不起,”他的声音低地就像蚊子在ktv哼哼,连他自己都不怎么听见,“我,烧掉逸姐的头发是我出的主意,但,但我只是随便说了个玩笑而已,我真,真真想不到——”本来扬高的音调戛然而止,一脸愁容的李哲看着后视镜里不堪倦意睡去的夏沐寒,原本都要蹦出胸口的心脏终于慢慢平和下来,他下意识地擦了擦额头,却只感觉到一阵的冰凉,他拉下后视镜看了看,脸上已经都快要失去了血色,在这样的天气,背后被往后掠的风吹得阵阵发抖——但心里却是在侥幸着。

  刚才就在那段话说出口的时候,他从未那样的害怕过,那种害怕失去的感觉,是他从未经历过的。他从未像这样一样在乎一个人,李哲稳稳慢慢地开着车,尽量不让车身颠簸半分,不时地从后视镜里看着她熟睡着的脸,微张着的小嘴估计是梦到好吃的了还吧唧着,长长的睫毛看起来那么灵动,甚至能透过遮着的眼睑看到她清澈含笑的眼睛,柔顺的长发在残阳下呈着迷人的金色,白皙的肌肤几乎是吹弹可破,像是含满了柔柔的水,让人看了就想蹭上一蹭。

  李哲咽了咽口水,颤着手往后方伸去,把着方向盘的另一只手手心都沁出了细汗,他的手伸到她的脸前时,感受到她暖暖的鼻息之后他开始怀疑自己了,这是乘人之危吗?这可不是他会去做的事情!

  正当他晃神的时候,旁边一辆车从侧翼突然超了上来,还没等车身完全超出就飞快地偏向到李哲所在的车道,吓得他猛踩了下刹车,暗暗骂了一句,飞快地把手抽了回来,却在中间擦到了夏沐寒的手,像是一阵触电的感觉从手上传遍全身!心跳再度加速,脑子里反复着一个念头:牵手,就牵手,牵手啊!

  食指轻轻点上她的手背,慢慢滑着,感受这令人心颤的时间,直到将她整只手都握了住,毫不费力——她的手实在是娇小,像玉石一样柔润,让李哲不愿放开。

  太阳在城市的另一头落下,天空依旧明亮,还透着热量的风在他脸上拂过,像是她的手在轻抚他的脸庞,就像小说中写的那样,安宁,平静,惬意,而又不失热情,狂涌上心头的喜悦绽在眼睛和脸上,像是潮头一阵阵地冲击着海崖。

  人生仅几十载,能在生命最美好的时候遇上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是几世命运的眷顾。作为当代人,无神论者,李哲对那些天堂地狱,鬼怪蛇神都不感兴趣,但是他格外地相信轮回——他确信,正躺在他身边的人,就是他此生的注定,就像是漫天的星辰一颗颗地划过夜空,她闪过的光芒在他的眼中如圆月般明亮,照亮他心中的每一寸黑暗。

  暮色将临的时候,清露小区门口,许多人踩着提前亮起的路灯灯光,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归属的那个地方,不管大或小,不管是闷热还是清爽,都是最温馨的地方。

  年轻的妻子还没取下做饭的围裙就下来了,小小的孩子紧紧拽着妈妈的衣角,小手在胖嘟嘟的脸上蹭着,大大亮亮的眼睛望着小区外马路的右边,带着那样的渴望;满头白发的老人们互相牵着,一步一步往小区旁边的公园和广场走着,跟路上的熟人打着招呼,咧开少了好几颗牙的嘴,开心而纯粹地笑着···

  望着在暮色渐远的微弯的背影,李哲不断去回想着那些读过的相似的情节,他会在读到那些厮守白首的故事时被感动,但当他真正地遇见时,他发现文字真的好无力,他想不出任何的描述符合自己现在的心情。也许,等他同样迈入暮年的时候,颤巍巍地牵过她递过来的干瘦却还能像年轻时那样温暖的手时,他就能知道那到底是怎样的心情。

  没有风,他往旁边偏了偏身子,轻轻嗅着空气中的香味,他不懂那是体香还是香水的味道,他只知道那种味道可以让他心安,像在一面静静的湖上路过的柔柔凉凉的秋风,他靠在椅背上,眯着眼,尽管肚子已经饿了好一会,他还是难以从气氛中脱离出来。

  他看了看时间,快七点了,他已经在小区门口停了差不多十五分钟,之前还绕了好几个远道,幸亏她也没醒来,不然李哲的小想法就暴露了。

  他轻轻地晃了晃她,夏沐寒睁开惺忪的睡眼,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还发着长长的“嗯——”,惹得李哲在一边捂嘴笑着,但被夏沐寒一眼给看到了,耷拉着眼皮,嘟着小嘴拍了他一下:“笑什么啊?”

  这可爱的模样反而使李哲笑得更厉害了,当然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多的小拳头,夏沐寒的眼睛都笑成了一道月弯,打着打着也跟着李哲哈哈大笑起来,两个人就那样在车里嬉闹,却都已忘记开始的原因,仿若热恋中的情侣那般熟悉对方,没有任何陌生人之间应矜持或风度的表示,难以想象两个人距离第一次见面也才三天的时间。

  “铃——!”一声不合时宜的电话打了过来,夏沐寒停下手,迷迷糊糊地顺着声响找着手机,好一会才从包的隔层里拿出手机来,撩了撩有些乱的头发,看了眼来电显示,眼神一下有些紧张起来,忍着笑对李哲摆出噤声的动作:“喂,逸姐?”

  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得到那头的不满:”都几点了!还不回来,是要跳啊!”

  雷震般的声音逼得夏沐寒不得不拿开来,紧眯着眼一副受不了的样子,两个人的反应反倒是逗得旁边的李哲笑出了声,吓得夏沐寒赶紧堵住了他的嘴,但还是被电话那头捕捉到了。

  “哦,”电话那边的声音立马转了个180度,柔声地有些打趣的味道了,“是李公子吧?”

  “不是,姐——”夏沐寒撒娇似得哼哼着,却被姚逸一声打断。

  “闭嘴!我跟人李哲说话呢!”李哲一阵苦笑,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却又听得电话那边传来另一个声音,“啊,谁啊,哪个崽动我家妮子呢?”

  “老太太,是沐寒男朋友,不要乱说话——”姚逸也不盖着话筒,还故意提高了声调,搞得车里的气氛一下陷入尴尬,两个人互相看了眼,都噗嗤笑了出来,旋即低着头将视线转到其他地方。

  电话那边倒是传来一声杂音后就响起老太太乐呵呵的声音,“那个都这么晚了,肯定还没吃饭呢吧,跟着沐寒一起上来吧,吃的够着呢,够着呢,哈哈哈,这个送我家这小妮子这么辛苦是吧,先吃顿饭再走,快来快来,炖了排骨呢!快上来,快上来!”一连串的邀请让两个人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面对如此的热情,李哲一脸为难地看了看夏沐寒,只见她正紧咬着薄唇不让自己笑出来,两边的苹果肌却高高鼓了起来,脸腮一阵一阵抖着。

  “好——吧。”夏沐寒说完立马挂掉电话,因为她不知道那边又会怎么打趣她,说不定是什么夸张的欢呼声什么的。

  “那,走吧,这——你不介意吧?”夏沐寒弱弱问着,试探性地看了李哲一眼。

  “你不介意就好,我倒是——挺饿的。”李哲往后躺了一躺,点了点头,按了按肚子,一本正经。这一套动作把夏沐寒逗得发笑。

  “那快走吧,”夏沐寒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却发现双腿都动不了了,“啊,我的腿麻了——”她扶着车门把整个身子转到面对车外,两条腿却酸得不行。

  “别动,别动,会摔倒的!”李哲赶紧下车跑到她面前,锁眉看了一眼,然后半蹲下来,握住她的脚踝慢慢地拉推着,有节奏地按摩着没知觉的小腿肚,“是不是很酸?”

  夏沐寒发着嘶的声音,麻了的小腿那里一阵阵地发酸,不过也慢慢恢复了知觉。

  “但还是走不了啊,脚碰不了地了都!”夏沐寒皱着眉,鼓着粉腮,一脸的郁闷。

  “那——背你?”李哲的声音几乎都听不见,随即陷入了沉默,好在身边不断来往的人车喧闹才不显得那样尴尬,他都能感觉到脸上正烫得吓人。

  ”好呀!”没料到夏沐寒会一口答应下来,李哲愕然抬头,正对上她那双明亮清澈的眼,闪闪的,含着微笑的光。

  感受到夏沐寒的鼓舞,李哲报以微笑,转过了身。夏沐寒默契地把双手搭在他肩上,让他握住她的手腕,往上托了一托,简单有力地将她整个人背在背上。

  她实在是轻,对李哲来说简直是毫不费力。但在心脏仿佛被柔柔地压了一下,从宽厚的背上传来的温暖如水一般流遍整个胸腔,沁人的清香在脸前萦绕,身体接触的实感轻轻地触着他敏感的神经,头脑中竟有些间断的空白,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伏在李哲背上的夏沐寒看着他有些发呆的样子觉得又好笑又可爱,李哲身上有着淡淡的说不上是香的味道,像是阳光的味道,又没有那么浓厚,却有着安神香那样的神效,她把脸贴在他背上,听着咚咚的心跳,暗暗笑着。

  隔着衬衣,仿佛是感受到夏沐寒脸上的变化,李哲才反应过来,连连起身,把车门踹上,微偏过头笑了笑,抱着夏沐寒的两只手往上一托,惊了她一跳连连拍他肩膀——出发啦!

  天色还没有完全变暗,清露小区每条路的灯都已经点亮,昏黄的灯光在石砖砌的地面上照出一个又一个的光晕,旁边的花坛已经提前进入了黑夜,再美丽的花草也看不见了;饭后散步的人们偶尔说着话,打破着这虫鸣即将接替的夜静。

  李哲轻松地背着夏沐寒往小区里面走着。

  “前面那个路口,左拐。”夏沐寒充当着向导,淘气地在他耳边吹着气,还嘻嘻地笑。李哲很受用,耳朵上传来的温暖感觉让他很舒服。

  他踩着每个光晕的中心往前走,即使是只走半步也要踩在那最亮的一点上去,有时还得跨上一大步,逗得夏沐寒发笑不止,继续看着他滑稽的表演,仿佛很有意思的样子。李哲仿佛是受到了鼓励,每次跨步都更加宽了,还假装站不稳吓着夏沐寒,直到她勒住他的脖子。

  “好啦,快走吧,小心逸姐连你一块也收拾罗!”本来该很有威胁的话在夏沐寒清婉的声音里更像是情语。

  “嗯,你那么怕逸姐啊?”说着这个名字的时候好似有座大山压上了李哲的心,连呼吸都被抑制着,之前担心的种种思绪又飞似得都蹿了回来。

  “嗯——我挺喜欢逸姐的,从认识到现在,一直都像亲姐姐一样照顾我,但是——”夏沐寒拖着音,还在顾忌着,“逸姐她有时候就比较那个,那个——”

  “霸道,不讲理?”李哲几乎是脱口而出,他知道这两个词在当年高中已经是对姚逸最委婉的评价了。

  夏沐寒呶了呶嘴,有些无奈:“非要这么说,也行吧——但千万千万不要在逸姐面前这样说,也不要在熟人面前这样说,我听逸姐说她高中的时候因为一个男生对她公开表示不满,被她一脚踢得半个月都没去上课。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逸姐确实是跆拳道黑带,很厉害的。”

  “嗯,那个听起来是真的,吧···”文天成在升旗仪式上被一脚KO然后被抬走的场景历历在目,“那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快点快点。”李哲心里发着虚,但不是因为担心被踢爆。

  “到了——”夏沐寒有些不愿,望了望熟悉的那扇窗户,一高一矮两个人影正对着着她这边指着,还一个捂着嘴偷笑的样子。夏沐寒脸一发红,挣脱着从李哲身上跳了下来,使劲跺了跺脚,小心地往上面又看了一眼,发现那人影还在后立马羞涩地低着头,招呼着李哲往楼里走,心里懊恼着刚才应该早点下来的,待会肯定会被打趣一番。

  电梯停在十四层,好一会都不下来,两个人默默地站在电梯面前,暗暗庆幸着,却又有些焦急紧张地找着话题,气氛像是一条橡皮筋,时松时紧,总不能保持着最合适的那个度。

  电梯的数字开始变化,箭头直转而下——13,12,11,10···

  映着蓝光的数字在眼睛跳动,像是跨年那样的倒数声在心底响着,让李哲有点慌慌的,他紧张地左右晃着捏着衣角的手,觉得有点喘不上气,本合身的衬衣此时就像是缩水了一样,压得胸腔都张不开。

  忽然一股熟悉的温暖从指尖传来,那瞬间如电流经过全身,却又稍纵即逝,也不知是怎样来的勇气,李哲迅速地一把握住往回收的那只软滑似玉的小手,讶异着她的手竟然比自己的还要热。等他偏过头去看时,却发现夏沐寒微微颔首,薄薄的淡红唇在灯光下仿佛是透明的,双腮绯红如苹果,但诱人多了,惹得李哲生生咽了口口水——清脆的一发咕噜声在这安静中比雷鸣都要清晰,把夏沐寒逗得噗嗤笑出声来,抬起美丽的眼睛斜斜看着一脸尴尬泛红的李哲,看着他脸上的肌肉一条条一阵阵抽动着,眼神直视着前方的电梯,微抿着上唇,又往左边空空的楼道里看去,装作看不见似得。

  最后终是李哲忍不住,将视线偏移的时候,两人都愣了一下,片刻后默契地同时“噗嗤”笑了出来。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快乐的门槛就会这么低吧。

  咚的一声两个人却发现门根本就没锁上,屋子里的人还没见影就听着了声音。

  “可算是来了!小李快来快来,汤都要凉了!“

  “那个沐寒去,去帮你姐沏几杯茶!”

  “别,先别去,先帮人接点水洗洗,你看这汗流的,我们家沐寒可没那么费力吧!哈哈,来,别站着了,先进啦坐着,坐着,饿了吧?别急别急啊,马上就能吃了!”

  “她姐,忙活点,碗洗赶紧了啊!”老太太扭着略发福的身子从门口到客厅,再到厨房一分一秒都不消歇,嘱咐着两个女生做这做那的,把李哲一个大汉生生给摁在客厅的沙发上不让他去帮忙,各种零食和早早洗净的水果往他怀里塞着,看不出一点疲累的样子,神采奕奕的毫不像一个快七十的老人,堆着满脸褶的笑脸上下打量着李哲,还不时跑到厨房跟两女说着些悄悄话,眼中露出高兴的光,不停地点着头,好像很满意的样子,弄得两位当事人相当得窘迫,李哲都觉得笑肌都尬笑到僵掉了。

  “菜上齐了哦!那个沐寒把你的碗拿开,放不下了!好嘞!”随着刘老太太把最后一碗糖醋鱼都拿上桌,一顿“平常”的晚餐终于只剩最后一步了。

  “哈,那个小李啊,家里没什么好的,只有这些简单了点,不要介意啊!”刘老太太的脸上简直是都要笑开花了,没有一点别的表情。

  “得了吧,老太太,你都快把这一周的食材给用光了!哎哟,疼!你别掐我!”

  老太太明显被姚逸的破局说得不太高兴,狠狠地掐了她一把。李哲和夏沐寒相视一笑,场面略显得有些尴尬。还是老太太招呼着几个人开动。

  兴奋异常的刘老太太让两姐妹都开始质疑这老太太是不是嗑药了,虽然说平时也挺好走动跳个广场舞啥的,但今晚上被她搞得像是见家长了一样。

  在饭桌上老太太不停地招呼着李哲吃这吃那,给他夹菜,每夹回菜就想着问他各种各样的情况,从工作到生活问了个遍,完全忽略了一旁夏沐寒幽怨的眼神。

  夏沐寒不时看看李哲的反应,看着李哲正为一桌的美食不亦乐乎还饶有兴趣地回答着问题的时候,她才松了口气,堵着的喉咙终于可以安安心心地咽下食物了。

  “老太太,人李哲上了一天班,还要送沐寒回来,你就不能让人家好好吃顿饭?待会要是噎着了怎么办,您老人家负责?”一旁安静了半天的姚逸在夏沐寒不断的暗示下,终于是说了几句劝阻的话,老人听了也就悻悻地张了张干枯的嘴唇,眼帘垂了下,旋即又扮出一副笑脸来,给李哲又夹了一筷子菜,却什么都没说。

  “呃,那个这个鱼吃完了吧,我去盛汤,逸妹子,跟我一起来,”见姚逸面露不愿,面神变凶煞了些,“快点起身,都懒成鬼了!”

  姚逸看了她一眼,不情愿地跟着进了厨房,老太太还好笑地弄着夸张的碗碟碰撞声。

  留在餐厅的两个人相视一笑。

  “老人挺有趣的,这个菜也做得真的好吃!”李哲忍不住伸出大拇指赞叹着,“你们能天天吃她做的菜,可真是福气呢!”

  “对啊,奶奶还是很好的人的,”夏沐寒明显没那么高兴,语中还带着歉意,“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奶奶这么兴奋,吓着你了吧?不好意思啊——”

  “没有啊,我挺喜欢的,”他顿了一顿,“很像我外婆,我很喜欢。”他好像还想说点什么,但终是没说出来。

  气氛回归安静。还有大半的菜肴没有处理完,众人就不得不转战老人的排骨汤,因为实在是好喝,三个人直到实在撑不下了才停了口,揉着胀胀的肚子。但眼神还在未打扫完的战场上游离,李哲手里的筷子一直都没有放下过,觉着胃里有了点空就夹上一口菜,喝上一口汤。

  “都吃好啦?哟!这汤还剩好多呢!小李,再来碗吧,这汤放一晚上就不好啦!”老太太端着汤碗连勺子都不用直接往李哲面前的空碗里倒了去,吓得李哲连连摆手,表示实在是吃不下了,都不得不坐直身体还不会压着鼓鼓的肚子。

  “那怎么办,还有这么多呢,我孙子他们周末才回来,哎呀,多好的汤啊!”老人满脸的可惜,为难地看着手里端着的汤,无奈地看向姚逸和夏沐寒,夏沐寒低着头揉着肚子,姚逸撇着嘴摇摇头。

  “那个,奶奶,我还有个舍友是我好朋友,他现在肯定还没吃呢,要不让我带回去,让他也享享口福?”李哲小心提议着。

  还没等喜上眉梢的老人说话,姚逸一拍桌子,大喊一声:“不行!”

  “老娘宁愿喂狗也不给他!老太太你别说话,我没针对你,李哲你今天要是敢把这汤拿回去给他喝上半口,不!闻上半点香我都能把三条腿打折你信不信!”

  原本只是想试着解决汤的问题的李哲一脸惊恐,抬起手臂在前做出防卫的样子,半晌才呆呆地点着头,结结巴巴地应着。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那些等不来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那些等不来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