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想假期
燕归不知遥2018-03-25 16:154,922

  501的门小声地发出吱呀,李哲先探头进来看看,客厅没有人,但灯亮着,两个房间里也没有文天成的吼音,厕所也没有声音,厨房他根本就不会去--肯定是出去泡妞了。也是,大周六的这花心浪子会忍得住不去挥霍自己的智商和金钱?答案是肯定的否定。

  Clear!

  他的大脑得出这样的信号,他可不想回来还得跟那家伙再解释一大堆。正想把门推开走进去的时候,身后突然飘过香锅的味道,还没等他回头,腰上猛地被人踹上一脚,径直往地毯上扑去,结结实实摔了个狗吃屎。

  “扑街!Victory!”身后文天成模仿拳皇里的胜利声,还摆着春丽的造型,手里还抓着个塑料袋,一阵一阵飘着馋人的香味。

  “何方妖孽!敢在小爷地盘放肆?”

  “文天祥!我···你,你有病啊!”李哲痛苦地捂着下巴,话音都有些不清楚。

  “嚯!小哲子啊,哈哈!”文天成哈哈一笑,眼珠子一转,撂下趴在地上的李哲,小步跑进自己房间把香锅先放下,再回来扶李哲。

  “没事吧,哟!下巴磕破了点皮!嗯,没事,破不了相!但脑子应该还好使吧?”一脸嬉笑的文天成还想去碰李哲的脑袋,却被下巴痛地耳鸣的李哲一把推开。

  “滚!”李哲捂着下巴含糊不清地对着文天成吼了声。

  “脑子还没坏嘛,等会,我去拿点药还有冰水,稍微弄一弄就行了,没多大事。”文天成转身走到客厅角落,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药箱来,拿了瓶红花油就关上了。

  “来来来,抹一下就好了。”文天成按着李哲的头,往他下巴的伤口就怼上去狠狠抹了几回,疼地李哲直叫唤。

  等到李哲不再嗷嗷叫唤了,也都已经差不多十二点了。

  李哲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郁闷极了地盯着黑屏的电视。

  “来来,来先喝口水。”文天成递过来一瓶冰水,一屁股坐在他旁边,李哲一把夺过水,小心翼翼地张口适应着。

  “你是真有病!”咽下一口水后的李哲愤愤说道。

  “我这不是怕是有贼进来了吗?对吧,我这是警惕性高呢!”文天成嘿嘿笑着。

  “放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你就是故意的,楼道又不是没光,我这身衣服还是下午你帮我挑的!”

  “哈,哈哈,”文天成干笑了几声,然后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嗯,其实这个是你见色忘义才导致的,可不能全怪我呀!”

  莫名其妙被甩锅的李哲偏过头看着满脸认真的文天成,手中的瓶子发出被挤压的呻吟。

  “你,你你看你手机,我可给你发了好几条语音,我在家里打游戏都快要饿死了,就你晚上做的那碗面根本不管饱,让你带点宵夜你这死活不回,你看看,我也得生气不是?这踹你一脚都是轻的了,你也知道我生起气来就···”

  “行了行了!别废话了,那时候我跟人在大桥上看烟花呢,哪听得见啊!”李哲翻开手机,这个家伙确实连发了好几条语音。

  “哦,烟花?哈,小子挺浪漫的呀!不对呀,七点的电影,你们七点四十就去看烟花?你们看的小电影啊?”

  李哲突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搓了搓手,“我俩···根本,根本就没去看电影,聊得太投机就,就直接奔大桥看烟火去了。”

  我靠!文天成惊讶地连嘴都合不拢,眼睛瞪得溜圆。

  “行啊,小子!你这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把我这前浪直接推死了啊!说!你用了什么计谋约会一分钱不花都能跟女孩玩这么久时间,本公子真是要五体投地,不耻下问了!”

  “滚,我这叫深藏不露!”被文天成这么一夸,李哲倒是有些飘飘然了,语气又陡然一转,“大成,我觉得,沐寒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女生——”

  他顿了顿,看了眼文天成正喝水的文天成,好像要说一个很大的决定:“她是我要的命中注定···”

  噗--

  文天成正含着的一口水结结实实地全喷在李哲的正脸上,活生生把他还没说完的话给摁了下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文天成呵呵笑着抽着纸巾替他擦干净,“哈哈,不好意思,哥们,这个,就是觉得你太好笑了,嗨,我可告诉你,你这个就是没接触过女生罢了,然后随便碰上一个跟你都有些老式被淘汰了的爱好,然后一起看看焰色反应感动一下就头脑充血一热,你就是碰上真爱了?呵呵,你就把你这些老掉牙的东西往网上一放,到处都是你真爱,18到80,外貌不定,男女不限,随你挑!”

  李哲正想反驳,文天成拍了拍他肩膀,一副老干部良苦用心的模样,摇了摇头,“小哲子,这世间,除了一见钟情就是一夜的事,什么所谓谈恋爱,就是一场party,天亮了,呵,就各走各的,什么就不剩了,你要做的就是在一场party前死掉,那就是真爱了。”

  “哇!我香锅都冷了,你这个人真是有毒!还浪费两张电影票,给我去造福女性友人们多好。”李哲一下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着文天成嘀嘀咕咕地回了房间,打开房门那一股闻到即在脑子里形成的画面让李哲难免地咽了咽口水。明明胃没有任何想吃的兴趣,但来自舌尖和咽喉的欲望倒是奇怪地被撩了起来,不过他不会去跟文天成去抢吃的,因为他知道这家伙涉及到食物的时候,就特能记仇,抢他一点吃的能记三年——可不能一失足成千日恨。

  坐在沙发上的李哲久久不动,他很清楚文天成说的一套歪理事实上指的是什么,但他不会去说明什么,因为这里面牵扯的东西,很难说是会让人容易接受的。

  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默默地看着屏幕变化着,周末的那种熟悉的放松感机械似得操纵他的身体放松起来,熟练地登录游戏账号--游戏还在更新。

  他不经意地去敲击着键盘,那种跃动的声音像音符,很悦耳。很快,文天成就向他发了一条消息还有一个邀请:What’swrong,man?

  李哲笑了笑,看了看时间快十二点四十了,反正跟夏沐寒也约了周一,明天就不用去十二分紧张了,那就没什么了,接受了文天成的邀请,开始了周末游戏狂欢之夜,不过他也果断地拒绝了文天成发的语音聊天,实在是不想听烦人而且愚蠢的指挥。

  周日中午的阳光是明媚的,一寸一寸地像是疲惫极了的人从窗台挪向舒服的软床,闻着那股自然的香气,缠绵在柔软舒适的被子里,再也不想离开。

  没有烦人的闹钟,也不用想着加班或者要做的工作,任凭疲倦的眼和美梦将自己束缚在温柔乡里,不愿也不去想离开,时间过得好慢,还有整整一天可以去挥霍呢,着急起床干嘛呀!就算是阳光照得眼前一片猩红那又怎样,拿枕头遮一下就好;就算是屋外有不耐烦的刺耳喇叭声那又怎样,忍一下就好,反正也起不来也管不了;就算是想上厕所那又怎样,憋一会就好,不动就好了。

  生命最奇特的地方就是会休息,会睡觉,不用去管任何乱七八糟跟自己有关或无关的事情,睡到让自己浑身每一个细胞都舒舒服服再转个身,扭一下腰肢,又能有新的舒适感,简简单单,又不用花上精力,而且,从不厌倦。

  但--什么东西都会有个天敌,当它出现,就会无所适从。

  “你能带走朕的灵魂,却永远带不走朕的肉体!”文天成无力地在床上呻吟着,脚挣扎似得蹬着枕头,“太香了!香到想哭--”

  “起来了哈!都下午两点了。牛肉炒饭,就两碗,再不起全得归我。”李哲头也不抬地炒着饭,看了文天成房间一眼,坏笑着滴了几滴香油。

  “老哥算我求你了,要不杀了我,要不就赏小的一口饭,放到小的床头就行,大恩不言谢,日后良辰必有重谢。”越来越浓郁的香味都在文天成脑子里成了图像,然后不争气的胃就开始摩擦自己,发出“咕咕”的乞求声。

  但那边炒饭的声音已经停了,饭桌上哐当两声碗响,接着是筷子巴拉巴拉敲碗的声音,一声一声都是要敲在文天成快要碎了的心上,但无可奈何身体就像是不听使唤了。在一次又一次的“努力”后,也只能哼哼,每次移动的时候被子在肌肤上摩擦的感觉都阻止着他试图起床的神经末梢。

  忽然,一股奇妙的味道幽幽地从房间外传来,钻进文天成的鼻子里,立马就让他分泌出唾液来,神经像是触电了一样被狠狠地戳了一下,整个人再也顾不得那些羁绊,立马就从床上跳了下来,穿着条短裤赤着脚就冲了出去!

  “酱--啊!”文天成看着桌上的一个玻璃瓶子,兴奋地仰天大喊道,然后跳到李哲旁边来了记摸头杀,身手敏捷地钳了把勺子飞快地从瓶子里舀了一大勺,拌进炒饭里,胡乱地一搅,再舀起一勺送入口中,眯起眼发出长长的嗯--的声音,十分夸张地咀嚼起来,发出很大的声音。

  “行啦,行啦!”李哲实在有些受不了文天成的表情了,让他打住,可怎可能抑制得住文天成正盛的表演欲望,也只能木然地任他闹腾,这家伙在外面看起来是个帅气有风度的少女杀手,也只有他知道私底下的文天成是个怎样的逗比,毕竟二十年的时间了解一个人也是足够了的。

  “我说,”文天成口里全是饭,一张嘴想吐出几个含糊不清的的词就噎地不行,李哲连忙递过一杯水咳了半天直到眼泪都流了好多,额角青筋暴起才好了点,一边拿着勺子又舀起一勺送进嘴里,一边拍着自己胸口。

  “我说,咳,咳···”他还不放弃,“我说,真好吃,真的,咳,真的超级棒!”还竖起大拇指。

  李哲淡定地看着,“吃了好几年了才知道好吃?”

  “没说你,啊--”文天成打了长长的一个嗝,“哇,真舒服。没说你,我是说这个酱真是超好吃,你那什么玩意,真是毁了这牛肉啦!你都不知道要不是想着那顿饭你会把这酱拿出来,哥们我才不会吃你的饭。”

  李哲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刚刚直接噎死你个白眼狼才好!”

  文天成倒是毫不在意,继续扒着饭,“我说,那个,这个不是端午要到了嘛,我那些客户都已经完成了,到时能多放几天,你们那不是近期也没什么项目吗,我就想要不要去你外公家好好地玩一把,还有···”

  “哎--打住!”李哲诡笑着看着文天成,“文天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现在这个时间我外婆还没做酱呢!死了这条心吧,那都是我的~”

  文天成翻了翻白眼,默默地埋头吃饭。

  李哲被文天成这么一说,倒是有了想法,“不过,我倒是想去看看外公他们了,小妹也实习了,没人去看他们,就老俩口,还谁都不理谁,多无聊啊!”

  “嘿!要去你自个去,没酱我可不去!”文天成喝了口水,毫不客气地打断他,“虽然说我很喜欢老人家,但是农村没有网,也没有娱乐的地方,还不给酱吃!这你要我怎么待?”

  文天成的话虽然听起来很不舒服,但又是那么现实,农村嘛,还有没共同话题的老人,对于习惯了城市灯红酒绿生活的年轻人来说,真是像在搅拌一池的泥,无聊透顶。这也是大部分年轻人不愿去农村的一大原因。

  李哲也犹豫了一下,但他无法拒绝自己的心,自己曾经都对自己发过誓要让老人过上好的生活,以后会抽空多陪陪他们,但刚毕业的那几年放假也都是工作哪还有时间回去呀,久而久之,每次跟老人家打电话找理由说回不去的时候,老人也说着没事,内疚的感觉就慢慢在心里累积了起来。

  “谁管你这头白眼狼,今天端午我算了下,大概有七天的假,嗯,去待个三天。”三天,就三天吧。李哲心里想着。

  “那你那‘真爱’怎么办?”文天成一句话提醒了李哲,“要是回去的话,这和人刚刚认识,你要是认定了,就应该趁着假期好好培养感情,你这一走,说不定人家还以为你不想继续跟她发展了呢!”

  看着陷入两难的李哲,文天成也觉得好笑,眼珠子一转,“要不--”故意一拖。

  “要不怎么?”李哲焦急地问道,这个时候他也只能问文天成了。

  “要不,你就邀请她去你外公家,好好欣赏下美丽的湖区风光,你不说人家跟你都好一口嘛,看看人是不是说的实话,要是喜欢那就皆大欢喜,要是烦得很,哼哼--小子,现在的女生哟!”文天成放下空碗,拍了拍李哲的肩膀,小偷似得舀了一小勺狠狠地嘬了一口,放下勺子抽了张纸胡乱抹了下嘴,就跑回房间往床上一躺把自己裹进被子里抱着枕头--天上人间。

  嗯--

  李哲看着两个空碗,原本混乱起来的脑子一下子成了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想起。

  吃饱喝足的文天成一直在床上赖到天黑了才起来,连着看了好几个小时的邮件,详细地记录着重要信息,准备周一上班要用的资料。把一切都处理完后,无聊的他伸了伸懒腰,跑到李哲的房间发现他正做着什么,文天成觉得反正不懂那些就不去扰他了,从厨房盛了碗李哲做的炒饭,回到自己房间,一边吃着一边划拉着手机,突然看到一个号码,文天成眼前一亮,大喝了口汤就把泡面放到一旁,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管你黑道白道玄武道,敢惹小爷,教教你死字怎么写!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那些等不来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那些等不来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