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相遇
燕归不知遥2018-03-25 15:3410,902

  第二天是周六,不用上班的日子,也没有烦人的加班计划。明城六月初的阳光不太热,微风曦曦,也是个结伴出去游玩的好日子。

  可连衣裤都没脱的李哲还在呼呼大睡,四仰八叉,半个身子都要探出床身了。

  “哔--!”雷炸似的声音快把耳朵震聋,把睡得老死的李哲吓得猛地弹起身子,哐当一声滚到床下,疼地他捂着肩膀直喊。

  “哈哈,你也有被闹钟吓醒的一天!”文天成那贱贱的笑声让本就心里憋着气的李哲随手抓起身边的一只鞋就砸了过去,只可惜被早有防备的文天成挡了下来。

  “一点五十了,快到时间了,准备一下。”

  一点五十!李哲心里一惊--约的时间是两点啊!十分钟飞都飞不过去啊!那这就是所谓的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不知为何,李哲心中除了一阵阵的遗憾,竟然还有小小的庆幸,像是逃过了一场大难一样。

  正当他准备直接放弃回到床上再睡的时候,突然一团莫名其妙的东西朝他扔了过来,直接盖在他脸上,正困着的李哲被这样一弄,实在是忍不住了,正要破口大骂,就听见文天成出门的声音。

  “昨晚意淫到凌晨了吧,才一点,去洗个澡换了这身西装就赶紧走,要不然可就真来不及了,蠢崽儿~皮鞋在门口,自个擦,我去开车,给你争取点时间。”

  李哲胡乱地拿开脸上的衣服,那是他最喜欢的天蓝色西装和白色衬衣,平时他都不敢穿着上班,一个成天窝办公室的人也哪要那么多讲究啊,还不让人笑话。

  他犹豫了一会,打开旁边的手机:一点过两分。

  唉,既然还有机会,那就硬着头皮上吧,怕什么!我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低等生物,难道那女生还能无缘无故泼我一脸水还是怎么滴?

  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二十七了,文天成开着车在小区门口已经等着了。

  “我说!”文天成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叼着根棒棒糖,“你是不是在厕所宣泄你难以启齿的私欲去了?老子都在这要了两个美女的电话了你才来。”

  “去你的!快走!导航说再过二十分钟去城西的路贼堵。”李哲喘着气,他一路小跑加走来的,生怕出了汗把那件珍爱的衬衣沁湿。

  “得了!出发,去接你的新娘子!”文天成飞快地甩着方向盘,卡着一个车位的空隙开上大道,引得后面的车一阵鸣笛。

  文天成和李哲住的小区距离城西并不算太远,但是周末出游的人较多,他们不得不避着拥堵的主道,拐了一些小弯,时间自然也花的多了些。

  一路上李哲松着衬衣的扣子,频繁地扯着衬衣,但还是觉得胸闷,又大口大口地舒着气,两只手捏着西装的边,手心不停地冒着汗,连用了十几张纸巾。

  吊儿郎当开着车的文天成自然注意到了这可怜虫的紧张,觉得好笑极了,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拿出两个小型耳机来,递到李哲面前。

  李哲正紧张得不得了,见着这玩意更是一头雾水:“这不你上学的时候考试用的东西么,要干嘛?”

  文天成一听这话就气得作势要揍这二货一顿:“真是木头脑壳二愣子,你带着这个,到时见面了我说一句你就跟一句,好好学着点!免得你跟个傻缺似得光搁那冒汗!”

  这不就学舌吗?李哲立马摇起头来想开口反驳,却又被文天成把到嘴边的话给噎了回去。

  “我不这么教你你能说话吗,再说了,这相个亲又不是考试,用这玩意还能被没收记处分还是能怎么样,搞得跟倜傥君子一样!”

  李哲皱着眉,犹犹豫豫地拿过耳机,却发现自己越来越紧张,甚至还害怕起来,仿佛真的是在考试的时候揣着小抄一样。

  城西的圣城咖啡厅坐落在一条商业街背后的一个巷口拐角,欧式建筑风格,据说还是当年外国人在明城修建的第一个咖啡厅,后来也历经过几回大的整修,虽然不算是明城最有名气的休闲场所,但独特的风格和静谧让它成为大多数情侣约会休息的好地方。

  在咖啡厅靠窗的角落位置,两名女生并排坐着,一个穿着米黄色的白纹连衣裙,一头散着的靓发披肩,清秀的面容不算是出众,但给人一种清新怡人的感觉。

  而她身旁坐着的女生上身穿着浅蓝色牛仔衣搭配白T和白色紧身裤,齐耳的短发给人干净利落的感觉,前额上的发染成暗红色,把太阳镜挂在前额上,一只手搭在旁边女生的肩上,另一只手跟着说话的节奏不停比划着,也不管旁边女生郁闷地嘟起了小嘴。

  “逸逸,你说这么多,我也记不住啊,”夏沐寒皱着眉,可怜兮兮地望着喋喋不休的姚逸,“反正就喝杯咖啡就走吧,我好紧张的。”

  “不行,”姚逸把放在夏沐寒肩上的手放了下来,“再不培养培养你,你不得成剩女了,难道还盼着你们公司那些没胆子只知道暗恋的屌丝男主动找上门来?”

  夏沐寒的嘴嘟地更高了,却只能泄气似的伏在桌上。她无法反驳,她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普通的会计工作,工资和公司福利都只是一般,而且公司里的女生比她漂亮的多了去了,对于一个办公室的男生,因为各类原因真的是没有一点兴趣。她已经毕业三年了,再这样下去,她真的该成剩女了,其实对于剩女本身她并不害怕,只是家里已经有些催得紧了,每次回家都是借着一场场名义上的会餐给她介绍各种各样的“好男生”,让她苦不堪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大学最后的闺蜜姚逸,作为大学时的篮球队啦啦队队长,漂亮性感活泼的她身边优秀的男生从未断过,夏沐寒并不是嫉妒,她只是很羡慕姚逸能跟男生处得很融洽,既有好哥们,也有可以进一步发展的对象,而她仅仅谈过一次恋爱,结局还很不好。她一直很依赖姚逸,但以后要是姚逸嫁人了,她是不是就无依无靠了,本来朋友就少的她经常为了这些事发着愁--要是有个能靠得住的男生就好了。这也是她答应姚逸来这次相亲的主要原因,同龄而且慧眼识人的好闺蜜总得比乱投医的父母靠谱得多。

  看着沐寒的模样,姚逸心里也忍不住生出丝丝怜爱,把她拽到自己面前,面对面直视着。

  “哎呀!放心啦,我待会就一直待在那边,记住了,我说什么你就跟着说什么,作为你唯一的闺蜜兼室友,你总得相信我吧,我可不会坑你!”

  夏沐寒无奈地点点头,拿出手中的耳机,乖乖地放进耳朵里,还不放心地把头发往那边拨了拨。

  “好啦!快到时间了,这男生也是,竟然没有早到,初始印象就得减分了,但也应该到了吧,我先撤了啊!”姚逸起身,回头给了一个笑容,“别怕,加油!”

  夏沐寒一直看着姚逸走远,直到看着她走到另一边的窗边坐下,心才放下。

  “脚别动!”耳机里清晰地响起姚逸的警告。夏沐寒这才发觉自己因为紧张脚一直不停地抖动着,跟以前面试的时候似得。

  “人来了,坐好,拿起旁边的书看!”姚逸不慌不忙地指挥着,夏沐寒马上拿起桌上的《我的职场我做主》,装模作样地翻了起来。

  “等他来到面前的时候你就稍稍笑一点,简单点打招呼,听他说晚来的理由,然后说没事就行,反正都是假话。”

  夏沐寒听了下意识地点点头。

  “别点头!我的祖宗!你不要对我的话有任何的行为反应!”夏沐寒为难地看向姚逸那边,只看到被一本杂志遮住的脸,还有杂志上竖起的中指,吓得她不得不把视线回到书上。

  “人来了,他打招呼前都不要抬头。”

  “你,你好!”一个呆呆的男声响起,夏沐寒赶紧搁下书,一脸红晕地抬起头,看了面前的男生一眼:打扮得很干净,模样不是很帅,但挺阳光养眼,一身天蓝色的西装看起来很爽朗的感觉,顿时有了些好感。

  “你怵在那干嘛呢?快坐啊!”文天成气愤地几乎要在耳机里喊了出来,不知道这家伙又傻站着想干什么。

  “她好漂亮--”李哲情不自禁地回答了文天成。

  “闭嘴!”文天成都快要气炸了,立马低声吼了一句,在这种静谧的咖啡厅他可不能这么嚣张。

  “嗯?”夏沐寒很明显听到了这句话,又看到男生的眼神,脸颊都要红得发烫了,实在是害羞地不行,笑着低着头,遮着耳的靓发像幕布落下一般徐徐,这在看呆了的李哲眼里却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了心口,让他差点喘不过气来,捏成拳头的手止不住地颤着,衬衣的背面都快要湿了个透,但李哲毫无察觉,他脑子在目光对上的一刹那就都空了。

  “傻逼啊你!坐!坐!坐!给老子坐下来!”他按着发疼的额角,几乎是要绝望了。

  李哲像个机器人一样听从指令拉开椅子就很机械似地坐了下来,眼神却从未从对面的女生低垂的眼睛上挪开。他往后靠了一靠,背后的一阵沁凉瞬间让他清醒不少,看着女生的反应,发觉自己太失态了,一下又后悔地要死。

  场面一度尴尬。

  “抬起头来,哇!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别管那么多,问他要喝什么?”姚逸这看得也有点懵,又觉得很有趣。

  夏沐寒小心翼翼地抬起眼,轻声问道:“你要喝···?”

  “对不起!”两人几乎重叠。

  “嗯?”夏沐寒和姚逸同时发出声,这个道歉真是莫名其妙。

  “我对雷老母啊!赶紧点喝的!”文天成真的是哭笑不得。

  也感到氛围不对的李哲赶忙结结巴巴地说着:“我,我要,那个,那个一,一杯黑,黑,黑咖啡。”

  然后夏沐寒奇怪地看着他,不知所以。

  “傻逼啊!你问她要喝什么啊!再叫服务员,你脑子被狗吃了?”文天成真的是感到绝望了,开始后悔把这小子拉进来,非得把自己都弄得尴尬起来。

  “呃,那个你要喝什么?”李哲一会看着她,一会把目光慌慌张偏到窗外古色的深巷中,这些黑灰色的泥瓦并没有激起他平时的兴趣,他现在只想着面前的女生,很奇怪,他只想着她,却没有任何想法去打量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我,我也黑咖啡吧。”夏沐寒抿着嘴,生怕自己会笑地露出牙来。

  “哦,好,好。那,那个,服务员!”李哲的脑子好像还是有点迷迷糊糊。

  点完饮品还有两块蛋糕,服务员刚走,气氛又变得冷了下来,李哲觉得心里有很多话要讲,但又不知道该先说什么,急切地搓着手,心里暗暗呼唤着文天成。

  “别着急,我看这男生挺有趣,跟你挺像,别有动作,让我先观察观察。”姚逸好玩的心思上来了,毕竟周遭那么多男生,却没见过这一款。

  今天是有点意思了。姚逸翻过一页杂志,透过墨镜仔细地观察着窗边的那一桌,嘴角勾起一抹诡笑。

  “桌上的那本书是什么,那很明显是个提示了。”文天成提醒着,猛地喝了口咖啡。

  李哲把目光转了过去,这本书他大学刚刚毕业的时候就读过了,虽然他觉得这个好像并没有什么很多的用处。

  “那个,书,你也看这本书啊!”李哲指着桌旁的书,有些兴奋地说着。

  “对啊,这本书,嗯,写得挺好的,我挺喜欢的。”夏沐寒的声音像是琴声一样轻缓动听。

  听着这话的姚逸不免笑了出来:这小妮子挺会撒谎的嘛,可能是刚才脸太红了,所以刚才说谎并没有什么很异常的地方。她也不打算去挑逗夏沐寒了,现在就像拆炸弹一样,姚逸觉得,不能图着自己乐把那小炸弹给逗爆了。

  “嗯嗯,我也很喜欢这本书,我最喜欢里面的一段···”李哲有些得意地准备高谈阔论一番。

  “闭嘴!显摆你个鬼啊!谁他妈相亲想听你这个死书呆子讲书?人家那都只是用来摆摆看的!”文天成毫不客气地打断他,及时地把李哲已经到嘴边的一套论文似的书评给生生压了下去。

  被制止的李哲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眉头一皱,悻悻地把刚放上桌的手又放了下去,继续搓着,暗暗后悔着,不知所措。

  夏沐寒也是松了口气,暗暗庆幸着谎言没有能被戳穿:要是对方说起这本书,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那多丢脸啊!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她只觉得庆幸,其他的就不用想太多了。

  接下来的时间,桌上的两人在各自谋士的提示下顺顺利利地互相询问了些基本的信息,生活,工作,还有兴趣爱好,不过那都是编出来的。文天成竟然要李哲说兴趣爱好是出国旅游,这辈子除了家乡和明城,都没去过其他地方,还说什么出国旅游,再说了他也不喜欢出门游玩,累得半死到处看人头有什么意思。所以当听到耳机里的提示时,他脸都要青了,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一次性说过这么多的谎,他舌头都要纠结折了。

  不过夏沐寒默默地听着还跟着自己内心作斗争的李哲自顾自地说了些她丝毫不感兴趣的事情,刚开始温热起来的好感慢慢冷了下来,表情也变得有些敷衍,偶尔配合下李哲传达的文天成模式的冷笑话。

  这些李哲也都看在眼里,他不禁着急起来,也不知道哪说错了,额上不停地沁着汗,不知所措的他只能生硬地搬照文天成的话,但收效甚微,女生甚至开始不停地往窗外望着--很明显,她已经失去了兴趣。

  一直在不远处观察着的文天成也纳闷起来,他觉得他的小细节肯定处理的没问题,这些招数在她手里简直就是万金油,每次都能收到好的效果,女生总是能跟着他聊得开,这个时候都该聊到去哪里看电影了。那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正想着,手中麦克风上的电量灯开始闪烁起红色的光--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小哲子,我这个麦克风电池没电了,你先自个撑会,我先去找个纽扣电池。”说完他也不再说什么,就把耳机拔了,朝周遭看了看,却发现不远就单坐着一位美女,却戴着墨镜看着杂志,而且坐着的姿势比较奇怪,有些刻意地朝着另一边窗的方向。

  在文天成的思维里,一位长得漂亮,身材出众的美女周末不去约闺蜜或男朋友出去玩,单独到这安静的咖啡厅里不该只会是是想来看看杂志的,大半是来寻找猎物来共度无聊的时间,好好地玩一玩然后周一开开心心上班,又不花钱还不用处理以后无聊的纠缠,几乎完美的游戏。

  而风流惯了的文天成也对这种游戏很是感兴趣,虽然父母从他上高中后每年一大半的时间都扔下他出国全世界玩个不停,但给他留了不少的零花钱,再加上自己的工资提成还有各类投资,也够他随意花了,还不说他基本都是靠蹭李哲的伙食解决肚子的问题,但一年到头也没有一分存款,不欠债就算是好的了。

  他整了整身上的休闲西装,拿出手机照着捋了捋头发,对着手机前置摄像头笑了三次,吹了口气就起身绅士般走了过去

  “美女,你好,一个人?”专心从杂志上沿观察那两人的姚逸也正嗟叹着现在的男生果是表里不一来着,直到听到旁边不知道第几声“美女”才反应过来。

  “你好,我可以坐这吗?”面前的陌生男子看着还挺帅,有点风度,大概是因为一直自己没理他才有些不悦。

  姚逸点了点头,趁着男子抽出椅子的时候飞快地朝麦克风低声道:“突发!你自己看着快点脱身!”

  正尴尬着的夏沐寒一听这就急了,忙往姚逸那边看了眼,当看到姚逸对面那满脸殷勤的帅哥时她就明白了什么意思了,失望地垂下眼帘,嘟起了嘴,两只脚轻轻地按着某种节奏点着地。

  在去挪椅子的时候文天成也飞快地朝着麦克风补了句:“这姑娘是没希望了哥们!对不住,自求多福吧!”

  一筹莫展的李哲简直都要绝望了,但无奈不能在异性面前表现出来,只能闭上嘴,默默听着邻桌情侣的嬉闹挑逗,在心底祈祷着这人生中最为尴尬的时段马上过去,赶紧回去过个只有游戏的周末。

  “你看过《普罗旺斯的夏天》吗?”正郁闷得难受的时候,还是实在忍不了了的夏沐寒率先打破了僵局,她想随意问完最后一个问题就直接客套说再见,就直接抛了个比较冷门的电影,快点结束这再也不想再来一次的愚蠢的相亲。

  “嗯。”

  她听到了意外的答案。

  他也颇感意外。

  “美女,请问怎么称呼为好呢?”文天成一脸阳光三分笑,这副表情他早就轻车熟路,百试不爽,总能给自己增添些好感度。

  “称呼重要吗?”姚逸还是有些担心平时就十分内向不善交流的夏沐寒,眼光偶尔往那边瞟了瞟,但这大周末的,也不能亏待了自己啊,找个帅哥陪一陪也挺不错的。

  “那当然重要了!”文天成此时已经完全把可怜的李哲扔到九霄云外去了,“这么长的人生,总会见不少女人,好多都可以用美女称呼,但你这么特别,我可不想用这么普通的词去称呼你,这太让我内疚了。”

  很明显文天成的恭维已经得到了效果,姚逸已经被逗笑了,摘下墨镜,伸出纤细白润的手:“夏沐寒,叫我沐寒就行。”

  她可不蠢,免得到时玩腻了人还纠缠,用闺蜜的名字也没什么坏处,说不定能给她找个喜欢的呢——但面前的这个男人,分明有六、七分眼熟

  脑子里全是套路的文天成完全还没有认识到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好熟悉,就是想不起来。不过一个名字而已,并且想都不用想,肯定不是真名,这也很好,大家都只是玩嘛!

  “天骄的骄,奉天承运的承,祖传的李姓,叫我大承就行。”他可不想再听人说他到底是“文天祥”第十几代孙这种愚蠢的玩笑了。

  接下来的聊天都按着两人所想的继续着,最近的电影还有各大酒吧新出的饮品,烦人的上司还有蠢到底的同事,两人俨然成了知己。

  再又一次被“李骄承”逗笑了以后,姚逸顿了下,抬手指了指文天成的外口袋:“其实我刚才就注意到了,那个一直闪着红光的东西是什么啊,不会是炸弹吧?”

  文天成哈哈一笑,并没有在意,直接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有你在这,即使是我怎么可能舍得用呢!喏--窃听耳机的麦克风,间谍玩具,我一二愣子哥们相亲,我给他当指挥,谁知道那女生是不是性格冷淡,根本不上道!···”

  正说得嗨的文天成一抬眼看到姚逸的眼神一下就意识到了不对劲,马上停住了嘴,仿佛是想到什么了,他大张着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喉咙里,缓缓伸出手,指着面前怒气值即将爆棚的姚逸--夏!沐!寒!

  姚逸直接起身端起咖啡就往文天成身上猛地一泼,又将手里的杂志甩到来不及反应的文天成脸上,然后径直朝着窗边走去。

  当姚逸走到两人旁边的时候,夏沐寒脸上正震惊着,小嘴都张成了圆圆的O型。两人一起奇怪地抬眼看着一脸愤怒的姚逸。

  姚逸看着李哲手里拿着的耳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在夏沐寒更加震惊的眼神中拿起桌上盛着蛋糕的纸盘往李哲懵着的脸上一甩,还不解气的姚逸更是一把抓过放在夏沐寒手边的书,翻开一页压在蛋糕上用力左右抹着,嘴里还狠狠说着:“哪段话啊!哪段话啊!什么人!沐寒,走!”

  姚逸一把抓着嘴张地更圆更大的夏沐寒就往咖啡厅外面走,在咖啡厅众人无比惊讶的目光中走了出去--鸦雀无声。

  没过一会,那张像是要杀人的脸又回来了,走到服务生旁边塞给她几张红票:请给那两颗渣使劲洗洗,别让他们滚出去恶心路人!

  然后朝着外面走去,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朝着惊呆了的群众就是一顿吼——看,看什么看,过你们该死的情侣周末去!等着对方哪天劈腿的时候就没这个分泌荷尔蒙的好时候了!

  吼完她还圆目怒睁着环视了整个屋子才满意地走出门——所有人鸦雀无声,齐齐望向门外,目送她俩离开···

  “草了!”众人的目光又被窗口的那个满脸蛋糕的男生吸引了过去。

  “文天祥,是不是又他妈你干的好事!我要砍了你!啊!--”

  “别!别——小哲子,冷静冷静!”

  ······

  那天,久居深巷的圣城咖啡厅的静谧像摔在地面的镜子一样被摔地粉碎。

  回去的路上,两人坐在车里一言不发,都穿着个短袖短裤,还是那种老蓝色,实在是糗到家了!李哲眼里冒着火,死死盯着前方,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路,那副模样看起来就是让文天成躺在地上就能直接碾过去一样。

  等到一个路口时,红灯,车终于停下了,一路上不时暗暗斜瞟着李哲的文天成终于舒了口气,干笑了几声:“哈,哈,我以为你刚才那样子是要跟我同归于尽呢!”说完还伸手去拍李哲的肩膀。

  李哲偏过头来,一脸的木然,只是眼神像是能吃人,死盯着文天成渐发白的脸,猛地踩了下油门,轰轰直响。

  “大哥!大哥!我错了!”心中一冷的文天成像兔子一样飞快地靠在车门上,警惕地看着李哲,猜着他下一步的动作,左手放在安全带上,右手放在车门上,随时准备跳车,从这个疯子手里逃出去。

  “听着!听着哥们!我俩,对吧,从小一起长大,我没害过你吧,虽然小时候结过拜,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但现在干这事是不是不太合适,连支生日蛋糕的小蜡烛都没有是吧,这死了也没个全尸,到时你这英俊的脸庞被擦伤了是吧,到地底下找女鬼都难啊——”

  看着惊慌的文天成已成煞白的脸,李哲嘴角抽了一下,接着画风突变,李哲直接像真的发疯一样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指着还一头懵的文天成的鼻子,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哈哈!成子,没想到你在我面前也有怂的时候啊!”李哲真是笑出眼泪了,还停不下来。

  还懵着的文天成突然觉得李哲这肯定是悲极生乐,心里后悔着这次安排的相亲,没想到自己翻了船,还把好兄弟给弄疯癫了。

  “小哲子,”文天成脸色凝重着,靠了过来,又把手放在李哲肩上,“这回是哥对不住你,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伤心了想哭就哭吧,那女的也不是什么好货,哥再帮你找个好的!放心啊!来抱一下——”

  说完作势就要去搂李哲的头,却被李哲一把推开。

  “抱、抱你个头啊!什么不是好货,你再胡扯一句我就真能和你同归于尽!”李哲把手机打开,点开信息把第一条给文天成看,一脸的得意。

  “电影票?发泄情绪怎么能去电影院呢,去酒吧,我给你引荐几个漂亮的小姐姐!”

  “我去你的小姐姐!你平时脑子不是挺灵光吗,被那杯咖啡泼化了?”李哲顿了顿,脸上难以掩饰的高兴,“夏沐寒和我晚上要去看电影。”

  谁!文天成脑子顿时冒出那个女人的面孔,浑身一颤,马上想清楚了,又呵呵一笑:这小子要不做梦要不就真傻了。

  “真的!”见文天成开始讥笑,李哲马上说着,像是要证明,“她本来要自己开车,但我觉得不好,就说好我六点开车去接她,所以今天的晚饭你得自个解决了。”

  文天成微眯着眼睛,下唇往上一撅,满是不信的神情:“不是没聊开吗?我那么多招都没有用,你——买了新型蒙汗药,能让人听话的那种?”

  被质疑了的李哲正欲反驳,车窗被重重地敲响——一位身穿黄色马甲、手拿两面小旗的大妈正站在车外,一张大脸贴着车窗,正轻蔑地望着车内的两人,李哲赶忙摇下车窗。

  “怎么着,小伙子,不喜欢绿灯?”大妈指着已经变绿的交通信号灯,后面的车一直在疯狂鸣笛,看着他俩的这身行头,眼神变得奇怪起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马上走!”李哲陪着笑,一脚油门踩了下去,赶紧逃了开。

  等开到一段车流量少的路段时,李哲开始详细说着事情的经过。

  “你把老子抛下去泡美女后,我也以为没戏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倒是沐寒先问了个问题--她竟然问我看没看过《普罗旺斯的夏天》哦!”

  文天成一脸鄙夷地看着兴奋的李哲:“那不是你最喜欢的电影么?你每次不高兴了就来一发的那个电影。”

  “对对,就那个,没想到她也特别喜欢那个电影!”

  “然后你就开始仿照着电影的场景开始描述自己以后想过的生活?”文天成一下就能想得到,这家伙一谈起那部电影就会情不自禁地描述自己的将来——什么四十岁退休,回山城的郊外包个地,天天悠闲自在到处玩,一日三餐配红酒。而在他看来,纯属是个西伯利亚的狗屁。

  “对对,在离山上建一栋漂亮的白色小楼,在城外的那条河里划船;还有大片的农场,实现智能耕种,再在中间种上一片超大的心形紫罗兰,房子外边有个高大叶茂的葡萄架,一口沁凉的井里浸着珍藏的葡萄酒,等老友来的时候就开上一瓶,听着歌,聊着天,平平静静,舒舒服服,还要——”

  “还要跟镇上的老流氓一起调戏美女!”文天成翻着白眼,无奈地摇摇头。

  李哲憨憨一笑摸摸头:“这个没敢说。”

  文天成很不理解地摇摇头:“这,这就行了?!就这种电影里拍烂了的狗屁剧情她都信你的?”

  “沐寒很喜欢啊,她说她也一直很喜欢那种平静简单的生活,每次看完这部电影就能感到很充实,很有期望;而且啊,我也没想到,她竟然也是沧月的书迷哦!我的天!”

  “我也没想到···”文天成手撑着下巴望着窗外,悠悠哼道,浑然不顾自顾自说得高兴的李哲,暗自纳闷着。

  “然后我们就聊开了,还发现我们真正工作的公司就紧靠着哦!大成,你说你说,这不就是缘分吗?是吧!”

  我靠!这也行!文天成心里暗暗惊叹。

  “然后我就直接交代了耳机的事情···”李哲的这句话可实在是震惊了文天成,这都敢说!

  李哲看了眼眼睛睁得老大的文天成,不屑地继续说着:“开始我也顾忌来着,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沐寒更真诚,原来她也戴了那个耳机,原来她情况跟我一样都是被人强行注册去安排的相亲,就是那个甩我一脸蛋糕的那个女的是她闺蜜,啊!说起这个她下手真狠,那本书的书角直接砸到我额头上,现在还疼——”李哲下意识地去摸了一摸,却疼地嘶得叫了声。

  “什么!”文天成突然意识到什么,“你说什么,那个夏沐寒也戴了个耳机?那,那玩同一个套路,那个女人凭什么泼我一身咖啡,我这衣服很难洗的好吗!疯了吧!这笔账一定得算,这要是传出去了,我文爷的威信何存?以后怎么在明城的圈子里混?”

  “再说了,”文天成显得有些委屈,幽幽道,“我们还被咖啡厅给永拒了,以后泡妞又得少一个地方了。”

  李哲憨憨一笑,“没事那老板不是送了咱俩一人一张那个蛋糕店的折扣卷吗,其实吧,也就没什么损失了。”

  文天成一听这话就狠狠地锤了下李哲肩膀,愤愤道:“那女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把蛋糕全砸你脸上了,你不生气?你脑子用豆腐渣堆得?”

  “不是,”李哲解释道,“一开始我当然生气啦,但后来换衣服的时候沐寒给我发了条语音微信,哼哼哼···”李哲一下傻笑起来,拿起手机来,打开微信,点开跟沐寒的通话,头像是几列黄昏紫红色晚霞下安静盛开着的紫罗兰,然后点开第一条语音,软软柔柔又不造作的声音飘了出来--

  李哲,不好意思啊~逸姐说她没有搞清楚状况就那样做了,她让我跟你先口头说声抱歉,反正公司都在一块,一定请你吃饭当面道歉;哦,还有晚上我自己开车出去吧,你来接我就太麻烦你了。

  “哈哈,哈哈,沐寒声音好听吧,好听吧?”李哲一边开着车一边问着文天成。

  文天成嗤了一声,然后含糊不清地从喉中哼着几个词:“好听,好听极了!”然后他拿过手机,点开李哲回复的语音,刚点开就一声傻笑冒了出来--

  呵,呵,没事,不用跟我道歉,这也不是逸姐故意的,那个我早点出发去你那就不麻烦···

  语音突然断了,正陶醉在自己情商里的李哲习惯性地扭头看了看,却发现文天成又点开了夏沐寒的语音,又好好听了一遍。

  “你,你干嘛!不准对沐寒有想法啊!你干嘛!”李哲突然紧张起来,以为这家伙有什么二心。

  听完语音的文天成拿着手机在手里一下一下拍着,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放你的一万个心吧,我文天成人品再不济也不会干那种事吧!”

  眼光也不会这么低!他心里想着,这种女生实在不是他喜欢泡的那种,他喜欢玩,自然就喜欢那些喜欢玩的女人了,清纯可爱在他眼里什么都不算。

  “那你怎么了?”李哲还是一头雾水。

  文天成二话不说又点开夏沐寒的语音:再好好听听!

  “还是好听!”李哲笑得一脸天真灿烂,差点没把文天成气死——“那女人没向我道歉!明白了吗?二货!”

  “把文爷弄成这个样子还一句抱歉都没有?好,公司就在一块是吧,这口恶气我一定得好好出!”文天成愤愤地扯了扯还有些印的白汗衫和蓝色短裤,冒着火的眼睛望着车窗,他觉得自己生起气来的时候这侧脸十分好看,只是李哲傻呵呵的方脑袋不时出现在车窗上让他很郁闷。因为一直想着那个愤怒的女人,总觉着就一个耳机就生气到这种程度是不是不至于,在咖啡厅的画面一帧帧地在大脑的电影院回放,突然觉得那张脸——总感觉在哪见过,有种异样的熟悉感,但很快他就否决了自己:自己邂逅的女人多了去了,总会有些脸重的,于是他干脆不想了,刷着朋友圈,决定今晚的行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那些等不来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那些等不来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