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忆
燕归不知遥2018-03-25 15:365,851

  假期结束的第一个周六上午下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驱除持续了近两个月的高温湿热。而而不过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吝啬的老天就把这些水又收了回去,上午的雨天似乎从未存在过,除了在球场的某些角落里。

  “东子,你知道人遇上不知从哪来的危险的时候,会先保护哪个部位吗?”文天成躺在长椅上,擦了擦快涌进眼睛的汗水,大声地朝场上喊起来。

  正运球的东子眼睛盯着李哲和篮筐的位置,想着进攻的下一步。

  “头啊,肯定头呗!”

  文天成很满意地笑了笑,胡乱晃着脑袋:“对啊,人的自私都是跟脑子学的,情愿不要两条手,也要保住它。”随后话锋一转,“可你李哥就不是那种自私的人,你看他打球用过脑子吗?氧气水分全供手脚上了哈哈哈哈!”

  李哲回过头来瞪了他一眼,可立马就被东子一步给过掉,紧接着就是球入网的悦耳声传来。

  “不行不行啊,你这——我刚回头要骂那小子呢!这球要算就无赖了啊!东子!”李哲着急地辩解起来,这种手段在他看来实在是不光彩的。

  “看看,看看,这个时候才有脑子!”

  “对啊,李哥!你就认了吧,这可是野球场呀!”

  李哲抓起球怒怒地朝文天成甩了去,朝长椅迈了过去,嘴里还不停咒骂了几句,一脸郁闷的模样逗得文天成和东子直笑。

  文天成接球往场上走,传球给东子,球却没被借住,直接砸在他背上,吓了他一跳。

  “你他妈看嘛呢?连个球都接不了!”

  “成哥,你看那边,第一个球场那姑娘,以前碰见过,腿真好看,脸也好看!要不···”陈东升一脸兴奋,眼睛笑地没缝。

  “瞧你那出息!跟个见了村里花姑娘的小鬼子似得!”文天成劈头盖脸地一通骂,骂地大学生直愣愣,“眼睛瞎了,脑子也跟李哲那小子一样坏了?”

  他稍稍往那边方向瞥了一会,继而一通分析:一个逛街约会打扮的姑娘出现在球场,不可能是什么篮球爱好者,那肯定是在等个男生。能让这样的女生等着的家伙,要不有钱,要不就长得帅,反正不是什么平常货色。

  “那又怎样?哪会有女朋友周末不逛街还在这等个男生的?他们说不定就没确立关系呢,再说我还是校篮球队的呢!成哥你不是教我追女生胆子要足够大么,连试个水都不敢怎么能在大海里畅游?”

  “替——补!”文天成“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虽然是替补,但在明大想跟我拍拖的女生也不在少数!只要球打得好肯定就能赢女生的青睐,这是经过无数代篮球先驱们实践得出的真理!”他信誓旦旦的傻傻样子就差拍胸脯了。

  “我是说过追女生要胆子够脸皮厚,但你非得捡蹦到别人嘴里的骨头啃就是自讨苦吃啊,大学生!”文天成偏过头玩笑似得冲李哲笑了笑,“现在的明大校队是不是对篮球热爱得太纯粹了?”

  “那行,我满足你——”见他一脸的坚持,文天成无奈地耸耸肩,从他手里拿过球,直接往第一个球场扔了过去,然后喊了声:“哥们——捡下球!一起玩会吧?”然后迅速往场下撤了。

  再等东子反应过来,一个差不多一米九个子的穿着印着体校校徽T恤的男生拿着球走了过来,那女生也紧跟着过来了,漂亮的脸蛋虽然妆画得有点浓,但也挺好看,就是因为美好的约会被打断表现得不大高兴。

  “有好戏看喽!”文天成往后一躺,双手搭在椅背上,满脸的期待。

  “年轻就是好,连犯蠢都是这么热血!”李哲也跟着做出那套动作,看着场上,一脸的幸灾乐祸——好小子,叫你诓我!

  文天成斜着眼打量了一下坐在几米外的那个女生,又看了眼球场上一脸准备拼命秀上几下子的陈东升,嘴角抹过一丝狡黠的笑。

  结果不出所料,明大替补前锋彻彻底底地倒在明体大篮球队副队的大手下——当然这个身份实在solo结束的时候才知道的,人家表现得很谦逊,给了东子的表现十分的肯定,即使某人心底像搅了一团加了蜜的屎,也不得不礼貌地回应。那高个还说希望在今年的明城大学生联赛上再交手,东子心中冷哼:你还不一定能见到我呢——毕竟我是替补···

  球场离富源小区不远,晚饭当然就是去文天成和李哲的公寓解决。

  走在回去的路上,李哲走在最前面,用球衣擦着发红的眼睛上流不完的汗,提着瓶水前后左右地晃悠,时不时饮上一口,努力地喘上几口气。最近工作太忙,经常还要加班,空下来的时间就去找夏沐寒,李哲都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出门运动过了,连公司自带的健身房都没再去过了。

  “服不?”文天成手搭在东子肩上,原本白皙的皮肤都在一下午的功夫就黑了一半。

  “我一米八一,他九二,手还比人都长,跳得还高,我怎么赢他!”东子反驳似得叫喊起来,眼睛瞪得老大,双手摊开上下晃动,表示已经尽力。

  “那不管,反正你是输了。”文天成喝了口水,抓住一点让东子无语,“现在怎么办,姑娘可要看不上你喽!”

  东子本来还好的脸色被憋得红了起来,突然打掉文天成的手,往前走上一步:“嗨,算了算了,不就是个女生嘛,明大又不全是公的,老子随便挑!”

  文天成和李哲对视一眼,会意地笑了起来。

  “诺,这是那姑娘的联系方式,我都编成名片了,你既然不要我可就发给其他人了哈,话说这女生好像还挺受欢迎的···”文天成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夺了去。

  “发发发,我要我要呢!”他笑逐颜开,憋成苦瓜的脸舒展开来,笑纹皱得荔枝壳上的纹路。

  他一边操作着,连头都不抬一下地问道:“成哥,你怎么弄到手的,可真厉害!”

  文天成也懒得管他这痴呆样,提着他的后领让他转个弯:

  “去年明城师范校招的时候认识的,刚刚看见的时候总觉得有点脸熟,好像人家都已经保研了,她那导师比我大三届,我大三的时候还睡过她呢!”

  “哈哈,可真是一代恩怨一代仇,师傅们未了结的缘还得要徒弟们接手啊!”李哲突然觉得这很有意思,不由地高兴起来。

  文天成这个时候却懒得理他,光顾着叮嘱一脸兴奋的陈东升:“但可记住了,这孩子可不是什么天真清纯好上手的善类,你这木瓜脑袋不削掉大半层皮是不太可能成功的。”

  东子疑惑地睁着眼睛,显然他不懂为什么文天成明知道这是个难追耗心的事还是要让他去做。

  文天成品味似得看了他一眼:人嘛,总会碰到那么一个人,明明不爱,明明知道会追得精疲力尽,但就是少了这么一个人,这短短几十年的人生又会缺掉几分精彩。

  “你才大二,大学才是人生最需要精彩的地方,你可以选择错过很多事,但你不能错过任何一个你会去在乎的人,结果都是以后的事,不管是美好还是痛苦,总归会是一段精彩。”

  东子若懂非懂地点头又摇头,文天成无奈地笑笑。人言啊,总归不比时间和经历有用。

  “今天吃了那么多顿火锅,晚上吃点清淡的吧?”李哲不知道是打了兴奋剂还是怎么的,从球场出来就一直嘿嘿的很开心,也不住地拿东子开着玩笑。

  “随便吧,吃泡面就可以了。”东子看了看手机,确定名片存好后就收了起来,却发现李哲和文天成脸色奇怪地望着他,让他一时摸不着头脑。

  文天成长长地吐了口气,好像在憋着什么东西一样,“毕业那会身上没钱,实习工资低,这家伙又不肯问家里要,拉着老子两个人在地下室吃了整整两个月的泡面,现在想起那个味道我俩都想吐,所以以后你别在我俩面前提这个了,啊!”

  东子听着沉吟了一会,急匆匆地走小区外的小卖部那里,买了两桶泡面,拿到两个人面前冲脸上直晃悠:吃面吃面来吃面啊!然后趁着两个人被惊的那一小会又赶紧跑了开。不一会,小区里头就响起了挨打的声音···

  过了晚上十一点,李哲实在是受不了东子水到黄河源头了的枪法,直接用给老陈打电话相威胁把他赶走了。看着餐桌上还没来得及处理的一堆碗碟,还有电脑桌旁边满地的零食袋子和残渣,李哲叉着腰皱起眉头,嘴都要气歪了。

  “妈的,现在的大学生,可真是有素质呢!”他冲脸上长长地吐了口气,戴起围裙开始清理桌子上的东西,文天成却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记录频道,一言不发。

  李哲看了他一眼,轻笑了声,把手擦了个干净,摘下围裙,从冰箱里拿上两瓶啤酒,坐在沙发上,将一瓶酒递给文天成面前。本来还在发呆的文天成接过酒,面无表情,依旧一言不发——也只有这种日子他才会这样。

  “明天早上我会把带回来的干莲子的壳给弄掉,你带点给她,让她熬顿粥什么的。”

  “嗯。”

  听到文天成简单的答应之后,李哲抿了抿嘴,长长舒了口气,拍着大腿站起身来,手搭在文天成肩膀上晃了晃他,像是鼓励,然后回到房间处理东子留下的垃圾。文天成盯着手里的啤酒,眼前看见的却是一张人的面孔,他陷入无比的沉默,耳侧却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遥远而清脆。明明再清醒不过的大脑此刻却混乱得像一团纠缠在一起的麻绳,再细想时又是一片空白,无从想起,眼皮轻坠,困意犹如洪水倾泻,吞噬了所有的思索,只留下一个梦。

  如忆的公寓跟文天成的小区隔地并不远,大约三公里的路程,全途。

  因为靠近科技新区,所以基本上都是些年轻人住在这里,所以小区的风格也跟其他高档小区相比显得更有活力,对新文化也更容易接受。

  “成哥!挺准时嘛!”见文天成过来,一名年纪挺轻的保安小伙子连忙撤下阻隔门,然后出来十分热情打招呼。

  “嘿!铁柱,又你值班哈?放假没回去?”见到熟人,文天成也回个声。

  “没呢,两倍的工资,回去还费劲费钱,就没回!哟,瞧我这脑子!可耽误您嘞,抱歉抱歉,您先走先走哈。”一边说着一边鞠躬哈腰的,嘴脸突然有些令人厌恶起来。

  尽管如此文天成还是礼貌地笑笑,而后快步走开了,生怕会兜不住这一脸的假笑。

  直到看着文天成的背影拐过路口才恨恨地呸了口:铁柱!铁你妈柱!

  文天成到了门口,拿出钥匙把门转开后敲了敲门檐,紧接着里边传来一阵铁门往上拉的声音。

  刚进门,一阵奶茶香味混着相册的纸香味扑面而来。

  “哈!有心啊!怎么知道今天我会来?”还没见到人文天成就喊了起来。

  如忆的公寓是复式公寓,房子不大,两层。一层有一个客厅,拉伸的沙发,电视的位置放了一座鱼缸。客厅左边是折叠式厨房,工作间和洗手间在厨房两边。工作间跟厨房之间的墙是可拆可组的。

  沙发旁边直通二楼的机械自动楼梯突然响了起来,一位穿着纯白体恤牛仔短裙的姑娘缓缓而下,只不过光着的脚丫踩着的,是轮椅的踏板。

  如忆戴着耳机,像一川墨黑瀑布的长发随着音乐节拍轻摇。白皙细长的小腿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安安静静的。

  “给你加了冰,今天外面热得很吧?”如忆摁着操作盘操纵轮椅往客厅这边靠近。

  文天成直接揭开了盖咕咚咕咚喝了起来,如忆一边劝他慢些,一边笑着看他上下快速蠕动的喉结。

  “哇!爽!”文天成几乎是一口喝完,接过如忆及时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你的那份呢,也给我算啦?”

  “美得你呢!我再给你去倒。”说着她拿着杯子就推着轮椅往厨房去了。

  “你上周没来,今天再不来我就不信你不怕再也进不了这道门!”如忆的笑语从厨房传来,“这个假期挺不错啊,看你这身材估计外婆把你当猪喂的吧?”

  “嘿嘿嘿,怎么说话呢?本来还给你带了点好东西,现在就算了,我就走啦!不用送!”说着提着小箱子站起来真往门口走,话音还未落,就听见厨房里乒乒乓乓的一阵混乱,紧接着就是哐哐当当的撞门声,慌乱着急的喊声从里边传来,都高过了其他:“回来,假货!假货!”

  听着这呼喊文天成嘴角一扬,就转身走到厨房门口,一脸胜利者的骄傲笑容。轮椅上的姑娘因为要把轮椅转过来却因为着急反被卡住了,手里还拿着他的杯子不知道该放哪。因为着急,娇美的脸上都泛起红晕。

  文天成把她抱起来放沙发上,她的身子对于文天成来说很轻,用他的话说就是能用三根手指就能轻松举起来。然后他把卡住的轮椅从门里弄了出来。

  “这一招怎么还管用?我都用烦了!”但他脸上残存的笑容可不这么说。如忆白了他一眼,把手里盛好的奶茶递了过去。

  “万一你来真的怎么办?”她大声喊了起来,好像是在宣泄刚才的不满,在文天成十分不真诚的道歉之后,就缓了缓呼吸,问道:“给我带什么啦?给我看看。”

  文天成就把箱子拿上膝盖,坐在如忆身边,“就陈姨要我带的给你的一点吃的什么的,说什么很感谢你之类的,你是真没看见,李叔待那俩小家伙可真比待他亲儿子都好,吃饭睡觉都得一起!就差一个频的上厕所啦!”

  如忆打断了他开箱子的动作:“陈姨和李叔的事是我应该的,而且不用看都知道是些零食什么的,可——你给我带什么了?这我倒很期待。”她眼睛半眯,好像猫在聚焦某样东西一样。

  文天成打了个响指:看好啦!然后从箱子外层的小袋子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纸盒,从里面倒出十几张照片来——全是美到不行的风景照,而且就是在李哲老家拍的:烈阳下波光粼粼的湖面,万里无云的蓝天,随风而涌的芦苇浪,荫凉下银白鱼肚跃出水面的完美弧线···

  “都好漂亮哦,你怎么会想到给我带照片的?”她一张张仔仔细细地观赏着,眼中脸上都不无惊喜。

  文天成得意地笑笑,往后一躺,身子再往后缩了缩,把腿压在她的大腿之上,软软的感觉实在不错。

  “上次你不说拍写真什么的没灵感了吗?这不就想着给你指点指点!”

  “嘁!你那些功底不都我教你的?虽然说确实拍得还可以,不过主要是这些地方本来就好看···”她的眼睛始终离不开照片,仿佛宝贝似得看不够,一张一张反复看着,直到看到最后那一张她整个人一下凝住了。

  “跟你说啊,我这就叫有天赋,你不过就点醒了我罢了···再跟你说啊,李哲那小子这回算是栽坑里了,还是自己把自己埋起来的···”

  “这个蛋糕是给谁做的啊?”她仿佛一直都没有在听文天成在说话,好像他只是一直沉默着,然后为了打破安静而脱口而出,而后把照片差点贴在文天成的眼睛上。

  文天成没说完的话全被堵在舌头尖上,但就是从张着的嘴里跳不出来。

  当如忆说出蛋糕的时候,他脑子就嗡地一下——靠!怎么把这张也印出来啦!

  他从如忆手里把照片拿远点,好似他看不清楚,也不知道照片上是什么一样。

  “哦——这个蛋糕啊,别人生日,我就去正街上张哥店里去做了一个,怎么样,我觉得一般般,连四分之一的实力都没发挥出来!”看似轻描淡写,但他一直偷偷盯着她的眼睛,想从中知道她的反应。

  自然是失落的。文天成心中一沉。

  “哦——”她轻轻地应了一声,失落全刻在了脸上也一点都不知道。

  “哟!快十二点了,我说怎么饿了呢?今天又是什么高级料理啊?姜大厨?”僵局在一句话后打破。

  听到这话后,如忆笑逐颜开,做出一副神秘的模样,把文天成的腿推了下去,推着轮椅往厨房去。头也不回,用俏皮的声音说了句:你肚子最好是空的,不然你要后悔!

  然而,两个人的脸上的失落却是那般相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那些等不来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那些等不来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