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归不知遥2018-03-25 15:368,016

  “我靠!你又去吃火锅啦!又搞得屋子里这么大味!现在外面冷得要死,开窗得冻死我!”夏沐寒刚开门,一股浓烈的火锅味冲着姚逸脸上就扑了上去,差点没喘上气,一边念叨着一边赶紧开窗,刺骨的寒风如洪水猛兽一拥而入,放肆呼啸,就穿了件羊毛衫的姚逸冻地直打哆嗦,飞也似的冲进房间里披了件大衣再出来,还不忘把自己房间门关好。

  “快点把衣服裙子全脱下来,我帮你挂阳台上,快点快点,去洗个澡去去味,跟从火锅里爬出来的一样!”

  夏沐寒都照做着,但肚子里开始隐隐发痛,像个炸弹一样藏在里头,每一次呼吸都谨慎小心到不行。姚逸看她这样,顿时皱起眉来,一脸的不满。

  “你吃不了那么辣的就去其他店呗,非得去那家!就算是你买单也花不了多少,何必呢,这下又不得疼上一宿!”姚逸虽然嘴上念叨个不停,却一直没闲着,扶着夏沐寒躺好,又是帮她脱衣拿鞋,又去浴室调好水温,最后还得扶她进去,耐心地帮她脱衣服,累得满头的汗。

  “我要是有钱我就不会去那的嘛···”

  “你钱呢,你钱呢?这才刚发多久就花完了?”姚逸十分不满地盯着她,又给夏沐寒拿了条浴巾。

  “我买了几件衣服还有裙子裤子,化妆品什么的就剩一万多了,然后我给李哲买了件衣服···”她小声说着,偷偷看了眼姚逸的眼睛。

  “多少钱?”

  她强行笑了笑,怯怯地伸出了四根手指。

  “四百块啊,挺不错了,那些玩电脑的呆子穿贵的穿便宜的都差不多。”

  “四,千···”她声音低得跟蚊子哼哼似得,差点就被水声给盖过了。

  “四千!”姚逸几乎是在吼了,整个人都弹了起来,“不是,小姐,你个月薪不过八千的小小会计你给他买四千的衣服?你疯了呀!”姚逸看着她拼命地摇头,眼神里满是不可理喻。

  “逸姐,我们在外工作,无论是什么工作,形象都是很重要的,你看李哲那一身都不知道穿了多久,他不懂这些,那我肯定要帮帮他嘛!那件衣服我看上好久了,他穿上能帅出几条街!再说了,我们在一起大部分消费都是他买的单,我为他买点东西不应该啊?”

  “行,行行你说得对,那你还剩多少啊,够不够回家过个年的?虽然你回家也用不了钱···”听着夏沐寒的话,姚逸也就不再多说了,她看得出来,两个人已经把关系处理得像个小家庭一样了,为彼此多着想也是应该的,“用不用我帮你先垫房租什么的?”

  夏沐寒摇起了脑袋:“我过年花的钱不多,给我爸妈象征性地买点吃的就行,反正他们从来不在意这些,房租还有其他的钱我也算好了,还能余下小几千回去玩一玩,就是——”她突然有点难以启齿的样子,“今天在商场看到一双白靴子,新款的欸,超漂亮,超好看的!超级想买,但要是买了我就不能给他买衣服了,要是让他买单,我觉得我买那件衣服送他就没多大意义了。”

  唉——!姚逸无奈地摊手,帮她把要穿的衣服都整理好。

  “逸姐,你能不能出去啊?我肚子呃···”夏沐寒面容显出痛苦的模样,在浴缸里不停地揉着发痛的肚子。

  姚逸白了她一眼,一言不发拿着她换下的衣服就出去了。刚打开们差点就被满屋子的冷风冻懵,连忙跑过去把窗子都关上。然后望着怀里火锅味十足的衣服还有窗外哀嚎的风一顿发愁。

  铃——铃——!门铃突然被按响,惹得姚逸愈发心烦了,把衣服往沙发上一扔气冲冲地大步走了过去,还一边念叨个不停。

  “催催催,催命啊!”

  门外顿时安静了,姚逸冲着猫眼往外一瞄,就看到脸被吹紫的李哲正等在外边,估计是听到姚逸的抱怨了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拎着两个袋子站在门外一动不动,眼神巴巴地等门开。

  “逸姐好,我是来···”

  “东西先放下,你先进来!”姚逸也不管他要说什么,反正肯定跟自己没关系。

  “我···”李哲嘴慢,被姚逸这一喊一时到嘴边的话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磨磨蹭蹭干嘛,来得正好,反正已经冻着了,给你家沐寒把衣服挂阳台上去,吃个火锅跟被捞出来的一样!快去快去···不,先等我回房间,待会把我吹着了···好了好了,快去快去!”李哲看着姚逸关着的房门,嘴张了张,想说什么可终究没说出来,拿起桌子上的衣服,嗅了嗅,辛辣味冲得他一阵咳嗽;而后打开阳台的门,剧烈如刀的寒风差点把脸都吹变形,刚在屋子暖了一会有点知觉的双手被下了咒似得连简单的弯曲手指都十分困难。

  他一件一件地拿衣架撑好,用好几个夹子固定,就两三件衣服裙子硬生生花了好几分钟的时间。用力扯了几下确定不会轻易掉下后,他才逃命似得从打开的门缝里钻进屋内。

  “挺冷哈,先去喝杯热水!水杯在餐桌上。”姚逸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电脑,看都不看一眼李哲,好一会没听到动静后她才抬头看,却发现李哲就站在热水壶前,两只手握着水杯干站着不动,傻傻呆呆的。

  姚逸满是不解:“你干嘛呢,要喝水你喝呀!难道要我去给你倒呀?”

  李哲脸色尴尬地看向姚逸,嗫嚅道:“手僵了,怕拿不住水壶···”勉强挤出一丝比哭难看的笑。

  呵!姚逸摇摇头:也是够呆,也不知道怎么没被文天成给弄死。

  “逸姐,沐寒呢?”他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人。

  “真的说起这个,你以后别带她吃那家了,每回去都得拉上一宿的肚子,第二天跟死了一样得在床上躺一天!”正说着卫生间里忽地传来一阵悠长悠长的呻吟哼哼,听起来还蛮难受的。

  啊——李哲看到沐寒吃得很香的时候丝毫没有想到这个,一样菜吃完了他还接着点。就跟喂金鱼一样,只要给它就会吃知道把自己肚皮撑到往上翻。于是一阵内疚涌上心头,抱着水杯的手不安地挪动。

  “逸姐,那个酸奶,家里还有吗?”

  “早被你家的吃光光了!怎么?”姚逸又回到电脑前,回答地漫不经心。

  “我以前吃辣后肚子不舒服都会喝点热酸奶,效果很好的——嗯,那我现在去买!”话还没说完就大步流星地要走出门去。

  姚逸一听这个,立马坐直了身体,招呼住李哲:嗨,等等,等等!李哲一脸迷茫。

  “你去小区东边的那个超市买,再买点牛肉鸡蛋,蔬菜都看着买吧,拿好发票回来我给你结账。”说完又回到电脑前做起表格。

  李哲挠挠头,想了一会,缓缓开口:“吃牛肉鸡蛋能减疼吗?没听说过呀···”

  姚逸一听这话,有气无力地摊开双手,冲他怒翻了个白眼:“大哥,你们吃过了,我还没吃呢,我照顾你家的小宝宝你知道多累吗?就要求你去买点菜有那么难么?要不是老太太回老家了我才懒得叫你!”

  哦!懂了懂了!李哲笑逐颜开,仿佛理解了一个很难的问题,笑呵呵地出门了。留着姚逸在屋子里拼命地摇头吐气——一个傻,一个呆,组队给人刷金币的吧!

  “冻死了,冻死了!”姚逸刚打开门就看到浑身打颤拼命跺脚的李哲,脸已经成了铁青色,手背上的血管都显出淡淡的紫痕,干褶的皮肤看起来脆弱极了。还提着两个超大的购物袋。

  李哲马不停蹄地把东西提到冰箱边,一样一样地拿出来。

  “十盒酸奶,这五斤牛肉,还有三斤的羊肉,哦还有去腥的蒜啊,我怕家里没有酱油和醋,也都买了···喽,鸡蛋,我只拿了一箱,我跟超市说了明天还会再送一箱来,到时逸姐麻烦你去小区门口搬一下就好,不行就找门卫大叔,我送了盒烟,都打好招呼了···逸姐你看看,还,还缺什么我再去!”李哲忙得不亦乐乎,一会的功夫冻僵的身子都冒出汗了。

  姚逸嘴张地老大,讶异地看着这一冰箱都装不下的吃的,还有李哲没点到的几瓶橙汁,脑子嗡嗡地响了一阵,一会才反应过来。

  “哦,哦,可,可以了,够了够了,别买别买了!已经够了。”

  我的天···她暗自咋舌。

  “哦,那行!我先去忙了。”说着他就拿了一瓶酸奶往厨房里走。

  “停下停下,干嘛呀?”姚逸一声叫住李哲,他茫然地回头。

  “我,我···热这,这个···”感觉是被人说做错了又不知道错哪的孩子。

  “我知道你要干嘛,不是,叫你买这些菜你以为就让你当个苦力?”姚逸把刚塞进冰箱里的牛肉鸡蛋给拿了出来,“说了我还没吃呢,你不是做菜挺拿手吗,给我当回厨子,就当照顾你家沐寒的报酬。”

  李哲似懂非懂地点头,眼睛睁地大大的,但根本没想事,拿着东西慢慢转过身钻进了厨房。

  呆呆的,倒是挺省事!姚逸唏嘘几声,又回头工作去了。

  逸姐——一声无比虚弱的呼唤从客厅往房间的尽头传来。姚逸头也不抬,高喊了声李哲,然后正在厨房老老实实忙活的免费劳工立马就位。姚逸抬手一指:去把她扶过来。‘劳工’愣了一下,旋即点头哈腰,来不及卸下围裙就往卫生间跑去。

  听得卫生间里鼓捣了一小会,李哲干把仅仅裹了个浴巾的夏沐寒给抱回了客厅,让她躺在沙发上,小心地拿软枕撑着她的后颈。

  被肚子折腾得不行的夏沐寒此时脸色苍白,就跟生了场大病一样,毫无血色,眼睛半闭半睁着。全身的力气都不知道跑哪去了,双手都直直垂着,一动不动,像失去了知觉一样,连每一次呼吸看起来都相当得艰难。

  “怎么能成这个样子呢?身体不舒服,很辛苦吧?”李哲看到她的状况后简直是心急如焚,慌慌的,只能一次次地抚摸她冰凉的额头,“我刚热了酸乳,我给你去盛一碗!”

  “我不想要···”夏沐寒蹙着眉头,声音细得听不着。

  “来了来了,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一碗温热的酸乳就到了夏沐寒嘴边,那比蛋糕店还要诱人的香味登时让她强打起了精神,睁开眼看着碗里白花花的酸乳,不禁咽起了口水,眼巴巴地看着李哲,却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开口说话了。

  “她要你拿勺子喂她!”姚逸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喊了起来,紧接着一个人念念叨叨地进了自己房间,“啪”地一声把门甩上。

  而你侬我侬的两个人丝毫没有因为姚逸的愤然离去而受到影响。李哲小心地一小勺一小勺地喂她,替她擦净嘴角,捏紧薄薄的浴巾,恨不得把房子变成桑拿房才好。寒风在屋外呼号,拼命冲击着阳台的窗,估计也是受不了这样的甜腻吧!

  “怎么了?不好喝吗?”夏沐寒眉头微蹙,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碗里剩下的酸乳。看起来好像还是不太舒服。

  她摇摇头:好喝,很甜啊···

  “那,怎么了,感觉你不是很开心啊?”李哲一圈圈搅着剩余的酸乳,因为有点紧张手一直晃着。

  她一副有难言之隐的样子,可眼神从未离开过李哲手里的碗,忸怩了好久才开口:“你喂地太慢了···”然后就傻傻笑起来,脸上的病态消去了大半,也红润了几分。

  哦——!李哲稍稍才反应过来,小心地将她扶起,用盒子在茶几上摆了一个台子免得她要用手端碗,然后继续进厨房做饭去了。

  “喝完了叫我,还有好多呢!想喝多少喝多少!”那边却小鸡啄米似得只知道低头喝,都顾不上点头,只能伸出稍微有点空闲的左手拇指点赞。

  但很快李哲就怀疑其自己说出的话了。也许是肚子不舒服···不不不,这坚决不是了!一开始还叫李哲帮她盛,后来嫌慢直接披着浴巾就钻进厨房,蹲在‘酸乳大本营’旁边,还是那种喝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那个眼神看起来她要跟一锅的酸乳同归于尽一样,简直吃得不亦乐乎,甚至连李哲看着都有点害怕:刚把肚子吃坏,又有把胃撑爆。

  亲眼目睹她把锅里最后的一抹残余搜刮了几遍之后,正做菜的李哲怯怯地问了句:还,还要吗?

  夏沐寒来不及回答,三下五除二地把最后的一点给舔了个干净后,粗喘了几口气才缓了过来,亮亮的眼睛睁地大大的,恋恋不舍地将碗勺放入水池。一边揉着肚子一边摇头:好撑啊!懒懒的样子就差伸个懒腰了。

  困了···

  等会!李哲叫住准备回身的夏沐寒,而后在她诧异的眼神下轻轻为她擦拭掉唇上一线细长的残余。

  “吃饱了别躺下,先去看会电影什么的再睡。”

  嗯!她高兴地满口答应着,可回到房间里,一看到自己的床,说过的想说的都成了一片空白。是呀!吃饱喝足咂咂嘴,闭上眼睛躺张舒适的床,可能,这就是贪婪和满足的界限了吧!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在夏沐寒将醒未醒的时候,窗外的风还在不知倦意地嘶嚎,无处可施的愤怒只能宣泄在看似脆弱的双层玻璃上。

  但屋内的一阵嘈杂扰乱了习惯的节奏,在一瞬间脱离了梦境。揉揉惺忪的睡眼,伸个大大的懒腰,擦擦眼角流出的泪水,光着脚丫跳下床,满血复活地蹦跶起来,刚走出房间就听见餐桌那边姚逸的斥责声。

  “你们俩可真行,人傻钱多啊?是这么花的吗!”李哲却没有出声。

  逸姐又发什么脾气呢?夏沐寒赶紧跑过去看看,结果看见是姚逸像个教导主任一样训斥着李哲,而李哲也只是点头应着,饭桌上还有好几个空了的碗碟。

  “醒啦?那正好,你也过来,我给你俩的小脑袋排排水!”

  哦。乖巧地跑了过去,挨着李哲坐下,两个人傻呵呵地笑了起来,活像了被叫见班主任的两个小学生,还在窃窃私语。

  “逸姐高中是不是就这样搞你们?”“对对,有时候还打人,我们都不敢还手···”“嘻嘻!你看她脸···你穿这衣服真好看!”“真的啊?”

  嘭嘭嘭!姚逸见这俩人丝毫没有危机意识,把桌子拍地嘭嘭直响,两个人才稍稍严肃认真地看向她,连屋外嚣张至极的冻风都只敢呜咽几声,不敢高声。

  姚逸的脸快板成了一块木头,眼神看起来都要把人吃掉,双手抱在胸前,翘起二郎腿,差个老式茶杯和大黑框的眼镜跟老领导就没多大区别了。

  “我说你们啊!”她用指节叩着桌沿,咬着牙,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真是不把钱当钱,以为是废纸吗?随随便便高兴了就4000的风衣买了,想着想着就一千多的长靴买了,你们不心疼我都觉得心疼!”

  嗯?面前的两个人登时都愣愣的了:什么啊?

  四千!李哲的衣柜里所有的衣服鞋子都刚刚这个数!突然他觉得身上的衣服变得好沉,又惊又喜地看着夏沐寒。

  同样愣住的夏沐寒连嘴都忘了合上,茫茫然地左看右瞧:靴子?什么靴子?

  喏——姚逸手往沙发那边一指,一双精美的白色长靴正静静地躺在上边。

  哇!她惊喜地叫出声来,迫不及待地跑了过去,把靴子抱在脸前,睁大了眼睛仔仔细细地欣赏它们的每一个细节,连上边镶着的毛都爱不释手。价标还没拉掉,她也不用看,那就是她看上好久了狠心放弃的那一双,要整整一千五大洋!她突然一手抱着靴子,回过头来兴高采烈地紧紧搂住李哲的脖子,在他的侧脸上狠狠地啃上一口。

  李哲也来不及反馈这一个香吻,直接反问:四千?

  “我从没穿过这么贵的衣服,你怎么能买···”他还想说下去的时候又被一个吻给挡了回去,顿时就无语了。

  “你怎么会买这个的?我肯定没告诉过你的啊!”夏沐寒直接坐到他大腿上,躺在李哲的臂弯里,拿着长靴一只一只地比着自己的腿,不厌其烦。

  自从知道身上这件衣服的价值后,李哲简直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他自然很喜欢,舒适,帅气的风衣,哪个年轻人都想要上一件。但即使是自己花的钱他都不会觉得怎么样,但现在是沐寒出的钱。因为专业关系,李哲毕业以后就没经历过类似于一天三顿泡面的苦日子,几年来,工资也水涨船高,加上自身的消费也不高,所以一直以来他对钱的概念都不怎么敏感,但他知道沐寒的收入状况,这件衣服会占去她月工资的一半多,感觉她像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

  但现在看见她这么高兴的样子,他也打心底开心:“我看你在商场看了它好久,我觉得你应该喜欢就买过来了···很喜欢是吧?”

  嗯嗯!她鸡啄米似得点头,仿佛按捺不住兴奋,就要穿进去试试。

  “停停停!当我隐身的啊,都放下放下,把东西放下,坐好!”眼看着姚逸就要后人,两个“小学生”急忙忙坐好,端正姿势,双手离开什物,好好地放在桌面上,认认真真地听起讲来。

  “我说你们两个人又不是只玩玩,以后是要走一起的,怎么还这么没有金钱的观念?沐寒亏你还是学会计的,公司里的账你做地好,怎么自己的账就稀里糊涂呢?还有啊,李哲,是,你这个工资高,奖金也多,但你们之间的关系不是说她送了你东西,你就必须要还礼的那种!”

  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听着,但眼神都开始游离,根本没有听姚逸的说教,等她说完一阵后,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勉勉强强地不同步地点着头。但脸上就跟写上了“她说的是什么”一样让姚逸火大。

  然而此时对着这两个人小朋友发火就像是一铁锤砸进了棉花团,什么用都没有。

  她好不容易才心平气和下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之前沐寒跟我说过你们有结婚的打算,哼?是吧?”她望向两个人,结果发现李哲比夏沐寒还要不假思索地点头了。

  “结婚以后呢?你们考虑到了吗?房子,工作,车子,保险,存款,鬼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就又蹦出来一两个小猴子要养!这以后可不是一天两天,还有大半辈子的活头呢!维持人生活的不是感情,是脑子里的东西,是理智!”

  “本来呢,这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不想多插嘴,但是不说别的,就怕你俩结了婚以后碰上大大小小的事情的时候想起我。所以,我得正正式式地劝你俩把这些都想清楚,什么事,尤其是大事,必须得有个计划才能有好的结果。更别说你们两个人那顶多能保证自己不半身不遂的脑袋瓜还全都用在对方身上了,像今天这么胡乱几波,高兴是高兴了,过了明天,过了后天,账单催上门的时候,怎么办?”

  “别当我危言耸听,身边的例子我相信你们多多少少都看到过,听说过。”仿佛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太多了,姚逸沉吟了一会,把头发往后轻甩,撩到耳后,又突然站起,望着两个人,露出欲言又止的模样,从桌子旁边走过,拿起电脑回到房间,把门给关上了。不过几秒门又开了,姚逸的声音竟然有点哑:“那个买菜的发票李哲你给我放桌上,我晚些给你。”

  “呃,不,不用···”

  无可救药。门被重重地带上。房子里片刻间的沉寂几乎让人连喘气都不敢发声。屋外的风魔比小羊还要温顺,小心翼翼地环绕着房子,好像生怕惹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逸姐,她,从来没有一次性说过这么多的话···有点慌啊。”夏沐寒吞了口口水,吞口水的咕咚一声却把自己给吓了一跳。李哲半天不回声,等夏沐寒转过头看过去时,发现他的脸竟然憋气憋到通红。

  呼,呼,呼——!额上的青筋都快被憋爆了后,李哲猛地大口呼吸起来,眼圈都有点泛红。

  “我们高中的时候,就有听说逸姐把人批到不敢呼吸然后晕倒了。”他长舒了口气,表情看起来像是在庆幸死里逃生。

  哦。夏沐寒心不在焉地回应着他。逸姐的话说得已经够委婉的了,她和李哲计划过最远的事情竟然只是他会在公司旁边买套房然后天天做饭给她吃。真正的未来,两个人的生活,她们从来没有讨论过这样的事情,甚至连想都没想过,像一对大学情侣,吃吃饭,逛逛街,隔三差五地做几次,就是一场单纯的恋爱罢了。结婚之类的,竟然只是想当然的念头而已,无论这个念头说过多少次,在脑子里想过多少回,它依然只是个看不见的泡泡,而他们,只是知道它存在,却不知道它会往哪儿去,会不会早就破灭,跟周围的空气一模一样。

  当李哲看到她的眼神时,心头顿时噔地猛颤了一下,继而是无休止地跳动,就像一颗玻璃球在胸口疯狂地弹来弹去,躁动不已,让他无法思考。他想说点什么,做点什么,至少不让她继续着这种眼神,那种感觉就像千万只蚂蚁在皮肤下又挠又咬,而他一点点办法都没有。

  房间里依然静静的,甚至说已经安静到令人发慌。

  “李哲,你先回去吧,还有,把这双靴子退了吧,其实我都有好几双了。”每个字都像刀尖一样刺了过来,那种慌的感觉竟已经有了痛感。

  “不!你要是退了,我就把这件衣服也去退了!”他也不知道哪来的气势,他从来没有用这么高的语调跟沐寒说过话。更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从她手里拽过靴子,一把把标签给撕掉了。

  “好啦,现在退不了了,码太小,我穿不下,那只能给你穿了!”

  夏沐寒愣了一下,而后噗嗤笑出声来——这才是她,无忧无虑地笑。看到她笑了,李哲才慢慢放下心来,打心里感激这不知哪窜出来的幽默感,毕生都没有这样地欣赏过自己。

  “那行,我先走啦,我把你的那份晚饭加餐放厨房了,记得热一热再吃。”他拿着装着早些时候穿出来的那件衣服的袋子,准备出去,夏沐寒也跟着走到门边送他。正当他穿好鞋准备跨出门的时候,一双白皙的手温柔地环抱在他的腰间,即使隔着几层衣裳,身体里一阵阵往外发散的温度与空气的差别很明显。

  正当他想转过来抱她的时候,她却像兔子一样灵活地逃开,连指尖都触碰不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那些等不来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那些等不来的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