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天女瑶玲(三)
周原2018-10-07 09:453,280

  我听了她的话,然后先退回到我自己的铺盖处坐好,然后低着头,任凭黑夜里的风吹动着树枝上的叶发出的沙沙声。

  此刻的月,应该是一如往日皎洁,但在这山林间,也只能见到稀疏洒落的光线。

  我再次看向她,忽然觉得心头好笑,原本是个男子,怎么就是女子了呢?

  她用生气的伴着惊疑的神情,看着我。

  我只好说:原本我跟一个男的一起烤火,倒没什么,此刻,你却是个女子了,这就好像让人感觉与礼法不合,让人心里有着些纠结,万一被旁人看到了,真怕有些不好说了,呵呵。

  她听了我的话,倒并没大大在意的样子,甚是洒脱地说:这种朽烂的想法,其实无甚大用,心中坦荡,天下大可行得,心中若不坦荡,才只有固步自封,免得害自己的心无法清净。

  我说:你这话倒甚是除尘,有些大乘佛法的味道,可这世间女子大都身居闺中,自幼学习三从四德,可你怎么有这样豪迈心地,又得独自出行?

  她被我这样一问,倒眨了眨眼睛,说:若论修行,我也归道教,我不曾习得朱熹的那套玩意儿,我自小学的是《太上感应篇》《文昌帝君阴骘文》《清静经》,我也不身居闺中,我只身独立,家人放心,更不会拘束我,因爱山川秀丽,所以四方游历。

  我说:莫非你身具武功,不然如何敢一个人到处游历?万一遇到强人土匪,那可不得了。

  她说:我又不生的极美,师承又极是厉害,哪里会有不开眼的强人非要为难我?至于这凡尘的土匪,我就更加不惧。

  我对武功素来有很大兴致,一听她这话,便猜她是武林高手,对她更添一分好奇和好感,想要与她攀谈。

  但到底这夜深了,她又是个女子,她自己说自己不是生的极美,但在我看,她却是出尘的绝美了,那便不好一个劲儿攀谈,因为我父亲曾教育我看见女子生的美,也不要一个劲儿地攀谈,否则就被会被旁人认为是色中饿鬼。

  我自然是要做君子,不想做色中饿鬼,所以时常警醒,遇到美的也不要一个劲儿地攀谈、闲扯。

  我便躺下,准备睡了,不知为什么虽然这山林仍旧有不少怪异的鸟叫声不时啼鸣。

  但我竟不那么怕了,反而很安心地睡着了,或许是因为同行的有个武林高手的缘故吧。

  第二天清晨,瑶玲醒来,伸了个懒腰,忽然看到更早起身的我正在打坐。

  她好奇地走过来,蹲下看我,过了十息,忽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且是捧腹大笑。

  我有些不悦地睁开眼睛,不再结印,盘腿坐着,问她:你干吗?为什么要笑我?我打坐正在关键处。

  谁料,她站了起来,背手转身,道:昨夜还在那里大谈礼法,实际内心对情欲却根本放不下,为了快感竟一个劲儿地在那里点火,哈哈哈,你说好笑不好笑?

  我惊诧于她竟一语道破老汉教我的修行功法,但却要回口辩解:练这法子确实有那种感觉,但我不是为了这感觉才一直点火的,这是传我功法的人当时便是这样教的,我,我才不是沉迷色欲之人。

  瑶玲回头,颇感吃惊地说:哦,竟有此事?你这个练气之法,看来是没有学全,又或者传你这门功法的人自己也不曾学明白,无论佛家、道家,修炼功法都旨在格除物欲,方能致知,这是儒家的话“格物致知”,其实根底上的道理,凡正道修行者彼此都是想通的。若是练气之法,如你一般一味点火,身心是很容易沉湎于点火所产生的快感中的。而真正的练气之法,其实点火只是其中一个步骤,是当你聚气到一定程度,感觉到了瓶颈,或者是体内的各种不良情绪被激发出来,你需要想办法降伏这些念头时,才要点火,点火是在烧这些不良的情绪(或者说腐气),可支持火在烧的却是你平时积累的真气,若你的真气烧的已不足再烧,却怎么再点火?你若天天这般练,到后来是点不着火的,因为你真气不足了。你师傅没有告诉你这些吗?

  我说:教我这法子的老先生,只教了我点火的方式,并未说要聚气。

  瑶玲说:这是你的师承,我是不该多嘴的。但我看你刚才一味点火,到后来火已不济,是也不是?

  我连忙称是。

  她说:炼气之法要聚气才行的,聚气讲究内心平静,心平气和,这一份静功需要时间要长久,聚的气才平和,聚气多了,若是那根底好的人,不需要点火,真气自然会将腐气逼出体外,腐气一出,那好色的心也没有了,生气的心也没有了,那懒惰的心也没有了,那好斗的心也没有了,到最后渐渐接近于本我真心。

  但是啊,时至末法时期,众生的根底没有过去好了,真气聚集得多了,他还要看节目,还要看表演,还要看小说,平日三餐还要吃肉,生活上还要贪财跟旁人斗争,这节目里有色欲,肉里有杀气,生活里有各种极重杂念,这些都是体内腐气来源,以至于此时期众生体内的腐气远远多于过去的众生,他们若是要修炼,一般人没学过点火的法子,或者有些学不会观想、观照的点火法子,他只会聚气,真气渐渐多了,就刺激体内的腐气,但是他腐气太多,腐气被刺激,私欲杂念就更加重地影响人的心,以至于他根本受不了,受不了怎么办呢?他就破戒了,控制不住情欲的,就找老婆去了,控制不住脾气的,就发脾气,种种种种。

  但是,实在讲,点火的法子虽说是烧体内腐气,但也是在往外逼,也是在刺激这些腐气,也会让人情欲大动。所以,各门师长在传授练气之法之前,都要让徒弟们学习断欲之法,情欲断了,再练气,体内腐气少了,一逼就没了,就不担心,私欲杂念会影响人了,这一路再修到无漏境界,道家叫金丹,就彻底不用怕了,这时,一个修者才能真正说自己离欲了,是真的不会动欲念了。

  我听着瑶玲讲修行的方法,方知人家是行家,知道自己远远不如她,想到《华严经》善财童子五十三参亲近善知识,我自知是遇到懂修行的人,不禁升起更多钦敬之意。

  于是,我问道:大神,教我聚气之法和断欲之法吧,小的至心朝礼,至心朝礼!

  说着就像《西游记》中孙悟空访灵台方寸山时,遇血月三星洞,拜菩提祖师一般,对瑶玲连连磕头。

  她惊得赶紧起身站开,说:可别乱叫,我可不是神。我也受不得你拜。聚气之法和断欲之法都是修行人入门的功课,传你又有什么?我所学的聚气之法,其实你已会了,只是使的不大正统而已,你盘腿打坐,结手印,右手放左手上,拇指相触,以朝向自己为内,以自己对面为外,拇指相触时,拇指稍稍向外侧转动,保持不动,这时就是点火,体内真气开始烧腐气,若不是拇指外侧相触,而是拇指正中相触,就是聚气,此时,体内真气渐多,心情也就较为平和,但时间久了,容易生欲念。

  她又说:至于断欲之法,其实尤为简单,我赠你一本《欲海回狂》和一本《神游记》自己去参悟吧,很好懂的,你若是还不懂,到时,我再教你。

  说着,她冲我有点坏坏地笑了笑,这倒是她第一次对我坏笑,因为知道她绝非凡常,所以我心里竟有些发毛。

  我先看《欲海回狂》,没想到竟是印光法师做序,心中更添钦敬,书的作者是周安士先生。

  读了几篇,都是讲君子见色而不动心的故事以及论议,看过心想:素来知晓抄写佛经,可以提升福报,若是抄写这等善书,估计也可以增加不少阴骘吧?

  再看《神游记》,这部书却是一部小说,书的作者是一位姓风的前辈。书中写有主人公对镜入幻,那些幻境中的女子都勾搭主人公,主人公良心觉知,不能行苟且之事,所以得以度过色欲天劫的故事。

  我想了又想,忽然有了猜测:莫非这断欲之法,就是妄想有女子勾搭自己,然后想着自己果断拒绝?

  我于是就想着,要不咱们试试,就想着有一个女子勾搭我,然后我就说:不行,我不能干这事。

  如是想了几十回,我也觉得倦了。

  天亮了,又要启程,我才发觉瑶玲换了女装,换了女子法式。

  她仍骑了马,而我还骑我的驴。

  又行了半日,我俩又下来饮食休息。

  在我从驴背上下来的那一刻,瑶玲也从马背上下来。

  过去,见她从高高的马背下来,我总会生出些许自卑,可是很莫名的,这次我没有,我感觉自己面对她,我很有自信,这种自信不是我想出来的,装出来的,扮出来的,而是自然而生的,而且我感觉我的腰也很自然地挺得很直,很有力,过去总有些驼背,看着有些猥琐,但是这会儿,我的腰挺得很直,感觉腰杆子比较有力。

  我对瑶玲说:我好像学会断欲之法了。

  我的声音,是从内在喜悦兴奋的状态下发出的,声调都有些不同。

  但是瑶玲却对我说:学会?你那不过是刚入门而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鸿灿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鸿灿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