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天女瑶玲(二)
周原2018-10-02 10:583,207

  我二人走着走着,天色渐渐黑了。

  我们找了个地方,生了堆火,两个人坐下。

  林邀说:大哥,带了什么吃的吗?

  我说:我还有些干粮。

  林邀说:兄弟带的干粮不多了,大哥可分润我一些吗?

  我说:好,当然没问题,只是我的干粮都是些路边摊买的,不知兄弟是否合口味。

  林邀接过我的面饼,撕开一小块放在嘴里,说:在外面行走,有的吃就不错了,哪里还要那么挑剔?大哥是为什么四处走动?

  我说:我嘛,本来是去京城参加科举,好不容易考上了,得到了一个县令的空缺,这一趟是去池州上任。

  林邀听了,想了想,说:做人真难,像大哥能够考中科举已是人中龙凤,还要舟车劳顿千里赴任,到了那里也不过是个穷乡僻壤的七品小官,辛辛苦苦一辈子未必能有位极人臣衣锦还乡的日子。

  我说:谁说不是呢?诶,兄弟是做什么的?

  林邀说:我?四处游手好闲,看看风景,听听各地的丝竹箫管,品品茗茶佳酿,会会朋友,有时则去赴佛家的法会,有时则去赴道家的邀约。到底没什么正经,命中之旨,想的或许是今生之后,他生何生了吧?

  我一听,笑了,说道:兄弟看来是家里有矿,过的实乃是神仙日子,愚兄真是佩服佩服、羡慕羡慕。只是兄弟年纪也不小了,既然家财富有,便该想着成家立业,莫要总这么闲散才是。

  林邀听了这话,像是触动了心弦,转头问道:那大哥呢?大哥以后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娘子?

  我未料到林邀会有此一问,正所谓怕自己不能负担对你的真心,所以不敢靠你太近。

  我这个人身无长物,半生坎坷,羁旅天涯,未知他年何地,又怎么能娶妻成家,那岂不是带累人家女儿?

  我说:我吗?我,只要是人长得好看的,身体健康,品行端方,她愿意跟我经历风雨,愿意不离不弃,相互之间能够宽解容让,那便没什么不可。

  林邀听了,想了想,然后说:那你怎么不找一个呢?

  我:……这不是穷嘛,哪像贤弟家财富有,有钱才能结婚呐,没钱结婚,那是贫困夫妻百事哀,哪有什么快乐可言?算啦,我这一生,能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便足够啦,还要什么双轮车?

  林邀听了,颜色一暗,低着头,说:你也不要这样说,其实你很好,你自己却不知道,钱固然是重要的,但是一个人内心的温度更重要。生活中的难关总会有的,真正可怕的是没有一点难关,那日子,才是无聊乏味之至,关键在于一个人是怎么面对难关的。只要你的心能一直用爱去对待这个世界,那么这个世界也会对你回馈以爱。像这样的人其实不多了,而你就是这样的人,你才是那个最应该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的。

  我听了他的话,感觉打从心里暖暖的,第一次感觉到遇到一个人竟会如此亲切,虽然相处时日不多,但这个人在我的心里竟已有了很重要的位置。

  忽然,林邀说:夜深了,大哥,你先睡吧。

  我说:那好,兄弟,你也早点睡吧。

  林邀说:好。

  我躺在铺盖上,靠着火堆,睡着了。

  过了不知多久,我起来发现林邀不见了,心里就很着急:诶,他怎么不见了呢?该不是晚上被野兽叼走了吧?这野兽怎么不叼我,叼他呢?我比他身形也大些,肉也多些啊!

  我着急地从地上捡了一根棒子,就看地上有个脚印,是林邀的。

  诶,他竟是自己走的?大半夜的,附近又有大蛇,还是小心些,我沿着脚印去看看吧。

  想到这里,我就拎着棒子,沿着林邀的脚印去找。

  走着走着,四周就变得越来越暗,越来越清冷,诡异的鸟叫声此起彼伏,黑暗中不知名的动物的眼睛闪着莹绿色的光芒,像一对灯火,我内心的惧怕渐渐升起,心都在打颤,我真想转身一逃了之,但是不能,我兄弟还在前面等着我呢,万一兄弟遇到什么危险呢?他那么小只的身材,万一碰上什么狼虫虎豹、熊罴野猪呢?那不是很凶险?我必须亲自确认他没事才行啊,不然怎么能心安呢?

  我就把棒子举在胸前,一步一步朝前走着。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清越悠扬的歌声,这歌声宛如天籁,好像是从天上飘落下来的,它能涤荡世人污浊的内心,将心肝脾肺肾都清洗了个透彻,然后带着人飞入仙乡,在那里没有尔虞我诈,人心是极度的单纯,在那里没有黑夜或黑暗,处处都是光明,泉水在云间漂流,鸟儿在花间鸣唱,在花鸟旁的,只会是一个美丽的仙女,她的姿容令一切人世的女子羞怯,她的气度令一切人世的男子仰望,她仿佛是光明的太阳,在她的身上光芒万丈。

  我听着这歌声,竟听得痴了。

  我心想:这是哪里的歌声,莫非这山林间还有迷人的女妖精?我可是学佛的,要是让女妖精迷了去吃了,到时死后见了佛祖,我也没有颜面。

  想着不能被妖精迷了,我心里便开始背诵《大佛顶首楞严神咒》,一直念到:……泮咤,泮咤,泮咤,泮咤,泮咤,娑诃,西西泮……

  忽然,那歌声就停止了,我心里也奇怪,心想:这咒语显灵了?妖怪跑了?

  我就接着四处摸索,忽然听到附近有水的声音,我想估计是到了山里的河边了。

  我一路继续摸索着,忽然听到有人叫我:是,是周大哥吗?

  我说:是林贤弟吗?

  他说:你,你怎么过来了?

  我说:我睡醒了,发现你不在,就来找你了。你在哪里?

  他忽然惊慌了,说:你,你不要过来!

  我说:为什么?

  他说:因为,因为,我,我在洗澡。

  我说:兄弟啊,你可真有心啊,这什么地方你还洗澡,你这是作死啊,你还当时家里,每天睡觉前还洗澡,在外面就别洗了呗。

  他惊慌地说:总之,你先不要过来。

  我说:那你洗好了没有,洗好了,咱们一块回去。

  他说:哦,我,我,洗好了。

  过了稍顷,我在夜幕下,暗影绰绰的看到有个人影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来,细细一看,大致是他。

  他走了过来,我一把拉住他的手,说:来,哥扶着你。

  我抓着他的胳膊,再次感到他这个人生的细致,胳膊握着都是比一般人柔软的,到底是富贵人家生养出来的,比我们不同。

  我就扶着他一路摸着黑,走了回来。

  一路上还不住埋怨,说:你干吗这么晚了还出来洗澡。

  他说:不洗澡怎么睡觉啊。

  我说:这里面有什么必然的关联吗?

  他说:洗了澡睡觉才觉得舒爽啊!

  我说:你怎么洗个澡声音都有些变了?

  他赶紧压低了声音,说:人家年纪小,还在变声期。

  我说:那你也不能一会儿少年音,一会儿少女音,变来变去的,我们小时候变声也不是这样的啊。

  他听了,使起性子来,说:我就是这样的,每个人有不同的境遇,我们不一样!

  我一想,可能也是,便没有再提。

  回到火堆旁,我扶着他坐下。

  然后回到自己的铺盖处,准备躺下,他忽然对我说:哥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说:你说什么?

  他说:我说,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说:什么秘密?是传说中的大宝藏万匹丝埋在哪里吗?要是的话,我就有兴趣,不是的话,睡了吧。

  他忽然激动地说道:我是个女孩!这个秘密,算不算大秘密?

  我坐了起来,有些错愕地看着他。

  只见此时坐在火堆那边的人,披散着湿漉漉的长长的头发,美丽的明眸,娇俏的鼻子,粉红的嘴唇,没有喉结,微微隆起的胸部,雪白的肌肤。

  这哪里是个偏偏佳公子,分明是个妙龄俏佳人,在火焰的光芒的映照下,美丽亮眼不可方物。

  我说:你,你,你确定?

  她看向我,可爱的眼睛里透着的是可爱的生气。

  我说:你确定你刚才只是去了旁边不远的河沟里泡了个澡,而不是掉进了那种传说中点进去就会变成女人的泉水?

  她像看着白痴一样,鄙视着我,说:对,传说还有一个掉进去能变熊猫的泉水,刚才我也看到了,要不要带你去看看,也跳进去泡一下?

  我说:那我先烧一壶开水,看传说中,因为泉水改变形态的人,被热水浇过,就能变回来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我正准备烧开水,她忽然一脚将我踹到一边,生气地吼道:我从一开始就是个女孩子,你一点都没注意到吗?

  我说:林邀,你,你先冷静一下,我知道这个时候,人最容易冲动。

  她却忽然说道:林邀的名字也是遇到你的时候现编的,怎么可能有人叫这样的名字,我本来的名字叫瑶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鸿灿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鸿灿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