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坐实罪名
奈之浅2020-02-06 11:113,196

  “不要太得意,你输在我手里的次数还少吗?”片刻后季朗挑挑眉,笑着说道。

  窗外的阳光照射在秦逸近乎透明的耳垂上,映衬的那张脸煞白煞白的,毫无血色,就像是冬日里的雪花一般,白的过分。他血红色的瞳仁骤然一缩,整个人都蒙上了一层阴沉。“季朗,这次我绝不会让你了,走着瞧吧。”他压低嗓音,沉沉道。

  紧握的双手垂在两侧,白皙的手背上映出了清晰可见的青筋,泛白的关节咯咯作响,现在的他处于盛怒中。他应该早就料到了季朗这种人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但偏偏他这个傻子居然会一而再三的听信了季朗的谎话,一而再地选择退让。但这次他绝不会放手,不会让季朗得逞!

  “我的傻弟弟依旧是个自不量力的人呐。”季朗和煦一笑,那双漂亮的美目里满是嘲讽,“既然你非要一较高下,那我也不会客气,奉陪到底。”

  “滚!”血色的眸子直直看向季朗,秦逸大喝一声。

  “好,改日再叙。”季朗淡淡一笑,深深地看了一眼盛怒中的秦逸,转身消失在他的眼前。

  在季朗离去后,秦逸顺着栏杆颓然瘫坐在地上,季朗果然是他一辈子的噩梦,就像是无声的幽灵一样紧紧跟着他,寻不到任何躲藏的地方。他知道这次自己的势在必得惹怒了季朗,所以季朗他一定会对宋芷韵下手,为了保证宋芷韵的安全,他只能24小时守在她的身边,随时待命,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他可不认为季朗会因为一面之缘而喜欢上宋芷韵,现在对宋芷韵特别不过是把她当做猎物,存了新想要狩到她罢了。一旦宋芷韵被季朗迷花了眼,接下来等待她的只有被遗弃,没有另外的选择,毕竟这么多年了,他早就对季朗的手段习以为常了。而且以他对季朗的认识 ,季朗还从未喜欢过任何一个人,至于宋芷韵想来也不会是打破季朗规律的存在。所以他要做的便是在这段时间内阻止季朗与宋芷韵的见面,这样一来季朗也就失去了兴趣,宋芷韵也不会惦记着季朗,大家也就相安无事了。至少他保全了宋芷韵,也算是还了她的一杯牛奶之恩。

  至于他和季朗之间的恩怨反正由来已久,就算没有宋芷韵这一出,也不会兄友弟恭,他早已习以为常。顶多宋芷韵的事一过,二人打个天崩地裂罢了。

  “宋芷韵呐,千万不要辜负我所做的努力。”秦逸低声喃喃自语道,血红色的眸子慢慢趋于平静,黑色的瞳仁显现,就像是一汪碧泉一样风平浪静。

  宋芷韵在扫荡完付了钱后直接乘上出租车赶往自己的住宅,当扛着大包小包杵在楼下时,她犯了难,这么多东西,她一个人拎上去,好像会死人的吧?视线落在脚边堆成一座小山的袋子,陷入了沉思。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正当宋芷韵在思考时,一个熟悉的奶音在她耳边响起。

  宋芷韵猛然间抬头望去看到的便是秦逸穿着简单的白t搭一条灰色的九分运动裤,整个人干净又清爽,就这么站在她跟前。

  “走啦。”秦逸瞅了一眼地上的东西,随后便弯腰拎起几个明显重的袋子,还不忘招呼宋芷韵快跟上她。

  宋芷韵呆呆地看着脚边的东西变少,她傻愣愣地拎起仅剩的两个轻便的袋子,跟在秦逸的身后,视线不由自主落在身前那个单薄又修长的背影上,“你拿得动吗?”

  这话一问完,她就想咬舌自尽。明明她想问的是他啥时候来的,怎么到了嘴边就打了个弯,成了质疑他的话了呢。

  这傻弟弟不会又要生气了吧。

  宋芷韵还没来得及细想,身前那身影猛然间一顿,她就这么直直地撞了上去。

  “嘶”僵持在原地的二人各自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背疼,一个脑壳疼,互相在心里默默diss了一番对方。

  “阿芷你没事吧?”但秦逸率先稳住自己的情绪,在转身之际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一把扶住身后的宋芷韵。

  当听到他当着自己的面亲口叫出阿芷这个称呼时,宋芷韵差点没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若不是有秦逸扶着,她都觉得她要从楼梯上滚下去以此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拒绝。

  “没事。”宋芷韵连忙稳住自己的脚跟,对他摇了摇头浅笑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挺久的,一直在楼上张望,见你下了车便跑下来了。”秦逸在确认她不会摔倒之后体贴地接过她手中的两个袋子,然后再次拿起脚边的东西,对宋芷韵歪头一笑道,“走吧,我们回家了。”

  宋芷韵看了一眼自己空了的双手随即便看向提满了东西的秦逸正对着她傻笑,“你不重吗?”她眨巴了一下杏眼,傻乎乎地问道。

  “不啊。”秦逸乖巧地摇了摇头很是义正言辞道,“男人不可以说不行!”

  ……

  回应他的只有无尽的沉默,宋芷韵默默仰头看上方,又顺便翻了个白眼,随后径直经过秦逸的身侧,继续爬着楼梯。她就是个傻缺,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秦逸拎着大包小包傻眼地看着自顾自往上走去的宋芷韵,不对劲啊,明明前一刻还问他重不重,而他不过是意思一下说不重罢了,这人怎么就如此心安理得地撇下自己走了?不是应该看在他如此勤奋努力的份上,悄悄帮他分担一部分的重量嘛!

  “阿芷~”秦逸轻轻开口唤道。

  在听到那软糯的叫唤声时宋芷韵脚步微微一颤,差点没绊倒,转过身去居高临下地问道:“怎么了?”

  “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惹你生气了?”秦逸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道,小脸上满是纠结与慌张之意。

  看的宋芷韵一下子就心软了,这他丫的压根就没意识到自己在打黄腔啊!那照这个意思来说,岂不是她才是那个不正经的人!思及此,她内心立马就拔凉了,合着绕了一圈她才是那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坏家伙,差点带坏小花朵!

  然后只见前一刻还一脸不开心的宋芷韵立马笑出了褶子,狗腿地腾腾往下跑,一把抢过秦逸手中一部分的重量,然后握着他的手腕就往上走去。

  “走走走,姐姐给你做好吃的去。”宋芷韵努力把这个姐姐做好,拉着秦逸直奔自己的小窝。

  跟在她身后的秦逸看着面前脚步欢快,神色欢愉的宋芷韵,扎在脑后的马尾随着她的蹦跶也上上下下地跳跃,不由得扯嘴一笑,或者这次他做出了一个最为正确的选择。

  当宋芷韵开了门在看到屋内多出来了一个黑色行李箱时直接愣在门口,这是啥玩意?

  “怎么我出去一趟这屋子就不是我的了?”宋芷韵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凭空出现的行李箱,她可以拿她的性命担保,这绝对不是她的东西!

  跟在她身侧的秦逸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在看到是自己的行李箱惹出大麻烦后往一旁微微侧了侧头,然后轻咳了一声,继续装作什么都不明白。

  在门口瞅了片刻的宋芷韵提着东西慢慢走向那个杵在客厅的行李箱,而她身边的秦逸也没闲着,关上门后也跟了进去。

  宋芷韵把东西放在茶几上后,目光依旧落在面前的亮黑色做工精致的行李箱,仔细一瞅在看到了箱子上的标牌时,顿时起了想打人的心。“新秀丽的新款?差不多都炒到八九千的玩意。”视线慢慢看向一侧站姿挺拔的秦逸,挑了挑秀眉不确定地询问道,“你的?”

  “嗯。”秦逸倒也不瞒着她,直接承认了。

  “你怎么会进来?”在得知这东西是秦逸后,宋芷韵松了一口气,至少没有大白天闹鬼,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但在听到秦逸比她先一步回了自己的屋子后她也无法淡定,明明钥匙在她手上,他莫非是叫了开锁的来撬了锁?

  秦逸伸手摸出裤袋的钥匙,然后在宋芷韵眼前晃了晃,“你看,我有钥匙啊,当然能进的来。”

  “我昨晚给你的?”宋芷韵惊得下巴落地,她昨晚到底干了多少蠢事?无缘无故去配了个备用钥匙不说还把钥匙给了秦逸?这岂不是坐实了她对人家弟弟有非分之想嘛!她不要背负这个罪名啊!拒绝!

  “对啊。”很显然老天跟她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压根就没有给她拒绝的权利,随着秦逸一点头,宋芷韵就被判了死刑。

  宋芷韵不死心地再次问道:“真的?你真的确定这是我昨晚给你的?亲手交到你手上的?”

  “我可以发誓是真的,不然我哪来的钥匙?”秦逸撇撇嘴,再次晃了晃手中的钥匙,“我要想自己去配钥匙,也得有你的原件吧,可你看我有这个时间吗?”

  他说的好像很对的样子!宋芷韵在秦逸清澈的眼神注视下渐渐死了心,看来她真的要坐实‘残害未成年’的罪名了,她潜意识里真的想对弟弟下手,我的天呐,不是一点点的可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