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死亡威胁
奈之浅2020-02-06 11:103,196

  宋芷韵愤愤地来到了超市,推着车在零食区扫荡了巨多好吃的,又跑到冷柜面前拿了两大盒酸奶,扛了一箱纯牛奶。

  “既然抱了个大腿,不吃白不吃,不然岂不是对不起自己。”她一边忿忿道,一边继续扫荡着。

  直到视线落在不远处的生鲜区以及蔬菜区,她开始犯了难。那臭小子究竟喜欢吃什么呢,实在是太伤脑筋了。拿出手机看了许久,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让他饿死,再次拨通了秦逸的电话。

  在等了许久也没有等来电话的秦逸既委屈又伤心地倒在沙发上,把手机随意扔在一旁的茶几上,也不去管他。

  假寐的秦逸在半小时后听到了动听的铃声,立马一跃而起,脸上染上了抹不去的笑意。这个铃声是专门为宋芷韵设置的,所以只要一响,他就知道来电是何人。然而握着手机的他也没有立刻接通这个电话,继续听着不断叫嚣着的铃声,在响了有十来下后,他终于接通了宋芷韵的电话。

  在听着电话里传来十来声嘟嘟的声音后,上了火的宋芷韵刚想直接挂断,就听到电话被接通了,耐着性子她浅声道:“喂,秦逸。”

  “我生气了!”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电话那头打断了,只听那家伙软糯的嗓音染上了一层悲愤,“阿韵你太不够意思了,我都生气了,你居然还隔这么久给我打电话,你说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没有良心啊。”宋芷韵不假思索地回道。

  “你……”秦逸被堵得哑口无言,撇撇嘴声音带上了一丝哭腔,“阿韵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明明说过你最喜欢的是我啊,你怎么可以外面有狗了呢!”

  面对秦逸睁着眼说瞎话的指控,宋芷韵只觉得一阵心绞痛,这家伙怎么这么口无遮拦的,究竟哪来的坏毛病呢!

  “秦逸!你再敢瞎说一句试试看,信不信我让你进不了我的家门!”宋芷韵放了大招,厉声呵斥道。

  但她的声音一向过于甜美,就算是厉声也不过是唬人的架势,依旧如涓涓泉水般美妙,听在秦逸耳中倒像是娇嗔一般,声声入耳。

  倒秦逸很敏锐地察觉到了宋芷韵正在气头上,立马乖巧地认错道:“我错了嘛,阿韵你别生气,我就是想让你理我一下。你知不知道之前你不理我的时候,我的心都揪起来了,生怕你不要我了。”

  与其说他在认错,倒不如说他在抱怨,抱怨宋芷韵的心狠。

  所以在听到这话后宋芷韵一口气堵在喉咙间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就这么卡在那里,甚是难受。这家伙真的是气死人不偿命!“秦逸,我要是有一天死了,肯定是被你气死的。”她咬牙切齿道,她真的好气啊,怎么就摊上这样一个傻弟弟呢。

  “嗯?为啥?”电话那头的傻孩子还是没转过弯来,继续傻乎乎地追问道。

  宋芷韵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你你你,你给我等着!”你了好半天,她还是没憋出下文,只能放出狠话。

  “好的呀,我等着呢。”那个傻孩子笑的煞是天真,甜甜地应道,“那阿韵我等你回来哈。”

  “别叫我阿韵,叫我姐姐。”宋芷韵被堵得气不打一处来,对方顶着一张萌化人心的脸,她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这日子过得也太憋屈了吧。

  她的话音刚落,对话那头传来一阵沉默,若非不是能隐约听到呼吸声,她都以为秦逸挂了电话了。

  双方沉默了片刻后,心累的宋芷韵刚想开口把这件事翻个篇,毕竟她隐约感觉到她又说错话了,为了不让事态扩大,她还是赶紧认个错吧。

  但秦逸比她快一步开口道:“为什么我不能叫你阿韵,那我可以叫你芷韵吗?叫姐姐你会被叫老的,我们要年轻化!”

  听着秦逸的强词夺理,宋芷韵的心拔凉拔凉。得得得,他怎么开心怎么来吧,随他叫啥了。“好好好,你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吧,我不拦着你了。”趁他还没有委屈之前,她赶紧答应道。转念一想发现秦逸说得也对,老是叫姐姐,那真的会给她一种她老了的错觉,虽然和秦逸这个小年轻一比,她真的老了,但她绝不承认!

  “阿芷。”存了要逗逗她的秦逸突然改了口,俏皮地喊道。

  半靠在推车上的宋芷韵听到这个称呼后差点没摔倒,我的天呐,这家伙真的是老天派来惩罚她的吧!“你叫阿韵吧,别阿芷了,我都以为是阿姊呢,那和姐姐又有什么区别?”说好的年轻化呢,怎么转眼就没了,她不服。

  “这不是更好嘛,一语双关,又有你的名字,又带上了姐姐,就这么决定吧,阿芷。”秦逸一锤定音,压根就没有给宋芷韵反驳的机会。

  电话那头的宋芷韵心情复杂,骂人的话就快脱口而出,然而一想到秦逸那张无辜又呆萌的神情,她便把那番话默默咽了回去,她认怂了。“秦逸!我决定了你今晚还是睡你自己家吧,独自作伴甚好。”既然她不能骂,那给点小惩罚总可以了吧。

  “我要是真想搬过来,你也拦不住我啊。”秦逸压根就没把她的威胁放在心上。

  “啥玩意?钥匙在我手中,我不给你开门,你怎么来?”宋芷韵轻笑道,这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走到宽敞的阳台,身子半撑在护栏上的秦逸闻言淡淡一笑,随即解释道:“我也有钥匙啊。”

  这下子轮到宋芷韵傻眼了,“你哪来的钥匙?钥匙在我手上啊!”说着,她用肩夹着手机,双手去翻包,在看到房门钥匙后松了一口气,吓死她了,搞得她以为钥匙丢了呢。

  “昨晚你把备用钥匙给我了啊,你不记得了?”秦逸在电话那头晃着手中的钥匙,笑的甚是奸诈。阳光透进窗户,照射在他的指尖,使得那个钥匙带上一圈淡淡的金光,看起来十分耀眼。

  秦逸的话宋芷韵是一个字都不信,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什么鬼?我哪来的备用钥匙?”到底是这家伙有毛病呢还是她没睡醒,怎么接连出现了bug。

  秦逸也不跟她过多争辩,嘴角一翘笑道:“那你等等可以见证一下奇迹的诞生。”

  “啥玩意?”这家伙神神叨叨个什么啊,莫非这就是所谓的代沟?

  “没事,你先忙吧。”秦逸看了一眼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男人,嘴角一掀,呵,真是烦人,但对宋芷韵的态度依旧好到爆,语气柔柔道,“阿芷我先挂了,我们等等见。”

  听着电话那端传来一阵忙音,宋芷韵在食品区面前凌乱了。合着她这个电话和没打一样啊,依旧没有问到他想吃什么。低头看了一眼手机,默默把秦逸的备注名改成‘不乖的小孩’然后往包里一放。管他吃啥呢,专挑自己喜欢吃的就好。

  下定了决心的宋芷韵脚步轻快地推着车再次开始大扫荡。

  “你不累吗?”挂了电话的秦逸抱着手,颇有闲情逸致地问道。

  神色淡然的季朗往阳台处的吊篮上一坐,长腿微屈,看了一眼面前的笑颜相迎的秦逸,淡淡道:“没你累啊,扮演一个无知少年,感觉如何?”

  秦逸耸了耸肩,笑道:“还不错,磨练一下演技,到时候指不定可以拿个大奖呢,那我不就是颜值与演技并存的国民少年了嘛。”

  “呵,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季朗轻笑道,眸里的讥讽一闪而逝。

  “跟你学的啊,你不知道吗?”秦逸黑色的瞳仁满满染上了一层血色的暗红,目光犀利地看着面前虚伪的季朗,冷笑道,“你应该知道我不欢迎你,识相的话还是赶紧走吧,不要让我动手。”

  话音刚落,季朗的身影就来到了秦逸的跟前,他一手紧紧掐住了秦逸的脖子,另一只手则撑在窗户上,微微俯身在秦逸耳边小声道:“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别以为有人撑腰就可以威胁我,你还不够格。”

  季朗的身手太过于迅速,秦逸躲避不及就被他紧紧扣住了脖颈,一股窒息感油然而生,也一并涨红了他的脸,血色的暗红完全覆盖了黑色的瞳仁,原本有些圆润的下巴开始削尖,下颚线的轮廓更加明显了,整个人一改之前的萌态,变得锐利无比。

  “呵,你也就这点能耐。”秦逸低沉的嗓音响起,冷冷看着面前依旧笑如春风的季朗,这个虚伪的男人真是令他恶心。

  “啧啧啧,这张脸她若是看到还会喜欢吗?”季朗松开了紧扣住他脖子的手,慢慢抚摸上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蛋,动作轻柔,语态亲昵道,“若是她知道眼前的少年并不是少年,不知道该作何感想,莫名心疼我家芷韵呐。”

  “那也总比你这只笑面虎来得强,谁能和你比呢。”秦逸伸手拍掉了在他脸上肆虐的魔爪,尖巧的下巴微微抬起,轻蔑地笑道,“季朗,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我的胜算可是更大一些哦。”

  季朗闻言只笑不语,神态一如既往的轻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