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诡异之事
奈之浅2020-02-06 11:123,213

  瘫在沙发上躺尸的秦逸在看了一眼放在壁柜上的钟后,利索地爬了起来,“服了服了,我就是一傻子,挣着卖豆腐的钱,操着卖玉石的心。”嘴上叨叨着,手上却是忙活开来了,开始清洗食材,准备晚上的火锅盛宴。

  宋芷韵在看到店内的分针指向3时,便开始收拾,五分钟后也就是五点二十准时关了店门背上包撑着伞外网走去。在路过旁边的店面时,发现她们的卷帘门紧闭,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依旧有些火辣辣的太阳,“这么早怎么都关门了?最近这些店有点奇怪啊。”她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加快脚步迅速经过那些早已紧闭大门的店面,心无缘无故地开始加速跳动。

  在走到拐弯口时,宋芷韵的脚步一顿,突然想起家里只有酸奶并没有饮料,站在原地思考了好半天,最终还是放弃了回店里拿的冲动,转身往反方向走去,赶往便利店买饮料。

  前脚刚到达便利店,后脚屋外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杵在门口的宋芷韵望着外边越下越大的雨,心慌乱不止,一手紧紧揪着挎包上的链条,一手则捏着衣角,秀眉紧蹙。

  “小姐、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吗?”柜台后的店员见宋芷韵打从进门开始就以雕塑之姿站在门口望着外边,以为她有什么困扰,连忙开口询问道。

  被店员的询问声扯回了思绪的宋芷韵朝她尴尬一笑,连忙转身往里走去,随手挑了两瓶饮料,结了账后再次看了一眼屋外的狂风骤雨,没有多做停留,跺了跺脚,拿起饮料,撑起伞就往外冲。

  “轰隆”一声,炸雷响起,惊得宋芷韵一蹦三尺高,差点没把手中装饮料的袋子甩出去。原本霞光艳丽的天空被一层乌云所遮盖,黑蒙蒙的一片,黑夜骤然降临,狂风呼啸,宛如地狱一般。

  宋芷韵压低身子,努力撑着伞逆风走在漆黑一片的马路上。突然一条长长的银白色的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天幕,紧接着便是轰隆隆的惊天雷声,就像是奔腾咆哮的野马似的,一层层漫过头顶,越聚越厚,越压越低,滚动声不断在耳畔边轰然炸响。

  “这究竟是什么鬼天气,明明三月的天是娃娃的脸,怎么到了八月份还是阴晴不定,说下就下。”宋芷韵一边自我叨叨,一边迎着风费力向前走去。

  豆大的雨点儿源源不断地落下来,击打在路面、树干上,叭叭直响,但被打雷声以及风声所掩盖,听不真切。面前一片迷蒙蒙的,就像是垂直而下的珠帘一样,形成了一层巨大的雨雾。雨滴落在平坦的路面上,溅起了一朵朵水花,像一层白蒙蒙的薄烟笼罩在路面上似的,宛如缥缈的白纱,这时一阵狂风刮过,白纱袅袅散去,雨点儿汇聚成了一滩浅浅的积水。

  不过七八分钟的路,却被她走出了两个小时的心酸感。

  好不容易目的地近在咫尺了,没脑子的她猛然间想起那三位客人的信息她没有拿,还放在店里。

  “我天,我真的是猪吧,怎么会蠢到这样呢?”宋芷韵恨恨地一拍后脑勺,站在原地踌躇了好一会儿,然后才鼓足勇气往自己的店走去。

  然而刚走了没几步,她就后悔了。昏暗的灯光在风中摇摇晃晃,四处陷入了一片令人压抑的黑暗中。原本还有行人的路段到这儿恍然一变,除了宋芷韵便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影,仿佛这儿是一个独立于这个世界之外的地方。

  宋芷韵小心翼翼地走在这段令人窒息的路上,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寒风一吹,立马激起一层颤栗,猛然打了一个寒颤。

  小步小步向前慢慢挪动的宋芷韵总觉得身后有一个视线一直盯着自己,不由得紧了紧抓着伞的手,锋芒在背说的便是这种感觉。她默默咬紧牙关,猛地一个转身回头望去,在搜寻了一圈无果后,又提心吊胆地回了头继续往前挪动。

  “宋芷韵你是最勇敢的,勇者无敌,没事的没事的,什么事都没有,一定不要瞎想。”她一个劲地安慰着自己,却没有发现自己的思绪已经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暴雨搅混了,连话都有些前言不搭后语。

  隐藏在暗处的季朗在听到她那自我安慰后微微扯了扯嘴角,俊美的脸蛋上浮现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那双淡雅如雾的眼眸渐渐被深幽所笼罩。宛如一滩死水一样幽深的眸子波澜不惊地看着那只猎物一步步走向他设好的陷阱,温柔尽褪,所剩下的唯有无尽的冷漠。

  在给宋芷韵打了十几通电话无果后秦逸顾不上三七二十一,直接往外奔去。暴雨打湿了他的衣衫,狂风从领口灌进,咻咻地吹着,但他就像是一座毫无知觉的雕塑一样丝毫没有任何的感觉与异样。因为心底里的不安开始蔓延,担忧占据了心头。

  从楼上跑下来的秦逸站在拐角口,雨水模糊了他的视线,在打量了一圈后,他眯着眼走向了宋芷韵店面所在的那条路。

  战战兢兢地开了门,再打开了店内所有的灯后,宋芷韵这才松了一口气,仿佛屋内的光明可以驱散走屋外的黑暗,给了她无限的勇气。

  把伞放在门口,她也顾不得从自己身上落下的雨珠,快步往里赶。“在哪呢,在哪呢,究竟放哪里去了呢?”然而越是着急,她越是找不到东西所在。明明就在眼前的东西,却怎么都找不到,让原本松了口气的她越发的着急与不安。

  双手直哆嗦地翻找着,这时“啪”一声,屋内陷入了一片无尽的黑暗。

  宋芷韵整个人直接僵在原地,这是断电了?透过门口的路灯隐约可以看到眼前的一部分视线,突然眼前一黑,她努力睁大眼睛,再三确认过后,终于发现了一个悲催的事实,那就是她的周围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山的黑!

  “所以是真断电了?”宋芷韵小心翼翼地朝着门口摸索着而去,不安蔓延至全身,整个人的神经紧绷到了一触即发的状态。

  现在任何一点动静都可以吓倒她,让她紧绷的神经直接崩溃。

  宋芷韵屏息凝神地一路向前摸索,当手触及到一个冰凉的不知名物体时,整个人呆愣在原地,大脑呈放空状。

  屋内的温度骤降,顿时降到冰点。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其实也就是三秒过后,一声尖叫吼的那个叫惊天动地,“啊!”宋芷韵一声惨叫,随后以最快的速度收回自己的手,紧接着整个人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地努力睁着眼想要看清楚面前的东西。然而黑暗蒙住了她的双眼,除了入眼可见的黑,并无其他了。

  “有、有人吗?”宋芷韵壮起胆子,哆哆嗦嗦地开口喊道。

  回应她的则是一片寂静。

  “有人吗?”宋芷韵见没人回应她,便再次开口询问道。

  依旧是一片寂静。

  “应该是碰掉的东西吧,宋芷韵你不要自己吓自己,只不过是断电而已,淡定点。”宋芷韵自我安慰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一拍自己的胸脯默默给自己壮了壮胆,再次向门口挪去。

  刚往前挪动了一点点距离,在半空中摸黑的手再次触碰到了那个冰冷的物体。

  这个时候已经被吓傻的宋芷韵居然忘了松手,依旧维持着之前的姿势,傻乎乎把手搭在那不知名的物体上。不仅如此,几秒钟过后,她居然放开了胆子开始乱摸!

  沿着那个物体一路向上摸索,入手的皆是一片冰冷。

  “这是啥玩意?”宋芷韵一边摸着一边陷入了沉思,有种肌理分明的感觉,随后她再一路往下摸,再摸到节骨分明的手指后,微微一愣,“这是手?”

  “是的。”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宋芷韵的手一僵,整个人在黑暗中呈呆愣状态。她这是见鬼了?不信这个邪的她突然开口,“你再说一句。”

  来人见宋芷韵没有意料之中的恐惧也是比较诧异,但还是选择顺了她的心,再次开口回道:“你要让我说什么?”

  “随便你说什么。”宋芷韵依旧不撒手,拉着他的手,傻呆呆地说道。

  来人一阵无语,他都说话了啊,这人还要让他说什么?到底是她傻,还是自己智障了?“说什么?”虽然心里有些不乐意,但他还是顺从了她的意思。

  没曾想他的回答惹怒了宋芷韵,只听她气急败坏道:“让你说你就说啊,磨磨唧唧的,你还能不能好好吓唬人了,你个胆小鬼。”

  可能骂着不解气,她还直接上手了,也不知道在这黑暗中她是如何找准位置的,直接一手糊在那张俊脸上,“妈蛋啊,让你这个胆小鬼吓唬本姑娘,看我的九阴白骨爪,挠花你的丑脸!”

  躲避不及的季朗直接被她的糊了个正着,由于宋芷韵下手没轻没重的,使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嘶”。心里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这只小猎物好像很野的样子,瞅瞅现在的样子一点都没有第一次见面时的温婉模样,这差距不是一星半点的大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