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命不该绝
奈之浅2020-02-06 11:123,170

  在感受到宋芷韵那下手丝毫不手软后,季朗连忙伸手撤掉了糊在脸上的爪子,然后悄悄往后挪了两步,拉开了与那个危险物品之间的距离,退回到安全区域。“好说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入手的冰凉脱离了空着的手后,宋芷韵只觉得后颈一凉,整个人直直打了一个哆嗦,猛然间惊醒。她居然在面对如此诡异之事的时候叫嚣!是活的不耐烦了吧!是人是鬼还没分清楚呢,她竟然敢口无遮拦,也不怕被砍死?

  呆愣了两秒后,只听先后传来“咚”、“咣当”两声。

  季朗瞪大眼一瞧,第一次是宋芷韵直接把另一只手里的袋子甩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第二次是她整个人直接倒地不起,双眼紧闭陷入了昏迷的状态中。

  突如其来的事故打的季朗措手不及,静待三秒后,一个箭步冲向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宋芷韵,单膝跪地,一腿弯曲,以半蹲的姿势杵在宋芷韵旁边。“醒醒,喂,你快醒醒。”他伸手往那张苍白的脸蛋上戳了戳,除了感受到了指腹下满满的胶原蛋白外,并没有任何的异常,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回应他。

  瘫在地上的宋芷韵屏住呼吸,努力想把躺尸这个形象演绎完美,不让他看出破绽来。

  “这就吓晕了?这么不经吓?”季朗在扫到她一侧的手紧紧拽着衣角后就已经了然了,突然松了口气,但嘴上却得理不饶人道,“啧啧啧,还以为碰到一个麻烦呢,没想到是个一碰就倒的胆小鬼,没意思。”

  听着耳边不断传来对自己的诋毁,宋芷韵拽着衣角的手青筋显现,心底的怒火直冲大脑,恨不得一个鲤鱼打挺,一拳砸向他,让他好好感受一下惹怒自己的后果。但大敌当前,她还是很好地忍住了内心的怒火,并没有让冲动冲昏了理智。

  季朗在看到她那无法隐藏的小动作后,嘴角一翘,索性坐在她身边跟她耗到底。

  虽然宋芷韵看不见,但她能在一片寂静中感觉到身边人那细小的变化,敏锐地察觉到了他坐在身边后,整个人都僵硬到无法动弹。内心在怒吼,这位大哥你有点不地道啊,人都被吓晕了,还杵在原地做啥,等着收尸吗?

  然后好半天才哆哆嗦嗦地反应过来一个可怕的事实,未知的危险正在步步紧逼,眼瞅着她都倒下了,然而那不知是人是鬼的玩意居然还没有放弃,一本正经地坐在她身边紧紧盯着她,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脑海里被‘他坐下了,他居然坐下了,他要杀人灭口了,他要碎尸了……’这些念头占据,早就失去了努力想对策的理智,大脑陷入了一片慌乱中,直接当机。

  那种无法言说的视线不断扫视在宋芷韵身上,迫使她不得不紧绷身子,不断进行自我催眠,“睡着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快点睡着,快点进入梦乡,这不是真的,眼前都是假象,不要信不要信。”

  季朗瞅着她越发僵硬的身姿,眼珠一转,故作为难道:“哎呀这人都被吓晕过去了,那究竟该不该杀呢,若是就这么动手的话岂不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就跟刀割在死猪身上一样,压根就没啥区别。可若是不动手的话,看着又晦气,该怎么办是好呢。”

  原本就已经被吓破了胆的宋芷韵在听到他这话后猛地一颤,魂都丢了七七八八了,差点没哭出来。内心越发的委屈,她到底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净碰上这种诡异的事,三天两头来一出,饶是胆大的人也经不住这么吓啊。她到底摊上了什么大事啊,用得着这么吓唬她嘛!妈妈啊,她想回家,还是乖巧地裹紧自己的小被子,安安分分地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地比较好。

  “瞧瞧这惨白如鬼的脸蛋,一点兴趣都没有,怎么就吓倒了一个又丑又傻的智障呢。”季朗见她依旧没有动静,便再次火上浇油道,“啧啧啧,从哪里下手比较好呢,还是别碍着自己的眼了。让我研究一下,胸口一刀直接剖开呢还是从喉管开始一路往下呢?”

  “别啊,大哥!我错了,真的,说什么都是我的锅,求饶命啊。”宋芷韵一个鲤鱼打挺,直接坐起了身,随后又一个翻身,忙中出乱中直接扑倒了季朗,整个人缠在他身上死死不肯撒手,“我长得这么丑还是别污了大哥您老人家的手,您还是让我自生自灭吧,我保证不会碍着您的眼,我发誓!”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宋芷韵已经把老命豁了出去,也不管这未知生物如何诋毁自己,也没有细想这家伙是如何在漆黑一片的屋内看清她的长相。她内心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活命,活着踏出这个鬼地方!

  闪躲不及的季朗直接被她扑倒在地,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身上一重,一个重物直直坐在自己身上,然后一只爪子死命地摁在他胸口,一个没忍住,他发出了一声闷声惨叫“嗯”。

  “你答应了?”耳背的宋芷韵敏锐地听到了身下那玩意那声嗯,摁在他胸口的手又加了几分力道,不敢确信又略带欣喜地再次询问道,“大哥您是打算放了我?不反悔吗?”

  原本被她摁的血压急剧上升的季朗在听到她这话后差点没气的吐血,这家伙是脑子不好使呢还是眼瞎又耳聋?

  没有听到回应的宋芷韵心凉了大半,但她不死心地猛地把身子往前一探,好死不死地脑门直接磕在季朗的下巴上。

  “嗷”宋芷韵一声嗷叫,完美演绎了什么叫做撕心裂肺。

  “嘶”季朗也没好到哪里去,胸口的疼痛还没缓过神来呢,下巴又受了重伤,使得他一咧嘴,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早就把宋芷韵骂了个狗血淋头,隐约觉得宋芷韵这是在报复他之前的恐吓。

  但他还真的冤枉了宋芷韵,也高估了她的智商。

  宋芷韵一手摸着感觉肿起了一个大包的脑门,另一只手也没含糊,直接抓着季朗胸口的布料,似要扯破衣服的架势。

  季朗一手揉着被磕疼了的下巴,一手努力阻挡宋芷韵的入侵。然而此刻的宋芷韵仿佛大力水手俯身似的,愣是无法拨动她分毫,只得默默承受那隔着衣物不痒不痛的抓挠,内心的怒火噌噌直上,临近爆发时却又被宋芷韵迎头泼了一盆冷水浇灭了。

  “你是人吧?我感觉到了你的呼吸还是热的!还有你的喘息声为啥有点急促?”撞疼了脑门的宋芷韵并没有收回前倾的身子,所以和季朗的脸离得很近,很明显感觉到了那温热的气息以及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季朗一口老血堵在喉间,上不去也下不来,痛苦至极,让他有了想掐死面前这人的冲动,没想到那不识相的家伙居然还敢开口。

  “你为什么不说话了?你吓我的目的是什么?为了钱吗?睁开你的大眼好好看看,我全身上下哪里像是有钱人了?穷的叮当响的人你居然也敢抢,不是眼瞎是什么,莫非是傻子?”在发现身下那玩意是人后,宋芷韵已经松了一口气,全然没有了之前的紧张与局促不安。

  季朗在听到她这番diss的话后,直接一个翻身,把宋芷韵压在身下,咬牙切齿道:“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蠢驴?”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宋芷韵直接懵在原地,傻愣愣地接口道:“我没说你是蠢驴啊,是你自己说的,你居然还想把锅甩给我?良心不会痛吗?”

  季朗无语凝噎,所有骂人的话都堵在嘴边,气的他直接伸手想要扯宋芷韵的脸。

  也不知道宋芷韵是‘命不该绝’呢还是傻人有傻福,在完全看不见的情况下居然一个侧头躲过了季朗的攻击。

  扑了个空的季朗在看到自己停在半空中的手后气不打一处来,只能忿忿地收回了手,恶狠狠地威胁道:“你再多嘴,信不信我把你剁了喂猪!”

  “猪不吃肉吧……”宋芷韵刚开口就后悔了,在意识到自己犯了大忌后连忙伸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大大的杏眼不安地瞅着前方,虽然她啥都看不见,但依旧无法忽视那双流光溢彩的美目。

  宋芷韵心里在哀嚎,这下子真完了,非要不甘心地抖机灵,现在好了吧,把自己抖进去了,看来这次难逃一死了!她都懊恼地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子,好好清醒一下,以免被自己坑死。

  屋内的气氛骤然降至冰点,好半天后,季朗才憋出三个字,“你很好。”

  脑子被驴踢了的宋芷韵突然回道:“如果你能起身我会更好。”她发誓这绝对是她的真心话,因为她快被这男人压死了,气都喘不上来了,现在全凭她一口气吊着。相比于被压到喘不过来窒息而死,她宁愿选择剁了喂猪,也算是造福同类了,啊呸,什么同类,因为前一个死法太过于憋屈了,她不服。

  季朗隐藏在黑暗中的俊脸黑了又白,白了又绿,堪比调色盘,仿佛是吃了屎一样的一脸便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