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你是怪物
奈之浅2020-02-06 11:123,245

  “如果可以我真想亲手掐死你。”季朗的怒火都烧到脑门上了,如果可以喷火,他可以百分之百确定他头上在冒烟了。虽然嘴上不饶人,但他的身体却很诚实,利索地单手撑地直接起身,居高临下地俯瞰依旧瘫在地上迟迟不动弹的宋芷韵。

  重物挪走后的宋芷韵深深吐了一口气,瞬间觉得自己活过来了,但是大脑长时间缺氧后做出的反应就很绝望了。只听三秒后,她愣愣道:“那为啥不可以呢?你这是歧视!歧视懂不懂,或者你需要普及一下这方面的知识!”

  “看来你很嚣张嘛。”季朗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宋芷韵会如此不知死活,双眼微眯,漂亮的黑眸直直落在宋芷韵脸上,见她脸色煞白,杏眼失去了焦距,紧咬嘴唇,不由得轻哼了一声。事实证明这臭丫头还是有害怕的时候,之前种种迹象表明出来的胆大,不过是她的伪装罢了,差点被她那蹩脚的伪装术给蒙骗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宋芷韵害怕的不是他的威胁,而是突然想起她的火锅大餐泡汤了,心生心疼罢了。

  沉默片刻后,只听她弱弱发声道:“那啥,要杀要剐我也随你了,但你能不能让我做个饱死鬼,不然我会哭的,让我吃顿火锅可好?”

  季朗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在地,无语地看着依旧躺在地上不再做任何挣扎的宋芷韵,瞅见她睁着那双明媚的大眼后,默默瞥开了目光,陷入了沉思。他突然很后悔招惹了这个傻子,没把人家吓懵,倒是把自己气得个半死,秦逸那家伙究竟是如何忍受的了这个智障的?

  “大哥?行行好不,让我吃一顿火锅吧,清汤的都可以,我不挑的!”见他没有回话,宋芷韵故作勇气伸出手在半空划水,当手擦过他的柔顺的衣物时,猛地一扯,直接拽着季朗的裤腿死死不撒手。

  陷入沉思的季朗没想到她居然会来这么一招,一个闪躲不及,没有稳住身子,直接被她扯了下去,整个人以极其不文雅的姿势摔倒在地。

  面朝大地,四脚弯曲。

  胸口被撞的生疼的季朗真的有种想杀人的冲动,“嘶”默默地扯了扯嘴角,轻溢出一声惨叫。心里早就把宋芷韵骂的狗血淋头,还一并带上了自己。他觉得自己也是个傻子,跟着她瞎胡闹,明明早就可以一掌把她拍晕了。

  宋芷韵只听到“嘭”的一声,但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条件反应让她紧紧抱住了季朗的大腿,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哇,别激动,别激动,有啥我们可以好好说。不吃火锅了,你想吃啥我们就吃啥成不,千万不要冲动,我们要冷静,镇定一点。”

  季朗只觉得自己小腿处一紧,紧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顺着他的腿爬了上来。惊得趴在地上还没翻过身来的他震惊地张开了嘴,却迟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

  宋芷韵顺杆而上,直接缠在季朗的腿部,就像是抱住了树干一样,双手紧紧拽着,仿佛要用劲全身的力气,穿透裤子,把指甲抠进他的皮肉中。

  季朗内心已经临近崩溃了,他恨不得一脚踹下脚上那个不知死活的玩意,但碍于两腿都被这家伙缠地死死的,压根就没有给他反抗的机会,只能默默忍受这生命中不可承受的重量。

  迟迟没有听到他的回话,宋芷韵有些慌了,忙道:“大哥您老人家吱个声好不好,不然怪害怕的。”

  “吱。”季朗特配合地张嘴。

  “你……”宋芷韵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迟疑了片刻后,张了张嘴,违心地夸赞道,“真实诚,真是个老实的大哥。”

  季朗:……

  他已经无语到了无话可说,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劲使不上,失去了想骂人的冲动,无力地继续面朝地面,瘫在地上。

  “话说外面下这么大的雨,大哥你身上居然一点都没湿,真是个奇迹!”一直抓着他裤腿的宋芷韵这才察觉到自己肌肤所触碰到的地方并不是湿哒哒的,不由得好奇道,“大哥是不是学过什么功夫,比如轻功水上漂,所以才会做到分毫未湿?”

  季朗:……

  内心早已发飙了,去你丫的奇迹,滚你丫的轻功水上漂!

  “大妹子……”季朗刚一开口,就被宋芷韵那一声声大哥带偏了,然后他再次陷入了沉思。

  “啊哈,大哥您说。”宋芷韵见他没了下文,赶忙应道。

  季朗沉默了两秒后,索性破罐子破摔道:“妹子,咋能松松手让大哥喘口气不?”

  “松什么手?我没掐住你脖子啊。”宋芷韵懵了,她动都没动,咋就不能呼吸了呢?

  季朗气的差点没捶足顿胸,他绝对是个傻子,居然跟个智障好言相商!“你抓的太紧,裤子都要被你扯掉了,能不能松松?”但他嘴上依旧好言相说,温柔到极致。

  听着那温柔的话语,宋芷韵的骨头都酥了一半,很没骨气地撒了手,还不好意思地道歉道:“对不起啊,我之前太害怕了没注意,没有勒疼你吧?”

  “没有没有,多谢。”双腿恢复自由的季朗立马松了口气,帅气地一个撑地,直接翻身而起。面朝宋芷韵,弯曲着双腿,坐在地上,视线落在蹲在面前一副可怜兮兮的宋芷韵身上。

  “你现在怎么不害怕了?”季朗突然开口问道,他是真的很好奇宋芷韵的脑回路,为什么经过一开场的吓懵后就很淡定地与他交谈了,也不怕他真的下手?

  蹲着的宋芷韵突然觉得腿有些酸,随即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听到季朗的问话后,没好气地回道:“怕啊,怎么不怕啊。但外面那鬼天气更害怕,相比之下还是呆在里面比较好。反正要杀要剐也只是你一句话的事,我挣扎也挣扎过了,既然怎么都没用,那我为什么还要做无用功?还不如保留体力,安静等死呢。”

  宋芷韵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如此心平气和地与这个未知的危险者交谈,或许在她心里一直坚信着一个道理,傻人有傻福,他应该不会对她下如此黑手吧。但她深知面对这种危险,逃避是没有用的,倒不如迎难而上,指不定能寻到一丝生的机会呢。

  “没想到死到临头,你居然还能保持镇定,倒是个不错的苗子。”季朗由衷地赞叹道。

  宋芷韵与他面对面而坐,能感受到他打量的视线,但却看不到对方的神情,“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然后话锋一转,“话说你究竟在看些什么?这么黑,你能瞅见啥呢。”

  “可以看见你呀。”季朗那双如黑曜石般绚丽的眸子直直看向宋芷韵白皙又纤长的颈间,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略显干燥的嘴唇,身体里的血液开始沸腾。

  “胡说,你能看见我啥,还能看出花来不成。”宋芷韵听到他的胡话立马嗤之以鼻,心里暗想这家伙满口胡说是不是可以说明他只是个骗财之人,还没有干过杀人的勾当,那她岂不是可以逃出去?

  原本已经死心了的宋芷韵因为自己的分析燃起了求生的欲望,抱着膝盖的双手在因为坚定了内心后再次紧紧相握,她一定要活着逃出去!绝不能成为别人的刀下魂!

  下一刻她就因为季朗的话,吓得脸色惨白,“你现在两手紧握,是不是有了其他的想法?”

  季朗微眯眸子打量着面前蠢蠢欲动的宋芷韵,毫不留情地拆穿了她的想法。

  “哦,我的女孩,你怎么被吓得脸色惨白了呢,这有什么好害怕的吗?或者你可以瞅瞅自己,此刻的你与人贞子可相差无几,披头散发,脸色煞白,就差一条白裙子就可以完美扮演了。”季朗正在逐一打破宋芷韵内心筑起的城墙,在看到她脸色越来越苍白时,微微扯动了一下嘴角。

  原本已经松了一口气的宋芷韵在听到他的话后身子直接跌入冰柜中,寒意遍布全身,双唇在打颤,哆哆嗦嗦道:“你、你究竟是什、什么怪物?”

  “怪物?”季朗闻言,欺身而上,脸凑到宋芷韵跟前,呼出的气息喷洒在那张煞白的脸上,一眼就瞧见了她颤动的面部肌肉,“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我是怪物的,还是蛮有趣的。”

  当季朗呼出的气息吹在宋芷韵的脸上时,她猛然一颤,垂在两侧的双手紧紧拽着衣角,牙齿紧紧咬住嘴唇,紧张到不敢呼吸,内心的不安直接涌上大脑。

  季朗见她死死咬着嘴不说话,伸手慢慢摸上宋芷韵那张秀气的脸蛋。

  当冰冷的手触碰到宋芷韵脸上的肌肤时,她猛地一侧头,躲开了那只手,整个人蜷缩在一起,愤怒又委屈道:“你离我远点,你这个怪物,走开啊!”

  季朗的手僵在半空中,在听到她的话后,眸里闪过一丝不甘与愤怒,“怪物?”

  话音刚落,宋芷韵只觉得面前刮起一阵大风,吹的她连眼睛都睁不开,紧接着一股寒冷迎面袭来,席卷全身。

  “那我就让你看看怪物长什么样!”季朗一改之前的温柔,语气冰冷到毫无温度,就像是锋利的刀刃一样直直扎进宋芷韵的心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