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要她的血
奈之浅2020-02-06 11:123,248

  知道真正的危险已经来临了的宋芷韵一边慢慢地向后面挪动以此想要远离季朗,一边努力镇定自己已经慌乱无比的情绪,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让她依旧找准自己的舌头,说出了以下这番不怕死的话,“你、你不要乱来,我已经叫人了,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要是乱来,小心你的脑袋,我说真的!”

  “呵。”原本处于暴怒边缘的季朗在听到她这话后顿时有点哭笑不得,一下子就忘了之前她说自己怪物的事了,“人呢?我倒是要看看我这颗脑袋你要如何取。”

  听到季朗调笑的话语,宋芷韵鼓足勇气道:“你少嘚瑟,等等有你哭的时候。”

  “哟,没看出来你这么厉害哈。”季朗听闻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丝毫没有把她的话听在耳里。

  宋芷韵在听到他的笑声后就知道自己这招打肿脸充胖子直接作废了,心里又气又急,刚想反驳,就听到另一份声音传来。

  “人在这儿呢,你找我?”正当她无路可逃时,一个寒冰刺骨的声音凭空响起,让她一下子又抓到了生的希望。

  “是天使吗?天使来救我了?”摸黑的宋芷韵伸手循声摸去,势要摸到救命恩人不可,“天使大人求救命!”

  一路追寻过来的秦逸在店门口闻到了专属于季朗的气息,心立马提到嗓子眼,连忙破门而入,在看到宋芷韵还安然无恙后顿时松了口气,也有了和她打趣的精力,“我不是天使哦,我是男神。”

  又瞅见了宋芷韵在空中扑腾的手便知道她的想法,连忙上前拉住她的手,暗施巧劲直接拉她起身,然后把她护在自己的怀里。

  “男神大人!”宋芷韵在听到那调侃的话后立马狗腿地应道,当双手触碰到微凉的指腹时,微微一颤,还在震惊之余,就发现自己整个人已经被人护在怀里,傻乎乎地感叹道,“男神大人你好帅,太酷了!”

  紧紧把她护在怀里的秦逸在听到这话后嘴角一翘,低头眼眸温柔地看着怀中的女孩,眸底里满是笑意与宠溺。

  “家常磕完了吗?”站在他们对面的季朗抱着手冷眼看着动作亲昵的二人,淡淡道,“我们是不是开始扯正事了?”

  “可以,但不要扯上她。”秦逸在面对季朗时,收起了脸上的笑意,面无表情道。

  “你觉得我会答应?”季朗闻言冷冷一笑,仿佛听到了一个冷笑话而发出嘲讽之声。

  “等、等一下。”宋芷韵被二人的交谈搞混了,“你们这是认识?”

  啥情况,天使大人居然认识这个怪物?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孽缘!突然她脑海里闪现出几个画面,二人因正邪不两立从而相杀,每次见面必是一场大战,然而次数多了,便日久生情谁都不忍心把对方置于死地,只能你来我往,进入相爱相杀模式,二人都在痛苦的边缘苦苦挣扎,不知该做出何种选择。

  当双方目露痛苦,手上沾满鲜血的画面映入脑海时,宋芷韵一拍秦逸的胸膛,大喝道:“好一出年度大剧!替你们俩打call!”

  无缘无故吃了宋芷韵一掌的秦逸吃痛地看着异常兴奋的她,这是又抽哪门子疯?

  原本想揭露秦逸那张虚伪面孔的季朗在不按常理出牌的宋芷韵面前也失去了原有的沉稳,嘴角一抽,甚是无语。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假。

  半晌宋芷韵发觉了这尴尬的气氛,暗自吐了吐舌,然后往后一缩,出声解释道:“我没其他意思,你们继续,继续,不用管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看不见。”

  说着还浮夸地开始表演起来了,双手在半空中随意扑腾,大喊道:“呀,你们说什么?我听不见诶,是不是聋了?你们说大声点!天呐,我眼前一片漆黑,是不是瞎了啊,怎么连个人影都看不见。”

  秦逸目瞪口呆地看着跟前戏精上身的某人,暗自咂了咂嘴,内心复杂又无奈,正常人面对这场面不应该直接吓晕了过去嘛,但这丫头是怎么回事,非但一点都不害怕不说,还在他们面前耍起了小心机,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傻人有傻福?所以她的脑回路与寻常人不太一样?

  季朗只觉得自己嘴角抽搐的更厉害了,但对于宋芷韵想一出做一出的性格在刚刚也已经有所了解便产生了免疫力,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内心虽然复杂,但面上依旧平静如常,没有半点波澜起伏。

  屋内依旧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捧个场,宋芷韵眨巴了一下杏眼,莫名觉得有些尴尬,这出戏好像演砸了……

  但不信这个邪的宋芷韵再次奋起,“你们刚刚有说话吗?为什么我听不见?真的成了又聋又瞎的倒霉鬼了吗?我不要啊,天使大人求救命!”

  一边喊着一边还死命地拉扯着秦逸的胳膊,来回摇晃。

  “是男神大人。”被来回拉扯,站不稳脚跟的秦逸不忘提醒道。

  “哦,对对对,男神大人。”宋芷韵很顺其自然地改了口。

  然后屋内再次陷入一片寂静,就连反应慢半拍的宋芷韵都闭上了嘴。

  尬了,尬了,这下子是真的尴尬到了姥姥家了,装聋作瞎的计划以完败告终。看来这次真的是九死一生了,死了死了,真的要死了。宋芷韵的脑海被死字沾满了地,只见她脸色一白,然后僵硬着身子脱离了秦逸的怀抱直接往地上一倒,末了还不忘补上一句,“我死了,你们打架的时候不要再算上我了,谢谢两位大佬,在此感激不尽。”

  随后她两眼一闭,头一歪,双腿一蹬,再次进入蹩脚的装死演技中。

  惹得秦逸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怀抱又看了看躺在脚边装死的宋芷韵,煞是无奈地笑了笑,有些哭笑不得,果然这家伙的脑回路和常人有异样,不能拿一般思维把她局限住。

  “年纪轻轻装什么死,还不快点起来!”季朗对于宋芷韵缩头乌龟的行为很是鄙夷。

  原本应该本着士可杀不可辱态度的宋芷韵这次很没骨气地缩了缩身子,很好地稳住了自己暴走的情绪,继续装死。面对季朗的激将法,就是不上当,毕竟命更重要。

  而季朗在没有得到宋芷韵的回应也就不再自讨没趣,视线则落在对面的秦逸身上,目光温和却又暗藏杀意。

  在察觉到季朗的变化后,秦逸伸手轻轻打了个响指。

  趴在地上默不作声的宋芷韵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即便进入了昏睡的状态,不管周围的动静多大也无法吵醒她。

  “设了这么大一个局,就为了把她引过来?”秦逸弯腰抱起宋芷韵,在瞅见她半湿的衣衫后搂着她身子的手紧了紧,看向她的目光温柔中带着宠溺,然而说出的话却是寒意十足,“费尽心思找她过来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就连我都不能知道吗?她现在可是我的人,还请哥哥找人的同时可以提前打声招呼,免得我下手没轻没重的,伤了哥哥您老人家。”

  季朗闻言轻轻一笑,“我的好弟弟这是说哪的话,哥哥只是想找她唠唠家常,怎么在弟弟眼中我就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家伙了?哎呦喂,瞧把弟弟紧张的,脸都吓白了,放心吧,我对她可是很温柔的,不然怎么能让你赶过来呢。”

  “所以你的目标是我?”秦逸听闻淡淡地抬起眼眸望向对面那人,见他嘴角依旧带着如沐春风般和煦的微笑,俊朗的身姿挺拔而站,黑色的衬衫解开了领口的两个扣子,露出了一片奶白色的肌肤,衬的白皙的脖颈越发的纤长,下垂的衣摆半拴在黑色休闲裤中,黑与白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他就像是黑夜中悄无声息降临的王者,披着善良的外衣一步步接近猎物,伺机一口吞下。不由得一扯嘴角,讥讽道,“季朗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也不要再打哑谜了,直说吧,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可不觉得季朗会如此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把宋芷韵引过来只是为了唠唠嗑,这种鬼话连三岁小孩子都不会相信,更何况他呢!

  “她!”季朗见此也就索性挑明了说,视线落在秦逸怀中的宋芷韵,“我需要她的血,你给不给?”

  听到这话后秦逸脸色突变,白皙的脖颈因为愤怒暴起了青筋,根根分明,“做梦!”

  “别这么着急否决嘛,倘若我真的想要取她性命又怎么会让你找过来呢,而且我真要动起手来你绝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不会让她多活这几天。”季朗早就猜到了秦逸会拒绝,但他也不恼,依旧笑颜盈盈道,“我只需要她的血,绝不会伤及她的性命,仅此而已。”

  “少来诓骗我,死在你手中的人还不够多吗?”秦逸只要一想到那些落在季朗手中的人顷刻之间变成了干尸后就觉得毛骨悚然,抱着宋芷韵的手再次紧了紧,他绝对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在宋芷韵的身上,哪怕拼尽性命也不可以!“季朗,我是打不过你,但我也不怕你,大不了两败俱伤,反正我是绝不会让你伤害到她的,绝不会!”

  秦逸铿锵有力的表态,一字不落地传到了季朗耳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