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来真的啊
奈之浅2020-02-06 11:103,268

  人弟弟都说的这么可怜了,她又有什么理由说不呢,要是再拒绝可就显得她很不近人情了。“算了算了,那你住这儿吧,但你睡哪儿啊?”宋芷韵已经放弃挣扎了,她现在只担心秦逸的住宿问题,毕竟总不可能和她挤一张床吧,这样影响不太好。

  “不、不能和你挤挤吗?”秦逸小声开口道,在看到瞬间黑了脸的宋芷韵后,立马乖巧地闭了嘴。他怕了还不行嘛,睡沙发就睡沙发,总比夜宿房门口强。

  “睡沙发!”宋芷韵一锤定音,视线继续落在那份不平等合约上,嘴角一抽,“负责你的起居生活?你真把我当你妈了?”

  “我没有你这么年轻的妈妈。”秦逸用着奶萌奶萌的小奶音弱弱反驳道。

  气的宋芷韵一股无名之火堵在心口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拿着纸张的手隐隐浮现出凸起的青筋,以及泛白的关节。妈蛋啊,她想揍人,谁能借给她一把五十米的大刀来,让她劈了这个小混蛋!

  “你别想占我便宜,我只能承认你是我姐,你别想打我妈的主意。”秦逸还好死不死地再次开口,无疑是在作死。

  宋芷韵觉得自己的怒火噌噌直上,然后爆发了,“你再多嘴一句,信不信让你直接滚蛋!”

  话音刚落,迎接她的反应是一片无尽的沉默。紧接着秦逸的身子微微一晃,就像是风中摇摇欲坠的花骨朵儿似的,显得那样的无助与可怜。

  宋芷韵见状无奈地抚了抚额,她还真是败给他了!

  “你委屈个啥啊,我都还没有委屈呢,我真是欠你的。”宋芷韵上前一扯秦逸的手,把他拉到了沙发上,二人并肩而坐。

  看着一直低头不说话的秦逸,宋芷韵潜意识里觉得她就像是一个坏人,一而再三做了伤害人弟弟的事,瞧人家一脸委屈又可怜的模样,她活脱脱地就是一个无恶不赦的大反派。

  突然她耳边响起了一个怯生生的小奶音,带着一丝委屈的鼻音,“你确定要让我睡这个沙发吗?”

  宋芷韵看了一眼她们二人坐下后只留了一点空地的沙发,这个迷你型沙发配上弟弟的身高好像很不搭,那怎么办?

  在秦逸静静地等待着宋芷韵的回话的同时,宋芷韵也在悄悄地打量他。片刻后,她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颇为豪气地一拍手道:“你睡床上吧!”

  “啊?”这下子轮到秦逸懵了,一脸呆萌又无害地看着她,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这么快就要同床而眠了嘛,怪害羞的,原本准备的长篇大论的解释都还没有派上用场呢,怎么就这么快答应了呢,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然而注定是他想多了,宋芷韵才没有get到这个点呢。只听她略显委屈地解释道:“那能怎么办啊,只有你睡床上,我睡沙发了,总不可能让你这个大高个挤沙发吧,到时候耽误了你的生长,你家里人岂不是要打死我的节奏。”为了不残害祖国的花朵,她毅然决然地忍痛割爱,把大床让出去,还有比她更好心的小姐姐了嘛!没有了!只此一个!

  合着两个人不是一起睡?秦逸在察觉到宋芷韵的想法后,连忙出声阻止道:“不行,那怎么可以,不能委屈了姐姐您啊,这可是你的家。”

  宋芷韵在听到这话时,默默吐槽了一句,你也知道自己鸠占鹊巢啊,那怎么还敢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但面上依旧表现出了一个人美心善的小姐姐该有的度量,“没事,我挤挤就好,反正你住的时间应该不长的。”

  没曾想秦逸的回答让她惊呆了!

  “那可说不定的,早则三个月,晚则一年都有可能的。”秦逸弱弱地道出了实话。

  宋芷韵一个没坐稳,直接从沙发上摔了下去,一屁股坐在脚下的毛毯上,若非不是有毛毯铺着柔和了地板的硬度,她铁定要屁股开花的。

  秦逸在看到她溜下去的瞬间连忙眼疾手快地伸手去拉她,然而还是比她下落的速度慢了点。

  “我去,连个沙发都要和我作对,到底是倒了几辈子的霉。”宋芷韵跌坐在毛毯上,忿忿道,偷偷伸手往尾椎骨摸去,轻轻揉了几下。最近这段时间肯定是她的水逆之日,各种倒霉事接踵而来,简直是要玩死她的节奏。

  秦逸在听到宋芷韵的抱怨声后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死死抿着嘴不敢在她面前笑出声。毕竟她的遭遇,他要负很大责任。除非他是想卷铺盖走人,不然的话还是不要得罪这位记仇的小姐姐为好。

  “快起来。”秦逸敛了敛神情,故作严肃地伸手暗施巧劲一把带起了地上的宋芷韵。

  在她惊讶间,已经稳妥地把她安顿在沙发上了。

  宋芷韵呆呆地看着一改之前柔弱的萌态的某人,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个词,男友力爆棚!没想到这家伙看着瘦,实际是个隐藏的大力士啊!

  “算我眼瞎。”宋芷韵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一下子就把秦逸弄懵在原地,这是啥意思?发现自己的小秘密了?不会吧,自己的演技有这么糟糕吗?

  宋芷韵的一句话一下子就把秦逸的心紧紧揪起,在半空中摇摇晃晃,七上八下,紧张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紧接着就听到他想要的答案,“弟弟不简单啊,看着柔柔弱弱,没想到是个隐藏的高手啊。”宋芷韵突然一笑,随后伸手满意地拍了拍秦逸的肩,在感受到掌心下肌理分明的线条后,再次夸赞道,“很不错,有出息。”

  “呵呵。”秦逸听到此话后终于松了一口气,为了配合傻乎乎的宋芷韵,只得傻兮兮地朝她一笑,算是应和了她的话。但他的内心略复杂,一下子分不清楚宋芷韵究竟是真傻还是装傻,不然为何每次她只说一半的话都那么令人费解呢,至少每次都要让他提心吊胆好半天,似是无心又像是有意,他有些茫然。

  看着秦逸弯弯的眉眼,宋芷韵猛然间想起了害的她一个没稳住摔下去的可不就是这家伙嘛,罪魁祸首还是他那句话,连忙询问道:“你说三个月到一年不等的借住时间可是当真?”

  “嗯,因为爸妈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秦逸郑重地一点头,不带一丝开玩笑道。

  宋芷韵直接倒在沙发上半天没缓过神来,自言自语道:“你是认真的嘛,你真的是认真的嘛。那我完了,这一年下来肯定要偷偷摸摸行事,搞得像是家里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玩意似的,不能找男朋友,不能和阿仪玩耍了,我的天,想想就觉得很忧伤。”

  秦逸听到她这番痛苦的自述后差点没笑出猪叫声,他感觉他的存在就像是一个麻烦,给她的生活平添了几分神秘,让她过上了与世隔绝的生活。

  “也许用不上一年,快一点的话几个月我就可以搬出去了。”为了安抚宋芷韵,秦逸昧着良心开口道,然而内心的想法却是拿不下你,我就不离开了!

  论傲娇还是秦逸最厉害。

  宋芷韵一听立马翘起身子,伸出爪子紧紧握住秦逸的手,语重心长道:“弟弟你难道就没有亲戚朋友了嘛,你居住的时间太长了,影响到了姐姐的生活,要不然我们再商量商量?而且你爸妈也不会放心让你住在一个陌生人的家里。”

  “你不是陌生人啊,我们已经认识了啊。”秦逸睁着明媚的大眼,天真道,“都同床共眠了还不算相熟吗?还有我并不是本地人,所以这里并没有我的亲戚,我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秦逸说的那个叫情真意切,可怜兮兮,惹得宋芷韵想要拒绝也寻不到其他的理由回应了,人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要是再敢多说一句反对的话,指不定要被扣上虐待未成年的帽子呢。但有一点她要更正一下,“同床共眠是个意外,你可以把这个事给忘掉。”

  “哦,好。”秦逸应地格外委屈,肉肉的粉唇微微一嘟,好像是谁欺负了他似的。

  宋芷韵一瞧再次受到了暴击,内心在呐喊,莫非她又做错事了?

  “那姐姐还要赶我走吗?”秦逸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张俊逸的脸庞上染上了几分紧张,双手紧紧相握在一起,不断地摩挲着。

  泄了气的宋芷韵摇了摇头道:“别说的这么心酸,我没有想要赶你出去的意思,你就住这儿吧,我这一年就把床让给你了,沙发估计是挤不动了,实在不行我就再找个房间吧。”

  秦逸一听她动了搬出去的心思,连忙出声阻止道:“不行!”

  “怎么不行了?”听到他的拒绝,宋芷韵一脸懵逼地看着他,这又怎么了?

  “我一个人害怕,姐姐你要是搬出去住了,不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嘛。”秦逸低下了小脑袋,小声说道。

  宋芷韵仰头望天,她真的好累啊,怎么就无缘无故摊上了一个儿子呢!她昨晚究竟干了什么蠢事,居然摊上一个甩不掉的牛皮糖!莫非是看中了他的皮相,然后动了小心思,所以现在他要这么报复她?

  沙发睡一年,肯定落下一身毛病,她还不如直接去死得了。

  “姐姐可以和我一起睡床上啊,又不挤。”秦逸那个小奶音突然轻声响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