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上了贼船
奈之浅2020-02-06 11:103,238

  二人墨迹了许久后,还是宋芷韵突然想起今天她们都要工作,一看时间已经十点了,顿时尖叫四起。

  苏淼仪匆匆离去后,宋芷韵在关了房门后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环顾了一下空无一人的周围,强行打起精神来拿了换洗的衣物往卫生间走去,打开门的一瞬间她愣在原地。

  门后是一脸委屈的秦逸!只听他小声抱怨道:“你们真的好慢啊,我都快等睡着了。”

  “你你你。”僵在门口的宋芷韵指着他,哆哆嗦嗦道,“你什么时候躲在这里的?”

  “就你下楼去开门的时候啊,我后脚就跟上了。”秦逸眨巴着圆溜溜的大眼,无辜又可怜的神情冲击了宋芷韵当机了的大脑。

  所以这家伙的事不是做梦?是真的发生了?我的天呐,自己都干了些什么蠢事?宋芷韵无语地抚着额,都有了想要骂自己一顿的冲动。

  “芷韵小姐姐,你怎么了?”秦逸见宋芷韵依旧僵在原地,隐隐有些担心,便伸手在她跟前晃了晃依旧没反应,连忙上前两步,神色焦急地拉住了她的手,声线有些发颤,“你别吓我啊,好好的人别傻了啊。”

  当秦逸微凉的指尖触及到宋芷韵的掌心时,她打了一个寒颤,惊醒了还在发呆的她,当看到秦逸那张放大了的俊脸上满是担忧与焦急之意时,她的嘴角微微一扬。嘿,她这个自己吓自己的毛病可以改改了,人这么天真又可爱的小弟弟怎么可能与那晚上奇怪的男子挂上钩呢,真是无脑。

  “我没事,你先出去一下,我想先换个衣服还有洗漱一番可以嘛?”宋芷韵璀璨的杏眼就这么望向秦逸,一眼望进了他的心里。

  秦逸的心没由来地开始加速跳跃,噗通噗通,一下又一下猛烈地敲击在他的心房上,他那张脸微微一红,随后侧身让开了路,脚步毫不迟疑地往外走去,头也不回地磕磕绊绊道:“好、好,你、你先吧。”

  他也不知道他在紧张些什么,但心底里有个念头告诉他现在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当他整个人都以一种僵硬的姿态坐在沙发上时,他才找回刚刚离家出走的思绪。头疼地捂了捂脸,他好像丢脸丢大了。

  然而宋芷韵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看了一眼他离去的背影后,直接走进卫生间带上了门,在换好衣服洗漱完后神清气爽地看着镜中的自己,除了脸色有点苍白之外其他都OK,便再次捧起清水轻轻拍打了一下脸颊,拿起一旁的干毛巾擦干后这才出了门。

  秦逸依旧维持着她进去的那个姿势,挺直腰板活像一个老干部一样坐在沙发里,双手放在膝盖上,微屈的手指出卖了他内心的紧张。在听到开门声时,他的眼角不由自主地一挑,心再次噗通噗通直跳。

  “我给你准备了一套洗漱用品,你先去洗漱一下吧,至于换洗衣服你还是回家换吧。”宋芷韵清了清嗓子道,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话说出来有些尴尬。也亏的她之前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多拿了一套洗漱用品,不然这下子就尴尬了,难不成要让他们俩间接接吻?

  秦逸在听到这话时策在一旁的脸也微微一红,随后起身胡乱对她一点头就闷头往卫生间跑去。

  宋芷韵一瞧他那仿佛身后有猛兽追的架势小声嘟囔道:“这孩子怎么了,前一刻还好好的,后一刻怎么就成这鬼样了?”

  刚踏进卫生间的秦逸听到她那嘟囔声后差点没绊倒在地,鬼样?自己现在的尊容真的很糟糕吗?

  想到这儿,秦逸小心翼翼地往镜子面前挪去,仔细盯着镜中的脸看了好半天,脸部比例端正,脸上满满都是胶原蛋白,轮廓年轻又好看,但最吸引人的便是那双眼睛,瞳仁水灵,精致又可爱,眉眼微微一弯配上那肉嘟嘟的粉唇,有种说不上的好看,性感与可爱相结合,完全就是姐姐粉与阿姨粉们最喜欢的少年长相。

  “所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秦逸双手撑在洗手台,盯着镜中自己的长相仔细琢磨了许久,愣是没想明白宋芷韵话中的那个鬼样是什么意思。他对自己的长相很有信心,这张脸完全有理由可以吸引到宋芷韵的注意,但现在他有些迟疑了。

  季朗可是公认的花美男长相,在宋芷韵这里也占不到任何的便宜。原以为他这张充满幼态,又卖的了魅惑的脸可以攻下宋芷韵的内心,然而经过这两次的交锋,他发现他也没能顺利拿下,这次他和季朗算是打了个平手,莫名觉得很糟心。

  秦逸烦躁地捧起一把清水往自己脸上扑去,当微凉的水触及到脸上的肌肤时,他这才平复了自己的内心。

  反正现在季朗还没赢,他也还没输,再加上他现在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他还就不信这个邪,无法拿下宋芷韵输给季朗了。

  “呵,等着瞧。”秦逸对着镜中的自己微微一笑,微翘的嘴角不再是面对宋芷韵那副萌态,而是带着几丝邪魅。

  在秦逸进去洗漱的同时,宋芷韵拿出昨晚临时弄好的策划放在茶几上,不安地坐在沙发里,视线瞅瞅面前的纸张又频频回头看向紧闭的卫生间,一颗心七上八下地蹦跶。只要一想到她干了这么多蠢事,就心痛到无法呼吸,作死的代表说的可不就是她自己了嘛。

  终于在她提心吊胆地等待下,秦逸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宋芷韵连忙起身拿过临时的策划案来到秦逸跟前,“不知道你的要求以及对方女孩子的喜好,所以这份策划会比较简略,你先看看,哪里不满的以及要补充的都告诉我,我来修改。”

  秦逸很顺手地接了过来,从头至尾扫了一眼后,点点头道:“可以。”

  原本已经准备好迎接diss的宋芷韵在听到这两个字时不由得瞪大了眼,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秦逸,“你确定?不开玩笑?”

  如此粗略的草稿,他居然说可以,到底是他疯了还是她脑子被炮打了!

  “对啊,没问题。”秦逸怕她没听懂,便再次应道,“完全没问题,你放心吧。”

  宋芷韵无声地张了张嘴,她特别想对秦逸说弟弟你的心真大,但视线一触及到他那无辜又清明的眼睛后,她就放弃了这个念头。算了,人弟弟这么天真,她也就不打击他的自信了,大不了自己再累一点,努力干活就是了。

  “给你。”秦逸朝她一笑,随后就把手里的纸张塞到了宋芷韵手中。

  宋芷韵看了一眼那些连她都嫌弃的设定,不死心地再次问道:“真的没问题吗?你没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没有,我觉得挺好的。”秦逸特别真挚地点了点头,眼睛睁地圆溜溜的,慢慢蒙上了一层雾气,看起来水灵又朦胧,煞是好看。

  宋芷韵很好地稳住了自己的心态,无语地转身把手里的‘大石头’放在茶几上。得,碰到一个傻子顾客,那她也就以装傻应对吧。

  就在她转身之际,秦逸不知道从哪拿出来几张纸,紧握在手中。待她回过身来之时,就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了她。

  宋芷韵一脸莫名其妙,拿着突然塞过来的东西不知所措,看架势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不是看到是几张纸的话,她铁定以为是炸弹了,悄悄秦逸塞过来的那副神情,紧张又慌乱,就像是直接扔过来一样的。

  “这是什么?”宋芷韵一边问着,一边拿起看了起来。

  “你自己看。”秦逸有些心虚地瞅了她一眼,也不知道这计划可不可行,他心里隐隐有些担心。但要是不实行这个计划的话,会让季朗有机可乘,他可不想把到手的鸭子拱手让人。

  宋芷韵在看到硕大的合约二字时就不淡定了,视线再往下扫了几眼,立马跳了起来,指着手里的纸,一脸目瞪口呆地看着秦逸,“这究竟是什么!你为什么要搬到我这儿来住?还有我为什么要负责你的起居生活?”

  妈蛋啊,到底是这个世界太疯狂还是她太落伍了!这弟弟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和她同居!同居啊!

  “你不是说你之前要负责嘛,莫非你说话不算数?”秦逸再次打起了无辜脸的主意,睁着眼眸,小心翼翼地看着宋芷韵,嘴角微微一撇,看起来委屈又低落,让人心生怜爱之情,“大人不可以骗小孩的,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一看见秦逸这架势,宋芷韵的底气就弱了,连忙轻声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过要负责,但负责的方式很多啊,你完全没有必要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啊,而且你也看见了我这里是单身公寓,只能住我一个人,住不下你啊。”

  面对宋芷韵的情真意切,打定了主意的秦逸默默摇了摇头拒绝了她的解释。

  宋芷韵一瞧气不打一处来,刚想出声教训这个不知进退的小家伙。只听面前的少年低着头小声道:“我爸妈都不在家,我一个人有些害怕,看到姐姐的第一眼就觉得很亲切,想要和姐姐成为家人。”

  听到这话后的宋芷韵气消了大半,心肠也软了下来,真是个可怜的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