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又被坑了
奈之浅2020-02-06 11:093,196

  “你今天有点不对劲,怎么神经兮兮的?”宋芷韵先发制人,率先把矛头对准苏淼仪。

  惹得苏淼仪一阵猛瞧,“宋芷韵你今天很不正常,你家里肯定有秘密。”说着绕过宋芷韵就往里走去,完全忘了之前自己被小偷吓破了胆要出门的事。

  宋芷韵一瞧她的架势就知道今儿个她要是得不到答案就不会离开,又是一阵头大。大清早接连迎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不说,还闹出了这么多事端,说不懵是假的,不给点时间好好缓冲一下铁定是无法回过神来的。

  趁着宋芷韵还未回过神来之际,苏淼仪一个箭步再次冲到了屋内,四处打量了一番后,把视线定格在床上。

  站在门口的宋芷韵无奈地再次折回去,顺着苏淼仪的视线抬头望去,在看到被大理石遮挡了一大半的床后立马不淡定了,“苏淼仪你想干什么?你别胡来啊。”

  “我觉得你才是反常的那个。”苏淼仪撇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随后想都没想,直接冲上楼梯,奔着楼上的床而去。

  宋芷韵还来不及制止她,只能后脚也跟着上去。由于这个木质小楼梯比较窄,只能由一个人通过,再加上楼下的地面还没有铺上泡沫板,宋芷韵也不敢有拉拉扯扯的动作,只能追在苏淼仪的身后,着急地喊道:“真的没啥,你不要这么敏感啊。”

  “你越是拦着我越说明了你今天有问题。”苏淼仪头都没回地反击道。

  没了法的宋芷韵只能祈求接下来的场面可以温和一点,不要闹出什么特大新闻来着。

  待苏淼仪冲上去后,“阿仪你听我说!”身后的宋芷韵正在努力地想措词,一个没留意直接撞上了苏淼仪的后背,两个人都吃痛地嗷叫了一声。

  “宋芷韵你想杀人灭口啊!”苏淼仪整个人被撞向前了半米多远,要不是有那张床挡着,她都觉得自己要冲向墙壁了,到时候真的应了一句话‘把你一脚踹到墙上去,扣都扣不下来’,那就尴尬了。

  “我没有!”宋芷韵正担心床上的秘密被发现呢,也不管身前被撞疼了的苏淼仪,率先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然后立马往旁边一挪,在看到床上时惊呆了。

  被子叠的整整齐齐不说,就连床单都没有一丝褶皱,整齐到可怕。着他丫还是她之前睡的床吗?还有那人呢!秦逸那家伙哪里去了?究竟是她在做梦还是……

  宋芷韵连忙伸手扯了扯自己的脸颊,“嘶”由于用的劲太大,使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会痛!所以这是真的,不是做梦!那之前的事又是怎么回事?会不会像前几天那个反常的晚上一样?想到这儿,她不由得瞪大眼睛,悄悄环顾了一下四周,虽然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常,但她总觉得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她,好像她的生活尽在别人的掌握之中。想到这儿,她的后背一阵凉飕飕的,咬着嘴胆怯地往苏淼仪那里靠了靠,紧紧拉着她的手臂不肯撒手。

  没等来道歉的苏淼仪见她狗腿地攀上了自己的胳膊,不由得一阵嫌弃,“宋芷韵你能不能有点骨气啊,要道歉就好好道歉,没整这些有的没的小动作,我不吃你这套。”

  “什么道歉?”心大的宋芷韵一个劲地往她身上凑,一双杏眼等的贼溜圆,正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丝毫没有察觉到苏淼仪的异常。

  “哇,宋芷韵你这就过分了啊,我都被你撞的东倒西歪了,你居然没有一点愧疚之心!”苏淼仪一听她那话,立马想要甩开手上的八爪鱼,然而此刻的宋芷韵力气贼大,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苏淼仪一下子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她究竟有个什么样的闺蜜呢,天不知地不知,她也不知道,反正每次在气头上的时候都想掐死这个不靠谱的人。此刻她也是这么想的,然而她的手被潜质住了,完全没有反抗的机会,只能暗弱弱地接受命运的不公。

  “宋芷韵你别让我揍你啊。”苏淼仪见她一脸神经兮兮地看着楼下,忍不住出声怼道。

  没曾想宋芷韵回头一脸戒备道:“嘘,你别说话。”

  “我去,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一个早上都在发什么神经啊。”苏淼仪被她弄的一愣一愣的,完全看不懂她在玩些什么。

  宋芷韵没有出声,直接伸手捂住了苏淼仪的嘴算是回应了她的疑问。

  在苏淼仪骤然放大的瞳孔下,宋芷韵在她耳边小声道:“阿仪你有没有觉得有点不对劲?”

  苏淼仪听闻连忙重重地点了点头,何止是不对劲啊,分明是发神经病了吧。

  “那我跟你说件事,你别太震惊啊。”宋芷韵抿着嘴四处环顾了一周后,再次小声道。

  苏淼仪则是连连点头回应,也不挣扎了,她倒要看看这人说出点什么令她震惊的话。

  “我感觉我好像被监视了。”宋芷韵垮下一张小脸,略显委屈道。

  “呵。”被捂住嘴的苏淼仪一个没忍住直接闷声笑了出来,由此可见宋芷韵是真的傻了,连这种不切实际的话都说了出来了,她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没事监视她做啥?而且房东是个女的,是个和蔼可亲的中年阿姨,若是个猥琐大叔的话,她倒是相信宋芷韵这番话。

  苏淼仪那双圆溜溜的大眼仔仔细细地环顾了屋内一圈后,依旧没看出来任何的异常,遂放弃了。更加笃定了是宋芷韵脑子出了问题,在这儿住了几日就有点神经兮兮,倘若再住下去该如何是好。内心复杂的想着,担忧又心疼的眼神也随着看向依旧高度紧张的宋芷韵,真是个可怜的崽。

  宋芷韵在慌张之间松开了捂着苏淼仪嘴的手,随后战战兢兢地往一旁靠了靠,紧紧揪着苏淼仪的胳膊,小声询问道:“阿仪你有没有发现异常?”

  “嗯,有。”苏淼仪很配合地点了点头,的确有异常,只不过有异常的不是别人而是宋芷韵这家伙。

  一听苏淼仪的回答,宋芷韵仿佛受了惊吓似的,不可置信地撇头看向她,哆哆嗦嗦道:“你也发现了?”

  “对。”苏淼仪再次点了点头,认同道。

  还没等宋芷韵开口,苏淼仪继而又道:“我发现你真的有病,在外面住了几天怎么就不正常了呢?你要不然还是回家住吧,我怕你再住下去连命都没了。”

  原本听到苏淼仪前半段话的时候宋芷韵想要反驳,但在听到最后那话时,到了嘴边的话默默咽了下去,脸色一下子煞白,神色紧张道:“没命?什么没命?你这什么意思?”

  “今天说别人监视你,明天就该说别人要杀你了,那不就是没命了?而且按照你这个状态,自己吓自己也就吓死了,还需要别人动手?”苏淼仪说的那个叫情真意切,的确她很担心宋芷韵此刻的状态,或许还是和家里人的矛盾有关系吧。毕竟阿韵她一直以来都被家里保护的太好,现在失去了保护层,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种落差从而导致某些心理疾病也是有这个可能的。

  此刻的苏淼仪因为宋芷韵的反常开始分析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最后把起因归咎于家庭矛盾,便暗自下了决定,决心一定要让宋芷韵和家里人重归于好,让宋芷韵搬回家去住,这样一来就不存在任何的bug了,芷韵也不会变成令她陌生的阿韵了。

  宋芷韵可猜不到苏淼仪存了这样的心,见苏淼仪误会了她的意思,连忙解释道:“不不不,你要相信我,我最近真的遇到很多奇怪的事,无法用科学依据来解释的怪事,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看着宋芷韵认真的神情,苏淼仪一阵心疼,她的阿韵咋就成了傻子呢!见她着急的想要再次解释,苏淼仪不得不开口安抚道:“安啦安啦,我明白了,我知道你的想法了。但是你不要慌哈,总归会有解决的办法,我帮你一起,别着急也别害怕。”

  说着苏淼仪伸手搂住了略显不安的宋芷韵,当宋芷韵倚靠在比她矮了一点的苏淼仪肩上时,突然觉得一阵心安,原本提在半空中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呼吸也没那么急促了。

  “乖啦,慌不要慌,我们可是最强组合。”苏淼仪一边轻轻拍打着她的肩,一边出声安抚道。

  宋芷韵在她的安慰下渐渐趋于平和,没了之前的慌张,心安地靠在苏淼仪的身上,慢慢开始想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躲在暗处的秦逸看着突如其来转变的二人差点没笑出声来,他可以很确定宋芷韵真的是个好骗的家伙!不过她的警惕之心倒是不弱,感觉到了整件事的反常,还能联想到监视,不得不说这个脑洞他佩服。

  苏淼仪侧头看向露出小巧又精致的侧脸的宋芷韵,见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不由得轻叹了口气。这家伙也太好骗了吧,别人说啥就信啥,一点脑子都不带的,出去被坑了都没回过神来,也不是个办法啊。

  苏淼仪早就忘了现在坑宋芷韵的人可是她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