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闺蜜驾到
奈之浅2020-02-06 11:093,221

  秦逸掐准了她的命脉,果不其然宋芷韵听到这话后,抽泣的声音轻了很久,然后只见她掀开了一个被角,怯生生地探出小脑袋,好奇又尴尬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赚大钱?”

  “你昨晚自己和我说的啊。”秦逸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道。

  宋芷韵秀眉一蹙,想要努力回想昨晚当机的场面,却被秦逸出声打断了思绪。

  “你个爱哭鬼,多大点事就哭的跟个兔子似的,也不嫌丢人。”秦逸一边埋怨道,一边小心翼翼地替她扯开被子,把她拉了出来后,宋芷韵整个人毫无防备地跌在他的怀里。

  宋芷韵抬起通红的眸子,水眸上蒙上了一层雾气,懵懵地看着秦逸。而秦逸也没料到他们二人会再次以这暧昧又诡异的姿势拉近了互相的距离,俊脸染上了一层薄红,他紧抿着唇不知该如何开口。

  宋芷韵看着他微微涨红了那张略带婴儿肥的脸蛋,也不由自主地红了脸。躲在他怀里就跟个鸵鸟似的,起也不是不起也不是。

  这时屋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惊醒了他们二人。

  “咚咚咚”一阵猛烈的敲门声伴随着苏淼仪的叫吼声,“宋芷韵你给我出来!你到底怎么了啊,年纪轻轻的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啊,你真不会死了吧。”

  在听到敲门声后原本抱在一起的二人就跟受了惊吓似的,立马纷纷撒手,挪到了安全距离之外,二人大眼瞪大眼,眼珠咕喽咕喽打转。

  宋芷韵在听到苏淼仪的叫嚣声后从一开始的惊讶转变到最后的无语,垮下小脸,不满地怼道:“妈蛋啊,这人能不能盼我好点啊,天天咒我死,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宋芷韵!我知道你在里面!有本事你给我开门啊,不然我就要报警了。”门依旧被捶的咚咚响,苏淼仪更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怒吼道。脸上的担忧溢于言表,听着迟迟没有动静的屋内,她的心便沉到了谷底。难道真的出事了?

  “快去开门吧,不然我怕她要砸门了。”秦逸听着屋外那人的叫喊声,眼角一抽,这哪是来找人的,分明是来要债的吧,如此气势汹汹的上门找人,他也只见过屋外那一个奇葩。余光落在不得不起身去开门的宋芷韵身上,果然奇葩都是成双结对的,能她一起玩耍的,自然也不能用正常的脑回路来思考。

  刚想下楼梯的宋芷韵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一回头对秦逸挤眉弄眼,神色焦急道:“你你你赶紧找个地方藏起来,不然我们俩就完了,会被锤死的。”

  “为什么我要躲起来?”秦逸傻愣愣地问道。

  宋芷韵只觉得脑壳疼,无语地捂着额头,这弟弟是真傻还是假傻?“不多解释了,你先藏起来,等等姐姐再跟你说道哈。”在听到门口一浪高过一浪的叫喊声后,她放弃了解释的机会,看了一眼依旧懵懵懂懂的秦逸,朝他露出了一个可怜的表情后,迅速下了楼。

  “来了来了,没死!”下了楼梯的宋芷韵也不甘示弱地回吼道。

  床上的秦逸黑眸里闪过一丝笑意,撑着下巴依旧坐在原地,丝毫没有想挪动的痕迹。“有趣,着实有趣。”他喃喃自语道,嘴角微翘,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苏淼仪把门捶的咚咚直响,隐隐有了摇摇欲坠的架势,正当她要破口大骂时。

  门终于开了,宋芷韵穿着睡衣,双手叉腰站在门后,没好气地回道:“干什么干什么呢,大清早扰什么民啊,小心别人报警把你抓起来。”

  苏淼仪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在门打开之时,依旧伸在半空中,在看到宋芷韵出现后,想都没想直接一拳捶了过去。

  幸好宋芷韵身手敏捷,一个侧身躲过了她的夺命拳。

  “卧槽,大清早的你发什么神经?”惊魂未定的宋芷韵不悦道。

  门外的苏淼仪大摇大摆地进了门,圆溜溜的眼睛瞪了她一眼,不满道:“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电话里你发什么神经,怎么叫你都不回应,还以为你死了呢。还有你为什么挂我电话?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你说!”

  在苏淼仪堪比X光的眼神扫描下,宋芷韵心虚地躲闪了一下目光。

  她那点小动作,立马就被苏淼仪揪到了小辫子。

  “宋芷韵你有事瞒着我!”苏淼仪一蹦三尺高,仿佛这个发现冲击了她的认知。

  “没有。”宋芷韵想都没想地爽快地否认了。

  “你就有!你不爱我了!”苏淼仪垮下一张小脸委屈巴巴地看着她。

  宋芷韵目瞪口呆地看着说变脸就变脸的苏淼仪,明明前一刻还怒气冲冲呢,后一刻就开始装小可怜了?不好意思这招对她并不管用,毕竟她和苏淼仪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损友,苏淼仪这点小伎俩还想瞒过她,做梦吧。

  “好好说话,别这么矫情。”宋芷韵伸手一掌拍向了那颗即将凑近她的脑袋,很是决然。

  苏淼仪眼看这招不行,索性把自己的变脸技术贯彻到底,立马收回那副可怜的神情,冷漠地看向面前的宋芷韵,“说!你干什么了。”

  “说你个头,哪凉快哪待着去,别妨碍我。”宋芷韵很是霸气地怼道。

  惹得苏淼仪又是一阵猛盯,围着宋芷韵好生绕了一圈,半晌后摸着下巴皱着眉道:“不对劲,你很不对劲,你肯定有事瞒着我。”

  说罢,她直接越过宋芷韵往里走去。

  看着她那不会善摆干休的动作,宋芷韵心下一惊,连忙关上门跟了上去,“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大清早的打电话不说,还冲到家里来,你想造反呢还是上天?”

  她的打岔,丝毫没有影响苏淼仪,她环顾了一圈后,又吸了吸鼻子,很是笃定道:“宋芷韵我闻到了不属于你的味道,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说法?”

  看着面前神色凝重,语气严厉的苏淼仪,宋芷韵僵在原地,内心在呐喊,这他丫是属狗的吧,鼻子这么灵,还能闻到不属于她的味道?也太奇葩了吧。

  “你胡说什么呢,你这什么鼻子啊,难不成你还想成为警犬?”宋芷韵立马转开注意力,嗤之以鼻道。

  苏淼仪的目光紧紧盯着她,不肯放过她任何一点异常,很是确定道:“不对,你屋里真的有别人的气味,难不成……”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宋芷韵的心就紧紧提起来了,背在身后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生怕她看出点什么来。

  “你屋里有小偷!”苏淼仪大吼了一声立马闭上了嘴,双手紧紧捂着嘴巴,不再多说一句话,不断地用眼神示意面前的宋芷韵。

  苏淼仪心生绝望,她可能真的是头猪,这种话居然还敢如此大声的说出来也不怕被杀人灭口?现在该如何收场呢,期翼的目光看向宋芷韵。见她呆愣在原地,更绝望了。好了好了,今天她们俩要血溅四方,竖着进来,横着出去了。毕竟她们俩都是智商不在线的家伙,以二人的脑袋担保,她们是无法逃脱这个狼穴的。

  宋芷韵呆呆地看着脑洞大开的苏淼仪,一下子哭笑不得,不知是该夸她聪明机智呢还是说她笨的可爱。若真的家里进了小偷,还能允许她这番大喊大叫?人小偷早就动手杀人灭口了,哪能容忍她们俩个闷豆子呢。

  苏淼仪一手捂着嘴,一手拉了拉宋芷韵的手,示意她赶紧离开,紧接着就看到苏淼仪蹑手蹑脚地往门口挪动,那姿势可算不上优雅。毕竟小命重要,还管那么多做啥子。

  “好了好了,屋里没人,别疑神疑鬼了。”终于还是宋芷韵看不下去,开了尊口。

  然而苏淼仪依旧一脸防备地看着她,然后悄悄拿开捂着嘴的手,小声道:“你怎么知道没人,现在的小偷可精明了呢,要是能被你发现那还了得?”

  “不是,你这什么意思?”宋芷韵一听总觉得这是话里有话的感觉,好像是在diss自己,然后捧高了她?“你这是在质疑我的智商?你这是在显摆你的能力?”

  意识到说错了话的苏淼仪连忙摇头解释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阿韵你别误会啊。”

  “我误会什么了啊,你一大早过来为的就是来怼我智商不够用?”宋芷韵挣脱了她拉着自己手的束缚,双手抱在胸前,咬着嘴唇不悦道,“你要是真存了这个心你就赶紧给我走吧,我现在可生气了呢。”

  “哎呀我真不是这个意思啊,阿韵你别生气嘛。”都已经挪到门口的苏淼仪一瞧宋芷韵真的在气头上了,连忙安慰道,“我的好阿韵你最聪明了,谁都比不过您老机智。是我,是我蠢到家了,笨到令人绝望!”

  为了挽回这段‘塑料姐妹情’,她不得不自黑以此来衬托某人的高智商。

  宋芷韵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随后冷哼了一声就转移了自己的视线。

  她这态度可把苏淼仪记得抓耳挠腮,就差下跪以示明鉴了。

  对峙了许久之后,苏淼仪这才愣愣地回过神来道:“不对啊,我怎么就被你带偏了话题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