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脸真没了
奈之浅2020-02-06 11:093,186

  “Duang”的一声,宋芷韵直接倒在床上,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完了,这孩子傻了,自己还是那个倒霉的背锅大侠。

  秦逸眼里的笑意更加明显了,但面上依旧是那副天真又呆萌的神情,伸手戳了戳应声倒在床上的宋芷韵,小奶音奶萌奶萌的,“小姐姐,你怎么了?”

  “你小姐姐在思考人生,暂时不想说话。”宋芷韵抬手挥了挥,随后再次陷入了沉思。

  这时秦逸凑过脑袋,俯身望去,那张可爱又俊朗的脸蛋就放大在她的跟前。然而她却没有半点欣喜与意外之情,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撑着身子凑在她眼前的秦逸见她眼里是波澜不惊的平静后微微一愣,难不成是过头了?自尊心受了挫的他不甘心地一翻身,从她面前帅气地翻过,挤在角落里独自生闷气。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宋芷韵正在放空自我,对于眼前的一切都是自动过滤掉的。

  “你难道又改变主意了?”秦逸见她宛如挺尸一样瘫在床上丝毫没有任何想要解决问题的想法,心底里的怒意隐隐而出。他可是把什么都奉献出去了,难不成她还想拒绝?那他岂不是亏大了。

  宋芷韵循声望去,看到秦逸一副敢怒不敢言的小模样正委屈巴巴地看着她,心再次被融化了,还没来得及开口表态,就被生了气的秦逸打断了话。

  “我不是随便的人,如果你想抹了嘴巴就跑的话,我肯定饶不了你。”原本应该是恶狠狠的威胁话因为配上了那小奶音变得煞是搞笑,不仅如此,他还在空中挥舞了一下自己小拳头,以示自己是认真的。

  这一切看在宋芷韵眼中又气又好笑,奶萌奶萌的小男生非要装作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怎么看怎么搞笑。但碍于她不占理,硬是生生忍住了笑意,不让自己笑出声。

  但她嘴角越来越大的弧度以及微弯的眼眸出卖了她的内心,惹得秦逸更是不痛快了,小嘴一撇,煞是委屈道:“都到这份上了,你还笑得出来?你究竟有没有良心啊,良心不会痛吗?”

  听到这番质疑后,宋芷韵一个没留意,突然吐露了心声,“不会啊,我又没有良心。”

  话音刚落,她在触及到秦逸失望的眼神后就懵了。她又干蠢事了!

  “得得得,就当我倒霉,被人骗财又骗色算了。”秦逸抿着嘴不悦道,黑眸蒙上了一层水雾,水眸氤氲,眼睛都红了一圈。忿忿地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宋芷韵,便转身想要下床离开。

  “别走,弟弟,我错了!”宋芷韵一个虎扑,再次扑倒了刚想要起身的秦逸。

  “Duang”一声,秦逸的脑袋直接磕在床沿上,索性那木质的边沿有真皮所包裹,还算柔软,不然他就算是有铜铁般的脑袋也禁不住这么磕,肯定要血溅这里了。

  “弟弟别走,我刚刚只是皮一下而已,开玩笑的,没有其他意思啊。”宋芷韵抱着他的小腿,被被子所裹住的身子就像蚕宝宝一样一拱一拱地慢慢逼近秦逸。

  被砸的晕头转向的秦逸压根就没有心思理睬此刻正求饶的宋芷韵,双手捂着脑袋,龇牙咧嘴地轻声哼着,“嘶”叫声不断。他感觉自打遇到宋芷韵后就没有好事,那天晚上被一阵猛捶不说,今儿个又是各种磕磕绊绊,饶是金刚也经不住她这样折腾的吧。

  宋芷韵叫了半天也没见秦逸搭理自己,一下子就慌了,大喝一声:“爸爸!我错了,求饶命啊!”

  秦逸瞪大眼睛,耳边传来一阵嗡嗡的叫声,他是聋了?“你、你刚刚说什么?”他不可思议地转过头去,看向哭丧着脸的宋芷韵。这家伙怎么跟死了人似的,好端端的怎么脸都垮了?他都还没有哭呢,她倒先演上了?

  “爸爸!我知道错了,求高抬贵手,我们好好商量行不行。”宋芷韵见他终于肯搭理自己了,内心一喜,大步挪向他,然而不听使唤的双腿再次出了差错,“嘭”一声她整个人以一种极其不雅观的方式倒在秦逸的屁股上。

  没有错,就是屁股上!

  因为秦逸只是转过来了一个脑袋,身子还是背对着她的,而她好死不死地脸直接撞在他的翘臀上。

  屋内寂静无声,谁都不敢大喘一下气,生怕惊扰了这份无形的沉默,一股尴尬中带着几丝暧昧的气流在双方之间流动。

  倒在他屁股上的宋芷韵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真的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一个早上她究竟干出了多少蠢事!怎么一看到长得俊的弟弟就把持不住自己,这下子是真的坐实了女色狼的称呼了。可她真的没有想要揩油啊,谁他丫会脑残到揩这个油!

  而秦逸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内心错综复杂。宋芷韵如此主动这是好事,但主动到亲他的屁股,这就有点过了吧。或者她有特殊的癖好?

  秦逸瞪着大眼,惊讶又复杂地看着埋在他不可描述的部位中迟迟不肯起身的某人,莫非她真的喜欢?

  我哩个苍天呐,她不喜欢自己这张俊俏的脸蛋,非要喜欢这玩意?她真是个神奇的存在。这是秦逸内心唯一的想法。

  “那啥……”此刻的秦逸以一个别扭又妖娆的姿势急促不安地看着还是没有反应的宋芷韵,到了嘴边的话不知该如何说出来。

  宋芷韵尴尬地闷声道:“嗯,你说。”愣是不肯起身,继续深埋在某地。

  然后秦逸傻眼了,目光呆滞地看着吃错了药的宋芷韵。如果可以他真的好想大喊一句,你要是喜欢我给你就是,但能不能先让他挪个地,他这样真的好累。双腿被她死死抱住,他只能靠双手支撑全身的重量,还要扭头看着她,生怕她做出点更为出格的事。

  “你可不可以先起来?”秦逸哆哆嗦嗦地道出了嘴边的话,他感觉他的老腰快断了,真的很想喊救命!

  没曾想宋芷韵再次拒绝了他的提议,扭扭捏捏地闷声道:“不好。”起来不就脸没了嘛,她才不要丢脸丢到绝望呢!就是不起来!

  “我的天呐。”秦逸咂了咂嘴小声感叹道,“到底是这个世界太疯狂还是我太年轻居然看不懂这是什么套路。”他的确是没看到宋芷韵这招是何意,她不起来她想干嘛?想上天嘛!也不看看时候,上了天都把她揪下来,让她再瞎鸡儿上天。

  秦逸隐隐有了哭的冲动,这姿势实在是太考验他的柔韧性以及定力了。如果不是为了他以后的生活着想他真的想骂人了,她不要脸他还要脸呢!这是想做什么?

  “小姐姐,起来吧,我真的好累。”秦逸脸上的笑容不见了,连微笑唇都趋于下撇,大眼里除了欲哭无泪还有无奈。第一次碰到这样无从下手的人,他也是够心累的。他开始质疑自己的眼光,开始怀疑眼前的宋芷韵与那晚所见的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不然她那第一眼就吸引了他的气质怎么荡然无存了!完全不科学啊!

  沉默了片刻后,宋芷韵怯生生道:“那你不准笑话我。”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笑话你。”秦逸连忙应承道,内心OS是谁要笑话你了,这事能过就过,赶紧翻篇算了,反正他是不想再想起这倒霉又丢脸的场面了。

  听到他的再三保证后,宋芷韵这才磨磨唧唧地爬起来,刚直起身子便一溜烟地躲进被子里,把自己捂了个严实。

  终于可以喘口气的秦逸迅速地翻了个身,然后捶了捶已经发麻了的双腿,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颈,余光落在那坨被子上,无语地抽了抽嘴角。他才是那个倒霉到家的人,她捂这么严实做啥子?

  躲在自己小世界的宋芷韵有了想哭的冲动,刚认识就丢脸丢到姥姥家的估计也只有她一个人,别无他人了。女神系的姐姐没有做成,倒是坐实了女色狼式的坏姐姐,这种落差也太大了吧。想到这儿,她一个没忍住,眼泪就跟掉了线的珍珠似的,一个劲的往下落着。

  活动着自己筋骨的秦逸在听到她小声的抽泣声后就懵了,这家伙什么情况,自己一句话都还没有说呢,而且受伤的都是他,她好端端地哭什么?

  无法放任她不管的秦逸认命地慢慢挪向那团裹得严实的被子,想要伸手替她把被子掀下来,却发现她在里边死死拽着不肯撒手。没了辙的秦逸只好直接上手抱住那团蚕宝宝,嗓音亲和又温柔道:“好好的怎么哭鼻子了?有什么委屈和我说啊,别自己一个人闷着,闷坏了怎么办?”

  听到他那致命的嗓音后,宋芷韵哭得更厉害了,泪水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似的,怎么都止不住。

  透过被子秦逸很感觉到那轻颤的身子抖得厉害,单薄的小肩膀一耸一耸的,莫名有点可爱。但他很好地压下了嘴角的笑意,继续温柔地劝道:“好了啦,赶紧出来吧,真把自己闷坏了可就糟糕咯,别忘了你可是要挣大钱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